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

人類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的能力是一種出自相對價值觀而存在的東西,我們無法靠單一價值觀來評判。若以同事的眼光來看待AI,結果也是一樣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石山洸(Recruit Holdings Recruit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推廣室室長)

並肩進步的夥伴:人類應當如何看待AI?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充滿科幻性質的人工智慧熱潮落幕,人們重新看待人工智慧並且將它視為一股商機,關切的議題也有逐漸朝實際層面進展的趨勢。這股趨勢同時也顯現於報章媒體。時常占據媒體版面的關鍵字「AI」,其著眼點也從技術層面漸漸轉移到商務層面。尤其最近在「第四次產業革命」的種種文章中,AI更是被熱烈探討的話題。

導致「第四次工業革命」這個關鍵字廣為流傳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個原因是一份關於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研究報告在2015年的世界經濟論壇(又稱達佛斯論壇)上被正式發表。日本將這份研究報告命名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達佛斯論壇所預測的未來》(克勞斯.史瓦布著,世界經濟論壇翻譯,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並且出版成書。這是一本凝聚第四次工業革命世界觀的好書,也可說是適合商務人士用來了解AI與商業有何關係的必讀入門參考書。

第二個原因,在日本政府的主導下,已經明確設下第四次工業革命來臨時的經濟成長目標。以2020年為里程碑,為了將現今不足500兆日圓的GDP(國內生產總值)拉高到600兆日圓,必須透過第四次工業革命達成提升其中30兆日圓的目標。這兩起事件導致第四次工業革命這個關鍵字深植人心,人們探討的議題也大幅改變:從「科幻型的AI論」轉換為「經營型的AI論」。

在政府的規劃中,以AI為中心所創造出來的30兆日圓產值占全GDP的5%。因此,到了2020年,各個企業很可能會有5%員工被AI取代。反過來說,如果當2020年來臨時,AI取代勞工的達成率不足5%,在日本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便會以宣告失敗收場。總而言之,我們能否把AI當作同事一起工作,這件事將成為帶動日本經濟成長的重要關鍵。

在美國也開始出現「機器人流程自動化」(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數位勞工」(Digital labor)等關鍵字。有「AI同事」存在的世界不再遙不可及,反而是現今應當立即探討研究的重要課題。

日本企業時常出現經由「下意上達」而非「上意下達」的模式制定決策的傾向,所以即使最高經營者編列預算發展AI技術,也無法掀起革命浪潮。位居工作現場的每一名員工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他們又將創造出多大的附加價值?這些都是最高經營者必須精心規劃的要點。

在人類身上尋求創造力究竟是什麼意思?

單靠AI無法創造出附加價值。另一方面,單靠人類的勞動力也無法讓第四次工業革命實現,所以才需要兩者攜手合作。為了達到創造附加價值的目標,最重要的關鍵在於明確區分雙方勞動力的差異。

專門研究人類於日常生活中社會互動的美國社會學者厄文.高夫曼,對於「擁有對方欠缺的必要價值」這點極為重視,並且將其視為促使人類同夥進行策略聯盟的基本要素。也就是說,「擁有AI缺少的必要價值」是人類與AI同事變成合作夥伴的第一步。

經濟學上有「替代品」與「互補品」的觀念。所謂的替代品,如同咖啡之於可可飲品的關係;互補品則像咖啡之於砂糖的關係。相較於AI的勞動力,人類的勞動力若成為替代品,則競爭關係就會產生;從另一方面來說,若成為互補品,協助關係便會油然而生。強力主張我們人類擁有AI所欠缺的必要價值,這是實現後者的唯一方法。

既然如此,AI所缺少的人類價值究竟是什麼呢?如同許多讀者第一時間想到的,那就是「創造力」。不過,近來AI也能寫小說、作曲、繪畫等等,認為人類在創造力這方面也居於劣勢的讀者應該不在少數吧?但是以現階段來說,可以斷言人類的創造力還是遠遠優於AI。沒錯,因為人類本身即代表著「發明人工智慧」的這份創造力。

