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美中衝突選邊站,只有柯文哲還在狀況外

全世界都在美中衝突選邊站,只有柯文哲還在狀況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各國都已經表態選邊站的關鍵時刻,只有柯文哲對國際局勢的變化完全狀況外,講出美中會拿台灣交易的過時發言。如果這就是柯文哲對國際局勢的認識,恐怕實在是與現實脫離得太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我之前的文章〈比起獨派,真正威脅柯文哲的是「無色」背後的紅色〉中,我們談到柯文哲堅持的「兩岸一家親」最後會因為國際局勢的變化讓他自己陷入困境。而柯文哲在上週三(10月17日)接受彭博社專訪時,雖然替自己的外交立場辯護,認為:

「兩岸一家親」說法遭受攻擊,不過就是政治鬥爭,是其他政黨想除掉政治上的競爭者而已。

但我們從他自己所再次重申的外交觀點,可以看到我們並沒有冤枉柯文哲,他確實昧於現在國際局勢的轉變,堅持一條過時的外交思維。柯文哲在專訪中談到:

台灣千萬不能高估自己,「Taiwan is only a product on the shelf(台灣不過是架上的商品),對自己要有清楚的認識。」他說,美國總統川普就是商人,台灣必須想辦法提升自己價值。當被問及他認為川普會不會出賣台灣時,他毫不遲疑地回答,「Of course!」

從這短短的兩句問答中,我們就可以看到柯文哲的外交思維建立在兩個錯誤的觀念上:

  1. 美中之間還有拿台灣當籌碼交易的可能。
  2. 美國會為了改善跟中國的關係出賣台灣。

柯文哲這樣的想法,來自於上世紀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後美中關係的經驗。當時美國認為中國會因為全球市場的經濟利益,逐步開放邁向民主社會,並且會因為全球化所帶來的好處願意一起支持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秩序。

在這樣的前提下,美國確實有拿台灣當籌碼跟中國交易的空間。如果出賣一個台灣能夠換取中國與美國間的合作(而且如果中國能達成民主化,讓台灣跟中國統一在很多人心中恐怕也不會覺得是一種「出賣」),又間接弭平西太平洋地緣政治中的不安定因素,何樂不為?

然而,這樣的背景,早在美國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執政末期,就隨著美中之間逐漸升高的摩擦而瀕臨崩潰。到了今年,更隨著世界局勢的變化,讓美中交易的可能性直接化為烏有。接下來,我們就從最近世界局勢的急劇變化,談談什麼才是台灣真正面臨的現實。

AP_1827758539643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0月4日於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
世界發生了什麼柯文哲沒跟上的變化?
還有,我想,迦太基必須毀滅(Ceterum censeo delendam esse Cathaginem)

這句話是羅馬共和時期的政治家老加圖(Cato the Elder)向羅馬元老院警告,應該在迦太基恢復國力前就將其殲滅的名言。在一次對迦太基的訪問後,老加圖只要在元老院發言,不論原本的主題是什麼,在結尾都會加上這一句話。最終老加圖説動元老院,讓迦太基在第三次布匿戰爭中被毀滅,老加圖這句名言,影響了古代西方世界的歷史進程。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今年(2018)10月4日於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宣示美國會對中國在軍事、經濟與政治上的各種侵略行為展開反擊。誠然,彭斯這番宣言不同於羅馬的老加圖,彭斯暗示了只要中國願意妥協,美國無意徹底毀滅中國。

然而就在稍早的9月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巡」中國東北糧倉地帶時,宣示中國為了持續與美國敵對,即將「自力更生」。在中國堅持採取對抗態度的形勢之下,當未來的人類回顧這段歷史時,彭斯這番宣言對未來國際秩序的影響,恐怕不下於老加圖的名言。

有趣的是,習近平的宣言從未來來看也有歷史上的意義,但這個意義就算放在中國自己的歷史脈絡中,恐怕也沒有彭斯那麼正面。1992年1月到2月間,當時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藉由「南巡」東南沿海的重要城市,揭開「改革開放」政策的序幕。中國一改毛澤東以來的極端政策,決定擁抱全球化與資本主義,締造了往後數十年的繁榮,也奠定我們前面談到美中之間和平的基礎。

然而不知道是有意還是歷史的諷刺,習近平在「北巡」中強調「自力更生」,大談推動國有企業、讚揚「公有制」,處處重現毛澤東時代中國封閉與極端政策的老調,預言了習近平打算跟鄧小平唱反調,中國未來恐怕會大開歷史的倒車,重新走向毛澤東時代自我封閉的道路。在這樣的政策路線之下,美中間的和平基礎將不復存在。既然基礎不存,更遑論美中之間有拿台灣當籌碼交易的可能。

RTS23GJ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讓世界重新洗牌的兩次「演說」

雖然太平洋兩岸的彭斯跟習近平,都不約而同地說了重話,但很多人都會問:

不就是政治人物出來講講而已,台灣多的是政治人物講幹話,為什麼我們要在乎一個美國人的發言?

