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聊「美學」又失言:台灣女生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

柯文哲聊「美學」又失言:台灣女生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女性主義的群體中,對於化妝也有不同想法,有的認為化妝是表現自我,有的認為化妝像中國古代纏小腳、西方古代束腰一樣,都是對女性的「壓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封面照片僅為示意圖,並非柯文哲今日出席論壇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20)日出席青年論壇時,被問到對「美學」的看法,他竟以女性化妝為例,說「日本的女孩子好像比較漂亮,因為她都化妝好才會出門,不像台灣有些女性同胞會直接上街嚇人。」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委員何碧珍說,女生不化妝打扮就是嚇人,那男生呢?呼籲柯文哲應該更謹慎發言。

柯文哲:「日本女孩化妝好才會出門,不像台灣有些女性直接上街嚇人」

《蘋果日報》報導,柯文哲今天中午出席青年創業論壇,與多名青年進行對談。席間,有青年詢問柯對美學的看法,柯表示,他有兩點想法,首先是國家國民的水準、經濟都要達到一定的水平,「否則你都吃不飽,怎麼可能還去談美學?這是不可能的」。

接著,柯文哲說,美學不僅是一種堅持,也是一種責任,有些人就是堅持「一定要很好看」,接著他以女性化妝為例,說道「在這裡跟各位女性同胞講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去日本我都覺得,日本的女孩子好像比較漂亮,為什麼你知道嗎?因為她都化妝好才會出門,不像台灣有些女性同胞會直接上街嚇人。」說完,現場的聽眾傳出笑聲,他隨即又說「你看你看,又失言了,又失言了。」

《自由時報》報導,柯文哲接著說,他以前也不太注重美學,但現在就開始以市長的角度去堅持,因為他如果不堅持的話,這個城市的文化水準會下降,就像公宅以前都是蓋得好、能住人就好,而他任內完工的健康、興隆公宅看起來就比較漂亮。

柯文哲還說,像北門也是個例子,現在去看北門對面那排房子,就會發現那個圍牆,市府花了22億元拆掉,因為那塊地是鐵路局的,「對方說你要拆我房子,覺得很難看是不是?那地順便買一買。」他就開始掙扎,到底要不要花22億元去拆他,之後三井倉庫拆除也花了1億元,所以美學是一種堅持,堅持才有漂亮。

《聯合報》報導,柯文哲下午參加行動競選總部開幕時指出,中午提到「台灣女性沒化妝出門嚇人」是失言。媒體追問柯文哲,當下意思是什麼,柯文哲說他只是想表達,其實美學是一種堅持一種責任,每個人都對美學有要求,美學的標準才有辦法拉高,但這個比喻不好。媒體問柯文哲是否會道歉,柯文哲則說,「道歉?這要怎麼道歉,anyway這是失言。」

性平委員批評:柯文哲對性別的認知,已經低於台北市民平均值

《蘋果日報》報導,婦運工作者、行政院性平會委員何碧珍直言,柯文哲對性別的認知,已經低於台北市民平均值,女生不化妝打扮就是嚇人,那男生呢?人應該是乾淨、整齊、禮貌有教養,才是最重要的。何碧珍認為,柯文哲雖然沒有惡意,不是故意要攻擊女性,但就是素養不高,導致偶爾會有這些發言,除了要多學習,幕僚也應該時時提醒他,畢竟柯很有機會連任,在年輕族群中也有很大影響力。

綜合威斯康辛大學哲學系與社會系學生張毓思於《天下獨立評論》的投書《立場新聞》報導,女性群體中,對於化妝有不同的想法,部分女性主義認為,化妝讓他們變得更有自信,也是一種自我表達的方式,因此化妝可以說是「賦權」(empowerment)的一種形式。

但也有女性主義者認為化妝,就像中國古代要求女性纏小腳、或是西方要求束腰,都是父權社會對女性的「規訓」,雖然現今社會沒有規定女性必須要化妝,但化妝的女性總能得到較多好處(較多追求者、在職場中化妝也被視作一種禮儀與專業的表現),所以即便沒有明確的「制裁」,女性還是得「被迫」化妝。

但即使是認為化妝是「賦權」的一派,也強調應該重視當事人(在柯文哲的話中,就是台灣女性)的「自主性」,而不是因為外人眼光、公司要求(或是因為怕「出門嚇到人」),否則,同樣是對女性的壓迫。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