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東印度公司昏昏欲睡,經濟中心迅速從麻六甲、巴達維亞轉移到加爾各答

荷蘭東印度公司昏昏欲睡,經濟中心迅速從麻六甲、巴達維亞轉移到加爾各答
Photo Credit:  Victorcouto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8世紀初起,荷蘭龐大的商業機器開始運轉失靈。有人把這歸罪於東印度公司職員日益嚴重的營私舞弊。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辦事員」在這方面比荷蘭人有過之無不及,但這並不妨礙英國公司在1760年前後躍居首位。

文:費爾南.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

麻六甲早期的繁榮

地理位置對麻六甲的興盛起了促進作用。麻六甲瀕臨海峽一側(海峽以城市而得名),地形十分有利,扼守連接印度洋和太平洋陸緣海的海上通道。狹長的馬來半島(今天築有良好的公路,騎自行車也能迅速通過)從前僅在克拉地峽一帶有簡陋的土路通行,路與路之間則是野獸出沒的叢林。半島環行航線開闢後,麻六甲海峽的價值更見重要。

麻六甲建在土地「鬆軟」、「泥濘」的一個小山丘上(「一鍬就能挖出水來」),一條清澈的河流把它分割成兩部份,船隻可在河岸停泊。這座城市與其說是真正的港口,不如說是個錨地和避風口:,大帆船都在城市對面葡萄牙人命名為石島和船島的兩個小島之間下錨。船島「不如阿姆斯特丹市政廳所在的廣場大」。然而,另一位旅行者指出,船隻「一年四季均可在麻六甲靠岸,是為果亞、科欽或蘇拉特港所不及……」唯一的障礙是海峽的潮汐,通常「從東方漲起,在西方降落」。這麼多優點好像還嫌不夠,麻六甲不僅與兩大洋相接,而且處於西方的印度洋季風帶與南方和東方的信風帶這兩大氣流區的交匯點。更加幸運的是,赤道無風帶隨著太陽的運動時而向北,時而向南移動,相當長時間停留在麻六甲海域(北緯2度30分),使船隻得以先後自由進入南方和東方的信風帶與印度洋季風帶。索納拉讚嘆地說:「在這得天獨厚之國,四季常春。」

南洋群島當然還有自然條件優越的其他地點,如巽他海峽。室利佛逝王朝和麻喏巴歇王朝的興盛表明,從蘇門答臘東海岸,甚至更往東從爪哇出發,也同樣可以控制海上通道。1522年1月,麥哲倫在菲律賓去世,探險隊船隻返航途中在帝汶島附近穿過巽他群島南行,進入東南信風帶。德雷克1580年作環球航行時也循同一條路線抵達南洋群島的南側。

麻六甲的興起誠然可用地理原因作解釋,但從當地經濟和從亞洲經濟的角度來看,歷史也發揮了很大的推動作用。這座新興城市把鄰近海岸的馬來水手吸引過來,並在某種程度上把他們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這些水手以沿海航行和捕魚,更以海上搶劫為生。麻六甲一舉兩得,既使海峽不再受他們的騷擾,又為自己增添了小型載貨帆船、勞動力、船員乃至它需要的戰艦。至於為遠程貿易必需的大帆船,它可從爪哇和勃固得到。例如,麻六甲蘇丹(他十分關心貿易,並在其中佔很大分額)出資組織一支遠航麥加的船隊謀利,就在上述地點購買船隻。

這座城市的迅速發展很快就產生了問題:它靠什麼養活自己?麻六甲背靠的半島多山;林木繁茂,錫礦蘊藏豐富,卻不宜糧食種植,除沿海漁產外,沒有別的食物來源。它因此必須依賴生產和出售大米的暹羅和爪哇。暹羅是個尚武好鬥、不易對付的國家,麻喏巴歇帝國雖然衰老,但尚未滅亡,依舊統治著爪哇島。如果麻六甲不是在1409年向中國輸誠納貢,暹羅和爪哇無疑會一口吞掉這個因地方政治的偶然機遇而誕生的小城市。中國的保護直到15世紀30年代始終有效,在這期間,麻喏巴歇帝國已自行解體,從而使麻六甲得以倖存。

麻六甲城異乎尋常的幸運也還是印度與中國會合的產物。中國在南洋群島和印度洋推行令人驚訝的海上擴張,歷時30多年時間,印度所起的作用更大,也更早。16世紀末,在德里蘇丹統治的穆斯林印度的推動下,原籍孟加拉、科羅曼德和古吉拉特的印度商人及運輸業主大力向外發展,同時積極展開傳教活動。8世紀阿拉伯航海家在南洋群島傳播伊斯蘭教的未竟事業,終於在幾百年以後由印度商人借貿易之便完成了。沿海各城市陸續接受了伊斯蘭教。於1414年皈依真主的麻六甲獲此天賜良機,經商傳教從此攜手並進。此外,麻喏巴歇王朝之所以逐漸解體,不再成為危險,正是因為其沿海城市改奉伊斯蘭教,而爪哇內地及其他島嶼仍舊信仰印度教。穆斯林秩序的擴張其實只能及南洋群島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人口。有些島嶼依舊排斥伊斯蘭教,如峇里島今天仍是絕妙的印度教博物館。在遙遠的摩鹿加群島,伊斯蘭的傳教活動進展並不順利;葡萄牙人日後驚奇地發現,島民名義上是穆斯林,對基督教卻毫無敵意。

但是,麻六甲的崛起直接淵源於印度的商業擴張。原因不言自明:印度商人給蘇門答臘和爪哇帶來了胡椒樹這份厚禮。從接觸麻六甲貿易的地點開始,市場經濟到處在取代一種以自給自足為特徵的仍處於原始狀態的生活,一名葡萄牙編年史家在談到摩鹿加島居民的過去時說:「他們很少關心播種、種植,好像生活在太古時代,每天早晨,他們從大海和森林取得他們一天所需的食物。他們以劫掠為生,不會利用八角茴香謀利,也沒有人向他們收購。」自從摩鹿加群島被納入商業網內,島上陸續開闢了種植園,麻六甲與生產香料的各島嶼建立定期聯繫。科羅曼德的印度商人尼納.蘇里亞.德瓦每年派八條帆船到摩鹿加群島收購八角茴香,到班達群島收購肉豆蔻。這些島嶼種植單一作物後,全靠爪哇帆船運來的大米為生。爪哇帆船遠航直達太平洋中心的馬里亞納群島。

伊斯蘭擴張可見起著組織的作用。麻六甲、蒂多雷、特納提以及後來的望加錫紛紛建立了「蘇丹國」。最有趣的是形成了一種為經商必須的通用語言。該語言源自麻六甲這個大商埠普遍使用的馬來語,一名葡萄牙編年史家說在南洋群島及其「內海」,「使用的語言多若牛毛,相鄰的兩地居民也彼此說不通。如今各島通行了馬來語,大多數人都能說能用,就像歐洲使用拉丁語一樣」。人們因此不必奇怪,麥哲倫探險隊帶回歐洲的摩鹿加詞彙表上的450個單詞都是馬來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