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是父權的展現,女性身體內外都成為男性的戰場

戰爭是父權的展現,女性身體內外都成為男性的戰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直到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後,聯合國才認可性侵害及性騷擾為違反人權的罪。在那之前,文學作品常常將女性塑造為「戰利品」,性暴力更是社會禁忌話題。

文:Christina Asquith
譯:彭于庭

諾貝爾和平獎得獎名單於10月8日出爐,致力於讓更多人民意識到衝突期間發生的性暴力的工作者在今(2018)年獲得此殊榮。但是性侵案纏身的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正式被任命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新聞一釋出,馬上蓋過前者的光芒,許多人都覺得相當諷刺。

許多規模小的國際組織也努力打擊戰爭期間的性侵害、性騷擾問題,但他們長期不為人知、工作受挫,而諾貝爾和平獎的存在則可以號召更多人加入此工作。

諾貝爾和平獎表彰亞茲迪(Yazidi)性侵害倖存者兼行動人士納迪婭・穆拉德(Nadia Murad)以及剛果民主共和國婦科醫師德尼・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他們致力於終結使用性暴力作為戰爭武器,因此獲得此殊榮。

身為著名的女權鬥士、記者,並同時著有《自由要靠自己》(Freedom is an Inside Job)一書的扎伊納布・薩勒比(Zainab Salbi)表示:「我現在很激動,這真是太棒了!」但她的喜悅沒持續太久,因為不久前又有一位伊拉克女性行動人士被殺害,這已經是8月來第5起了。「諾貝爾獎的重點在於它提供一個安全的平台讓大家發聲進而改變世界。」

而其他人則認為諾貝爾獎委員會花了太多時間才理解到戰爭期間性暴力的嚴重性;實際上多數國家的立法、相關預算、和政治人物也都沒有積極應對這件事。

一直到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後,聯合國才認可性侵害及性騷擾為違反人權的罪。在那之前,文學作品常常將女性塑造為「戰利品」,性暴力更是社會禁忌話題。

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出,女性遭遇的性暴力一直是戰爭中最嚴重的問題,例如在去(2017)年緬甸引爆難民危機的「清洗」運動中,大批軍人性侵害穆斯林羅興亞(Rohingya)婦女。即使在沒有發生衝突的國家,仍有法律將女性的身體視為公共財產。無所不在的性別歧視侵害了婦女的權益,例如印尼婦女必須通過童貞測試才能當警察。

喬治城婦女和平及安全機構(Georgetown Institute for Women, Peace and Security)執行主任、長期為女性推動更完善的國際法的活動人士梅蘭妮・維爾韋(Melanne Verveer)認為,有太多的性罪犯都沒有被繩之以法。她說:「性罪犯被判無罪的現象非常普遍,人們仍視性暴力為戰爭的副產品,而不是用來實現邪惡目的的戰略工具。」

維爾韋認為在蒐集性暴力證據、治療受害者以及司法正義方面上還有很多努力空間。她希望聯合國安全理事會1990年通過的第1325號決議能更有效地執行,這是國際領導人首次以實際行動讓更多婦女加入解決戰爭衝突和安全問題的行列,安全理事會需要在能力內採取更多有效措施打擊衝突期間的性暴力問題。

剛果內戰時期的性虐待問題非常嚴重,例如聯合國的衝突期間性暴力問題特別代表瑪戈特・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om)就曾在2010年稱該國為「性侵害的世界之都。」即使內戰結束,衝突仍在該國各區爆發,且犯者不再是士兵而是平民,事實證明,遭性侵的女性很難討回一個公道。

勞倫・沃爾夫(Lauren Wolfe)曾在婦女媒體中心(Women’s Media Center)執導《四面楚歌的女性》(Women Under Siege )也廣泛報導剛果的性侵害案件,她很想知道未來會如何,她說:「這已經拖得太久了,女性是戰爭中被遺忘的受害者,也許我們現在比較有意識到女性的遭遇,但好幾世紀以來她們都是衝突期間的犧牲品,而我們卻都沒發現。」

沃爾夫表示我們需要更好的法律,不讓加害者逍遙法外。「像剛果這樣的國家即使女性贏得法律訴訟並可從軍隊或政府那獲得賠償,但索賠要花太多的心力與金錢,所以從沒有任何女性實際拿到賠償金,而且她們必須前往首都金夏沙,還要付律師費。」

在2000年代製作了一系列關於衝突期間婦女紀錄片的艾比蓋兒・迪士尼(Abigail Disney),也認為不可高興得太早,她在2010年前往剛果要讓更多人認識此議題時認識了穆克維格。

迪士尼說:「穆克維格一直以來是我們這個小圈子裡的英雄。儘管資金不足、沒沒無聞又面臨軍隊的威脅,他仍非常投入於這份工作。他是位好人,我是說真的。不需要跟他強調女性的重要性,這他早就知道了,他是真誠的盟友。」

然而,迪士尼很明確地指出還有許多力有未逮之處,「目的並非防止女性淪為戰爭的受害者,而是讓戰爭不再發生。」真正的改變不僅於減少戰爭造成的傷害,而是讓女性獲得實質的平等,像男性一樣有權力決定自己的人生和國家的未來,簡單來說,戰爭會減少。

關於卡瓦諾的性侵害案聽證會迪士尼深感其受,也跟其他的婦女一樣對於沒有把性犯罪者繩之以法感到憤怒。迪士尼說:「戰爭就是典型父權制的體現,女性的身體,或裡或外都成為男性的戰場,而女性脫離男性之後就沒有價值了。我們是物品,只要戰爭還存在,女性仍活在危險之中,但有些人認為要永遠結束戰爭簡直是天方夜譚。衝突雖不可避免,但暴力是一種選擇。」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