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青年的論述,完全忽視高雄長期被視為「邊陲」的本質問題

北漂青年的論述,完全忽視高雄長期被視為「邊陲」的本質問題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雄發展停滯」論調最大的問題,就是巧妙移除了國民黨治理高雄的責任,彷彿過去黨國體制並不在「歷史的現場」,問題好像是民進黨「長期」執政之後才發生,卻忽略了「重北輕南」工業化發展模式的根本因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如同傅柯的描述,南台灣一場名為「北漂青年」的瘋癲與文明的現象正在蔓延,不自覺的人正處在嘉年華會的亢奮情緒中,但走入這個虛擬情境後才發現裡面空蕩貧乏,充斥著謊言與仇恨堆疊的各項元素。

就社會建構的角度來看,一個社會現象的出現,必然擁有一些客觀的結構因素,以及人為的主觀認知。前者包括歷史的脈絡、政經發展的路徑以及社會轉型的條件,後者則是涉及意義與符號的賦予。傅柯認為,一樣是瘋癲的「既予事實」,卻在人類文明發展的階段出現不同的行為特質與內容,究竟是上帝的禮物、囚犯的監禁或是科學的研究對象,端賴權力和話語權的解讀。在同樣的語境下,城市的客觀存在,也在不同的政經脈絡中存在不同的定義。

高雄自然也是如此。

一個城市的特質,絕對於前述的客觀結構因素密切相關,同時也鑲嵌在歷史的宏觀情境中,如果不能走進這個時空脈絡進行詮釋,那麼只是粗暴的剪輯與政治加工,本質空無一物。

就發展社會學的角度觀察,高雄始終在台灣政經發展中扮演附屬或替代的角色,在內在殖民的過程中,一直是統治與經濟現代論者遂行宰治或剝削的「邊陲」。

在明鄭與清朝治理時期,高雄只是府城的邊陲區域,大致扮演農業生產的功能。清末與日治時期,台灣的政經中心漸漸北移,隨著台北成為政經中心之後,高雄的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與港區條件,成為殖民政府南進政策下的重工業與軍事基地,左營軍港與岡山飛行場都留下了歷史見證。

國民政府來台之後,大致延續日治時期的現代化邏輯與城市定位,持續將讓高雄發展成為台灣石化、鋼鐵廢五金產業等重工業的群聚之地,即便擁有設立了全台第一個加工出口區與全台第二大城市美名,但是在高耗能與高污染的產業發展性質下,高雄的生活機能始終難以和台北相較,空氣污染、水資源以、工薪資結構始終是港都人的夢魘。

在高雄人壓抑心中,始終認為自己是台灣的二流公民,這種長期累積下來的相對剝奪感情緒成為社會反抗的動力來源,美麗島事件讓高雄成為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重要象徵,然而,在藍綠心中「高雄/美麗島」自然有不同的符號內容,一個是猶如攻佔巴士底打倒威權的圖騰,美麗島與律師世代日後都成為民進黨的權力核心;另一個則是開啟權力中心與社會秩序解體的潘朵拉盒子,無法直視卻又隱忍不發,因為這是一個難以正面詮釋的議題,所以只好在態度上選擇性的噤聲缺席。

民進黨在執政後逐步轉換城市角色與功能,在地人說謝長廷做了基礎建設,陳菊強化了城市景觀,有了清澈的愛河、輕軌、捷運、展覽館、綠能圖書館、駁二藝文特區與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後,高雄人雖然擁有的城市認同感,經濟產業型態也正在轉型中,但也很難改變長期以來「重北輕南」與工業化的發展模式,北上求學工作與人口外移仍是高雄的日常,人口數終於在去年被台中以後起之秀的姿態超越。

高雄鐵路地下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此背景下「北漂青年」成為韓國瑜陣營競選的主要核心論述,背後的訴求非常簡單:「高雄停滯、發展落後、人口出走、返鄉投票、教訓民進黨、建設新高雄」,伴隨流行音樂的主旋律以及新媒體的擴散效應後逐漸發酵。然而,這個文宣就是去歷史的嫁接作法,同時瀰漫天龍國的霸權意識與優越心態。

一方面將中國內部的複雜三差問題(所得、城鄉、區域)一股腦糊塗地填充在台灣身上,豈不知這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權貴資本主義、戶籍制度與傾斜式策略下的後遺症,其發展型態不僅符合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理論的「中心-半邊陲-邊陲」內部殖民的內容,也是過去黨國體制在台灣進行剝削的現代化過程。高雄過去的地位不正是如此?

另一方面這樣的論調巧妙移除了國民黨治理高雄的責任,彷彿過去黨國體制並不在「歷史的現場」:高雄的問題好像民進黨「長期」執政之後才發生,國民黨以一個「中性局外人」立場切入這場選戰,訴求「掌權者應該被教訓」、「候選人必須要承擔」。至於如何讓高雄再生?韓國瑜天馬行空講些蓋賭場、摩鐵摩天輪、太平島挖石油的支票,雖然以國際觀光產業作為行銷重點,但說穿了就是把「高雄澳門化」或升級成為新型權貴資本主義,這也是中國夢的高雄在地化的翻版。

這種掠奪模式,黨國過去在台灣搞過60年,中國正在以「新時代」為名暢行中。搞了半天,北漂本是這種制度結構的的「結果」,在國民黨與韓國瑜的口中卻成了高雄停滯的「原因」,豈不是導果為因邏輯錯亂嗎?

諷刺的是,昔日權力者非但選擇道德缺席的角色,反倒以進步價值的假面貌躍上公民社會的舞台,反客為主扮演「解放者」與「救世主」的形象,這就是最廉價的形象轉換與倒果為因的邏輯謬誤;這樣的心態,可從韓國瑜與吳敦義「北漂青年返鄉投票」、「我來陪睡」與「愛河是我整治有成」的語境中得到解釋。在民粹浪潮與中國網軍的反串操作下,從眾者不明究理隨之起舞,藍媒以為撿到墨寶大力放送,當事人以為自己的網路聲勢如入無人之境,儼然「自我預言實現」即將成真,高雄就要翻盤…….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高雄人與旁觀者是否應該理性看待上演中的「北漂青年」現象,思考是否讓這般發展圖像成為未來的真實人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張宇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