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榭塞荷《拇指姑娘》:翻轉「無能推定」、禮讚「第三種載體」

米榭塞荷《拇指姑娘》:翻轉「無能推定」、禮讚「第三種載體」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人資料如今已成為某種財富的來源,拇指姑娘──個體、顧客、公民──是否會冷眼看待國家、銀行、百貨公司⋯⋯將她的個人資料據為己有?這是一個政治、道德、法律問題,其解方將改變我們的歷史、文化前景。或許會因為第五權(「資料權」)的到來,而導致社會政治權力分配的重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米榭・塞荷(Michel Serres)

翻轉無能推定

公共或私有的大型機器──官僚體系、媒體、廣告、技術官僚、政治體系、大學、行政部門,甚至有時連科學也是⋯⋯──它們以古老的無能推定,對它們認定的傻瓜說話,將巨大的權力強加於他們身上,這些被當做傻瓜的人,名為大眾,他們飽受連串表演的輕鄙。無名的拇指世代活在一些他們認為有能力的同類身邊,而且,他們對自己不是那麼有自信,他們的聲音彌漫、擴散著,宣告這些瀕臨絕種還大言不慚的恐龍,對於新能力的出現一無所知。事情正是如此。

拇指姑娘作為一種代號,她是我說的學生、病患、工人、職員、被行政體系管轄的人、旅客、選民、老年人、青少年、兒童、消費者,簡言之,就是公共場所的無名人士,亦即我們過去所謂的公民。如果她在網路上事先查詢過相關的主題、待行的決策、發佈的資訊、美容養生⋯⋯她知道的會跟一位老師、校長、記者、公司負責人、大老闆、民選的政治人物(甚至總統)一樣或更多──這些人全都被捧上表演的頂峰,只關心自己的榮光。有多少腫瘤專家會承認,他們在乳癌患者的部落格上學到的比大學那幾年還多?自然史的專家再也無法不正視澳洲農民在線上發表關於蠍子習性的言論,或庇里牛斯山國家公園導覽員關於岩羚遷移的知識。分享,和教學、醫療保健、工作是對稱的;聆聽,和述說是相伴的;古老冰山的翻轉有利於雙向理解的循環。集體的(le collectif)讓位給連結的(le connectif);前者的虛擬特質畏畏縮縮地隱藏在壯觀的死亡底下,而後者是真正虛擬的。

大學的學業結束時,二十幾歲的我成了認識論學者。「認識論學者」這個髒字的意思是:我研究了科學的方法與結果,時不時還試著評判這些東西。當年,全世界這樣的人並不多,我們會彼此通信。過了半個世紀,街上不論哪個拇指少年,在核能、代理孕母、基因改造生物、化學、生態保育等議題都有清楚的看法。於是我不再自稱是這個領域的專家,今天,所有人都成了認識論的專家。這是有能力推定(présomption de compétence)。請別笑,拇指姑娘說:當同樣的民主將投票權給了每一個人的時候,民主制度也曾面對憤慨的怒吼──抗議民主無分賢愚,不論無知或受過教育的人,票票等值。同樣的憤慨論調現在又出現了。

剛才提到的那些大型機構,規模仍然佔據我們依舊稱為「我們的社會」的整個背景和布幕,這個社會成了一座光芒褪去的舞台,信用的密度日復一日流失,而它甚至已無心更新戲碼,只以平庸壓垮狡黠的大眾,我想再說一次,它們就像遠方的星體,我們接收到來自它們的光,可是天文物理學家計算出來,這些星體早在此前許久就已死亡。這大概是史上頭一遭,公眾、個體、人、從前被稱為民眾的路人,簡單來說就是拇指姑娘,大家都可以掌握至少跟那些恐龍一樣多的智慧、科學、資訊、決策能力,而我們依然作為順從的奴隸,為這些恐龍在能源與生產上的貪婪而努力。這些孤獨的單價元素一個接一個,緩緩組織起來,慢慢膨脹,形成一個跟這些大而無望的機構毫不相干的新化合物。等到這個緩慢的構造物突然轉身,如冰山乍現,我們還會說從沒見過這現象在醞釀呢。