下面的圖表顯示出我們邁向「AI同事」時代的技術路線圖。在這份架構圖中,將人類的創造力分為「開放創造力」與「積極創造力」兩大類,分別代表X軸與Y軸,再將每種創造力分為三階段作為評價。積極創造力的三階段代表以下進化過程:「不使用AI(不關心)→使用AI(低度關心)→研發AI(高度關心)」,愈後面代表愈接近積極創造力。至於開放創造力的三階段則代表另一層意思:「運用AI工作供自身溫飽(生理需求)→運用AI工作供自身娛樂(心理需求)→運用AI工作造福大眾(社會需求)」,愈後面代表提供價值的對象範圍愈廣泛,愈趨近於開放創造力。

p_29
Photo Credit: PCuSER電腦人文化

這份架構圖的終點是AI同事普及率達到5%的2020年,積極與開放的兩種創造力交織成「研發AI,讓社會變得更加美好」的最終型態。或許會有很多讀者認為那是一項難以實現的目標吧?可是距離2020年尚餘2年,每年前進一格,按照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向依序進步即可,只要這麼想的話,是不是就覺得這個目標不難實現呢?

人類該消極看待AI技術進步的世界、亦或是積極面對呢?以結論來說,人類必須採取積極面對的態度。接下來將介紹兩個深具代表意義的工作坊。

編者註:工作坊(Workshop)是心理學中的名詞,兩人或兩人以上透過討論特定主題整合出共識,有別於研討會幾乎都是主講人講授,工作坊可以讓參與者互相討論、思考與交流。

消極面對AI是反烏托邦思想、積極面對AI是烏托邦思想

第一個是於2013年舉辦,名為「未來的婚姻~Merry Me! 2050」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以「科技進步的2050年的婚姻」為主軸,嘗試用批判性手法設計出各種作品。在這個工作坊內,「到了2050年,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大數據與DNA分析結果便指定了自己的結婚對象。」,有名學生以這種世界觀為構想發表了相關作品。

第二個是為了紀念由創辦世界聞名的設計管理顧問公司IDEO的湯姆.凱利所執筆的《創意自信帶來力量》出版成書的工作坊。在這場主題演講上,凱利說道:「日本是世界上最有創意的國家,但是唯有日本人不這麼認為。」將該書解說的思考方式付諸實踐的日本人也以受邀演講者的身分上台演講。其中有一人對自身容貌毫無自信,但是他積極應用社群媒體、遊戲化(譯註:Gamification,意即在非遊戲的場合中使用遊戲元素,使過程變得有趣,同時促使人們達到一定的目標。)等嶄新技術,最後順利找到結婚對象。

我們從這兩個工作坊窺見的世界觀有何差異呢?兩者之間的差別在於我們要消極地、還是積極地運用以AI為首的嶄新技術。如同許多讀者從前述例子所感受到的,消極的世界會讓人想起反烏托邦(黑暗世界),積極的世界則會讓人想起烏托邦。要以同事身分與AI共事,我們人類獲得的第一個提示便是「相較於AI,如何積極主動地創造出附加價值」。

解開別人賦予的問題是AI的強項。可是,AI無法分別哪個問題才有解答的價值。找出問題所在,這就是人類的工作。位於開放創造力的第三階段,名為「造福大眾」的能力即是為了找出「對於他人有何用途」的力量,若是將此替換成「發現社會課題的力量」,相信各位讀者應該就會很容易理解了吧?人類的辨識能力正是最強大的物聯網、感測器(Sensor),這些都是發現市場需求的最佳設備。

在提供服務的形式上,也有人類發揮所長之處。因為在某些情況下與人類溝通獲得服務的形式較受歡迎,有些情況則適合交由AI提示最佳選擇。

AI與人類一起工作,創造出附加價值的價值鏈(Value chain)可以區分為三步驟:一、受開放創造力影響而產生的認知價值(Value Cognition);二、受積極創造力影響而產生的計算價值(Value Computation);三、因雙方合併而產生的合作價值(Value Collaboration)。不能單靠積極創造力,為了能夠與開放創造力反覆交織統合,共同創造出附加價值,「開放創造力」也是極為重要的一環。

從技術奇異點轉變為多重奇異點

積極而開放的創造力將在往後的日子孕育出各式各樣的AI同事。既然如此,AI同事的能力何時會超越人類呢?

這個答問其實就藏身在貼近你我身邊的問題之中。各位讀者,你們是否能將人類同事的能力按照單一標準依序排名呢?請你們在心中任選兩名同事。「比起A同事,B同事做起這份工作更加得心應手;但是那件工作屬於B同事擅長的領域啊!」各位是否會陷入這種苦惱之中呢?或者,請各位選定一位同事,將他與別的同事互相比較,最後得到的評價應該不盡相同吧?

