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一):Nordhaus和環境經濟學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一):Nordhaus和環境經濟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者是William Nordhaus和Paul Romer。這篇文章先來帶大家認識Nordhaus的貢獻。1970年代,自然科學界逐漸注意到全球暖化的議題,但經濟學界鮮少有學者注意此議題,Nordhaus在當時便將經濟模型和環境及氣候變遷相結合,成為此領域的研究先驅者。

文:番茄

諾貝爾經濟獎從1969年設立以來,2018年剛好邁入第50個年度,委員會宣佈今年的得獎者是William Nordhaus和Paul Romer,表彰兩位經濟學家融合氣候變遷(Nordhaus)、科技創新(Romer)與長期總體經濟分析的貢獻。

兩位經濟學家雖然看似研究領域略有不同,卻有許多類似之處,Nordhaus和Romer兩人的研究都和全球及長期總體經濟分析有所關聯,理論也都是奠基於Robert Solow的經濟成長模型,其中Nordhaus納入環境因素作為延伸。他們的研究也反映政府在市場失靈(market failures)時所需要扮演的角色,以及如何解決外部性(externalities)的問題。

白經濟接下來會以兩篇文章,分別介紹兩位講者的研究貢獻,這一篇文章先來帶大家認識William Nordhaus。

關於Nordhaus的環境經濟學模型

Nordhaus在耶魯完成學士,緊接著就讀麻省理工經濟學博士,在Robert Solow(1987年諾獎得主)的指導之下完成論文,1973年博士畢業後便回到母校耶魯大學任教至今。在1970年代,自然科學界逐漸注意到二氧化碳排放和全球暖化的議題,但經濟學界鮮少有學者注意此議題,Nordhaus在當時便將經濟模型和環境及氣候變遷相結合,成為此領域的研究先驅者。

在Nordhaus的研究模型中,是從他的博士指導教授Solow的成長模型作為基準,將全球暖化的溢出效果(spillover effects)納入模型討論。另外,由於Solow的模型原始框架中,沒有考慮經濟持續增長上的任何限制或障礙,Nordhaus則加入阻礙經濟持續增長的障礙,像是自然資源的有限性──人們無法無限制地利用天然資源。

在1970年代中後期時,Nordhaus創出 「臨時模型」(Provisional Model),借鏡許多其他自然領域的研究,但當時這些研究並未從社會科學的角度出發,剖析像是消費者和生產者在氣候變化扮演何種角色,僅管此模型還未解釋氣候暖化和經濟損失的對應關係,但此模型也成為日後「整合評估模型」(Integrated Assessment Models, IAMs)的前身。

在「整合評估模型」中,主要可分為三大部分:

  1. 碳循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如何影響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
  2. 氣候: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濃度,如何影響進出地球能量的平衡,最後將如何改變全球的溫度。
  3. 經濟增長:不同的氣候政策(ex:稅收或碳信用額度[carbon credits]),如何影響經濟(ex:GDP)及其二氧化碳排放。

在1990年代中期,Nordhaus發展出DICE模型(Dynamic Integrated model of Climate and the Economy),也是他第一套的「整合評估模型」。模型探討地表的碳排放,如何改變大氣當中的碳排放濃度,接著又會如何影響全球暖化,最終對於經濟產業的損失影響為何,開啟了一套完整的敘述的數理模型建構。

隨後的RICE模型(Regional dynamic Integrated model of Climate and the Economy)進一步分析全球不同區域的情況,將世界分成美國、歐洲、俄國、中國等地,使得模型分析更加全面。在DICE和RICE的模型中,一項重要的創新是增加了一個計算全球溫度平均升高,應對所產生的經濟損失模型,使用 「由下而上」(Bottom-up)的方法,從個體角度出發,研究氣候變化如何影響農業、沿海地區、生物多樣性和人類健康的損害。

