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癱瘓碰巧供應商和新加坡相同,兩國地鐵成「難兄難弟」

港鐵癱瘓碰巧供應商和新加坡相同,兩國地鐵成「難兄難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雷茲(Thales)曾為新加坡東北線和環線供應車資收費系統,又在2012年獲頒南北與東西線總值1億9500萬元的信號系統提升工程合約等。泰雷茲同時為新加坡和香港提供地鐵信號系統升級的技術服務。

文:盧凌之

常被拿來相互比較的新加坡和香港,最近在地鐵服務方面,變成了「難兄難弟」。

列車準點率高達99.9%的港鐵16日發生史上最嚴重信號系統故障。荃灣、港島、觀塘和將軍澳四條地鐵線先後在上班高峰期出現長達6小時的延誤,造成交通幾近癱瘓,影響上百萬人通勤。

當天清晨6點前後,中央控制中心發現無法將車速指令發送給各線列車,為安全考量,改成人工操控,造成班次從平時的兩至三分鐘增加到12至15分鐘一趟。

班次減少,乘客是不會減少的。因此用一個字形容當天場面,就是「塞」。排隊進站的人多到「打蛇餅」,進了站又塞在月台或車廂內,險些被擠成「沙丁魚」。不少車站因人流過多被迫臨時停止乘客進閘,還要出動警察到場維持秩序。

地下塞?地面一樣塞

就算臨時改乘路面交通,情況一樣糟糕。根據港媒描述,九龍半島交通要道大塞車,車龍長達43公里。試想一早出門的打工仔被迫塞在局促的空間里數個小時又動彈不得,膀胱告急還得死撐,最終上班遲到,能不憤怒嗎?於是怒氣無處發洩網友灌爆香港各大媒體社交專頁,表達心中不滿。

新加坡人看到這裡,覺得似曾相識?噢,地鐵故障?我們見識多了。信號系統故障?這個名詞我們太熟悉了。

我們將視線轉回香港。港鐵管理層在事發當天形容事件罕見並道歉,懷疑與信號系統升級有關,但仍須詳細調查。

港鐵也在升級信號系統

港鐵舊有的信號系統,已經無法負荷繁忙的列車班次,因此從2015年開始逐步為七條鐵路線進行信號系統「升級」,以增加載客量。有網友和電台主持人隨即質疑,港鐵是否選用技術不過關的「中國大陸貨」,才導致故障發生。

港鐵並沒有公佈涉及事件的信號系統供應商,但該公司曾在2015年的一則新聞稿中,宣佈將這七條線路的訊號系統提升工程合約,批給由兩家國際知名的訊號系統供應商——阿爾斯通公司(Alstom Hong Kong Limited )和泰雷茲公司(ThalesTransport & Security (Hong Kong) Limited)組成的Alstom-DUAT JV公司。合約總值33億元港幣(約合5.8億新元)。

另據Alstom的中文網站,「在這一項目中,泰雷茲將提供先進的SelTrac® CBTC系統。項目的執行將由一支專為該項目成立的泰雷茲-阿爾斯通聯合團隊完成。泰雷茲作為聯合體中的領導方,是技術的主要提供者,阿爾斯通則負責保證項目的管理,並提供遠程軌旁設備控制器,以實現與現有設備的無縫對接。」

看到什麼熟悉的字眼嗎?

「泰雷茲(Thales)」

「泰雷茲」是simi啊?和新加坡有什麼關係?

這是一家在交通、國防、保安及宇航業頗有名聲的法國公司,在全球50多個國家設有業務。巧合的是,泰雷茲曾為新加坡東北線和環線供應車資收費系統,又在2012年獲頒南北與東西線總值1億9500萬元的信號系統提升工程合約,以及大士西延長線總值4030萬元的信號系統合約。

哦,原來泰雷茲同時為新加坡和香港提供地鐵信號系統升級的技術服務。據紅螞蟻翻查,兩地使用的都是泰雷茲最新的SelTrac® CBTC(基於通信的自動列車控制)系統技術。據《海峽時報》報導,新加坡採用這項技術後,將幫助高峰期的列車發車間距,從目前的120秒,降低至100秒。

RTSIMA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新加坡地鐵 SMRT。

泰雷茲新加坡事跡

紅螞蟻再簡單地向各位回顧泰雷茲去年「蜚聲獅城」的事跡:

2017年6月28日,大士西延長線和南北線列車服務在傍晚尖峰時段同時中斷。調查發現,是因為泰雷茲工程人員在為東西線新信號系統設置及下載無線軟件時,錯誤把無線電連接到無線電主幹網絡,導致網絡擁擠。

2017年11月15日,東西線新信號系統出現問題,一列列車在裕群站停靠時,與一列尾隨而至的列車發生碰撞,導致38人受傷;過後證實是因為信號系統供應商泰雷茲沒有改裝設在軌道的一個器材,以致器材無法與新的列車信號系統匹配,最終引發碰撞事故。

泰雷茲在新加坡的短短五個月內犯連犯兩次嚴重失誤,所以這次港鐵癱瘓事故,又是泰雷茲的錯?

信號系統故障?港鐵事故原因還有待查明

紅螞蟻可沒這麼說。列車服務大面積延誤,表面上是信號系統故障,但真正原因仍撲朔迷離。

香港《蘋果日報》17日引述港鐵車務工程總管李家潤說,經初步電腦數據分析,發現訊號系統區間電腦之間,有大量資料不斷傳輸和相互同步,耗用電腦大量資源,與程式設定有關,但暫時看不到事件與測試新系統或人為因素有關。

另據香港東網報道,李家潤指應是荃灣線最先發生故障,而荃灣線在當天凌晨曾測試新信號系統,並於前日早上四時半成功轉換回現有信號系統。他強調兩套系統完全分隔,但會研究事件是否與新信號系統有關。

《星島日報》則在昨天接獲來自港鐵的消息指,事件或涉及人為因素。有測試人員在事故發生凌晨完成測試新信號系統後,忘記切換回舊系統,結果早班人員上班後仍以新系統「上線」,導致信號系統「死機」。

港鐵也宣佈,將成立獨立委員會進行調查,預計需要兩個月。港鐵也會邀海外專家協助調查。但不妨考慮一下新加坡的專家吧,查地鐵故障原因,新加坡可在行啊。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