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一百片拼途(五):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台灣的孩子

未來的一百片拼途(五):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台灣的孩子
Photo Credit: 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我覺得,跟老師的相處方式,在對孩子的態度上學習到最多。」小巫指出,我們總是會對孩子有較大的耐性,較能看見孩子的需求;然而,我們也應該要以相同的標準面對其他老師。唯有「同理」對方,才能了解對方的需求與難處,才得以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合作方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思皓

假日的藍晒圖不愧是「網美聖地」,遊客紛沓而至。與平常不同的是,在一間間各具特色的房屋叢林間,一台更為獨特的貨車隱身其中,靜靜地向大家訴說這塊土地上的故事。

很快地,這是Teach For Taiwan年度企劃「未來的一百片拼途」第五場「街頭故事棧」。在難得不下雨的夏日午後,聚集了來自台灣各地的好朋友,一同在廣場中間聆聽第一屆校友巫家蕙(小巫)與第三屆校友游芷筠分享「教師支持的拼途:延續偏鄉的教育熱忱」的故事。

偏鄉是台灣最柔軟的一塊

大學時期的芷筠,在競爭激烈的學業環境中感到挫折與茫然,於是積極向外嘗試不同的事物,如至新創的社會企業中實習等。除此之外,影響他最大——以至於加入TFT當老師——的經歷,大概就是至澎湖帶偏鄉服務隊的過程吧。

在那裡,芷筠認識了一個女孩。與他聊到未來與夢想時,女孩希望自己可以考上高雄女中。在芷筠聽完、準備說出鼓勵的話以前,女孩卻接著說:「可是我住在偏鄉,應該考不上吧!」女孩的回答讓芷筠感到震撼,「怎麼大人口中的偏鄉,成為框住孩子未來的原因?」因此,這個問題成為他投入偏鄉教育的關鍵。

「我覺得偏鄉是台灣最柔軟的一塊。」小巫拿起麥克風後的第一句如此說道。在他眼裡的偏鄉孩子是樂天的,在相對不如都市孩子被大家所重視與保護下,甚至是逆來順受的。身為一名擁有許多幸運的青年,小巫認為自己應該肩負起社會責任,「我覺得哪裡的孩子都是台灣的孩子,我不想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基於各自對偏鄉的經驗詮釋,沒有教育背景的小巫與芷筠皆踏上了教育的旅途,成為一名小學老師,以自己的能力及特質,關心台灣的教育不平等問題。

「就交給你囉!」

我們偶爾在媒體上看見「失職教師」的報導,便急於批評與責罵這些老師;然而,小巫與芷筠皆表示,當他們進到教學現場後,才知道一名老師的壓力有多大。

「我以前認為當老師非常容易,不就是在台上教著我非常熟悉的英文嗎?」芷筠回憶,剛踏進教室時,他請同學拿出三種顏色的筆。原先以為只需要一分鐘的事情,卻在孩子分心、吵鬧,必須讓他一一「拜託」的情況下,拖了將近十分鐘才完成,「諸如此類的事情不斷發生後,對老師的心理產生很大的壓力。」

除了課堂內,一名老師必須做更多課堂外的事。兩年TFT計畫結束後,小巫到另一所小學擔任全校唯一的英語老師,任何有關英語的活動或行政都由他一手包辦,其他老師便會對他說:「就交給你囉!」然而,一個人是難以完成這些任務的,這讓小巫感受到無比的壓力。

芷筠也有相似的經驗,「老師們可能都有自己的事,就不會想主動參與到別人的計畫裡。」因此,芷筠在請求其他老師幫忙前,會先將活動完整規畫好,明確指出任務內容,讓老師能花最短時間與最小成本,協助活動的進行。

「其實我覺得,跟老師的相處方式,在對孩子的態度上學習到最多。」小巫指出,我們總是會對孩子有較大的耐性,較能看見孩子的需求;然而,我們也應該要以相同的標準面對其他老師。唯有「同理」對方,才能了解對方的需求與難處,才得以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合作方式。