Nordhaus的環境研究與其政策含義

整合評估模型在目前也被應用至許多氣候政策的討論,「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至今也都使用Nordhaus開創的模型,作為環境跟經濟影響的評估。此外DICE和RICE的運算程序也可以在Excel內運作,讓研究人員方便操作和互相討論交換意見。

Nordhaus在2013年出版《The Climate Casino》一書,內容便是關於全球暖化,使用他們創建的DICE經濟模型,評估2070年時,成長攝氏2.5度的溫度,將會降低全球經濟產量的1.5%。書名使用「賭場」(Casino)一詞,指的是關於我們應該花多少成本來保護地球,免於受到這些低機率但可能是災難性事件的爭論。

而根據Nordhaus的研究,對溫室氣體排放引起的問題,最有效的補救措施是全球碳稅計劃,這也是根據Pigou的經典經濟理論,代表每個排放者應通過適當的稅或價格支付,來應對其排放溫室氣體所造成的社會外部成本。Nordhaus的DICE和RICE模型可以計算碳的社會成本,在2020和2030年的最佳碳稅(極大化經濟福利)分別為35.3和64美金/每公噸二氧化碳,但若是要將未來百年的增溫限制在攝氏2.5度,所需的碳稅各為229和351美金/每公噸二氧化碳,此值比極大化經濟福利的的碳稅要高5-7倍。

Nordhaus的其他貢獻

除了研究環境經濟學之外,Nordhaus也在政治經濟學有著很大的貢獻,他在1970年代中期的研究指出美國政治和商業循環(Political Business Cycles)的現象。由於政黨在意是否能取得執政或連任,而選民在意的是否有工作。政府為了降低失業率,執政黨便有意將通膨率提升,根據菲利浦曲線(Phillips curve),通膨和失業率的反向關係,也就是高/低通膨常伴隨著低/高失業率。因此在選舉前會採用高通膨的政策,選舉結束後又會採取撙節低通膨的政策,形成一個循環,因此Nordhause總結通膨的不穩定性是源自於選舉。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

網路搜尋「阿塔卡馬(Atacama)沙漠」,你會先看到這裡是世界上的最乾燥的地方,有驚人的落日美景,也有前衛的藝術作品。但是可能還沒有什麼人在談論的是,位在南美洲智利的這個沙漠,也是廢棄衣物的巨大墳場。

廢棄衣物的傷害,比你想像的還多

美國紡織品回收委員會(Council for Textile Recycling)曾經提出報告,指出自1999年開始,垃圾中的紡織品比例就不斷增加。到了2009年,已經比十年前高出40%左右。2015年,美國產出了約1135萬噸的紡織品垃圾,平均每人丟棄37公斤。台灣則有大約7萬2千噸的舊衣變成垃圾,換算下來約2億3千多萬件,平均每人丟了10件。

image3
伊萊克斯
 

人們可能以為,大部分廢棄的衣服都可以重複使用和回收,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所丟棄的廢棄紡織品,只有 1% 被回收製成新衣服,將近 73% 則會進入垃圾場,無論是焚化或掩埋這些紡織品,都會為環境帶來更多的傷害和污染。例如2016年,國際期刊《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指出,在深海中發現了長度五公釐以內的塑膠微粒,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塑膠微粒都來自於合成纖維衣物,包含聚酯纖維、尼龍和壓克力纖維等。另外根據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調查顯示,每年約有5.9萬噸的廢棄衣物被輾轉運送到智利,而其中的3.9萬噸,是直接被棄置於阿塔卡馬沙漠。龐大數量的廢棄舊衣,不只讓沙漠看起來如同垃圾場,也代表著大量的水資源浪費、碳排放增加,而衣物中的化學品,也讓它們跟塑膠一樣難以分解而且帶有毒性。

伊萊克斯注意到這個廢棄紡織品所帶來的大問題。身為精品家電領導品牌,尤其在護衣家電更是擁有多年的技術創新與研發經驗。秉持著對環境永續的責任感與能力,伊萊克斯展開了行動。

