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服用安眠藥物,最終結果可能弊大於利

長期服用安眠藥物,最終結果可能弊大於利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除去潛在的風險與副作用,安眠藥物也不是有效治療失眠的長期方式。許多老年人服用安眠藥是因為疼痛、神經失調等讓他們無法入睡的健康問題。對這些人而言,安眠藥阻礙了他們尋求治療疾病的必要解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Markham Heid
譯:許睿洋

每晚都有數千萬的美國人難以入睡,而其中許多人會轉向安眠藥來尋求解套。無論是處方或非處方藥物,助眠藥物在老年人之中尤其普遍。近期一篇發表於《美國老年精神病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Geriatric Psychiatry)的研究發現,年齡介於65至80歲的老年人中,每3人就有1人至少偶爾須倚靠藥物入睡,而「貝咳華納糖漿」(Benadryl)與止痛藥Tylenol PM等非處方藥物常是老年人的助眠首選。

專家表示,這樣的現象十分令人憂心。許多研究指出,規律而長期地使用非處方安眠藥物可能導致嚴重的副作用。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也是密西根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助理教授唐納文・莫斯特博士(Dr. Donovan Maust)說道:「許多非處方助眠藥物——如「貝咳華納糖漿」與Tylenol PM——都含有苯海拉明(diphenhydramine)成分。」莫斯特博士表示,苯海拉明是一種抗膽鹼藥物(anticholinergic),意味著它能阻斷腦內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在肌肉的活動,以及警覺性、學習和記憶等大腦功能上都扮演重要角色)的作用。

在這樣的阻絕作用下,這些非處方藥物可能會引起便秘、意識混亂等其他副作用,而他認為此情況較容易對老年人產生影響。基於上述原因,美國精神病學會(American Geriatric Society)認為這些藥物對年長者而言「普遍不適合」。

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西紐約醫療系統(U.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Western New York Healthcare System)的臨床藥師珍妮佛・史洛克(Jennifer Schroeck,她同時也是一篇2016年發表於知名期刊《臨床治療學》(Clinical Therapeutics)的研究回顧的共同作者,該回顧旨在研究助眠藥物對年長者之安全性)說道,這些副作用也可能導致所謂「串聯性投藥」(prescribing cascade,亦有人譯為「處方瀑布」)的發生。

舉例而言,對患有前列腺疾病的男性來說,抗膽鹼藥物會導致尿滯留(urinary retention),或無法完全清空膀胱中的尿液。碰到這樣問題的男性可能不會認為這和他睡前服用的安眠藥有關,而若他沒有向醫生提及此事,醫生可能會開立新的處方來治療膀胱問題。她表示:「新的藥物本身或許也有副作用,因此又需要添加其他藥物來控管這些問題。」在此情況下,病人服用的藥物數量(以及它們帶來的副作用)便會迅速增加。

然而,另一項伴隨非處方藥物而來的風險,才是更嚴重、更令人憂心的問題。莫斯特博士說道:「越來越多證據指出,長期使用(助眠藥物)會增加罹患失智症的風險——而且越頻繁地使用,罹病風險越高。」

一篇2015年發表於《美國醫學會雜誌——內科學》(JAMA Internal Medicine)的研究發現,在研究進行的10年間,每周規律攝取一定含量(相當於服用2劑「貝咳華納糖漿」或2粒Tylenol PM特效藥丸)的苯海拉明1至2次,將大幅提升受試者罹患失智症的風險。相較於那些未服用安眠藥物的人而言,每3天(或更久)就吃1次安眠藥的人罹患失智症的風險會多出54%。

目前,非處方藥物與失智症之間的關聯仍有待商榷。英國近期的許多研究則認為兩者僅有「試探性的聯結」,且仍需要更多的研究。然而,莫斯特博士表示:「唯一能百分之百確定一種健康問題與特定療法之間的關聯的,就是進行隨機試驗(即將受試者分為兩組,且僅給予其中一組人藥物)。」就他所知,目前尚無人進行這種研究。

處方助眠藥物本身也有自己的風險。臨床藥師、水牛城大學兼任講師、也是前述研究回顧的共同作者凱莉・梅根哈根(Kari Mergenhagen)說道:「每一年都有關於(處方助眠藥物)副作用的新研究出爐。」她表示,頭痛、暈眩、噁心、嘔吐和產生幻覺等只是安眠藥物的短期副作用,而這些用來幫助睡眠的處方藥物包含恩比安(Ambien)、司佐匹克隆(Lunesta)、贊你眠(Sonata)等知名藥品。

梅根哈根表示,要真正確定規律服用安眠藥造成的長期風險,對研究人員而言非常困難。一項2012年發表於《英國醫學雜誌》(BMJ)的觀察性研究從電子醫學紀錄資料庫中,檢視了逾3萬名成年人的資料及其服用常見安眠藥的紀錄,包含唑吡坦(zolpidem,以「恩比安」等名稱為商標)、temazepam (Restoril)、司佐匹克隆(Lunesta)、贊你眠(Sonata),及其他巴比妥類藥物(barbiturates)、苯二氮平類藥物(benzodiazepines)和具鎮靜功能的抗組胺藥(antihistamines)等。研究人員發現,比起未領有處方安眠藥的人,那些每年獲醫生開立超過132劑安眠藥的患者——表示他們至少每2至3天就得服用1次——罹患癌症的機率會增加35%,死亡率更是增加5倍。即便只是少量地服用(好幾周才吃1次),死亡的風險也會有所提高。

作者試圖控制受試者的宿疾以及其他可能解釋為何服用安眠藥會導致較高的死亡率與罹癌率的原因。同時,他們也發現安眠藥與車禍、跌倒和憂鬱症有關——這些因素都能解釋為什麼死亡風險有所上升。儘管如此,死亡率仍未有所改變。作者亦發現,安眠藥的使用與特定種類癌症(如淋巴癌、肺癌、結腸癌和前列腺癌)的發生有關,但他們無法提供兩者間的因果機制來解釋此種關聯。而更近期的(人體及動物)研究則發現了安眠藥與癌症的初步關聯。

安眠藥物本就該謹慎使用。恩比安的處方資訊指出,如果患者在服用該藥物7至10日後失眠症狀不見改善,便需「重新評估」該藥物的使用——生產司佐匹克隆的藥廠也呼應此做法。而兩家藥廠皆將「長期服用」定義為超過28天。

即便除去潛在的風險與副作用,安眠藥物也不是有效治療失眠的長期方式。史洛克表示:「真正的問題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無法入睡?」她說道,許多老年人服用安眠藥是因為疼痛、神經失調等讓他們無法入睡的健康問題。對這些人而言,安眠藥阻礙了他們尋求治療疾病的必要解方。

而對於因為壓力、財務上的顧慮或其他較難治療的焦慮而失眠的青壯年,她認為服用安眠藥也是非常拙劣的方式。她表示:「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永遠都應該是治療首選。」其他專家也同意認知行為療法是治療失眠的最佳方式,相關的策略包括建立一致性的睡眠習慣、有意識地限制自己在床上的時間,或進行充滿正念的冥想練習等。

即便如此,這些處方與非處方助眠藥物仍有它們的適用時機與運用空間。如果你感到壓力非常大,且在一場重要的工作或社交活動的前一晚需要幫助才能入眠的話,那這些藥物能帶來偌大的幫助。但如果你無時無刻都在服用(尤其當你的年齡超過65歲),安眠藥的風險非常可能超過它們帶給你的助益。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