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時代力量的年輕人:和柯文哲「一家親」,你們的台灣優先價值在哪裡?

給時代力量的年輕人:和柯文哲「一家親」,你們的台灣優先價值在哪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代力量想要取代國民黨成為本土第二大政黨的想法相當好,但是誤判了目前台灣的局勢,也誤以為中共對於台灣的威脅是遙遠的,便在台北市選擇被認為是中國支持的柯文哲,反而讓許多曾充滿熱血的人大失所望。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有一個時代力量的資深黨員寫個訊息給我,他的黨員編號100多號。對於時代力量,他感到非常的悲哀,曾經身為資深的黨員,對於這個黨有無限的感慨,這個黨好像是一台準備要起飛的飛機,機頭雖然爬起,但是直接要撞向塔台,上面載滿了一堆年輕理想的熱血一起陪葬,時代力量這個黨就像「零星殘火,不久熄滅」。

其實台灣許多人像他一樣,曾經對於這個黨充滿期待,希望它能夠成長茁壯,過去我自己寫了不少文章來支持這個政黨,看到現在這樣的狀況,令人感到不勝唏噓,時代力量裏面有很多充滿希望、熱情的年輕人,也有許多是我們成功大學畢業的學生,這些人全部坐在一艘即將沈没的輪船上。

這個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其實道理很簡單,首先這個黨認為它要取代中國國民黨成為本土的第二大政黨,這個想法相當得好,但是誤判了目前台灣的局勢,認為中國國民黨已經倒了,所以政黨的目標重點並不在中國國民黨身上,只要槍口對準資進黨,自然能提升自己到第二大政黨的目標,甚至幻想把沙包黨打倒之後,自己就變成第一大黨。

第二點,時代力量認為中國共產黨對於台灣的威脅是遙遠的,跟以前的中國國民黨一模一樣,堅持台灣優先的立場只是一種政治口號,可以虛情假意地參加喜樂島的公投活動,完全忽略現實上中國支持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對台灣未來的影響和威脅。支持喜樂島的公投和台灣獨立是未來式,不用付出什麼代價,不必做出痛苦的選擇,在台北市選擇被視為是中國支持的柯文哲,可以獲得實質的利益。雖然這個利益對我看起來是微不足道,但是時代力量政黨的領導人想必覺得這樣的決定非常聰明。

除了揭弊,人們對時代力量的期望其實更多

時代力量的領袖黃國昌非常認真的在打擊弊案,做好一個傳統立法委員應該要扮演的角色,這一點當然是值得肯定,但是今天我們對他的期許遠遠不止於此。他今天如果是在國民黨裡面的立法委員,當然可以得到極大的掌聲,但這個時力的人可是背負了我們大家非常多的期望,他也非常勇敢的辭掉中央研究院終身職工作從事政治運動。

我個人覺得他努力的方向搞錯了重點,這個背負著台灣人期待、小心呵護的時代力量,失去了政黨的目標、價值和靈魂,或許他當初不要辭掉中央研究院的終身教職還比較好,可能比較有更跳脫自身利益思考的空間,堅持更多應該有的價值理念。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堅持核心價值政黨領袖,有前瞻思考和犧牲自己利益的政治人物,可是看起來事情發展並不是如此。

我曾經寫一篇文章叫做〈誰看不起洪慈庸?〉,文章裡面有一段有關與從事政治的特質:德國社會學家韋伯在「以政治做為一種志業」提到有三種特質對於政治人物是絕對重要的:熱情(Leidenschaft)﹑責任感(Verantwortungsgefuhl)﹑判斷力(Augenmass)。學歷或是專業不是必備的條件,有熱情才能追根究底,犧牲奉獻去完成一項使命。

有責任感才能讓人信任,所謂的Integrity,言行舉止前後合一,令人信任的正直。有判斷力才能走上正確的方向,選擇實際可行的辦法。當初黃國昌辭掉中研院的終身職工作,參選立委的時候,好像也引用了這篇文章,不曉得他現在覺得自己還剩下什麼?還有熱情?對台灣優先有責任感?有足夠的判斷力了解自己政黨的局勢?

IMG_20171216_181154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楊之瑜

此外,我有些話想對時代力量參選的年輕人説,你們這些年輕人充滿了理想投入這場選舉,大部分當選的機會其實並不大,為的就是一種價值和理念,有熱情、判斷力和責任感願意出來為台灣承擔些什麼,我相信這是每一個時代力量年輕的參選人共同的出發點。

今天時代力量政黨的三個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共同出席被認為是中國共產黨支持的柯文哲造勢活動,不是一個人是三個人,這個政黨的領導階層完全視若無睹,不知道你們這些強調台灣優先價值、優秀、勇敢的年輕人,到底有什麼樣的看法和想法?掛著時代力量的牌子,難道只為了那些由上而下政黨的資源嗎?不為了這些微小的東西,還是因為以往的私人情誼?掛上時代力量的牌子讓你很趾高氣揚嗎?你們這一群人不必自己為自己做些什麼嗎?

想起德國執政黨地方年輕黨團JU(Junge Union Deutschlands)主席勇敢反對德國總理梅克爾的聲明:「非常非常失望,像我們這樣的年輕人,未來的前途將變得非常的困難!」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