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課本不能說的祕密》:華盛頓一口爛牙,冥冥中助了美國獨立一臂之力

《歷史課本不能說的祕密》:華盛頓一口爛牙,冥冥中助了美國獨立一臂之力
Photo Credit: 吉爾伯特・斯圖爾特@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4歲時,華盛頓在日記中記載被拔除第一顆牙齒,代價是5先令。此後,他牙齒的頹勢一直沒有被挽回,口腔情況每況愈下。1789年,57歲的華盛頓宣誓就任第一任美國總統時,嘴巴裡只有1顆屬於他的牙齒。

文:譚健鍬

華盛頓——美國獨立英雄的一口爛牙

1781年,北美的戰爭已進入白熱化階段。謀求獨立的北美大陸軍聯合遠道而來的法軍,死死拖住了前來鎮壓的英軍。在戰爭的開始階段,英國人憑藉先進的裝備和良好的訓練, 一度讓那些主要由北美農夫組成的民兵節節敗退。

大陸軍總司令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2.22–1799.12.14)並非戰神,他和麾下的大陸軍很像中國秦末楚漢之爭的劉邦和漢軍,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在戰場以外卻頗費心思,贏得各路諸侯的相助,同時在戰略上把敵人愈陷愈深,愈拖愈瘦。幾年後,華盛頓的手下已不再是烏合之眾,他還取得外交上的重大突破——獲得法軍的鼎力相助。戰爭勝利的天平不再傾向於英國人,雙方持續拉鋸著。

於是那一年,華盛頓坐鎮費城,美法聯軍揮師維吉尼亞,英國人不甘失敗,一部分兵力死守紐約,另一部分兵力駐防約克鎮,打算互為犄角,待機反撲。那麼,華盛頓如果搶先動手,他的眼睛會先盯住哪裡呢?

這是英軍統帥亨利・柯林頓(Sir Henry Clinton)最關心的事。

牙痛助了一臂之力

夏天的某日,溽暑把帳篷外的士兵蒸烤得喘不過氣來。正在軍營的帳篷中絞盡腦汁後閉目養神,柯林頓忽然被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擾動了神思。

「尊敬的爵士閣下,我們的斥候在前線捕獲了一名北美大陸軍的信使,他身上有一份重要信件! 請您過目。」來者興沖沖地跑進柯林頓的帳篷。

柯林頓為之一振,疲倦和煩悶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來者遞上一個信匣,說:「經過我們的嚴厲審訊,對方供認,這是華盛頓寫給朋友的信! 」

柯林頓迫不及待地打開,帶著濃厚的興趣讀下去。只見裡面寫著:「在費城待下去的前景很不妙,我們不久將要動身出發……。請你把刮牙刀和假牙套準備好,我們紐約再見。」

「收信人是誰? 」柯林頓好奇地問道。

「是一個叫約翰・格林伍德(John Greenwood)的牙醫,他是華盛頓的好朋友和長期私人醫生,就住在紐約! 」

柯林頓頓時心頭一亮,根據這些年和華盛頓打交道的經歷,他早就知道,這位北美統帥的個人生活並不如意,那一口爛牙經常把他折磨得死去活來,據說已經讓醫師拔得零零碎碎所剩無幾了。又據間諜情報,華盛頓換上了假牙,不過時常為不合適的假牙而大動肝火。

「看來,喬治大叔這回要嘛是牙齦發了炎,要嘛是假牙實在做得太糟糕,忍無可忍了吧? 」柯林頓主觀地如此認為,心中一陣竊喜。「他的主診醫師在紐約,莫非他此次打算南下紐約,既包圍我軍,順道找醫師看看口腔的情況? 」柯林頓愈想愈覺得合情合理,最後一拍大腿。

終於,他放棄了派兵增援約克鎮的計畫,改為增兵紐約,讓約克守軍繼續孤懸在外。守軍司令是康華利(Lord Cornwallis)。

後來的事實證明,柯林頓的判斷完全錯誤。足智多謀的華盛頓索取牙齒清潔工具是假的,信件也是偽造的,這是他精心設計的圈套! 而柯林頓像盜書的蔣幹一樣,果然中計。華盛頓只是虛晃一槍,然後便帶領8000北美正規軍和3000民兵,還有8000助陣的法軍,神不知鬼不覺地長途奔襲約克鎮。康華利只有7000人馬,猝不及防,陷入重圍。經過苦戰,這7000英軍主力被壓迫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陣地岌岌可危,而柯林頓的救援卻遲遲未到。萬般無奈之下,10月19日,彈盡糧絕、死傷慘重的康華利部隊只好投降。他的佩劍為華盛頓所得, 本人和殘兵敗將也成了俘虜。