「我真的是一個好老師嗎?」

小巫提及自己曾遇過一名學生,因學習成就較低而失去學習動機後,作業開始不寫、上課開始發呆等。小巫深入了解後,發現孩子的生活條件並不穩定,使他的情緒控管能力也較差,甚至出現一些自殘行為。於是他與導師討論,發現導師早已知情,卻陷於不知該如何幫助這名孩子的窘境裡。因此小巫積極向外尋求諮商資源的協助,與導師及家長合作後,孩子的問題終於慢慢減輕。

之後,小巫也時常與這名導師溝通合作,「這位導師在兩年的途中也給了我很多支持,我在班上做新的嘗試的時候,他非常願意聆聽我的想法並且給我建議,陪我做很多新的挑戰。」他憶及自己離開學校前,那名導師向他說了一句讓他很感動的話:「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怎麼帶這個班!」

「一個老師很難解決孩子的問題。」芷筠想起一名二年級的孩子。較為過動的他,遇到不太設計活動的「講述型」老師時,便會時常「暴走」,因而挑起老師的脾氣,使課堂中斷。一名老師受不了這樣的情況後,請芷筠觀課幫忙。

「我發現你的應對姿態是非常和諧的。」那名老師看見,當芷筠面對孩子的情緒時,不以大聲吼罵相對,而是耐心地詢問孩子的感覺,慢慢平復他的心情。然而,芷筠同樣也有無法抑制自己情緒的時候。

在六年級班上,面對底下學生對他罵髒話時,芷筠說:「這讓我很衝擊也很痛苦。」然而,他卻看見其他老師在同樣的情況下依舊心平氣和,蹲在一旁聽孩子說話,用最溫柔的態度處理孩子的惡言。「他不用言語告訴我,他已經用行動支持我了。」芷筠在過程中學習到如何放下自己的情緒。

「我真的是一個好老師嗎?」這是一名芷筠很佩服的老師對自己的懷疑。即使再認真、用心的老師,獨自面對挑戰時仍會感到無力;此時,唯有老師間互助合作,才能帶給孩子更好的學習環境,營造更好的校園氛圍。

FullSizeRender_3
Photo Credit: 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提供
支持老師便是支持學生

教育學家杜威(John Dewey)說:「教育不是為了生活做準備,教育就是生活本身。」累積三年的教學現場看見後,小巫持著這樣的信念,創立了「ThereforEd因為所以教育協會」,希望讓每個孩子都有能力向世界說出屬於自己的故事,讓世界更看見台灣。

在「教材大眾化」後,許多課程內容離偏鄉孩子的生活經驗是很遙遠的,使老師必須撥出額外的時間將課本內的知識與他們的生活連結,工作負擔因而加重。故小巫想透過發展「永續的偏鄉英語課程」,帶領現場老師腦力激盪,設計思考出在地化的課程,讓有與相似條件的偏鄉學校建立教師共備社區,協助老師的教學。

今年結束兩年計畫的芷筠決定再續留原學校一年,看見更多孩子的改變,「是孩子的改變讓我有成就感,想一直做下去!」此外,也想在這一年間,透過在課餘空堂、研習休息時與更多老師聊天,了解他們的困難,進而為「教師支持」的實踐做準備。

未來,芷筠計畫到企業的CSR(企業社會責任)部門,協助企業整合資源,挹注至偏鄉教育中真正有需求的領域,「因為專業的不同,許多企業想關心偏鄉教育卻不得其門而入。」透過資源、資訊的分享,或是研習、諮商等機會,讓老師能被更多人支持。

「大家都要我們同理孩子,那誰來同理我們呢?」這或許是許多老師心底深處的吶喊。當老師撐不下去時,受害的便是每一個學生;學生受害後,老師便更不被諒解。可能未來不再擔任老師的小巫與芷筠,卻成了改變這個負向循環的領導者,以各種方式同理並支持老師,讓整個教育環境變得更好,影響更多孩子的生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