政大財稅幫長期霸佔財政體系,近親繁殖出罹癌台灣

政大財稅幫長期霸佔財政體系,近親繁殖出罹癌台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親繁殖出來的財經資歷掛帥,衍生出幫派文化、寡占經濟、肥官肥董現象,坐實了清朝紅頂商人胡雪巖的一句名言:「商無官不安,官無商不富」。

文:張濡道(前經建會研究員)

8日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重炮抨擊法務部說謊,稱「國際租稅正義聯盟」2018金融秘密指數報告,對我國洗錢防制「給予極高肯定」、「努力極為顯著」。而真相卻是:台灣金融秘密指數為76,高於英屬維京群島的69、百慕達的73,不透明程度比這些著名國際洗錢天堂還嚴重。

其實台灣除了金融洗錢防制的落後,台灣稅政司法也遠不及國外。法國政府對瑞銀集團法國分支持續6年多調查,終於在8日對該集團及其法國分支機構和六名管理人員涉嫌「用陰陽賬本幫富人客戶逃稅」,進行司法審理,據了解一旦定罪,瑞銀集團將面臨大約50億歐元罰款。

比起法國對不法財團逃稅的認真蒐證調查及司法審判,台灣政府不但不花時間調查證據,還違反租稅法定原則,設計出9千多則函釋對中小企業窮追猛打逼稅,甚至讓薪資所得者負擔全國綜所稅收的70%,不但民怨四起,更戕害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台灣經濟。

過去台灣錢淹腳目,現在台灣錢外流嚴重,除了不當稅制嚇走投資、趕走高薪資高消費人力,不當得利充斥政商交相賊的過程中,兆豐銀洗錢罰款57億、慶富超貸205億等案,全部都由人民買單、基層代罪,為何高層幾乎無人受懲處?其中答案可能指向財政部官員擔任或退休轉任公股銀行的官官相護。

台灣政府體制罹癌,是經濟研究領域的新興術語。金融弊案叢生則是癌化的現象,國稅局與財政部高層、財政部與公股金融機構高層的近親繁殖,是原生癌發跡處,長期未發現與治療,導致癌細胞擴散移轉到民營金融單位,甚至是其他有油水的單位,都在蠶食腐化原屬亞洲四小龍之首的強健體質。除金管會外,財政部管理銀行單位的是國庫署,這些人卸任後轉職公股金融機構高層所在多有。

近親繁殖出來的財經資歷掛帥,衍生出幫派文化、寡占經濟、肥官肥董現象,坐實了清朝紅頂商人胡雪巖的一句名言:「商無官不安,官無商不富」。凌忠嫄是張盛和愛將,國庫署長退休後擔任兆豐銀董事,任職土銀時慶富聯貸案也有份。財經名人曾為文直指政大財稅幫獨大現象,是現任政府民調崩盤主因。張、凌二位都是政大財稅系統出身,又擔任中華財政學會常務理事,都在財經幫大本營賺飽飽,這種非專業的肥貓恐讓台灣成為洗錢天堂。

若問:台灣的法律沒有預防機制嗎?答案:有,但是被「函釋文化」破壞。

租稅法定主義在台灣,被財政部自訂的9千多則函釋破壞殆盡,沒想到連事關銓敘的《公務人員服務法》第14條之一旋轉門條款,規定「公務員於其離職後三年內,不得擔任與其離職前五年內之職務直接相關之營利事業董事、監察人、經理、執行業務之股東或顧問」也被破壞殆盡。因為違反該條文就是觸犯刑法,將處2年以下徒刑,也會沒收不法利益,包括所有薪水。導致1995年制定,1996年就遭銓敘部以函釋方式大開逃生門,硬柪任職公股銀行是公務員,三年後再轉其他民營機構,巧妙避開該條規定。

Photo Credit:立法委員 黃國昌

立委黃國昌為此提出修法,認為應嚴守「職務禁止」的原則,銓敘部竟又再度提出不同意見,認為遵循「行為禁止」原則就好,同意其轉任,只要當事人自己迴避相關業務就好。這樣說法實已偏離法治精神,更無法阻斷近親繁殖的惡果。

公股金融機構的法遵功能失效,是經營大忌、弊案溫床,加上機構的理監事不用負責,造成營運頻頻出包,財務損失由全民買單的不合理現象。而法遵功能不彰,跟國稅局出身的財政部高官關係密切,因為台灣的國稅局獨步全球,一局獨大,其職權可以大到連法院的判決都不買帳,甚至其自訂的函釋,還可以超越最高民意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律授權及意旨,所以當其擔任公股機構高層,「視法律為無物」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對人民財產及國家經濟發展,卻是再殘忍不過的事。

孰悉財經領域的人都知道,政大財稅幫長期霸佔財政體系,近親繁殖出罹癌台灣。而新任財長蘇建榮出身北大幫,在擔任台北市財政局長前,遵循職業道德將手中的華碩股票全部出清,盡責任事,第一年就創下台北市政府還債160億元紀錄。此次升任財政部長,不少人對他期待甚深,希望能好好整頓財經幫亂象,改革財政部不尊重民主法治的積習,筆者也深深期盼他能運用民氣割毒瘤,還給國人一個健康的台灣政治體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