英軍主力在約克鎮被全殲,此事震驚西方世界,更把大英帝國內閣的會議廳震得徹夜不寧。這件事直接導致英國人被迫停止在北美的軍事行動,他們慢慢地接受一個現實:北美獨立已無可挽回,華盛頓的力量已無法撲滅。兩年後,隨著《巴黎條約》(Treaty of Paris)的簽署,英國承認北美的獨立。

如此看來,華盛頓糟糕的口腔情況居然在冥冥中助了他一臂之力。問題是,華盛頓的牙齒到底有多麼糟糕?

假牙不戴很煩,戴了更煩

華盛頓自年輕時代就飽嘗牙痛、掉牙的痛苦,這個惡運一直持續到他67歲生命終結。他對美洲特產的木瓜非常喜愛,百吃不厭,除了味道因素的考量外,自身牙況惡劣而木瓜肉軟易於咀嚼,也是相當重要的因素。

24歲時,他在日記中記載被拔除第一顆牙齒,代價是5先令。此後,他牙齒的頹勢一直沒有被挽回,口腔情況每況愈下。1789年,57歲的華盛頓宣誓就任第一任美國總統時,嘴巴裡只有1顆屬於他的牙齒。

沒有牙齒,他無法進餐;沒有牙齒,在當時來看也是很不體面的事情。人們會覺得他不講究衛生,可能酗酒、窮困潦倒、不懂自律,而且身體極不健康,甚至被懷疑感染梅毒。

華盛頓並非出身名門望族,不過是父輩有些田產罷了。他是父母10個孩子中的1個,既不是最年長,也不算最年幼,得不到父母的格外重視。由於經濟不寬裕,家裡沒有錢資助他前往歐洲留學,成了他一生的遺憾。成年後的華盛頓只在北美的英國殖民地當起民兵低階軍官,並不屬於英國正規軍,儘管華盛頓當時奢望自己能成為宗主國正式編制內軍官,並努力協同英軍作戰,對抗法軍和印第安人,但他的願望依舊遙不可及,這一度讓他飲恨。

20歲時,華盛頓開始時來運轉,長兄的去世原本是家庭悲劇,不過他繼承了長兄的家產,也就是父親的維農山莊(Mount Vernon)全部田產和奴隸。再往後,他結識年輕而富有的寡婦瑪莎(Martha)並與之完婚,於是,順理成章共享妻子的巨額財產,再加上本家的資產,搖身一變成為維吉尼亞名列前茅的紳士、地主、富豪。

後來的故事,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非常熟悉,毋需贅述。可見,華盛頓的社會經歷和地位,決定了他必須是一個愛面子的人,不可能以掉牙示人,否則,不管是當紳士、當總司令, 抑或總統,這樣難看的尊容實在無法立威服眾。

站在今天的角度看,當時的牙科發展才剛興起,牙科醫師剛從理髮師的行列裡分化出來而已。然而,以華盛頓的社會地位和殷厚家底,他得到當時第一流的牙科服務是必然的。

今天,有兩副華盛頓專用的假牙存世。第一副收藏在美國紐約醫學會(New York Academy of Medicine),這是一副只有下顎的假牙。整體看,此物呈現象牙黃色,牙托位置還刻有精美的文字。它剩下的6顆假牙,看起來顏色已經改變,且大小不怎麼匹配,兩個小洞顯示假牙使用後的明顯脫落,看來它做得不是很牢固,用來固定牙槽的彈簧也早已不翼而飛。在左邊,赫然有一個巨大的洞,這是華盛頓最後一顆牙齒的位置,牙醫特意為它保留安身之所。這副假牙為上文提及的牙醫格林伍德所製。可惜,1796年, 僅存的真牙也無可奈何花落去,華盛頓把它贈給格林伍德做留念,格林伍德將其收藏在鏈錶的玻璃蓋中。

8華盛頓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提供
華盛頓的假牙,由約翰・格林伍德(John Greenwood)製作,收藏於紐約醫學會。

