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麻雞和雲滇料理為何常見於台灣的泰式餐廳?

椒麻雞和雲滇料理為何常見於台灣的泰式餐廳?
Photo Credit: ChingHua Chung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椒麻雞似乎是泰式料理的招牌,在臺灣幾乎每家泰式餐館都有這一道菜。然而有位朋友甫從泰國回來,卻發現椒麻雞並非普及的泰式菜餚。究竟為什麼椒麻雞卻常見於臺灣的泰式餐館呢?而在臺灣的泰國菜,為何也常與雲滇口味同時出現?

文:林巧媃

有著鮮明色彩和酸辣口感的泰國菜風靡全世界,臺灣也不例外。藉著暑假,我環狀遊走在島嶼上的各大城鎮、在街頭巷弄內穿梭時常可以看到泰式餐廳。我也很喜歡泰式料理,特別是將混著檸檬和香料的滋味。每次我到泰式餐館吃飯時必點椒麻雞,現在想想椒麻雞似乎是泰式料理的招牌,幾乎每家泰式餐館都有這一道菜餚。然而有位朋友甫從泰國回來,我向她打聽泰國的椒麻雞和臺灣的有何差異,卻驚訝地發現,椒麻雞並非普及的泰式菜餚。確切地說,它不算是泰國菜。那究竟為什麼椒麻雞卻常見於臺灣的泰式餐館呢?

什麼是泰國菜

飲食的製作過程,從原料挑選、採集、保留或去除特定部位到烹煮方式,皆顯現出在地的自然生態與文化。多樣化的民族與宗教文化交叉存在於東南亞地區,加上十五世紀後的哥倫布大發現、香料貿易與西方殖民統治都影響了此地區的生活方式,使得東南亞各國在食物的烹飪方式和食用習慣上略有差異。[1]

泰國料理食材以海鮮和蔬果為主,常使用的香料有檸檬汁、朝天椒、魚露、蝦醬九層塔、胡椒,又以香茅、檸檬葉和南薑最為經典,味道多為辛辣。[2]泰國境內九成國民信奉佛教,傳統上習慣將肉製品切成肉末,為了減少食用者殺生的罪惡感,刻意隱藏肉的形體。現今普遍出現在泰國人餐桌上的有一大碗米、一或兩道有椰汁的咖哩、一條魚、一碗湯和一份似沙拉的生菜。泰國菜的飲食結構,米飯佔有重要一席,因為地處熱帶、光照充足、雨量充沛,適合水稻生長。泰國的稻米可溯源及古代中華飲食文化深入東南亞地區的證明,藉由農業技術和作物品種達成傳遞。

泰國的飲食因地緣和歷史脈絡深受中國、印度、印尼、馬來西亞甚至葡萄牙的影響,各大區域之間呈現不同菜色,例如泰國南部受馬來西亞穆斯林影響,以海鮮為主要食材;泰北山區一帶野生茶樹多,便學習雲南邊境少數民族(傣族)將香料來醃製茶葉,這樣的做法和緬甸傳統食物laphet(一種茶葉料理)一樣。[3]

什麼是椒麻雞?

其實椒麻雞出身雲南,各家做法略有差異,不過大致的料理方式得先以花椒、酒與醬油來醃製去骨雞腿,接著再裹粉油炸後切片。椒麻雞的醬料則以魚露、辣油和糖調成,最後在椒麻雞上撒些許蒜末、辣椒末、花生碎片、白芝麻和莞荽。有些店家將製作過程中油炸的部分改為乾煎,不變的是雞腿肉充分吸收醃料,讓入口瞬間就感受到鹹、酸、甜、辣、麻的繁複層次。[4]

在1949年到1954年間國共內戰背景下,顛沛流離的人們將這道滇菜──椒麻雞傳至泰北和緬甸。[5]在《雲南菜上桌—馬幫織女的爆香食冊》中,賀佳芬認為雲南菜和泰國菜的製作食料與調味完全不同,兩者呈現大相逕庭的風格。泰國菜使用大量的檸檬,雲南菜則偏好用醋。雲南菜常見的香料是薄荷、香柳、泡在油裡的大蒜,泰國則是用辣椒和生的蒜頭。泰國和雲南的交集是住在邊境的傣族(又稱擺夷族),傣族是泰國眾多民族其中一支,但傣族人的飲食僅出現在泰國北部極少數的地區,正統的泰國菜幾乎沒有擺夷菜餚的面貌,更不用說雲南菜了。 [6]