前述的翻轉也觸及性別:過去這幾十年,我們見證了女性的勝利,她們在學校、醫院、企業⋯⋯裡,比那些佔據主導地位、高傲卻虛弱無力的男性更勤勞,更認真。這也是為何本書以「拇指姑娘」為名。這樣的翻轉也觸及文化:網路有利於表達方式的多樣性,也有利於自動翻譯,而我們才剛走出單一語言獨霸的年代,這樣的霸權不僅將話語和思想統一在它的平庸之中,也扼殺了創新。總而言之,如此的翻轉觸及所有的集中領域,甚至生產領域和工業領域,甚至語言,甚至文化,因為它有利於大規模的、大量又個別的發送方式。

評分終於普及;普及投票的實現帶來普及的民主。西方的春天因緣俱足⋯⋯只是對立的各方勢力此刻不再運用武力,而是迷幻藥。從日常生活得出的例子是:物品本身失去它們的普通名詞,讓位給品牌的專有名詞。所有資訊都是如此,包括政治,資訊的舞台成了燈火通明的競技場,上頭出現的是一些與現實毫不相干的黑影在格鬥。在過去的時空中,鬥爭要能持續進行,透過的是街壘和死屍;表演社會將鬥爭轉變成一種英雄式的解毒,為我們淨化這些愚鈍的發送者所分發的催眠劑⋯⋯

禮讚鑲嵌

⋯⋯而這些愚鈍的發送者為了保留事物的舊狀態,運用的是簡化的論據;如何管理剛由人聲與嘈雜、不協調與混亂、無秩序所宣告的複雜?事情是這樣的。一條陷入漁網的鯛魚試圖脫困,可是牠越是跳動著要掙脫,網就會收得更緊;在蜘蛛網上躁動的蒼蠅只會越陷越深;在峭壁上錯身而過的山民,處境危險,他們越是急於脫困,繩索就越是糾結。管理者為了減少管理的複雜性,有時會制定一些指示,他們的做法和山民如出一轍,結果是讓情況益形複雜。複雜性是否能歸結為如此的狀態:一切試圖簡化的嘗試都會讓情況變得更加複雜?

該如何分析?去分析組成要素數量的增加,分析它們個別的差異化,分析它們之間的關係和這些路徑交叉的大量增加。圖論(théorie des graphes)和資訊科學談的是這些網絡交錯的圖形,拓樸學稱之為單純形(simplexe)。在科學史上,這種複雜性的出現是一種信號,提醒我們沒有使用正確的研究方法,我們必須改變思維模式。

這個範疇裡有些相關聯的多樣性,它們標誌著我們的社會的特質,在這些社會裡,個人主義、人們或團體的需求、網站的流動性一同成長。如今,所有人都在編織他自己的單純形,也在其他單純形的上頭移動。拇指姑娘剛才移動的地方是一個混雜、斑紋交錯的空間⋯⋯是一座迷宮,是一幅萬花繽紛、色彩斑斕的鑲嵌畫。既然自由跟每個人都相關,每個人都要享有空閒的雙手和完全的行動自由,所以,沒有人覺得有必要簡化這種對於民主的需求。簡單的社會其實會讓我們返回獸性的階層制,陷入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金字塔式的集簇,單一的頂點,寬廣的底層。

就讓複雜性增生吧,這是好事!但它的成本是:數量倍增和長列的隊伍,沈重的行政,擁塞的街道,難以解釋的繁複法條,而法律的密度其實會讓自由的程度降低。賺來的錢總有一部分要拿去支付成本。

另一方面,這種成本也成了某種權力的來源。正因如此,公民懷疑他們的代表並無意減少前述的複雜性,這些代表堆積了諸多行政指令,看似意欲減少複雜性,但卻讓情況益形複雜,一如漁網裡的鯛魚。

