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選舉「慘勝」創6項紀錄,梅克爾政權落日將近?

地方選舉「慘勝」創6項紀錄,梅克爾政權落日將近?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巴伐利亞邦選舉,雖為地方選舉,卻產生聯邦效應。目前的聯邦政府是由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因此基社盟與社民黨的慘敗被解讀為「對大聯合政府的否定。」

2018年10月14日巴伐利亞邦(Bayern)舉行第18屆邦議會選舉(Landtagswahl),共有18個政黨、1923位候選人參加選舉,合格選民約有950萬,投票率72.4%,是1982年以來最高的一次,比上一屆(2013年9月15日)的63.6%增加了8.8個百分點,可見今年政黨與選民都比以往更關心選舉。

結果,梅克爾(Angela Merkel)大聯合政府的兩個合作夥伴基社盟(CSU)與社民黨(SPD)都一敗塗地,造成巴伐利亞邦的政治生態產生劇烈變動。而基社盟為何慘敗?為何喪失議會絕對多數?遠在柏林的聯邦政府為何遭到空前震撼?梅克爾第四次總理任期能繼續走下去嗎?這些有趣議題引起世人高度關注。

二戰以來最大變動,締造6項紀錄

2018巴伐利亞邦選舉是二戰以來變動最大的選舉,展現一種「傳統勢力式微,新興力量崛起」的新趨勢。就結果而論,這次選舉創造了6個第一次,打破了巴伐利亞邦政黨史的紀錄:

1. 基社盟得票率第一次跌破40%,創歷史新低

自1950年起,巴伐利亞邦幾乎是基社盟的天下,只有2008年出現過一次基社盟與自民黨聯合執政外,其餘時間都由基社盟單獨執政。然而,2018選舉變天,基社盟只獲得37.2%選票、85席位,雖然保住了第一大黨的位子,以及握有組閣權,但因為沒有超過半數(103席)所以無法單獨執政,必須與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

2. 社民黨第一次獲得個位數得票率,史上最慘

悉知,社民黨是德國歷史最悠久的政黨,在基社盟出現之前,巴伐利亞邦還是由社民黨執政;基社盟出現後,社民黨再也沒有執政過,但都以最大在野黨的身份與基社盟相競爭。這十幾年來,社民黨顯得有點老態龍鍾,政壇迷航,找不出自己的樣子,這可能和三度與基民盟(CDU)/基社盟組成「大聯合政府」有關。這次社民黨得票率只有9.7%,不到上一屆20.6%的一半,席位更從原來的42席跌到22席,這種災難式的衰退,引發滅黨的擔憂。如何拯救百年老店,成為所有社民黨員當務之急。

3. 綠黨第一次突破兩位數得票率,締造綠色奇蹟

2013巴伐利亞邦選舉後,綠黨得票率只有8.6%,在180席位中只分得18席,成為邦議會中第四大黨,也是最小的反對黨。不過,2018年的選舉,綠黨令人刮目相看,得票率翻倍,達到17.5%,登上第二大黨寶座,未來綠黨將利用其38席位,影響巴伐利亞的政治發展。值得一提的是,綠黨的成功,實歸功於社民黨的衰敗;在政治光譜上,綠黨與社民黨同樣被歸類為左派陣營,因此兩黨的政治訴求頗有相似之處,於是兩黨支持選民較容易交互移動,這次選舉中,社民黨的動員能力相對弱於綠黨,而且能言善道、親和力十足的綠黨第一候選人(Spitzenkanditatin)舒策爾(Katharina Schulze)成功地把建立公平社會、兩性平權、難民收容、環保等「類社民黨政見」傳輸給選民,博得好評。

4.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巴伐利亞邦議會,極右勢力來勢洶洶

在德國,AfD炫風不可擋,短短5年內,AfD從一個剛創黨的政治新生兒,轉變成為一個在歐洲議會、德國聯邦眾議院、以及15個德國邦議會中都有代表的成熟政黨。這次選舉,AfD主打難民牌,成功吸引選民的注意,最後以10.2%的得票率成為第四大黨,並首度挺進巴伐利亞邦議會,未來22位AfD代表將利用邦議會傳播其極右思想,並扮演反對黨角色監督基社盟的未來執政。

5. 自由選舉人黨(Freie Wähler,FW)第一次獲得執政機會,聲名大噪

自由選舉人黨成立於2009年,是一個活動範圍僅限於巴伐利亞邦的中間政黨,主張強化地方行政權限、爭取地方財政主權、贊成限制難民數量但反對設置「難民中心」(Ankerzentrum)、主張幼稚園/大學免費、小班制教學、增加師資、增加照護人力、提高照護薪資、廣建社會住宅、增加警察與司法人力、發展綠色能源等。這些中規中矩的政見成功穩住了基本盤,最後以11.6% 得票率(比上屆高出2.6%)成為第三大黨。因其黨性與基社盟相近,因此,基社盟現任邦長瑞德(Markus Söder)選擇與自由選舉人黨魁艾蒙爾(Hubert Aiwanger)進行組閣談判,順利的話,巴伐利亞邦將首度出現由基社盟與自由選舉人黨共同組成的聯合政府。