焦桐的《滇味到龍岡》,將椒麻雞視為出身於雲南的混血菜。在滇緬邊界一路向南遷徙的孤軍就是傳播飲食文化的群體,有著雲南口味的雛型隨著移動者越界至緬甸、泰國、越南,而逐漸演變成今日蘊含多樣族群和文化特色的菜餚。

泰、滇與臺灣飲食文化的交流

在臺灣的每家泰式餐館幾乎都有椒麻雞,而臺灣的泰國菜又似乎都與雲滇口味同時出現,不管餐點還是店家的名字皆屢試不爽。但唯獨在臺灣才能看到這樣的現象,形成這般面貌始於1970年代來自緬甸的一波遷移潮。

在移民研究中,常使用「推拉理論」(push-pull theory)來探討移民原因。遷移會發生在於原居地的推力或排斥力,以及遷入地的拉力或吸引力交互作用而成。緬甸官方於1963年開始實施「經濟國有化」政策,逐漸將所有民間經營的私人商店、企業收歸國有,外僑店家佔當時店家數目的75%,其畢生心血也遭受波及。而1964年無預警的三次廢鈔,1965年,政府又開始徵收外僑稅,同年官方禁止華文書報的出版發行;關閉所有華校,終止華文學習。全緬甸華校老師流離失所,緬華子女完全斷絕學習華文與中華文化的機會。

緬甸華人在受到緬甸政府不友善的迫害下,因而遠走他鄉,可將之視為造成遷移的推力。許多老一輩的緬華,認為華人子弟一定要學習正統的中華文化,而這條重要的路徑就是回臺灣。此外,1970年代的臺灣經濟正蓬勃發展,小型加工的代工工廠需要大量勞動力,工作機會非常多。而且當時臺灣政府的移民政策寬鬆,申請手續非常快速,很快就取得居留證,這些條件於是形成華僑遷徙的拉力。[7]

遷移行為並非僅是政治經濟等整體結構因素作用下的結果。當大量遷移者在移入國定居,遷移者的移民網絡即可能漸漸成形,形成跨境遷移不斷持續的進行甚至移入規模愈來愈大。移民在選擇遷移目的地時,也會受到移民網絡的影響。「網絡理論」(network theory)認為,移民傾向選擇有同胞及親朋好友作為落腳處,並充分利用早期開路先鋒所建立的跨國人際聯繫(interpersonal ties),來降低遷移成本和風險。網絡關係就像移民本身的社會資本,移民可透過這關係獲得海外工作的機會,而且在社會網絡的幫助下,會更加有意願的進行遷移。[8]

緬甸華人普遍以全家移民的方式來臺,在依親模式下,親友們分批聚居在新北市中和市南勢角華新街一帶。當時的南勢角地區,房價和租金便宜、交通與生活機能便利,且家庭代工廠如雨後春筍般成立,更吸引緬甸華人在此群居。隨著匯聚在中和華新街的緬華愈來愈多,一部分的人以開立緬甸餐飲小吃店為起步,一手道地風味的緬甸廚藝,讓思鄉緬華得以一解鄉愁。一群人沿襲緬甸的文化特質,習慣說緬語、吃緬甸食物,逐漸形成緬華族裔的經濟社群。

除了70年代後幾波遷移至華新街的緬甸華僑,50年代隨著國軍移防至臺灣的雲南人分布在桃園龍潭、中壢龍岡以及南投的清境農場。這批人緬甸華僑多數是雲南漢人或擺夷族,仍維持華人、雲南人或擺夷人的飲食習慣。有些華僑以及移民離開族裔社群尋求工作機會,因為不平等的機會結構讓移民較難進入主流社會,所以大多選擇累積足夠資本後自行創業,以經營家鄉味飲食店來謀生。到其他城市開餐廳維持生計,不太可能賣臺灣消費者陌生的緬甸菜,因而轉而販售紅遍全球的泰國菜。他們家族的多次遷移歷史,反映在混雜滇味菜色、融入泰國餐廳的菜單裡,於是椒麻雞、大薄片和綠咖哩便在臺灣成了一家親。[9]

飲食與族群意識

在消費文化的地理學研究中,食物是重要的討論議題。隨著移民遷移流動,「食物與飲食習慣」的「道地」或「不道地」皆提供了在地社會與跨國文化分析相當好的切入點。[10]王志弘在研究臺北都會區的東南亞風味餐廳時,指出由東南亞來臺華人與東南亞配偶所開設的餐廳,呈現兩種不同但又時糾葛的「道地」,這其中有一種是「認同邊界鞏固的道地」,通過飲食消費的身體實踐來鞏固族裔認同,塑造我群意識的邊界,其主要顧客同是來自東南亞的移民或移工,東南亞餐廳不僅提供傳統家鄉味,也作為一個聯繫移民或移工的場所,特別是朋友之間面會交誼的功能。

