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跟著移工回家?我們總是以為臺灣需要的是「勞力」,沒想到來的是「人」

為什麼要跟著移工回家?我們總是以為臺灣需要的是「勞力」,沒想到來的是「人」
Photo Credit:Rumahku 志工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透過印尼移工的眼睛,認識了在我們土生土長的這座島上、我們卻一無所知的南方澳漁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柏廷(Rumahku 志工團)

「回家」後記

月黑風高、飄著冷冷細雨的晚上,在學院一隅點著微微燈光,一群人簇擁著,細細咀嚼著一部溫暖的紀錄片——《回家》。

事情是這樣的:在這個夏天,我們三個剛脫離考試的醫學生,興奮地拎著行李,前往神秘的南國印尼。我們此次印尼行的目的並非為了觀光,而是去拜訪兩位曾經來臺灣工作的(前)移工朋友,見見他們的近況、他們的家人、他們的家鄉。而我們將一路上的遭遇用攝影機記錄下來,製作成《回家》這部微電影。

里歐是曾在南方澳漁港工作的漁工。一年前,我們生平第一次到南方澳漁港,是為了訪問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採訪結束後,我們在這座迷人的漁港閒逛時,遇到了里歐,他帶著我們造訪南方澳的每一處美景、秘境、他工作的漁船上,以及他與朋友們常去的印尼小吃店。很神奇吧!我們透過印尼移工的眼睛,認識了在我們土生土長的這座島上、我們卻一無所知的南方澳漁港。

一年後,他回到印尼,我們恰好放假,便約好了去拜訪他。他的家在爪哇島南岸的城市Cilacap,但他和家人卻到八小時車程外的雅加達機場迎接我們,受寵若驚之餘,才知道原來里歐計畫要再次來臺灣工作,但在這之前,他必須奔波各地,以辦理和接受到臺灣工作所需要的文件和訓練課程,而首都雅加達也是他辦理文件的其中一站。由於這些繁雜、路途遙遠、時間冗長的申請手續,必須得動用整個家族的力量,才能接濟他在各地的食宿交通,因此也讓我們見識到他龐大的家族和綿密的家族關係。

800px-Java_Locator_Topography
Photo Credit:Sadalmelik
芝拉扎縣(Cilacap)在爪哇島的位置

美珍阿姨在二十多年前從印尼嫁來臺灣,當時她還只是二十歲出頭的少女,嫁給家中經營賭場的先生。雖然與夫家相處地不錯,但她還是認為靠賭場維生不是正途,希望先生考慮收掉賭場,找尋其他出路。無奈先生不肯,他們的婚姻關係也就此畫下句點,美珍阿姨離開了先生,離開了在異鄉唯一的依靠,她必須振作以養活自己,輾轉之下她當起了照顧患者的看護,一晃二十年。

二十年後,在她即將離開臺灣前,我們在醫院認識了她。她回到印尼後,我們仍持續保持聯絡,得知她遇到了心愛的男人,並與他組成新的家庭,開啟新的生活。趁著假期,我們也「順道」去拜訪(事實上里歐住在爪哇島,美珍阿姨住在加里曼丹島,兩島之間必須靠飛機往返)。這對恩愛的夫妻開著車帶著我們到處玩耍,我們儼如被寵壞的小孩。

621px-Kalimantan_Locator_svg
Photo Credit:GunkartaCC BY SA 3.0
加里曼丹的位置

後來我才驚訝地得知,美珍阿姨的家鄉在爪哇島,然而二十年後,她再次回到印尼,卻選擇定居在不熟悉的加里曼丹島,或許是想要揮別過去吧。她感嘆地說:「我到臺灣二十幾年,你問我臺灣的事我都知道;但我回印尼才幾個月,很多事我還不知道......」現在的她喜歡煮臺灣菜、聽中文歌,家中擺滿富含臺灣元素的裝飾。我暗自訝異著,二十年,足以使他鄉成為家鄉,使故鄉變成異鄉。

很多人問我們,為什麼要跟著移工回家?有什麼特殊意義嗎?這個問題確實也在我腦海中迴盪許久。對我而言,這趟旅程是一個身分轉換的過程,在臺灣,我們是掌握權力的主體,移工是相對而言被支配的客體;在印尼,移工的身分變成主人,而來自臺灣的我們接受到各種文化刺激,成為這片土地的外來者。

更重要的是,我們總是以為臺灣需要的是「勞力」,但沒想到來的卻是「人」。跟著移工回家使我們更清楚的了解到移工們為何、如何離鄉背井到異地工作,了解移工們的原生家庭,了解他們不僅是臺灣人家裡的看護阿姨、工廠和工地裡的工人、船上的漁工,更還是丈夫或妻子、父親或母親、兒子或女兒。

影片分享會後,有聽眾提問:「里歐如何獲得資訊以確保他之後來臺灣會有較好的工作條件和薪資保障?能不能將他的故事告訴其他移工,以擴大他們的選擇範圍?」、「里歐已經來臺灣做過一次漁工,為何他還想再來當漁工,而非相對較穩定的廠工或營造工人?」

我想,關於跨國移民或工作的資訊總是摻雜著不少誇大和非真實,而這造成了許多移動後的失望和悔恨,如果我們不能建立良善的體制和友好的環境,單憑訊息的傳播是危險而不可靠的;另外,所謂的「選擇」,大多是有籌碼的人才玩得起的遊戲,而更多的情況是,人們被迫面對人生中許多的「不得不」。何況,如果可以選擇,誰會願意離鄉背井呢?

雖然這次的「回家」之旅僅有短短七天,但卻後勁濃烈,餘韻不絕————向顧玉玲老師的《回家》致敬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Rumahku 志工團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