人類的能力是一種出自相對價值觀而存在的東西,我們無法靠單一價值觀來評判。若以同事的眼光來看待AI,結果也是一樣的。在沒有評量標準與相同價值觀的前提條件下,「AI的能力會超越人類嗎?」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解答。

在以「AI超越人類」為主題的文章中,必定會登場的關鍵字正是「Singularity」(Single + larity),中文翻作「技術奇異點」。在探討AI的文章中,這個單字具有「AI為超越人類智慧的奇異點」之意,也常常被使用在「到達某個階段之後,AI的能力將全面超越人類」這樣的文章之中。

但就如前文所提及的——人類的能力無法用單一標準與價值觀來評斷。身為筆者所屬的瑞可利AI研究所(Recruit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簡稱RIT)的顧問,同時也是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教授的湯姆.M.米契爾,大力倡導「Multilarity(Multi+larity)」意即多重存在的奇異點。若站在使用單一的絕對標準評斷人工智慧優劣的大前提下,我們可以將「AI超越人類智慧」這件事定義為一種現象或是一個技術奇異點。但是和評斷人類能力的情況相同,AI的智慧也無法用單一絕對標準來做評斷,所以多重奇異點是一種相對性的存在。以此為前提,由於AI超越人類的現象不只一種,最後將導致奇異點以複數形式存在於世。米契爾教授提倡「Multilarity」這個單字的主要起因就是源自對於AI與人類的關聯性被描寫為「All or Nothing(獲得一切或一無所有)」的擔憂。

AI同事和人類一樣,具有多樣性的特質。然後,孕育出那份多樣性特質的,正是人類的積極創造力與開放創造力。創造力的多樣性生育出AI的多樣性,成為打造繁忙富裕社會的泉源。

作者簡介

2006年東京工業大學研究所綜合理工學研究科智慧系統科學,後入瑞可利公司,曾在網路行銷室等單位工作,在跨部門團隊中擔任強化多種Web服務的職務,接著成立新公司。3年內歷經事業成長茁壯與併購投資的經驗,2014年,就任Recruit Holdings Media Tecnology所長。2015年就任現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AI同僚:我的同事不是人!AI進入企業早已成真,人工智慧正在做什麼,我們又能做什麼?》,PCuSER電腦人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Nikkei Top Leader、Nikkei BigData
譯者:郭家惠

  • 我們講的是「現在」而不是未來,因為人工智慧早已成為你的同事。
  • 解密各大產業的AI應用和進化,你看不到的地方有什麼正在改變?
  • 當600種職業都能被AI取代,來試算你被AI替換的機率有多少!

這不是一本要跟你探討AI未來的書,因為改變已經發生。

在科幻電影裡,總是不斷提到有一天世界會被AI統治,一切的契機都是從機器人變成服務生、變成你同事、進入你家庭這些小地方開始的。

而我們眼前的現實世界,雖然沒有套上科幻電影的冷色濾鏡,但關於人工智慧的發展與應用,正在你不注意的地方悄悄啟動。

或許你不覺得科技有如此進步,但其實各行各業早就開始採用AI來完成許多繁複、或是帶有危險性的作業內容。所謂的AI並不是那些自動化機器人手臂,只能做著組裝零件、分類罐頭的固定模式工作,這種大量自動化生產頂多是取代「人力」,真正的AI可以做更專業的工作,例如業務(預估商品需求)、行銷(分析消費者喜好)、客服維修(判斷故障問題)、醫學研究(精準治療),甚至還能依據自己的價值觀來拍電影、寫文章……。它所取代的將是「人類」!

我們說過了,這不是未來。

幾年前人們口中的未來,其實就是現在這樣吧——本書實地訪查日本企業的AI應用現況: 大金工業、朝日啤酒、三越伊勢丹、日立、三菱、住友、軟銀、麥肯廣告、東京大學醫學研究所……。許多產業領域早已「僱用」AI成為正式員工,經營者如何運用人工智慧來協助發展,身在其中的你又該做些什麼,才能逃離被取代的命運呢?

你認為Alpha Go很有趣,是因為它沒有領走你的薪水

Alpha Go 的圍棋世紀對決,已經證明了AI不再只是靠暴力計算,而是具有策略性的思考與自我學習。如果人工智慧每盤都能下出「神之一手」的好棋,誰還要看棋靈王呢?

本書最後從人類僅存的優勢帶你思考這個問題:我們和AI之間究竟會是怎樣的關係。是威脅、競爭、還是會演變成一種全新的工作模式?不管從哲學或現實商業角度都值得再三探討。

getImage-4
Photo Credit: PCuSER電腦人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