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國」》:軍艦命名與中國雷同,國軍為誰而戰?

《台灣之「國」》:軍艦命名與中國雷同,國軍為誰而戰?
Photo Credit:ROC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民主的台灣,還存在著效忠一黨的黨軍,台灣的民主將非常脆弱。認同中國的黨軍的存在,將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這是台灣最大的憂慮與危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筱峰

軍歌不能變動嗎?

2016年底,立委劉世芳建議這種不合時宜、不符合民主性質的陸軍官校的校歌,應該修改歌詞,卻引起守舊者的反動,甚至有人還瘋狂喊出「誰敢動我校歌,我用生命和他拚!」、「一命償一命」來威脅!他們對抗中國的侵略毫無感覺,抵擋民主潮流和台灣主體價值卻是如此英勇?告訴他們現在是民主時代,「黨凌駕國」的時代早該結束,他們聽不懂,竟然抓狂!這和滿清結束時,一群太監哭嚎不能再侍候皇上,有何不同?

2018年3月,包括林昶佐等多位立委,再度質詢要求國防部更改陸軍官校校歌,國防部長嚴德發依然回答說這是延續黃埔建軍的歷史傳統,不可更改!如果歷史傳統不可以更改,必須延續,那麼滿清帝國是否也不該推翻,中華民國也不該建立?

軍歌真的不能改嗎?請問過去國民黨要我們唱「反攻大陸」、「反共抗俄」、「消滅共匪」「殺朱拔毛」之類的軍歌,現在怎麼都改掉了?怎麼都不敢再唱了呢?可見軍歌是可以改的。我們期待趕快更換軍歌,應以認同台灣、崇尚民主為內容。

至於編寫新軍歌,權宜之便可試試先改編台灣過去流行的歌謠,以利教唱。二戰時,日本殖民統治當局為了鼓勵台灣人響應所謂「大東亞聖戰」,將許多30年代台灣流行歌改為軍歌。例如名作曲家鄧雨賢的《望春風》,被改為《大地は招く》;《月夜愁》改為《軍夫の妻》;連原本三步節奏的《雨夜花》,也改成兩步的軍歌《譽れの軍夫》。日本帝國主義殖民者都知道利用我們的流行歌做宣傳,我們自己改編自己的歌在軍中教唱,有何不可?我曾聽過《四季紅》曲調用軍樂演奏,雄壯昂揚,若能填上台灣意識的歌詞,讓台灣軍隊唱台灣軍歌,我們才會放心!安心!感心!

哪一國的軍艦?

長期以來,台灣的各種軍艦,也都以中國的山川地名或人物來命名。

例如驅潛艦有「沱江」、「涪江」、「湘江」、「昌江」、「珠江」、「西江」、「柳江」、「韓江」、「東江」或「瀋陽」、「衡陽」、「漢陽」、「咸陽」、「太湖」、「太原」……等等。

巡防艦有「承德」、「武昌」、「迪化」、「昆明」、「西寧」、「康定」、或是中國歷史人物名字,例如「鄭和」、「繼光」、「田單」、「張騫」、「班超」、「岳飛」、「子儀」、「逢甲」、「銘傳」……等等,只有後兩者與台灣有關。

好不容易在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後,才有驅逐艦以台灣的地名命名,如「基隆」、「蘇澳」、「左營」、「馬公」。

2005年曾有日本NHK駐台記者向國防部總政戰局長胡鎮埔提問,台灣軍艦命名與中國雷同,未來是否將改進?當時胡局長僅回答說:「國軍不涉意識形態,一切施政以憲法為依歸。」殊不知這樣以中國山川地名和歷史人物來命名,正是大中國意識形態的作祟,怎麼不涉意識形態?

即使沒有重新制憲或修憲,在現行憲法之下,以台灣的山川地名、台灣歷史人物來命名,會違背憲法嗎?

部隊的臂章、徽章充斥中國圖騰

國軍所屬部隊的臂章、徽章的圖案,充斥著大量中國圖騰。這種現象,近年漸為國際媒體所關注。《詹氏防衛周刊》駐台特派員Wendell Minnick為文指稱,台灣士兵制服上單位臂章中的國家領土圖形,通常是中國,國軍所有部隊的臂章或徽章,沒有以台灣為象徵的圖形。Wendell Minnick將台灣軍方所面臨的認同危機,列為國軍對中國作戰的不利因素。

《Asia Times Online》2004年4月號一篇〈2006年:令台灣憂心的一年〉的文章中,外籍記者也描述國軍的大中國思想。軍隊的認同危機,卻是不爭的事實,在〈台灣軍方的認同危機〉文中,作者Wendell強調,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想法,仍然在軍中獲得強烈迴響,例如,士兵制服上單位臂章中的國家領土圖形,通常是中國,而不是台灣。

