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一百片拼途(六):把「沒有經驗」視為禮物,才有重新想像教育的機會

未來的一百片拼途(六):把「沒有經驗」視為禮物,才有重新想像教育的機會
Photo Credit: 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把這個『沒有經驗』視為『禮物』。」胡茵走向實驗教育的初衷便是希望有個「重新想像教育的機會」,即使一切必須從零開始,必須歷經許多前所未見的關卡,但他仍認為:「正因為沒有經驗,我才會更努力的學習,想把它做的更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思皓

高雄港邊的棧貳庫或許是躲避豔陽的最佳去處,滿滿人潮在兩層樓的空間裡漲退,穿行而過也得費盡功夫。順著樓梯而上,斗大的「街頭故事棧」五字高掛,Teach For Taiwan在二樓深處營業中。

今年暑假巡迴台灣的最後一站,請到了三位在雲林拯民國小服務的TFT第二屆校友胡茵、宋婉榕及李科賢短講。在他們一句接一句的默契中不難猜到,本次主題為「領導學校的拼途:打造優質的教育團隊」。

「沒有經驗」是一種禮物

進入TFT計畫第二年後,老師們便會開始發想如何發揮長期影響力。時間回到一年多前,幾位TFT第二屆老師在面臨生涯抉擇下,因緣際會認識了KIST,發現其理念與自己的價值是相符的,便加入KIST拯民國小草創團隊。

那年暑假,大家白天驅車至拯民國小【註】打掃舊教室,晚上行政人員再留下繼續討論學校規劃。婉榕憶及當時的艱辛:「那是一個很需要被整理的環境,我們每個人在那段時間都得了皮膚病。」然而,當大家看見學校一步一步成為心中想像的樣子,聽見開學時孩子「哇!」的驚呼聲時,科賢欣慰道:「當孩子看見改變後,他就會對學習有了新的期望。所以那一刻,再多的辛苦好像都瞬間不見了。」

然而,建校之後的挑戰才正要開始。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教育團隊,難免被人質疑「缺乏經驗」,實際上也的確成了這些老師需要跨越的門檻。

「在我當主任以前,招標是什麼我從來也沒聽過。」擔任總務主任的婉榕,面對陌生的領域難免感到害怕而卻步,但他不忘保有正向的思考模式,積極地向外學習與尋求協助,「因為TFT教會了我『做中學』,經驗都是做了就有的!」科賢也舉了某位校長的話:「不是等你很厲害才開始,而是開始了才變厲害。」

「我把這個『沒有經驗』視為『禮物』。」胡茵走向實驗教育的初衷便是希望有個「重新想像教育的機會」,即使一切必須從零開始,必須歷經許多前所未見的關卡,但他仍認為:「正因為沒有經驗,我才會更努力的學習,想把它做得更好。」

我們一起「在學校教」

一個好的團隊,會讓你想到那些關鍵詞呢?對三位老師而言,大概便是「支持」與「互助」吧!

兩年計畫中,每位老師總會遇到獨自一人無法解決的難題。科賢想起自己面臨學生喪親時,沒有輔導背景的他積極向其他老師與督導求助,共同陪伴孩子度過難關;婉榕則想到剛進去教學現場的自我懷疑,因有著許多夥伴的支持才得以肯定自己。

諸如此類的經驗,讓胡茵想起「雁群理論」,「為什麼一群雁子能飛得那麼遠、那麼整齊?是因為它是一個團隊,當其中一隻落單或飛不下去的時候,其他雁子便以翅膀製造氣流,產生支持與鼓舞的力量。」因此,拯民團隊十分注重互助合作,實踐「在學校教」的精神。

「在學校教」意即每位孩子都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如同一個「大家庭」般,每個老師都有權利與義務教導孩子,無論是不是導師或科任老師。於是,為了讓所有老師都能明瞭所有學生的狀況,大家會在放學後進行「教學反思會議」,分享每天發生的事,共同發想解決問題之道。

除了老師與學生外,教育不可或缺的角色還有「家長」。「當人跟人有了安全感後,才有好的關係與信任。」因此,每個孩子進到拯民時,家長必須與校長、主任及老師對談,了解孩子的需求;此外也有固定的「學校日」,邀請家長與各班導師溝通教學理念與方式等。「有了理解就能減少誤解。」某次親子露營活動便是由幾位家長主動發起,「他們看到老師的努力後,也想一起為孩子做點什麼。」

如同胡茵的比喻,一個好的團隊就像是一個「拔河隊」,隊友間不會爭鋒比較,而是齊心協力地向著同一方向拉,勇敢地為了目標奮鬥努力。

領導是「說為什麼」與「同理他人」的練習

TFT教師培訓中特別強調「領導力」的重要性。一個好的領導者不一定要是多偉大的人,而是一個願意帶著大家共同解決問題的人;然而,「帶動他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成為領導者之前,要先被領導。」科賢認為,我們被領導時,常常會覺得不被理解,也不懂為什麼要聽領導者的話;因此,當我們站上講台成為孩子的領導者時,更要同理孩子,並告訴孩子為什麼要這樣做。

對待家長亦然。胡茵想起自己帶親子共讀時,為了提升家長的參與程度,他在家長的通訊群組中公布許多家長的「優秀作品」,鼓勵家長們的表現,「在那之後,每個家長都卯起來寫,還寫滿整張A4!」

現在擔任學校的行政職務後,胡茵對於「領導老師」的感觸更多。「我覺得老師們就很像戰場上的戰士,而行政端就是軍火庫。」他認為老師間必須要有更多的溝通,了解彼此的想法與原因後,才得以同理對方並達成共識,「如果今天老師需要的是散彈槍,我卻給他小李飛刀的話,再多的資源也沒用。」

三位老師從領導學生到領導一個教育團隊,不停練習「說為什麼」與「同理他人」,只有在領導者與被領導者雙方都能敞開心胸地聆聽與溝通時,帶動他人才得以實現。

短講結束後,台下的觀眾舉起雙手在胸前轉動,以無聲的喝采代替掌聲,形成一幅奇怪、有趣卻又感動的景象。這是拯民團隊的習慣,在不打擾發言者的情況下給予支持與鼓勵的方式。

會後,一群TFT老師在一旁開心地聊著天,每人臉上的笑容讓人想起短講中不經意的一句話:「我們從來沒有吵架過,只有抱在一起哭過。」或許,便是這樣的氛圍,優質的教育團隊才得以誕生,教育不平等這個問題才更能夠被解決吧!

註釋:拯民國小為台灣三所KIST(KIPP Inspired School in Taiwan)學校之一。美國的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特許學校體系,以「努力學習、友善待人(Work hard, be nice.)」為校訓,在弱勢學區創立學校,發展兼具「學習力」與「品格力」的課程。在2014年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後,誠致教育基金會將此概念引入台灣,並於2017年成立三所公辦民營的KIST學校。(整理自KIST公辦民營學校官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