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非洲》:市中心公寓月租6700美金,日薪2美元的百萬貧民難以想像

《爭奪非洲》:市中心公寓月租6700美金,日薪2美元的百萬貧民難以想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洲新中產階級對於本土經濟來說要比富人階級來得重要許多,原因是中產階級會在自己的國家消費,他們希望有強大的本土產業誕生。再者,他們最希望非洲年久失修的教育及醫療體系獲得改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法蘭克・席蘭(Frank Sieren)、安德列亞斯・席蘭(Andreas Sieren)

為什麼中產階級很重要?

非洲的貿易情況已漸入佳境,即使常有不利的政治情勢、基礎建設問題及普遍的貪腐狀況發生,一旦有了創新業務模式加持,企業依舊能夠成功建立市場。這股盛況在奈洛比的新購物中心、超市及餐飲連鎖加盟店中可以看得出來,那裡不斷有新的企業誕生,中產階級勢力也就這樣隨著逐漸增加的所得與都市化,繼續成長茁壯。

非洲人的消費慾望與日俱增、樂意將他們新增的所得用在購買商品上。對他們而言,這樣的消費行為是生活中額外的樂趣及享受,倒是與每日必需品無關,這種消費習慣和他們前幾代祖先大相逕庭。同時,非洲中產階級的規模已經大到讓很多專家相信,非洲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帶動經濟繁榮。

新中產階級對於本土經濟來說要比富人階級來得重要許多——更何況這些富人是在如安哥拉及蘇丹這種繁榮國家才存在的——原因是中產階級會在自己的國家消費,而不是在倫敦的哈洛德百貨(Harrods)或是紐約的梅西百貨( Macy's)豪擲千金;在富人們紛紛將孩子送到英語寄宿學校就讀、自己則上德國醫院就診、開法拉利跑車、在法國蔚藍海岸買豪宅、到馬爾地夫度假時;中產階級則是安份地在家鄉生活,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希望有強大的本土產業誕生。再者,他們最希望能迫使非洲年久失修的教育及醫療體系獲得改善,這也是他們第二個願望。

對於中產階級到底會如何影響非洲,以上這些論調是極具說服力的。

至少比起窮人,中產階級盼到社會整體情況改善的這天來臨,相對來說機會比較大。如同我們在歐洲及美國等工業化國家所見,中產階級不只是經濟上的,也是一個社會上的現象。他們對於國家的要求更高,他們渴望年金制度或者健康保險,不過,西方各國對生活水準的期望仍有落差,例如德國人對政府的要求顯然比美國人更高;法國人則更勝一籌。就算因為資源有限,使得非洲的後續發展只能到達如美國般的境界,對他們來說也已經是一大挑戰。誰是該被支援的一方呢?應該先保護弱勢團體,使其不再跌入貧窮線之下;或者先改善基礎建設,民眾才有自食其力的本錢?

非洲式的政治支票

這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在新興的民主制度中尤其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政治人物為了贏得選戰,時常會迎合選民的短期利益而承諾給予他們補助金,這種習慣真的有好處嗎?如若像肯亞的政客一般,承諾民眾一項起碼在15到20年後才會完工、受益者還是下一代的基礎建設呢?接著還有後續問題產生:向民眾徵來的稅收或其他的費用會有多高?選民的門檻在哪裡?為了下一代能更好,民眾準備好犧牲什麼?這些都不是天馬行空的幻想,而是每天在非洲所有發展中國家裡,都會被新中產階級拿來討論的話題,在廣播、網路以及報章媒體隨處可見。民眾希望他們的聲音能被聽見,並且期望共同參與、決定國家的大小事。

接下來會出現一個更大的問題:公共基礎建設所需的經費從何而來?光是在10年內讓整個非洲所需電力供給無虞,就需要將近200億美金;提供民眾乾淨的飲用水更是價格不斐,一年得花掉160億美金。政府如何在建設國家與放任中產階級改善生活的私人願望之間達到平衡?亦或這其實就像某些經濟學家所認為的,兩者並無違和之處?

放任政策所造就出的企業,光靠他們帶來的盈收和新的就業機會,能夠讓國家有足夠的稅收嗎?這些問題在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的經理人那裡是找不到答案的,反而是那些來自亞洲的實踐者能用他們的經驗告訴我們,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裡建設了什麼。很多事端看非洲在未來20年裡是否能採取正確的政經措拖;同時也取決於身在歐洲的我們如何一面兼顧自身利益,一面巧妙地助非洲人一臂之力。過去15年來穩定的經濟成長讓整個非洲出現了顯而易見的變化,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讓這波熱潮穩定下來,不要僅止於曇花一現。現在的非洲,要走的是中國和許多亞洲國家在21世紀初期所經歷的成功之路。

就像貧民晉升為中產階級一樣,非洲也有一些人才剛踏入生活富足的繁榮新世界,或是至少離這樣的境界僅有一步之遙。和中國不同的是,非洲靠白手起家致富的百萬富翁少得可憐,但這要成為討論焦點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在非洲人口稠密的大城市裡,每天都可以頻繁遇見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的人,就像安哥拉的首都魯安達一樣。