時尚,不需要犧牲環境

Josephine Bergqvist和Livia Schück是兩位來自瑞典的女性時裝設計師,在2017年,他們一起成立了時裝品牌Rave Review,希望將環計永續發展的概念,應用於時裝設計之中。在他們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大量的拼接、複合等形式,各種花樣、色彩和輪廓,不按牌理出牌卻又恰到好處的彼此呼應,這正是因為Rave Review堅持使用廢棄紡織品作為原料製作服裝。除了舊衣之外,不管是窗簾、沙發、棉被還是毛毯,都可以變成他們創作的材料,成為具備高級訂製服裝之質感,與環境永續精神的設計作品,完美詮釋了時尚也可以很環保的精神。Rave Review 現在已成為引領國際潮流,和再生永續並行的指標性品牌。他們的作品屢獲獎項,也曾登上《Vogue》、GucciFest 等重要時尚雜誌,美國時尚名媛Kylie Jenner ,和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國際影星Emma Watson ,都曾穿著Rave Review的服裝亮相。

image2
伊萊克斯
 

伊萊克斯為了證明舊衣服仍然有價值,並且啟發人們延長衣物使用壽命的想法,特別邀請 Rave Review,利用被廢棄在阿塔卡馬沙漠中的各種服裝進行改造,推出了風格強烈的系列作品。在向世界展示這些廢棄衣物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同時也點出了下一個世代的時尚新觀念——「衣物養護」。設計師Livia Schück 在受訪時便很明確的表示:「我們相信,未來的時尚,必然與現在不同。無論用什麼方式,我們都得開始改變。在時尚這一面向,好好的保養我們已有的物品,可能是最切實、最簡單的方法。」

衣物壽命加倍,環境影響減半

「伊萊克斯擬定了一項長程計畫,目標是希望能夠顯著減少人類活動對氣候的影響。尤其在衣物這一塊,作為服裝的護理專家,我們透過研發更先進的洗衣技術,讓消費者已有的衣服更耐用,並減少每一次清洗時,在水和能源上的消耗。」伊萊克斯照護體驗開發總監(Care Experience Development Director)Elisa Stabon 說道。伊萊克斯的目標,是在 2030 年時,可以使衣服的使用壽命增加一倍,並且將對環境影響減半。

image4
伊萊克斯
 

長期以來,伊萊克斯始終致力於透過更先進的洗衣和烘衣設備,做到節約用水並提高能源效率。 在2020 年底,伊萊克斯的努力受到了全球非營利組織原碳揭露計畫( CDP) 的認可,為全球前5%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企業領袖。展望未來,伊萊克斯希望能夠透過新技術的研發、洗滌觀念的傳達,來鼓勵消費者在每一次洗滌衣物的時候,都能做出對地球更好的選擇。例如伊萊克斯洗衣機中的自動劑量功能,精確投放並且優化清潔劑和柔軟劑的使用效率。再加上伊萊克斯的衣物蒸汽功能,可以讓紡織物變得柔軟、減少皺摺,進一步延長衣物使用的年限。而伊萊克斯的最新洗衣技術,提供使用者一個新的洗衣模式:在一小時內以 30 度的溫度,高效清潔衣物。同時做到降低能源消耗以及完善的衣物清潔保養,是忙碌的消費者最理想的選擇。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伊萊克斯集團永續發展事業歐洲區副總裁Vanessa Butani 表示。

最永續的精神,就是好好照顧我們已經擁有的衣物。根據伊萊克斯的研究報告指出,僅僅只是讓衣物的使用壽命延長 9 個月,就可以將氣候影響降低 20-30%。用更簡單的方式,也能將生活得出色精彩,和伊萊克斯一起努力,願真正美好、有益的物品,都能被長長久久的珍惜與使用。

瞭解更多:https://experience.electrolux.com/breakthepattern/en

本文章內容由「伊萊克斯」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