假牙必須是私人訂製的,而華盛頓的另一副假牙則保存在維農山莊的博物館中。這套假牙比較完整,包括了上下顎,材料非常複雜,主體成分的牙齒來自牛齒、馬齒、象牙,有些部位用鉛、銀、黃銅製成,有點聳人聽聞的是,有部分牙齒居然來自人類! 初看這幅假牙,許多來訪者都被上顎正中的一排碩大板牙嚇住了,這顯然來自動物而經打磨縮小的義齒,怎麼看都彆扭,難道華盛頓的嘴巴有那麼大? 說來也難怪,那時候還沒有金屬鑄牙和陶瓷製牙的技術,醫師只能就地取材,華盛頓也只好將就將就了。

9華盛頓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華盛頓的假牙,製於1790-1799年間,收藏於維農山莊唐納德雷諾茲博物館。

戴上假牙遠非一了百了,可以高枕無憂,定期修理和頻繁清潔也是必須的。

關於華盛頓的傳說,有兩個最容易讓小學生記住,第一個是砍倒櫻桃樹,向父親主動認錯,表現這位開國元勳的誠實;第二個便是華盛頓用木頭自製假牙,這個故事大概是想表達美國「國父」艱苦樸素的創業精神和心靈手巧,也為了顯示他無私地犧牲個人的健康,忍受痛苦,努力奮鬥。

事實果然如此嗎? 近年來,第一個故事的真實性已經被廣泛質疑,至於第二個,以目前的實物來看,也並無證據。華盛頓的假牙並沒有木頭成分,為什麼有人傳言他用木頭製作假牙呢? 原來,主要源於視覺上的誤判。

華盛頓的假牙大多用動物牙齒做成,有些部位還用動物骨頭鑲嵌固定,這些物料上面其實布滿肉眼難以發現的細微紋理,而華盛頓本人喜歡喝一種顏色很深的馬德拉酒(Madeira Wine),長此以往,那些附著在紋理上的酒精汙垢會腐蝕假牙,導致假牙顏色加深變黃,看起來就像木頭的顏色,直接誤導了觀察者。

假牙與牙痛,書信中喋喋不休的主題

1798年,華盛頓去世前一年,牙醫格林伍德在收到一副要求修理的假牙時,回信告訴華盛頓定期清潔、檢查的重要性。格林伍德說:「您從費城寄來的那副假牙太黑了,您的美酒把上面所有光澤都帶走了。」信件的末尾,大概覺得清潔困難,格林伍德像今人一樣, 加了一個滑稽的「P.S.」附言,補充道:「先生,這次我不得不多收您15美金。」

華盛頓假牙上還裝著人類牙齒,多少有點駭人聽聞。不過在當時,商人收購牙齒以供給牙醫是很常見的事情。戰爭期間,有不少大膽者在年輕屍體的嘴裡搜拔牙齒斂財。文獻記載, 華盛頓曾花了122先令,從黑人奴隸那兒購買9顆人齒,遠遠低於市價,因為那些奴隸很有可能本身就是他任意支配的財產。甚至有傳說稱,華盛頓是直接敲落奴隸的牙齒,強行「購買」的。

關於華盛頓假牙上人類牙齒的來源,歷史檔案沒有詳盡記載,給了好事者足夠的想像空間。目前的檢測技術也無法證明上面的人類義齒到底是不是屬於黑人奴隸。不過有兩點是肯定的,一是,華盛頓本人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蓄奴地主,他試圖支配這些奴隸的一生,他從未放棄這些會說話的「財產」,為了買賣,他甚至不惜把他們拆得家庭破碎、妻離子散。他在這方面的人權意識,完全不值得今人肯定,甚至可說是其一生的最大汙點。二是,華盛頓本人有意識地保留脫落的舊齒,想著有一天可以將它們鑲嵌到假牙托上。

在維農山莊一個鎖著的書桌抽屜內保留了這幾顆脫落的牙齒。在1782年聖誕節的一封信中,華盛頓對他的遠房表親兼莊園管家隆德・華盛頓(Lund Washington)提出要求,希望他把牙齒包起來寄給他。他寫著:「在我書房桌子的抽屜裡,你會發現兩顆(前)牙。我懇求你仔細包裹,並密封起來,放在你下一封寄給我的信件中。我肯定把它們放在那兒,或者放在同一張桌子的隱密櫃子裡。」

如果我們今天能檢測博物館人類假牙上的DNA,或許能證明這些牙齒是否屬於華盛頓本人。

他一生的信件和日記中經常提到牙齒的疼痛、脫落或拔除,還有牙齦紅腫發炎、假牙的不合適、不舒適,以及許多其他牙科疾病。支付牙醫費用,和購買牙刷、假牙、牙痛藥物事宜,以及清潔牙齒的辦法,也經常出現在信件、日記中,貫穿他的一生。

華盛頓給人一貫的印象是不苟言笑、不善言辭,甚至有人記載他脾氣暴躁。他的傳世肖像總是給人一副略顯陰沉的表情。這是否真實呢? 是否另有內因?

