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天下第一棒」?MLB近代開路先鋒大評比

誰才是「天下第一棒」?MLB近代開路先鋒大評比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誰是天下第一棒?年資未滿十年的球員目前多處在巔峰,數據上跟退休球員相比有失公允,因此以下選出的球員,在大聯盟年資都超過十年,且擔任「先發第一棒」的次數至少800場以上。而第一棒的任務,主要還是上壘,因此以下用「上壘率」的高低作排行。

文:Run Run Hu

2000年之前,把Rickey Henderson視為史上最強的第一棒應該不會有太多質疑,但2000年之後呢?在近代開路先鋒的角色上,誰才是「天下第一棒」?

年資未滿十年的球員目前多處在巔峰,數據上跟退休球員相比有失公允,因此以下選出的球員,在大聯盟年資都超過十年,且擔任「先發第一棒」的次數至少 800場以上(樣本數夠多),然後看看這些打線的發動機,誰會是繼 Henderson之後的「天下第一棒」。

第一棒的任務,主要還是上壘,因此以下的排行以「上壘率」的高低作升冪排列。

11. Jimmy Rollins

aspect-X9zfdMNe5w-700xauto

Rollins雖然有不錯的速度,生涯81.74%的盜壘成功率排行史上31 位,但可能會讓許多人意外,他擔任第一棒時,上壘率並不出色,是近代開路先鋒最差的,不過打點數卻是最多。尤其是2007年單季94分打點,簡直就是中心打者的成績。顯示他並非傳統強調上壘的第一棒,屬於積極進攻型的打者。

Rollins高中時留下了99次盜壘成功及4成84的高打擊率,讓費城人在96年以第二順位把他挑走,2001年正式站穩大聯盟,並以46次盜壘成功稱霸國聯,02年就被票選為明星賽先發球員,05年與球團簽下五年四千萬的合約,07年獲得年度MVP。守備功夫也在水準之上,生涯拿過四次金手套。身為費城人隊史安打王且拿過冠軍的球員,希望能在球場榮退卻未能實現,是目前遺憾之處。

10. Ian Kinsler

10_Ian_Kinsler

Kinsler擔任第一棒時,場均打擊率是近代開路先鋒最差,但全壘打卻是最多。2003年,Kinsler經歷了三次選秀,才被遊騎兵以第17輪撿走(前面兩次分別是第29 輪跟第26輪),可見當初多麼不被看好。不過,2004年Kinsler在小聯盟的超水準演出,讓球團開始認真培養。當時遊騎兵游擊手已經有Michael Young,就把 Kinsler轉往二壘手發展。

Kinsler火力腳程兼具,雖然兩項能力都不是頂尖,但每年穩定雙位數產出,兩度達成30轟30盜,加上日益精進的守備,成為球隊看板人物之一。目前生涯250轟250盜指日可待。雖然成績沒有其他明星球員亮眼,但以他的出身來說,能有這樣的成就實屬不易。

9. Jacoby Ellsbury

紅襪自家農場培養出來的Ellsbury,其特點就是快,加上良好的球棒控制能力使他成為球隊第一棒的不二人選。在接下CoCo Crisp先發中外野的位置後,Ellsbury就發揮他壘上的破壞力,曾連續25次盜壘成功,以及美聯第一的50盜佳績,隔年更上一層樓完成70盜,且成功率高達8成5。可惜隊醫的誤判,讓他2010年在傷兵名單中渡過。

2011年,傷後復出的Ellsbury依舊是第一棒,但彷彿變了一個人,32轟105分打點,成為聯盟最強核彈頭。2013年Ellsbury再度奪得盜壘王,並幫助紅襪拿到世界大賽冠軍,無奈Carl Crawford的前車之鑑,球團不願給予重量級合約,讓世仇洋基有機可趁,以七年1億5300萬把Ellsbury給搶走。不過穿上條紋衣之後績效下滑,完全不符身價,今年甚至無法上場,昔日的最強核彈頭似乎已成過往雲煙。

8. Juan Pierre

Juan Pierre是近代開路先鋒裡面最沒有長打能力者,14年的球齡只有16發全壘打,長打率僅3成58。當過三次盜壘王,連續八季40盜以上,生涯累積614次盜壘成功是2000年之後最多的球員,不過他的成功率僅75.2%,以腿哥的角色來說,這個數據偏低。

Pierre從未拿過個人獎,也不曾入選明星賽,不過2003年在世界大賽的上壘率高達4成81,是馬林魚封王的大功臣。2005年離開馬林魚的Pierre成為浪人,後續待過小熊、道奇、白襪、費城人,都未有太多突破,2013年各項數據下探,上壘率甚至不到三成,隔年就一直待業中,2015年便宣布退休。其滿壘時的打擊三圍(.381/.408/.487)是生涯除了盜壘外的少數亮點。

7. Jose Reyes

Reyes來自多明尼加的貧困家庭,連手套都買不起,只能空手接球或用牛奶紙盒折成手套形狀來使用,在了解棒球是脫貧之路後,開始磨練自己的球技,後被大都會以海外自由球員的身分簽下。

Reyes在小聯盟時就靠著高打擊率與出色的速度,被球評一致看好。2007年是他大聯盟第一個完整賽季,以17支三壘打和60次盜壘成功,成為國聯頂級的開路先鋒。隔年連最弱的長打也大幅進步,寫下生涯新高的19轟拿到銀棒獎,讓大都會奉上四年2325萬的合約。2011年拿下打擊王後,又被馬林魚以六年一億六百萬給簽下。