其實從柯文哲相信美中之間還有交易的機會,我們也可以看出柯文哲並不覺得在彭斯與習近平的高調宣誓後,世界局勢會跟過去20年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問題就出在,在西方的歷史裡,這樣的演說從來都不會是幹話,而是預告全球勢力洗牌的宣示。即使在演說的當下,局勢看起來相當和緩,但在這樣的演說發表完的數年內,世界就會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像是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1937年發表的《檢疫隔離演說》。

由於現代好萊塢戰爭電影跟戲劇的影響,很多人都有一種錯覺,以為美國從很早以前就對軸心國深惡痛絕,積極準備投入二戰給法西斯主義迎頭痛擊。但現實並非如此,在1937年,美國不只不打算投入戰爭,甚至打算在整場戰爭中保持中立,國會還要求政府裁軍並且立法禁止對交戰勢力提供援助。

在1937年,對當時的美國人來說,世界的局勢比今天的美中衝突還要和緩。當時軸心國掀起的戰事只有日本攻擊中國,德國介入西班牙內戰(納粹甚至都還沒合併奧地利)。中日戰爭雖然被中國人看的很重要,但以當時中國工業化的程度,在西方人眼中,這場戰爭的重要性就跟我們看俄羅斯2014年入侵烏克蘭或是敘利亞內戰等級的地緣政治衝突而已。更不要說當時美國跟軸心國家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衝突。

然而美國的羅斯福總統在當時就認為遏止軸心國的擴張,是未來美國最重要的課題。因此他在當年10月參加芝加哥一座大橋的落成典禮時,以隔離傳染病為比喻,認為美國應該主動阻止軸心國:

戰爭都會蔓延。戰爭可以席捲遠離原來戰場的國家和人民。我們決心置身於戰爭之外,然而我們並不能保證我們不受戰爭災難的影響和避免捲入戰爭的危機。

在這場演說發表後,不同於今日「彭斯宣言」引起的反響,《檢疫隔離演說》遭到了美國輿論的抨擊,許多人指責羅斯福在煽動戰爭。然而羅斯福無視抨擊的聲浪,持續在國會推動遊說,在1940年建立「ABCD包圍網」對日本實施貿易制裁,1941年初通過《租借法案》支援反軸心國的陣線,而在年底美國正式參戰。

美國從《檢疫隔離演說》時的中立到正式加入戰爭,只有短短4年,而且是從毫無準備開始。而今天彭斯在發表演說時,美國已經著手對中國發起貿易制裁。

AP_37100503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發表《檢疫隔離演說》的小羅斯福

另一場讓全球局勢徹底轉變的演講,是邱吉爾在1946年3月發表的《鐵幕演說》。就像前面談到的迷思,很多人或許也以為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陣營,在二戰後期就已經積極準備對付蘇聯開始冷戰。但實際上歐美國家,尤其是美國,基於二戰中並肩作戰的情誼,直到1948年2月在捷克斯洛伐克發生由蘇聯操作的政變(二月事件)以及同年6月發生的「柏林危機」之前,沒有人覺得蘇聯會是下一個主要的敵人。

邱吉爾在發表《鐵幕演說》時,只是以卸任元首的身份在呼籲各國注意蘇聯的野心。但在同時,《歐洲戰後六十年》一書記載了1945到1947年間,美國國防預算裁減了六分之五。美國陸軍從97個師裁撤到12個師,1945年10月時美國民調顯示只有7%民眾認為對外問題比內政重要。可以說,當時美國人認為戰爭早已打完,接下來要「拼經濟」,不需要再擔心有什麼外在的危機。

但就在邱吉爾發表演說的2年後,在1948年柏林危機爆發當下,美國立刻決定要以強硬的態度面對蘇聯。在1年的時間內就將防禦歐洲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組建完成,並且立刻開始重整軍備,到1950年就有實力重新投入韓戰,正式揭開冷戰序幕。如果從《鐵幕演說》發表的時間來看,美國只花了4年就從裁軍到重新完成備戰,如果從柏林危機開始算,美國只花了2年。

C-54landingattemplehof
Photo Credit: USAF @ public domain
柏林危機中的美軍運輸機
美中兩國的敵對程度,將遠超乎柯文哲的預期