家鄉飲食不僅是緬懷與劃界,也是來自東南亞華人或移民的謀生管道。另一種「道地」則是有著南洋異國符號的餐廳經營者,為求生存而改變經營型態,因為販售「道地」的餐飲不一定是最佳選項。由於餐廳的主要客群為臺灣人,經營者得將異國飲食口味在地化,但仍以「道地」作為商品差異化的修辭,標榜異國美食。[11]


看得見的、具體的菜餚是物質文化的一部分,以椒麻雞為出發點,探討它在臺灣成為「泰式」文化背後的歷史和社會脈絡時,我深刻理解飲食文化的流動特質,若一味定義「正統」和「道地」的內容,反而會忽視飲食在跨界過程中口味的適應、合璧和創新。流動的不僅有物質文化,還有看不見的飲食觀念和文化價值,也在跨越疆域之際展示出族裔身分和認同的意義。

延伸閱讀

註解

  1. 鄭南,〈地緣區域視野下的東南亞飲食文化考察〉,收於蒲慕州編《飲食傳播與文化交流》(臺北市: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2009),頁302-303、277、305。
  2. 洪光明,《跟著美食去旅行》(新北市:幸福文化出版,2010),頁118。
  3. 洪光明,《跟著美食去旅行》(新北市:幸福文化出版,2010),頁121。
  4. 焦桐,《滇味到龍岡》(臺北市:二魚文化,2013),頁102-103。
  5. 焦桐,《滇味到龍岡》(臺北市:二魚文化,2013),頁101。
  6. 賀佳芬,《雲南菜上桌—馬幫織女的爆香食冊》(臺北市:本事文化,2014),頁12。
  7. 游惠晴,(2009)。中和華新街緬華族裔經濟社區形成與發展之研究。台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碩士論文。
  8. Stalker, Peter,(2002)《國際遷徒與移民:解讀「離國出走」》(International Migration,蔡繼光譯)。台北市:書林),頁63。
  9. 賀佳芬,《雲南菜上桌—馬幫織女的爆香食冊》(臺北市:本事文化,2014),頁13。
  10. 遲恒昌,(2009)。道地?泰國餐廳在台北的食物地理學。文化研究月報(89).
  11. 王志弘,(2008)。族裔—文化經濟、謀生策略與認同協商: 臺北都會區東南亞風味餐飲店個案研究。 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學報 39, 1-44。

本文經GeogDaily地理眼獨家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企業勢必需要明確轉型策略,搭配適合的雲端工具作為入場券,一來降低數位化門檻、二來減少摸索資源的浪費。

打造敏捷開發流程、加速前後端工程師的協作效率,是許多企業在面臨疫情之後,認為亟需將彈性元素納入為企業文化當中。雲端運算服務領導業者 AWS 台灣,觀察到前端工程師主要負責處理最貼近用戶的 Web、行動應用程式,但他們往往需要與後端團隊合作過程,遭遇耗費大量討論時間,才能處理使用者介面事項。

為了降低前後端的溝通成本,有些前端工程師在掌握介面管理能力之後,開始橫跨到後端的伺服器、資料庫開發經驗,甚至進一步培養技能,成為能負責測試、安全、效能多面向的全端工程師。

有的人會透過 Side Project(利用業餘時間開發有興趣的專案)或參加 Hackathon(黑客松)方式,運用 AWS 雲端工具嘗試自行擴展後端,並建立簡單易用的工具程式。究竟,AWS 平台提供哪些資源幫助前端工程師擴展更多元的技能樹?

掌握入門教學!前端工程師如何將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

前端工程師運用 AWS Amplify,快速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

事實上,AWS 的入門課程指出,運用 AWS Amplify 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及服務集,只需五個學習歷程,包含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初始化本機應用程式、新增身份驗證、新增 API 和資料庫、新增儲存體。如果想快速了解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的方法及示範教學,本文節錄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內容,幫助前端工程師更快掌握重點。

首先,何謂 AWS Amplify?AWS Amplify 是一項全托管 Front-End Web & Mobile 服務,採取無伺服器模式,在後端建立、部署和託管單一頁面 Web 應用程式或靜態網站的 Git 型 CI/CD 工作流程,加速開發過程直接整合其他 AWS 服務。舉例來說,像是整合封裝好的 Library 資源、或運用一些 Components UI 軟體去配置後端,以及利用 Admin 的 UI 做資源上的管理。