魯安達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曾像今日一樣和平了。早在1964年,當地就發生反葡萄牙的殖民戰爭,一直到1975年安哥拉才獨立建國。但就在宣佈獨立的同一年,安哥拉卻爆發了解放運動團體之間的對立,很快地演變為由南非與美國所支持的反對黨UNITA對抗古巴支持的執政黨MPLA的東西內戰衝突,這場內戰歷經27年才結束。對安哥拉而言,這些將近40年歷史的衝突遺產是多麼沉重,一直到今日仍拖累了整個國家的發展。

自內戰結束以來,安哥拉首次的國會大選在2008年9月舉行,執政黨MPLA在220個國會席次中拿下191席,在野黨UNITA起初對於選舉結果怨聲載道,不過到最後還是放棄了抗議行動,才使國家得以安寧。安哥拉在2010年啟用新憲法,國家總統將不再由人民直選,而是由國民大會選出後直接擔任政府領導人。MPLA 在2012年的國會大選中獲得了71%的選票;如此一來,荷西.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 José Eduardo dos Santos)便順利連任總統了。雖然安哥拉的內戰結束、國家也開始繁榮了,但這並不代表這個國家沒有任何問題,我們可以由瑪麗莎.甘寶兒(Marisa Gamboa)的生活得知一二:

她站在路邊,汽車呼嘯而過帶來的漫天塵土遮去了大半身影,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下雨了,熱得難耐。瑪麗莎站在大廈玻璃窗映出的影子裡,她的兒子則在一旁玩著破爛的皮帶扣環及紙箱,身邊還立兩個灰色的桶子,他們從兩小時前就在此等候供水車到來。

瑪麗莎一家人住在魯安達一處貧民窟中,那裡沒有電、沒有垃圾回收、更沒有任何供水管道;在魯安達只有9%的人口有供水管線可以使用,每天瑪麗莎都要出門取乾淨的水。挑水是很費力的,偏偏家裡還有三個孩子等著要用水。瑪麗莎沒有幫手,她的丈夫五年前死於一場霍亂中,過世時連當地的平均壽命40歲都還不到。安哥拉大約有300萬人像瑪麗莎一樣生活在貧民窟裡,將近魯安達總人口的一半。

聽過這個故事以後,一份來自2014年的調查報告結果會讓你瞠目結舌:根據美世諮詢公司(Mercer)的調查,魯安達是全世界生活消費最昂貴的城市。調查中比較了世界各國每年必要的生活花費,參考的內容超過200件商品及服務項目如房租、生活必需品及衣物等,結果顯示,在魯安達市中心一間不附家俱的二房公寓,月租高達6700美金;中午在餐廳點一份簡餐也要28美金;500公克的進口香草冰淇淋要價超過30美金,這是那些在貧民窟裡,日薪僅有2美元的百萬人口無法想像的另一個世界。

相關書摘 ▶《爭奪非洲》:在金磚五國表現積極,南非的企圖是什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爭奪非洲》,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法蘭克・席蘭(Frank Sieren)、安德列亞斯・席蘭(Andreas Sieren)
譯者:張綱麟

當肯亞發展出手機轉帳平台、
奈及利亞變成非洲好萊塢、
安哥拉出現時尚產業。

中國獲得的,我們錯失的,或許是未來50年內最後、也最大的商機。

現在的非洲,已經不是我們過去想像的那個全然黑暗的大陸

過去我們對於非洲的想像,還是那個「黑暗大陸」。貧窮、戰亂、疾病橫行,人民貧窮且缺乏教育需要「先進國家」提供的救助。你我可能還無法想像的是:

►蓬勃的網路科技——雖然還不到成熟階段,但現在的非洲,已經不再只是單純的科技產品「市場」。在肯亞,你可以用肯亞自己發展出來的銀行工具M-Pesa透過手機進行轉帳,光在非洲就有高達1800萬名用戶。M-Pesa此時也已經走出非洲,連在印度都有100萬人使用它。2014起,M-Pesa成功進軍歐洲。
這並不是獨屬於肯亞的成功,事實上,迦納與Google展開合作,奈及利亞開始發展遊戲產業。整個非洲,正在準備要蛻變。

►全球成長最快的奢侈品市場——自2008年到2013年間,奢侈品在撒哈拉以南的銷量成長了35%,在未來的五年內可望再增加33%。為什麼?因為根據歐睿國際(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所做的市場調查顯示,非洲目前的經濟成長是全世界第二快的,僅次於亞太地區。

►非洲已經有了中產階級——除了南非之外,肯亞、衣索比亞、安哥拉……我們過去認定的窮國,他們或者還沒有完全脫貧,或許舉國還有一半是窮人。但已經出現中產階級。安哥拉的羅安達甚至曾經榮膺全球生活最昂貴的都市榜首,市中心一間兩房兩廳的高級公寓月租金可達6700美金。而非洲的中產階級關心的也不僅只是經濟,政治人物的能力與操守也是他們在意的重點。

爭奪非洲
Photo Credit: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