巴伐利亞邦選舉結果(2013-2018)
Photo Credit:張福昌 提供

6. 巴伐利亞邦議會第一次出現6黨結構,議場更加多元

根據選舉結果,有6個政黨跨過5%門檻,取得進入邦議會的門票;左翼黨(Die Linke)則以3.2%得票率,被擋在門外。6黨當中,基社盟雖仍為第一大黨,但得票率慘跌10.5%;社民黨得票率也大跌10.9%,淪為第五大黨;而自民黨則為第六大黨,得票率雖比上屆多了1.8%,但也只有5.1%,成為最弱的反對黨。

準此以觀,基社盟、社民黨與自民黨等三個老牌政黨的支持度都出現問題,取而代之的是綠黨、自由選舉人黨與另類選擇黨等三個相對年輕的政黨。新的政治生態能不能為巴伐利亞邦帶來新的氣象,仍有待觀察。

基社盟崩盤,5大原因

基本上,基社盟落敗的原因可以歸納為以下5點:

1. 黨魁與邦長內鬥,黨內難以團結

瑞德和基社盟黨魁瑞佛爾(Horst Seehofer)的關係相當多層,後者既是前者的上司,也是提拔之人,但權力慾望作祟,使得2017年9月24日國會大選失利後,瑞德鬥雞(Kampfhahn)性格顯露無遺,逼得瑞佛爾交出邦長大位。

但是,老謀深算的瑞佛爾仍以基社盟黨魁的地位掌握基社盟運作與影響瑞德的執政,使瑞德無法兌現「要給巴伐利亞邦最好未來」(Das Beste für Bayern)的承諾,種下敗選種子。敗選之後,瑞德和瑞佛爾互推皮球,指責對方應為敗選負責,但誰也不讓誰,明爭暗鬥的氛圍絲毫沒有改變。

2. 爭議政策瓦解基社盟核心價值

甫於2018年3月16日上台的瑞德,至今才7個月左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他完全掌握幅員將近2倍台灣大的巴伐利亞邦,實在不容易。因此,許多不被選民認同的政策就草草上路,製造排山倒海的民怨,例如:2018年5月15日通過有違憲之虞的「警察任務法」(Polizeiaufgabengesetz,PAG),允許警察對於沒有具體犯罪事實的嫌疑人進行監控與執行警察措施;2018年6月1日生效的「懸掛十字架法」(Kreuzerlass)要求邦層級政府機關必須在其辦公大樓入口處懸掛十字架,引發違反宗教自由(Religionsfreiheit)的示威抗議與控告。

這些侵犯「人身自由」與「宗教自由」的政策都和保守選民的基本價值相違背,因此得不到人民的認同。

3. 基社盟黨魁瑞佛爾大鬧柏林,引發選民反感

瑞佛爾是近期德國政壇的風雲人物,幾乎每天攻佔媒體頭版。最嚴重的事端有二:首先是所謂的「庇護政策63點計畫」(63-Punkte-Planfür Asylpolitik),2018年6月初瑞佛爾在未知會梅克爾的情況下,擅自公佈63項解決庇護問題新措施,內容強調「以德國途徑」解決庇護問題,除了德國另類選擇黨之外,其他政黨皆反對;梅克爾堅持以「歐洲途徑」處理庇護問題,因此與瑞佛爾爭論不休,使當時才剛成立不到3個月的梅克爾政府首度陷入瓦解危機。

梅克爾百日危機:難民問題會造成「大聯合政府」瓦解嗎?

其次是「馬森事件」(Der Fall Maaßen):2018年8月底德國情報頭子馬森(Hans-Georg Maaßen)明顯袒護右派極端份子在肯尼茲(Chemnitz)的暴行,引起朝野眾怒,要求內政部長瑞佛爾將馬森解職,但瑞佛爾卻與梅克爾和社民黨魁娜樂斯(Andrea Nahles)協議將馬森升任為內政部次長,這種不降反升的決議爆發民眾激烈抗議;在輿論壓力下,梅克爾、娜樂斯與瑞佛爾再度協商,改將瑪森降為內政部安全科長,才結束第二次梅克爾政府瓦解危機。

這2起事件不僅對梅克爾本人,而且也對大聯合政府產生巨大殺傷力。短短2、3個月內,梅克爾政府面臨2次倒閣危機,這完全是瑞佛爾所造成,使巴伐利亞邦選民漸對滋事的瑞佛爾與基社盟幹部產生反感。