離開大蘋果的Reyes每況愈下,2016年還因為家暴事件遭到禁賽,被洛磯釋出後回到大都會,雖然穿著同樣的球衣,但身手已不復當年勇,今年打擊率2成不到。目前生涯累計517次盜壘成功,是現役球員最多,但離退休時刻應該不遠了。

6. Curtis Granderson

Granderson的小聯盟之路非常平順,每一年就往上攀升一個層級,當時的球探報告就對他的長打力量相當看好,果不其然,其長打率是近代開路先鋒最高,洋基時期兩度單季40轟,並拿過打點王。但快腿的殺傷力也不能忽視,連續兩年三壘打王可見一般。生涯最亮眼的時候是2007年在底特律,成為史上第三位單季達成20支二壘打、20支三壘打及20支全壘打的球員。

儘管跑打兼備,但過高的三振數及不擅打左投兩項原因,使他成績無法更上一層樓。近幾年跑壘爆發力下滑,盜壘數屈指可數,預計未來很難再有好表現。一個已經37歲的老將,目前多是擔任工具人的角色,就看看能不在退休前撈到一枚冠軍戒。

5. Rafael Furcal

Furcal在小聯盟就是勇士農場最會跑的男人,2000年登上大聯盟就以近三成的打擊率以及40盜的成績獲選新人王。在勇士期間,每年都可以有20盜以上的數據。2005年,勇士想要留人,可惜薪資空間有限,只能開出四年3200萬的合約,不敵道奇三年3900萬,Furcal便成為史上最貴的游擊手入主洛杉磯。在道奇的第一年,確實打出身價,但接下來幾年成了萬年傷兵,表現逐漸下滑,使得道奇不得不把他交易到紅雀,不過也讓他幸運地獲得一枚冠軍戒。

2012年的上半季,Furcal逆勢回春入選明星賽,但下半季又進入傷兵名單。2013年進行TJ手術,整季無法出賽。2014年換上馬林魚的球衣,卻打的荒腔走板。2015年跟皇家簽約,在小聯盟打了七場比賽後,決定高掛球鞋。整體來說,Furcal打擊不差,生涯上壘率3成48還算及格,盜壘也有佳作,如果不是傷痛的影響,整體成績會更出色。

4. David Eckstein

Eckstein身高只有168公分,曾是大聯盟最矮的球員。雖然人小,但拚勁十足,保送時會用跑的上一壘,換場時,也是用跑的回到休息室。Eckstein打擊時非常接近本壘板,所以經常被觸身球擊中,年年擠進被K排行榜前十,而且棒子夠黏,很難被三振,這是為什麼他夠格擔任第一棒的原因。

2006年世界大賽第四戰,Eckstein單場五支四,兩分打點,成為致勝的英雄。關鍵第五戰,又是單場四支二,兩分打點的優異表現,幫助紅雀封王,賽後他被選為世界大賽MVP。2009年選球功力明顯退化,2011年已無球可打的情況下,已高齡36歲的他默默淡出球場。球員生涯只有短短十年,但兩次世界大賽的演出就足以讓球迷留下印象。

3. Brian Roberts

Roberts在大學時就是攻守俱佳的球員,在小聯盟三年不到就獲得大聯盟的出場機會,之後就以穩定的打擊表現及速度上的優勢站穩金鶯先發二壘手的位置。上到壘包的Roberts常常不安分守己,用他的腳程破壞力給投手施壓,使得對方投手要分心看管。在2010年受傷之前,健康的Roberts,每年都可產出30支二壘打和20盜以上的成績,2007年以50盜在美聯稱王。2009年經典賽時,頂替Pedroia成為美國隊的第一棒兼二壘手,並有11打數6安打的亮眼成績。

2010年,Roberts大小傷痛不斷,影響了他在球場上的表現,過往耐心選球與纏鬥功力不再。之後來到洋基,還是無法打出過去的身手而遭到釋出。2014宣布退休,短短六年的巔峰期,使得這位飆風神鶯生涯未留下太多紀錄可以頌揚。

2. David DeJesus

處在小市場球隊,David DeJesus應該是近代第一棒裡面最無名的,不僅沒長打,也缺乏速度,但靠著穩定的選球功力長年擔任皇家開路先鋒的角色。沒有特別突出的事蹟,但生涯上壘率3成57對一個不是明星等級的球員來說,是非常出色的。而平凡的他也證明了,能在最高殿堂打滾多年的球員,一定有其過人之處。

1. Ichiro Suzuki

2000年之後的天下第一棒,應該就是神樣的一朗了。擔任第一棒的場次最多,打擊率是近代開路先鋒唯一突破三成的,且上壘率也是最高的。嘆為觀止的打擊技巧以及飛快的腳程,給對手在內野守備上極大的壓力,一朗是所有教頭夢寐以求的開路先鋒。

一朗數不清的豐功偉業,就算年過40,跑打守還是保有一定的戰力而穩定出賽。儘管長江後浪推前浪,有各式各樣新生代好手,但在第一棒的角色上,目前還未看到能與一朗媲美者。雖然他今年季中已從賽場上退下,但右手舉起球棒、左手輕拉衣袖的身影,仍舊是球迷難已忘記的。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