打造第一個你在 AWS 上的應用程式

AWS Amplify加速Develop、Deliver 與 Manage流程

AWS Amplify 主要優勢展現在三大項工作階段,分別是 Develop、Deliver 和 Manage。Develop 部分可利用 CLI(Command-Line Interface)或 Admin UI 設定後端,使用 GraphQL 或 REST API 設定也是可行的,進而快速建構一個前後端專案。此外,開發者還能搭配 AWS 其他服務,例如使用 AWS Authentication 全托管認證服務,或 DataStore、Storage 等多項 Feature Categories。

到了 Deliver 階段,若是要透過 AWS Amplify 執行 Web Hosting 任務,可拆解出三個流程。首先是將 Repository 與 AWS Amplify 進行連結,這邊可整合 Amplify Console 提供的支援資源包含 Github、Bit Bucket、Gitlab、以及 AWS 的程式碼代管工具 AWS CodeCommit。一旦連結以後,開發者可透過自己的 Configuration,决定在各個不同的 Build 要執行什麽樣的指令,最後再透過 Deploy 方式,幫助工程師進行前端的 Hosting。

在最後一個 Manage 階段,開發者則可利用 AWS Amplify 的 Admin UI,以開啓瀏覽器方式,透過視覺化介面統一管理資源。例如在 Admin UI 介面左側選單,涵蓋 Content、User Management 的區塊,讓參與專案但沒有 AWS Console 權限的使用者,可利用 E-mail 方式邀請使用者進到 Admin UI,進行一些設定或觀看其他相關資源;甚至在 Set Up 區塊還有相關選項,例如要針對 Data Modeling 或 APP User 做權限管理,以及可連結到 AWS 其他服務。

透過 AWS 增加你的雲端技能 在組織發揮你的影響力

運用開放資源 AWS Amplify Framework,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還介紹到另一個 AWS 提供的開放資源 Amplify Framework,一樣可利用 Amplify CLI 的方式,配置 Web 和行動應用程式的前後端,以及開發者需要用到的服務,讓應用程式更易於構建,並獲得安全、高性能的使用體驗。

Amplify CLI 一樣有支援多個不同 Category,例如較常使用的幾個 Comment Line,像是Amplify Init 指令做初始化或創建幾個不同資源;或是 Amplify Status 指令,隨時在開發過程查看各個 Category 狀態;甚至專案結束後,可利用 Amplify Delete 直接把 Amplify 所創建的資源做一次性删除。另外也可透過 AWS Amplify Client 利用比較抽象化方式,讓開發者直接利用 Component 實現想要完成的項目。

實際示範給你看,設定 React 程式可以如此簡單

假設前端工程師現在要快速部署一項有驗證功能(Authentication)還要搭配 Rest API、GraphQL、Analytics 等服務的應用,如何快速設定 React 程式?在 AWS QUICKSTART 的學習資源後半段,有詳細說明要啟動這類型專案的操作方法。

開發者可以先利用 AWS Lambda Function 結合 Amazon API Gateway 方式,創建出一個 Rest API,到了 Authentication 階段,則使用到 AWS Cognito 的服務,接著針對 GraphQL 需求,可利用 AWS AppSync 服務,以及最後如果有 Analytics 的需求,也可以串聯 Amazon Pinpoint 工具。Amazon Pinpoint 是一項彈性而可以擴展的行銷通訊服務,開發人員可利用 Amazon Pinpoint API 追蹤 Web 使用者的行爲,或是針對 APP 推送、電子郵件、簡訊點擊行為蒐集到具體的資訊。

在這整套流程示範之後,值得特別強調的是,AWS AppSync 是一項全托管的服務,能及時更新,甚至在使用者離線時仍可以持續去創建和修改數據。一旦設備連上線之後,這項應用程式就可重新連線,並接到後端同步數據,達成彈性、自動化擴展或減縮各式 API 的請求。

AWS 最後強調,Amplify 是相當適合建構出一個靜態 Web、Apps 服務模式,例如說像是打造部落格,或者是一項 APP 內的代辦事項應用等;加上 Amplify 具全托管服務特色,可串聯上述 AWS 在雲端所提供的資源,都能在部署過程加以整合,加速開發流程及效率,並且有效節省開發資源。如果想用低門檻的雲端解決方案,其實前端工程師是能在開發流程更靈活配置資源,甚至為公司的商業、服務模式挖掘出創新價值。

填寫表單諮詢專人 快速在 AWS 找到適合你的快速上雲服務與工具!

了解更多:AWS 開發者系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