4. 聯邦議題壓過邦議題,使基社盟競選主軸失焦

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瑞佛爾毫不手軟地攻擊梅克爾的難民政策,一次又一次的激烈挑釁,不僅讓梅克爾政府深陷垮台危機,而且也讓這些聯邦層級的議題深深影響巴伐利亞的選情,因為瑞佛爾經常回到慕尼黑與其基社盟幹部商討如何挑戰梅克爾的政策。就在這往返柏林與慕尼黑之間,那些火熱的聯邦議題就被悄悄地帶入巴伐利亞邦,漸漸成為基社盟熱烈討論的議題,於是一些巴伐利亞邦的議題(例如:如何解決農民生計問題、如何解決空污問題、如何數位化各級學校、如何增加看護人力等)都被束之高閣,使得基社盟的競選主軸完全失焦,造成大量選票流失。

5. 過度防範極右勢力崛起,深陷另類選擇黨陷阱

德國另類選擇黨是典型的民粹政黨,2013年成立至今只有5年的時間,卻能夠進入聯邦眾議院,也在大多數邦議會佔有席位,這完全要拜歐債危機與難民危機之賜。在這次巴伐利亞邦選舉中,另類選擇黨還是主打反難民、反移民、反歐盟、反穆斯林,很成功地製造話題並博得選民青睞,選前民調甚至出現14%的支持率,讓基社盟備感威脅。

因此,基社盟幹部乃突發奇想「複製」另類選擇黨的政治主張,試圖藉此防止基社盟支持民眾靠向另類選擇黨,例如:基社盟黨魁瑞佛爾於2018年3月16日公開表示「伊斯蘭不屬於德國」,此話一出,舉國譁然,瑞佛爾也因此被貼上種族主義的標籤。接著基社盟的反歐洲難民政策、嚴格邊境管制、以及2018年8月1日新推出的「難民中心」再再顯示附和極右翼的意圖。在這種另類選擇黨的困境下,基社盟忽略了選民最迫切需要的農業、環保、治安等議題,使基社盟漸失民心。

AP_18288548571611
基社盟的現任巴伐利亞邦長瑞德|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基社盟與社民黨失勢,梅克爾地位嘎嘎作響

這次巴伐利亞邦選舉,雖為地方選舉,卻產生聯邦效應。悉知,目前的聯邦政府是由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因此基社盟與社民黨的慘敗被解讀為「對大聯合政府的否定」,梅克爾的領導地位也因此成為話題。

長期位居德國10大政治人物榜首的76歲現任聯邦議會議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在接受西南廣播電台(Südwestrundfunk)訪問時堅定地表示「梅克爾已不再那麼不受爭議了」(Merkel ist nicht mehr so unbestritten),這算是在柏林政治圈裡最具指標性的評論;然而,向來謹守本份的蕭伯樂首度嚴厲批評梅克爾,是不是如瑞佛爾所言,蕭伯樂即將取代梅克爾出任總理大位,值得觀察。

除了來自蕭伯樂的可能挑戰外,大聯合政府也再度面臨瓦解危機,梅克爾的總理生涯是否即將結束,取決於兩大因素。首先,社民黨是否退出大聯合政府:社民黨吞下歷史性敗選後,黨內再度掀起退出大聯合政府的聲浪,社民黨青年黨團(Jusos)主席克納特(Kevin Kühnert)更是高分貝倡議退出大聯合政府;因此,假如社民黨真的退出大聯合政府的話,那麼梅克爾將面臨兩項抉擇:(一)與綠黨組成少數聯合政府,這個選項最有可能,而且也得到蕭伯樂的背書;(二)再度嘗試與自民黨和綠黨組成牙買加聯合政府,但機會可能不大,因為自民黨魁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與梅克爾不對盤,合作的機率不是很高。

其次,瑞佛爾是否下台是個關鍵因素:自從今(2018)年3月14日大聯合政府成立,瑞佛爾擔任聯邦內政部長之後,瑞佛爾一直扮演反梅克爾的角色,一意孤行的作風,儼然成為梅克爾的剋星、大聯合政府的害群之馬;基社盟在巴伐利亞邦敗選後,黨內首度要求瑞佛爾下台,如果瑞佛爾被迫接交出基社盟黨魁的棒子,那麼梅克爾就可順水推舟,拔除瑞佛爾聯邦內政部長的位子,讓自己從「瑞佛爾漩渦」中脫身,讓基督聯盟姐妹黨團結向前,讓大聯合政府穩定執政。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梅克爾的基民盟並未參與巴伐利亞邦選舉,因為基民盟與基社盟在合作組成基督聯盟(Die Union)時,雙方就達成「聯合推舉總理候選人」與「基民盟不參與巴伐利亞邦選舉」的承諾,所以這次巴伐利亞邦的不利選舉結果,充其量只「間接」打擊到梅克爾。但是即將到來的2018年10月28日黑森邦(Hessen)大選將是梅克爾最大的考驗,一來,基民盟有許多候選人投入這場選舉,二來,基民盟還是目前黑森邦的執政黨,所以黑森邦的成敗將「直接」算在梅克爾頭上。根據2018年10月18日的民調,基民盟的支持率雖然最高,但其得票率大約只有26.7%,比2013年大選時的38.3%,足足減少11.6%,這會不會是壓倒梅克爾的最後一根稻草,值得我們進一步追蹤與觀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