隨著華盛頓肖像畫的公開,許多藝術家和密切觀察者開始注意到華盛頓面貌的重大變化。從那些作品中,華盛頓的肖像似乎都顯示出他的下巴和嘴巴在遭受折磨。

如果不戴假牙,嘴巴會完全癟下,說話時更容易牙縫漏風,這會嚴重影響他的形象。但是戴上假牙,尤其是那些用動物板牙製作的器材,結果又如何?

華盛頓非常清楚,不合適的假牙對他的外表同樣造成負面的影響。

他曾經寫信給牙醫格林伍德,希望假牙有所改進,因為目前這套「至少會使嘴唇活動更加費力,因為嘴唇已經被假牙撐得太辛苦了」。他的戰友和同事注意到這位沉默寡言的總統微笑或大笑是多麼的罕見,有時說話時還發出奇怪的「嘶嘶」聲。大家都知道,這是假牙造成的,太大的假牙會讓他在過度說話和大笑時被吐出。為了避免尷尬,總統只好盡量「閉嘴」,惡性循環反而使他變得更孤僻。

在那個年代,製造一副合適的假牙絕非易事。

1796年3月,華盛頓寫信給後半生倚重的格林伍德,抱怨人工義齒導致「口中很不舒服,使得嘴唇腫脹」,而且「牙齒用久了逐漸鬆動」。格林伍德在當時已是嫻熟的牙醫, 並帶了徒弟給後人傳授技藝,他在華盛頓生命的旅途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可惜,他的作品仍無法盡善盡美。而華盛頓腫脹的嘴唇,被當時的畫家忠實地記錄下來。

7華盛頓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華盛頓的肖像畫,由吉爾伯特‧斯圖爾特(George G. Stuart)在1798年左右繪製。可以注意畫中華盛頓的下巴和嘴部有點突出,應該是戴假牙的緣故。

1797年,華盛頓再次寫信給格林伍德,話題仍是抱怨假牙不合適,它「已經太大、太突出了,使上下嘴唇凸出,好像腫起來了」。在1798年12月底的一封信中,華盛頓又抱怨說,他收到一組新的假牙,說它們「掛在牙齦之外」,「把嘴唇頂到鼻子底下」。此時,他的壽命只剩下1年。

終其一生,牙痛、掉牙、牙齦發炎、牙齦腫脹、假牙不適,都是他在信件中喋喋不休的主題。

華盛頓的假牙不僅在吃飯和說話時很難用,清潔維護也絕非簡單,這些假牙往往很容易弄髒,需要經常用蠟油和一些天然白堊、滑石粉,乃至松脂混合物清洗,甚至要浸泡在特殊的溶液中。

為了維護一個富有的土地擁有者、將軍、總統和傑出政治家的形象,華盛頓哪怕是滿腹經綸,也只好裝出矜持的態度,少說少笑了。

華盛頓的牙齒如此糟糕,是否因為他不關注口腔衛生而導致呢?

早期的口腔保健意識

在博物館中,除了假牙,我們還能看見華盛頓用過的牙刷、牙粉盒子以及刮牙刀。這些器械非常精美,在當時已是頂尖設備,可見華盛頓對牙齒和口腔的重視。

它使用的牙刷雖然是銀質的手柄,但毛刷部位和現代的基本一致,除此之外,華盛頓還使用銀質的刮牙刀和刮舌器,用以清除牙垢、舌苔,保持口腔乾淨。這些小物件和現今的門診壓舌板有幾分相似,只是窄一些而長一些。就其設計初衷和理念來說,倒是有不少合理成分。

華盛頓時代還沒有牙膏問世,他是使用牙粉作為清潔劑,博物館中也展示了他的牙粉盒,可見他的保健意識不可謂不強。

那麼,這些牙粉是否有效呢?