禮讚「第三種載體」(此指網路)

然而,我要再說一次,這種成長類型的脫鉤現象,在科學史上屢見不鮮。托勒密(Ptolémée)的古老模型累積了數十個本輪(épicycle)之後,天體運行變得複雜而難以辨認,這時就得改弦更張了:天文學家以日心體系取代地心體系,於是一切又復歸明晰。《漢摩拉比法典》無疑終結了若干源於不成文法的社會法律難題。我們遇到的複雜性來自書寫的危機。法律變多,《公報》(Journal officiel)膨脹。書頁的氣力終於耗竭。事情必須改變。資訊科學可以接棒上場。在售票窗口前,我們排隊等候,迫不及待;在永無止境的車陣當中,我們可能為了爭先,在路口撞死自己的父親都不知道。然而,電子通訊的速度可以免除真實運輸的緩慢,虛擬世界的透明讓交會時的碰撞不再發生,也免除了隨之而生的暴力。

但願複雜性不會消失!它在增長,而且會繼續增長,因為每個人都受惠於複雜性帶來的舒適與自由;複雜性標誌著民主的特質。想降低複雜性的成本,只要有意願就做得到。幾個工程師就可以透過資訊範式的轉移來解決這個問題,新的資訊範式有能力保存單純形,甚至讓它增長,但是又可以快速瀏覽這個單純形,所以可以免除──我再重複一次──擁擠的車陣,並且避免碰撞。要讓適用於虛擬護照,並且對所有個人、公開資料都有效的軟體上路,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但不會更多。這些資料總有一天全都得放在單一的新載體上。此刻,這些資料暫時還分散在各式各樣的卡上,所有權由個人與若干私人或公家機構共享。個人資料如今已成為某種財富的來源,拇指姑娘──個體、顧客、公民──是否會冷眼看待國家、銀行、百貨公司⋯⋯將她的個人資料據為己有?這是一個政治、道德、法律問題,其解方將改變我們的歷史、文化前景。或許會因為第五權(獨立於立法、行政、司法和媒體等四權之外的資料權)的到來,而導致社會政治權力分配的重組。拇指姑娘會在她的護照印上哪個名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拇指姑娘》,無境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米榭・塞荷(Michel Serres)
譯者:尉遲秀

《拇指姑娘》一書於2012在法國出版,至今已經銷售超過25萬冊,並且引發一波對於新世代教育構想的熱烈討論。作者Michel Serres(米榭・塞荷)是史丹福大學教授、法蘭西文學院(Académie française)院士。是在大西洋兩岸都名重士林、又廣受一般讀者喜愛的當代哲學家。

Michel Serres認為,我們的社會已然經歷了兩次革命:先是從口傳到書寫,然後是從書寫過渡到印刷。現在這第三次革命,是因為新興科技的出現,催生了一種新的人類:他們如炫技般舞動著拇指,就可以通達上下古今的所有知識。作者暱稱這種新人類為「拇指姑娘」。

「拇指姑娘」的世界經歷了這麼巨大的變化,跟前兩次革命一樣,政治、社會以及認知方面的種種病變也將隨之而來。這就是危機浮現的時刻。拇指姑娘必須再去發明一種新的共同生活方式、新的機構、一種新的存在與認識的方法⋯⋯必須開創一個新的時代,其中可預期的勝負結果,是不具名的複數人群,將凌駕在聲名顯赫的領導菁英之上;討論出來的知識,將凌駕在老師傳授的教條之上;一個去物質化、自由連接的社會,將凌駕在那單一方向的表演社會之上⋯⋯

法國當代哲學大家,以他倍受愛戴的親切,生花妙筆下的睿智,向拇指姑娘提議一個跨世代的合作,一起去開創實踐這個烏托邦,那唯一有希望的現實。

getImage
PhotoCredit: 無境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