Wendell舉例指出,陸軍第6軍團、第8軍團、第46師以及陸戰隊臂章,都是中國的形象,第117師步兵旅的臂章,則是一隻老鷹站在中國大陸上,第34師、第157步兵旅,以及第200摩步旅的臂章,則有萬里長城的圖形。Wendell以走遍台灣國軍部隊的經驗說:「沒有一個部隊的臂章或徽章是以台灣為象徵的圖形,造訪全台軍事基地的訪客,無論如何都看不到這樣的圖形」;「對台灣入伍服役的男子而言,中國是整個軍旅經驗的中心議題。」甚至連海軍艦艇的命名也是以中國為主;他認為「台灣軍方面臨了認同危機。」(詳見2005.2.13,《台灣日報》記者洪哲政專題報導,〈國軍中式徽章?暴露認同危機〉)

如果我們台灣的軍隊不認同台灣,卻認同中國,則再好的武器、再精湛的戰技,都是枉然;如果我們民主的台灣,還存在著效忠一黨的黨軍,台灣的民主將非常脆弱。認同中國的黨軍的存在,將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這是台灣最大的憂慮與危機!

國軍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1997年12月中,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在立法院答覆立委所提「將來如果綠色執政,透過公民投票的法定程序修改憲法,更改國名和領土範圍,國軍立場如何因應?」的質詢時表示,即使民進黨贏得選舉,執政後如果更改國號,國軍也不支持,「國軍只保衛中華民國,絕不支持分裂國土及變更國號者。」

王將軍口氣堅定,態度凜然,一套軍中莒光日「反台獨九百句型」,說來全不費功夫,真是軍人本色。只是,這種軍人,好像不是民主國家的軍人,而是某個統治集團的傭兵,只認得該集團的圖騰,卻不知道民主國家為何物。

當時如果立委質詢的問題是問「不經人民的同意,強行更改國號,國軍如何因應?」則王將軍的回答我們也沒話可說。但是,立委質詢的前提是「透過公民投票的法定程序」,有了這個凝聚國民意志的民主程序決定的新國家,王將軍仍公然表示不願接受,這不是擺明了要公然政變嗎?

20年後的2018年5月9日,已是民進黨第二次執政,蔡英文主政的中華民國,並沒有更改國號,有國民黨立委馬文君也問國防部長嚴德發:「我們的軍人願不願為台獨打仗?」結果得到的答案依然不變,「國軍不會為台獨打仗。」

在民主國家裡,「軍人以服從為天職」,這句話的意思,不只是指下級軍階要服從上級軍階,更是指一個國家的軍人要服從該國文人政府(民主程序產生的政府)的領導。但是,竟然在民主化來臨的時代,還有跋扈的軍人在民主殿堂的國會裡面,公然表示不管民意如何,他們隨時準備發動政變?難道他們的邏輯是「人民以服從軍人為天職」?

自1949年以後,台灣一直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生存,對中共而言,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台獨。蔡英文上任總統以來,一直標榜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但是中國北京當局仍一口咬定她是台獨。現在,蔡英文政府的國防部長竟然表示不會為台獨打仗!「以服從為天職」的軍人,竟然還可以講條件服從,講條件效忠?這是台灣內部最大的隱憂!

相關書摘 ▶《台灣之「國」》:孫文會不會支持台灣獨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台灣之「國」》,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筱峰

「國慶」、「國旗」、「國歌」、「國號」、「國軍」、「國父」、「國語」,台灣人知多少?
我們對於代表著流亡符號的「國慶」、「國號」、「國旗」、「國歌」……,是否應該有所檢討而思變革?

若以台灣為主體來思考,台灣的「國慶」、「國旗」、「國歌」、「國號」……等,其實是沿用那個蔣介石所說的「已滅亡了」的國家的「國慶」、「國旗」、「國歌」、「國號」……等。這些都是流亡政權的符號,還蘊含著「一黨專政」的意涵。

1949年底以後,台灣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形成了兩個各自發展的政治實體(political entity)。台灣這個政治實體,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獨立存在至今。我們有必要對現行所謂的「國慶」、「國旗」、「國歌」、「國號」、「國軍」、「國語」、「國父」做全面性的理解。進一步讓台灣能以正常的現代民主自由國家的身分走進世界,盡全民之力避免以中國流亡政權的性質被併吞到專制中國。否則,這將是一大悲劇。

本書對現行所謂的「國慶」、「國旗」、「國歌」、「國號」、「國軍」、「國語」、「國父」提出歷史的追蹤、理解與檢討,也提出變革改易的方案與討論。

台灣之「國」
Photo Credit: 玉山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