華盛頓的牙齒粉是用浮石、硼砂、植物根莖和藥草製成的,有時還加用燒焦的麵包和菸草灰。不幸的是,有些粉末其實很粗糙,多用反而會破壞牙釉質。華盛頓可能使用了草藥或香樹脂或沒藥(末藥,學名Commiphora molmol,在東方是一種活血、化瘀、止痛、健胃的藥材,產地在古代阿拉伯及東非一帶)作為漱口水。鹽、酒或醋有時也加到水中漱口。

不管東方還是西方,人類很早就關注牙齒健康,可能與牙齒破壞造成的痛苦和不便非常有關。研究者就發現,西元前3千年左右的古埃及木乃伊,生前都患有牙齦膿腫! 很多古人3、40歲就已被脫齒困擾。中國唐朝先賢韓愈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大文學家,又在政府機構任要職,按理說生活水準不低,可是他三十來歲時就開始遭遇「齒搖」的尷尬,牙齒一顆一顆提前棄他而去,儼然未老先衰。不過,中國至晚在南北朝時期已經有牙刷的記載,按照文字記錄,這些器械的設計理念和現今很相似,只是材料不同,多用植物枝條,頂端打扁, 沾上藥物使用。

20世紀50年代末在明朝定陵(北京昌平)出土的神宗萬曆皇帝及皇后的遺物中,考古人員也發現了牙刷。不過,萬曆帝后儘管養尊處優,但頭骨的牙齒上依然被發現有很多問題。明史專家曹國慶在著作《萬曆皇帝大傳》中,記錄了萬曆的口腔疾病情形:「他的牙齒就很糟糕,患有齲齒、牙周病和氟牙症等多種牙科疾病。齲齒使他的唇左側根尖牙槽骨部, 發生牙髓壞疽所引起的根尖病灶,在牙齦部形成痿孔。嚴重的牙周病則使他的牙齒過早脫落,臨死前上下顎已缺失九顆牙齒。由於左上顎臼齒生前早期缺失未作修復,便養成只用右側咀嚼的習慣,而左側長期失去咀嚼功能,又導致顎骨發育不良,面部凹陷而左右兩側不對稱,很不雅觀。」萬曆皇帝去世時還不到60歲。

明朝醫書關於牙粉的處方,主要包括五倍子、細辛、青鹽、龍腦等防腐收斂劑,也有羊脛骨灰等摩擦劑,及沉香、白檀等香料,刷牙的建議時間是早晚二次。

古代埃及人早在1700多年前就懂得刷牙。奧地利國家圖書館有一張古埃及莎草紙, 描述了一種「用來亮白牙齒的完美粉末」,這些粉末經唾液稀釋後,就變成「清潔牙齒的膏狀物」。根據這份文件的翻譯,該粉末的成分為一克的岩鹽和鳶尾花、兩克的薄荷和六十粒胡椒,把這些碾碎混合即可。

古希臘人曾用白葡萄酒、茴香子和沒藥來漱口,以消除口腔異味。古羅馬學者塞爾薩斯(Aulus Cornelius Celsus)曾著書記載,用無刺激液體漱口,在潰瘍面上撒明礬和五倍子粉末可促進癒合。

阿拉伯中世紀著名的醫師阿維森納(Avicenna)著有《醫典》,其中的牙科內容十分豐富, 有關於牙齒解剖的記載,也有用海泡石、燒過的雄鹿角、鹽及燒過的蛇皮磨成粉,製成牙齒清潔膏的內容。

華盛頓使用的牙粉,估計成分與這些東西大同小異。而站在現今的角度看,它們的清潔功能其實相當有限!

華盛頓為什麼會那麼早、那麼快失去牙齒? 齲齒和牙周疾病是導致牙齒脫落的首要原因。齲齒俗稱蛀牙,指牙齒因細菌活動而造成分解的現象。口腔細菌代謝糖類後會產生能腐蝕牙齒的酸性物質。齲齒症狀包含牙齒變色、牙痛與進食困難,併發症包含牙齒周圍組織發炎、牙齒喪失與牙齦膿腫。由於人類的牙釉質無法再生,清潔不佳、表面損壞的齲齒容易讓牙菌長驅直入,最終侵犯到牙髓。而牙髓腔幾近封閉空間,一旦被感染,很難用藥物治療, 更何況抗生素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才發明使用,對古人來說,爛掉、脫落幾乎無可避免。

