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點半後不收屍》:海地大地震後人道救援者的觀察

《三點半後不收屍》:海地大地震後人道救援者的觀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這個2010年的大地震外,數十年以來,海地人民不公平地承受了過於艱困的生活,例如長達三十年的獨裁政權,又例如蹂躪該國的颶風(2008年接連來了四個)以及洪水。海地社會還面臨下列的嚴峻難題:愛滋病肆虐、濫伐森林、鄉村人口大量移徙造成都會地區過度擁擠。

文:葛若鄰(Caroline Gluck)

2010年的海地地震後,太子港這個城市已被蹂躪得面目全非。專家稍後宣佈:首都百分之七十五的地區需要重建,光是要清運數百萬立方呎破碎的磚塊、灰泥、混凝土和金屬就必須出動一百萬至兩百萬輛次的卡車才行。查理.克萊蒙(Charles Clermont)這位身兼海地政府顧問的企業家,則提出更保守的估計。他告訴記者:這項任務恐怕需時兩年方能完成,而且必須每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出動一千輛卡車才辦得到。

必須延請結構專家為那些尚未倒塌的建築物進行狀況評估。通常五月底開始的雨季眼看就要來臨,此一曠日費時的任務更顯得緊急了。其實,需要操心的還有其他的事:如何把壓住屍體的建築物拆除?瓦礫一旦移除之後,將做如何處置?運到某個地點丟棄呢?或是回收碾碎之後,用於未來的建設呢?

不過這些問題也許留待日後考慮。眼前需要優先的處理的是救出那些能被救出的人,並且幫助那些劫後餘生的人。


根據估計,大地震後無家可歸的人超過一百萬,日常生活多少受影響的人則超過三百萬。數十萬人決定離開太子港前往外省地區,到那裡投靠他們的親戚。而且他們相信,那裡比較安全,也容易取得比方食物等的基本生活物資。

這次人民遷徙的方向與過去正好完全相反。過去數十年間,海地的鄉村地區由於缺少基礎建設與投資,窮人為了謀職、為了尋找更好的機會,便不斷流向首都。依照原先的規劃,太子港這個首都只能容納二十至三十萬居民,可是到了大地震來襲的前夕,它的人口已經暴漲到了三百萬左右。很多人擔憂,這次逆向的人口流動,會對海地已形脆弱的鄉村人口造成額外的壓力。

首都之外,也有其他地區受到大地震重創,但起先幾乎沒有受到關注,例如該國的文化首都賈克梅勒(Jacmel),又例如位於太子港南方兩個小時車程的雷歐甘(Léogane)也是。有些報導推估,雷歐甘百分之九十的建築物均毀於震災,且有百分之二十的居民罹難。

而太子港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首推市中心,也就是政府辦公大樓集中的地區。這個區域曾經是政府的心臟,可是倖存下來的建築那麼少。政府部門的建築會那麼快就塌陷,我懷疑是豆腐渣工程導致的結果。政府官員拿回扣,建商就偷工減料。許多我遇到的海地人都異口同聲抱怨起官方的貪汙現象。我聽到廣播節目裡有不少受訪的民眾表示:從國外湧進來的救難資源不是經過政府官員的手發放,而是直接由聯合國或是其他國際援助組織進行分配,他們對此感到高興。過去因為貪汙以及效率不彰一直受人詬病,目前必須講究透明公開。有個人說:「我們不希罕直接撥給政府的錢,那樣只是肥了他們的荷包罷了。」

幾天後,我看到幾名海地人使勁揮舞一面他們帶來的美國國旗,諷刺的意味莫此為甚。當時,美國正派遣幾千名士兵到海地協助緊急搜救以及接濟工作,先前也已宣佈:由於機場受到災損,為了加快緊急應變速度,他們正著手接管機場的運作。換成其他國家,此一舉措應該會激起民憤,可是海地在這緊要的關頭顯然沒有出現類似的反應。有個人告訴我:「我們想要美國人來,來這裡幫我們解決一切的問題。他們會把事情做好。他們會幫助我們。」

但美國以前對海地的軍事介入並非沒有爭議。美國海軍曾在一九三四年之前佔據海地長達十九年。美國軍隊亦於一九九四年干預海地內政,目的在協助在一場軍事政變中被罷黜的總統尚-貝爾特杭.阿里斯提德(Jean-Bertrand Aristide)復位,他是海地史上第一位以民主方式選舉出來的總統。

如今,美國軍隊懷抱維繫安全穩定、協助分配救濟資源的目的再度回到了海地,在急難援助的工作上擔負起領導者的角色。美國參與救難的兵力人數最多的時候達到兩萬兩千人,大部分只留在停泊於外海的軍艦上待命。

儘管海地許多一般民眾很樂意看到美國軍隊介入,但海地的一些鄰國,例如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古巴以及海地昔日的殖民母國法國,他們就同聲譴責美國企圖「竊據」海地,而美國面對這項指控,也立即發表嚴正聲明駁斥。

無可否認,海地需要大規模的援助以及人力,而且還得迅速到位才行。到處都是破瓦殘礫。很少有哪一個地區看上去是未受震災破壞的。或許你認為有些建築物(例如銀行)應該禁得住所有災害的考驗,此次竟也塌陷下來,被自身混凝土結構的重量壓扁了。

1200px-Haitian_national_palace_earthquak
Photo Credit: Logan Abassi / UNDP Global CC BY 2.0
連海地總統府也無法倖免。

數十年以來,海地大約九百萬的人口不公平地承受了過於艱困的生活。例如長達三十年的獨裁政權:先後由外號「爹地大夫」(Papa Doc)的夫杭索瓦.杜瓦立耶(François Duvalier)以及他那外號「娃兒大夫」(Baby Doc)的兒子專政。他們擅長利用惡名昭彰的爪牙,亦即國家安全志願軍「背包叔叔」(Tonton Macoute),進行恐怖統治。

又例如蹂躪該國的颶風(二○○八年接連來了四個)以及洪水。此外,海地的社會還面臨下列的嚴峻難題:愛滋病肆虐、濫伐森林導致地表滿目瘡痍、鄉村人口大量移徙造成都會地區過度擁擠。如今,這個國家幾乎完全癱瘓。太子港是政府的核心,是該國的神經中樞,現在已遭摧毀。這場強度七的大規模天災,持續時間不超過一分鐘,卻造成如此嚴重的破壞。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