雖然柯文哲在專訪中正確認識到「美中對抗是未來15年的世界局勢,所以沒有兩岸關係,只有美中對抗之下的台灣議題。」但從柯文哲認為美國還有跟中國「出賣」台灣的空間來推斷,柯文哲想像中的「美中對抗」恐怕仍然停留在隔空喊話或是一些貿易制裁的層次。然而從歷史的經驗來看,美中關係很有可能會在5年內就走入直接開火的「熱戰」或是軍事對峙的「冷戰」。

不同於長期習慣和平的台灣人,擁有豐富戰爭經驗的美軍完全不是這樣想的。美國媒體《軍事日報》(Military Times)日前就公布民調,46%的美軍士兵認為明年就會爆發戰爭。美國政府也積極升高與中國的敵對程度,開始退出各種中國參與的國際組織,像是萬國郵政聯盟(UPU)、聯合國人權理事會(HRC),尤其是美國退出萬國郵政聯盟,將直接影響中國出口貨物的郵寄成本打擊中國貿易。而且這恐怕只是一連串雪崩式衝突的開始。

而相對美國,中國也在積極進行面對危機的準備。自由亞洲電台最近就報導了中國政府已經設法用工業用蛋白質,甚至可能用三聚氫氨來餵豬,以此減少對進口大豆的仰賴。並且呼應習近平的「北巡」宣言,積極進行糧食自己的準備與「國進民退」的政策逐步重新將資本國有化。而以李嘉誠為首,中國富商們也紛紛將資產轉出中國,做好風險轉移避開一步步走向封閉的中國市場。

photo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停靠高雄港的美軍科研船

另一方面,就在柯文哲還在懷疑美國會出賣台灣的當下,美國已經在逐步為駐軍防衛台灣做準備。除了《國防授權法案》的法律準備,10月中美國海軍的科研船也停靠高雄9號碼頭。這個作為至少存在著兩個意義,第一是透過非武裝「科研船」的停靠,為日後武裝軍艦鋪路製造前例;第二則是透過科研船了解台灣港口與周邊海域的資料,替未來的軍事行動預作準備。

甚至連周邊國家都已經嗅到這樣的氣氛而開始選邊表態。像馬來西亞在10月中就不顧中國外交部的抗議與引渡要求,將11名維吾爾流亡人士送往土耳其。日本自衛隊最近也頻頻進行軍演,隨時準備好與中國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美軍更打算11月將在台灣海峽軍演,直接給中國施加軍事壓力。甚至連過去跟中國表達友好態度的菲律賓,也早就抓準風向在今年8月跟中國翻臉

在各國都已經表態選邊站的關鍵時刻,只有柯文哲對國際局勢的變化完全狀況外,講出美中會拿台灣交易的過時發言。如果這就是柯文哲對國際局勢的認識,恐怕實在是與現實脫離得太遠。

台灣應該怎麼做

在美中局勢迅速惡化的情況下,台灣其實無法改變整體格局的發展。無論未來美中關係是走向「熱戰」或是「冷戰」,台灣能做的只有站在對自己有利一邊的陣營。如果站在美國這邊,固然有可能招致中國的攻擊;但站在中國一邊,招來的可就是美國、日本、菲律賓各國的圍剿。究竟與美國或是中國為敵哪一邊比較危險,相信明眼人自有公斷。

RTX37II8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或許有人問,台灣不能保持中立嗎?

對這種想法,歷史提供了兩個例證。第一個是前面提過冷戰初期發生的捷克斯洛伐克「二月事件」。當時捷克斯洛伐克建立了由左右派共治的「聯合政府」,希望藉由這樣的方式保持中立。但蘇聯暗中指揮捷克斯洛伐克國內的共產黨發動政變奪權,之後捷克斯洛伐克在冷戰中就淪為蘇聯的附庸國。

另一個例子是南斯拉夫的狄托(Josip Broz Tito)試圖在冷戰雙方之間維持外交的自主性,這個意圖遭到蘇聯的忌憚,蘇聯不只一次計劃武裝入侵南斯拉夫。但最終在狄托對內高壓統治肅清異己,以及北約軍隊在側翼的牽制下讓蘇聯找不到機會動手。雖然南斯拉夫順利完成維持中立的目標,但這中間承擔了非常高的風險以及在外交與經濟孤立的代價,而狄托的高壓統治也間接埋下日後南斯拉夫內戰瓦解的遠因。

歷史經驗顯示了在兩強對立下尋求中立,可能會付出更高昂的代價。因此台灣可行的選項,恐怕已經相當清楚。柯文哲想在這之外另闢蹊徑,除非成為狄托一般的強人,恐怕很難成真。柯文哲在專訪中讚揚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英雄,說台灣政治人物是騙子,但柯文哲似乎忘記,歷史上的切・格瓦拉雖然浪漫,卻不是一個成功的戰略家。而在當前複雜的國際局勢中,一個深黯權謀的戰略家或許比一個英雄更加重要。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