牙齒損耗也與飲食習慣關係密切,長期食入硬度大、酸性強的食物和飲料,會導致牙齒脫落的風險增加,因為酸性強的食物會加重牙齒的腐蝕。

19世紀早期,西方人更加重視牙齒健康,牙粉的成分漸漸標準化,主要成分是肥皂(粉狀)、天然碳酸鈣(粉狀)、糖精鈉、薄荷油、肉桂油、冬青油。華盛頓去世100年之後, 美國的牙膏配方已進化成這樣:肥皂(粉狀)、天然碳酸鈣(粉狀)、甘油、澱粉、黃耆樹膠粉、糖精鈉、香精。然而,這些還遠遠不足。

據文獻記載,20世紀40年代起,牙膏工業得到長足進展,一方面是新的摩擦劑、保溼劑、增稠劑和表面活性劑的開發和應用,使牙膏產品品質不斷升級換代;另一方面,牙膏還從普通的潔齒功能發展為添加藥物,成為防治牙病的口腔衛生用品,最突出的是加氟牙膏,使齲齒發病率大大減少。二戰剛結束,美國就在牙膏中添加氟化亞錫,研製出世界第一支加氟牙膏。氟化物在牙齒表面形成結晶化良好且較抗酸的「氟化磷灰石」,能抵抗細菌對牙齒的酸蝕,達到預防蛀牙的效果。其後,科學家在牙膏中又添加葉綠素等藥物,更能進一步防治口腔疾病。

還原真實的華盛頓

1799年12月中旬,隆冬時節,辭去總統職務、隱居鄉村的華盛頓已67歲了。

他繼續莊園主的生活,沒有聽從家人勸告,冒著大風雪騎馬巡視種植物,那可是自己的財產啊! 結果回家不久,就感冒發燒了。

看似尋常的小病卻很快惡化,華盛頓呼吸困難、咽喉腫痛,醫師趕緊應診,按照當時的流行治療方法給他放血,足足放了2000到3000毫升左右的鮮血! 現今看來,這種愚昧的措施直接導致華盛頓失血過多,加上年老體弱,病情迅即雪上加霜,12月14日,一代偉人撒手人寰。後世研究者稱,華盛頓首先出現的症狀提示他得了會厭炎。會厭是位於舌頭後面的一塊軟骨,華盛頓患有此處的炎症,推測與糟糕的口腔環境有關。發炎牙齦(被假牙撐傷)加上不合適假牙,本身就是細菌的五星級飯店。

教科書上講,華盛頓辭去總統職務,顯示出他的偉大人格。

那麼,他真的是淡泊名利嗎?

許多同時代的人和歷史學家都認為,華盛頓不斷出現的口腔問題,大大削弱了他的說話能力、交際能力和當總統的願望。他對自己的外表和舉止總是敏感的,無疑是自我意識到他的假牙和口腔疾病造成了重大麻煩,比起處理政務,這是更大的挑戰。此外,據說他的暴躁脾氣和牙痛造成的心煩意亂有關。

華盛頓不是林肯,他畢生都在使役黑奴,他的黑奴甚至不堪壓迫而選擇逃亡。直到臨終時才考慮釋放他們,但有一個條件,就是要等他的妻子去世之後。

如同砍伐櫻桃樹的故事一樣,木製假牙也不過是個美好的神話,華盛頓也是凡人,也有歷史的局限性,更遠非完人,而破除那些刻意製造的神話、還原一個真實的華盛頓,並無損他的光輝形象。

相關書摘 ▶《歷史課本不能說的祕密》:日本「國寶級科學巨匠」野口英世與他被燒毀的左手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歷史課本不能說的祕密:世界一流人物的暗黑病史》,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譚健鍬

即使成就非凡,命運仍沒厚待他們

  • 華盛頓嘴裡為何只剩一顆真牙?
  • 柴可夫斯基仰藥自盡,為何對外宣稱死於霍亂?
  • 達爾文為何長年被全身不適症狀綁架?
  • 夏目漱石的胃病為何雪上加霜?

歷史名人的疑難雜症,譚健鍬醫師以現代醫學重新診斷,並對症下藥。

作者多方蒐羅名人疾病中錯綜複雜的病徵、病歷、家族病史及當時投藥治療過程,以求掌握更全面的疾病面貌,再從現代醫學的高度與觀點出發,對當時的診斷逐一提出懷疑、分析、辨證,然後重新斷定病名與病因,再開出治療方式、用藥及改善致病環境等建議。

本書對於某些頑疾與其醫療技術的演進脈絡,呈現清晰的視野與縱深。跟隨作者的科學大腦一一探究這些疾病醫療歷程,讀來非常精彩。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