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下3個月雨量——熱帶風暴造成法國百年洪災釀至少12死

一晚下3個月雨量——熱帶風暴造成法國百年洪災釀至少12死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研究,在1961年至2015年間,法國雨季的降水強度整整增強了22%,但平均降雨時間卻不斷減少;換句話說,當法國乾旱問題越來越頻繁,高強度的成災降雨也將成為新的氣候常態。

熱帶風暴萊斯利(Leslie)近日侵襲伊比利半島,導致法國西南部和地中海西部地區自14日晚間起降下暴雨和大雷雨,其中法國奧德省(Aude)多處地區暴雨成災,部分地區在短短幾個小時內降下相當於3個月的雨量,包括古城卡卡頌(Carcassonne)附近多個城鎮與村莊遭洪水侵襲,目前已造成12人死亡,雖然這是例行性的鋒面降雨氣候,但近年來卻越來越嚴重。

《轉角國際》報導,這波強勁的鋒面雨,約在週一(15)日清晨,降臨法國西南的奧克西塔尼大區,並在奧德省的中世紀古城卡卡頌(聯合國世界遺產,知名桌遊的原型城市)一帶,造成「毀滅性災情」,在15日清晨0時至6時之間,光是卡卡頌就降下了140mm的豪雨,相當於全年總雨量的1/4,同一時間,周邊的小鎮特雷貝(Trèbes)雨量更達295mm,等於6小時內下光6個月雨量。

在超強的豪雨襲來下,卡卡頌一帶不僅遭到洪水泥流淹沒,橫貫奧德省、一路往東流進地中海的奧德河更是大規模潰堤;以受災最嚴重的特雷貝為例,流經特鎮的奧德河水位在5小時內就暴漲了8公尺,誇張的潰堤與淹水狀況,也讓奧德河創下了自1891年以來最高的水位紀錄。

RTX6F5H4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中央社》報導,法國官員表示,數條河流變成洶湧洪流,沖垮道路、建築物與橋梁,造成至少12人死亡與約1000人撤離,已經釀成百年來最慘重的洪災之一。奧德河有關當局表示,有12人罹難,下修內政部先前所說的13死,又說至少還有1人失蹤,另有8人受傷。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辦公室表示,總統不久後將到災區勘災,「向奧德河洪災災民與家屬致上全國的慰問與團結之意」。

法國前內政部長柯隆布(Gerard Collomb)近兩週前閃辭,代理內政部長的總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說,在評估災區損失時,將要求保險業者「盡快」處理災害索賠。根據《BBC》報導,菲力普表示已派出7架直升機與700名緊急救災人力。

內政部發言人蘭諾維勒(Frederic de Lanouvelle)說:「我們盡快派出救援團隊,但救援行動還是很難進行。」官員說,在特雷比鎮(Trebes),奧德河水位在短短5個小時內上漲8公尺。擔憂水壩可能潰堤,卡卡頌附近的珀藏區(Pezens)約有1000人撤離;強風吹垮電線後,整個地區有數以千計房屋無電可用。

一名88歲的修女當時待在卡卡頌北方村莊維拉爾多內(Villardonnel)的Burning Bush女修道院,一陣洪水把她從房間沖走,修道院院長艾琳(Sister Irene)表示:「洪水沖垮建築物大門,一路流經她房間房門,就在女修道院的最低處。」

在其他地方洪水也導致車輛翻覆,街道、建築物與橋梁受損,卡卡頌的北邊受災最嚴重,當局下令關閉橋梁。維勒蓋揚克村(Villegailhenc)居民賈洛斯(Jean-Jacques Garros)說:「這像是戰區,整座村莊差不多跟外界失聯了。」

《轉角國際》報導,菲力普認為,奧德省之所以災情慘重,除了破百年紀錄的超強降雨外,清晨時分居民猝不及防,以及氣象局「天災紅色警報」的頒布時機不當,都是可能原因,法國總理表示,直到周日晚間為止,奧德省的豪雨預報都處於次一級的「橘色警報」,但橘色警報似乎用得太頻繁,民眾好像都已麻木而無法感知災難的迫切性,進而錯失了在「由橘轉紅」之前的避難黃金時間。

氣候變遷導致災難程度加劇

《中央社》報導,這場暴風雨是地中海溫暖與潮濕的空氣遇上中央高原的冷空氣所引起,導致庇里牛斯山東部到阿維隆(Aveyron)北部汪洋一片,這已經是此區眾所周知的氣候模式,每年會出現3到6次,經常引發暴洪。不過,法國氣象局表示,這類事件變得愈來愈頻繁與嚴重。

《轉角國際》報導,這波成災暴雨本來是法國地中海沿岸例行的秋季降水,每年秋冬時節,來自地中海溫暖水氣所形成的暖鋒,與從法國中央高原吹來的冷鋒,都會在法國西部交會,並形成滯留鋒面、帶來短暫而明顯的鋒面大雨;以往雖然時常造成淹水災情,但降水的強度與極端性近年卻越發明顯。

過去3年來,每逢春秋雨季法國都會出現「破紀錄的重大淹水」,像是巴黎近3年都深受春季水患所苦,塞納河連年的「橘色警報」更是讓沿岸的羅浮宮、奧賽美術館反覆神經繃緊、多次撤出館藏緊急避難。人們對於極端氣候與氣候變遷的威脅感知,也一年比一年強烈。

法國《世界報》報導,由於近年來北大西洋的海溫越來越高,來自海上的熱量與水氣越來越強烈,這也連帶讓西歐與地中海——特別是地中海南部——的氣候轉換變得更為劇烈,旱汛季節的差別也更為災難與極端。

「氣候越熱,來自大西洋的海上水氣就越強:因為氣溫每升高一度,空氣中的水氣也會多出7%。」法國蒙佩利爾大學的氣象家特蘭布萊(Yves Tramblay)對《世界報》表示:「所以在全球暖化的趨勢之下,地中海的致災氣候,威脅性也會越來越可怕。」

法國西南部淹水洪水大雨百年洪災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蒙佩利爾大學的研究,在1961年至2015年間,法國雨季的降水強度整整增強了22%,但平均降雨時間卻不斷減少;換句話說,當法國乾旱問題越來越頻繁之際,高強度的成災降雨,也將成為新的氣候常態。

《ETtoday》報導,被形容為「殭屍颶風」的熱帶風暴萊斯利9月23號於大西洋中部形成,但缺乏引導氣流,導致風暴一度在海面徘徊打轉,之後才直撲伊比利半島,並登陸葡萄牙,雖然登陸後已經從1級颶風減弱為熱帶風暴,但仍是自1842年以來侵襲葡萄牙的最強風暴。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