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非洲》:在金磚五國表現積極,南非的企圖是什麼?

《爭奪非洲》:在金磚五國表現積極,南非的企圖是什麼?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爭奪世界領導地位的遊戲中,金磚國家共同體是一張王牌,對中國來說特別重要;北京當局費盡心思將南非納入金磚國家,打的就是讓非洲和中國關係更緊密的如意算盤,中國這番算計,如今看來是有收獲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法蘭克・席蘭(Frank Sieren)、安德列亞斯・席蘭(Andreas Sieren)

另一種「脫歐」

金磚五國開發銀行在2016年開始運作,銀行主將由五個國家輪流擔任。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若想和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平起平坐,勢必得再等上十幾年,不過,能有今日的進展,已經極具歷史意義了:新興國家脫離西方掌控獨當一面。世界不再只看著中國崛起,而是已發展國家和新興國家之間的全球競爭。能擁有自己的銀行是崛起之路的里程碑,下一步該怎麼走也早已規劃完成:金磚五國之間屬於自己的、不仰賴歐美的光纜計畫;這將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在爭奪世界領導地位的遊戲中,金磚國家共同體是一張王牌,對中國來說特別重要;北京當局費盡心思將南非納入金磚國家,打的就是讓非洲和中國關係更緊密的如意算盤,中國這番算計,如今看來是有收獲的。

令人驚訝的是,世界上43%的人口就住在這些金磚會員國家中,目前他們的生產力佔了全球國民生產毛額25%以上。在此同時,金磚五國中有超過200萬個百萬美元富豪,和四年前相比,整整成長了30%。這些新興國家心知肚明,但卻被西方國家低估的事實是:20年來,中國在非洲的苦心經營已經留下比西方國家半世紀的發展援助還清晰且重要的痕跡。

過去幾年來,全球的經濟大國逐漸從西方工業國家轉向新興國家,諮詢企業麥肯錫提出,由於都市化比例增加,世界經濟的重心將會往東方(亞洲)及南方(非洲及拉丁美洲)移動,消費人口成長,到2025年人數將達到40億;反觀1990年,世界消費人口僅有10億人。超過一半以上的消費人口來自新興市場,為世界經濟創造3000萬兆美元的消費力,連身負非洲經濟繁榮重任的非洲中產階級也會是做出貢獻的一份子。

新的開發銀行就是負責照顧這群人,其中最大的得利者是南非。這個國家是金磚五國中最弱的成員,卻和金磚五國中最強大的中國有著密切關係,和亞洲第二重要的國家印度也有密不可分的連結。南非政府在德班高峰會後,已經謹慎表示,他們想把銀行總部留在南非。被提名成為金磚五國經濟委員會新任主席的南非礦業大亨帕特里斯.莫特塞比(Patrice Motsepe)對這項計畫侃侃而談:「我們的金融機構世界一流,這是不爭的事實。」

南非的企圖

事實上,南非的銀行不只在非洲具有領導地位,和西方國家的銀行相比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後來決定讓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總部設在上海,南非仍希望在金磚五國扮演中心角色。和每個德國的中小企業一樣,對非洲而言和本地的國內銀行保持良好關係,會讓許多投資變得更簡單。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應該為重要的建設計畫提供資金,如此一來便毋需再向西方國家伸手要錢。從現在開始,投資非洲不再是「自助式援助」,而近似於「自助式的自助」,金磚國家希望未來能自行處理各類金融危機。

這些國家在金融關係上密切合作的渴望已經展現在另一項計畫中。2013年9月G20高峰會在俄羅斯聖彼德堡舉行之際,金磚國家為了可能發生的貨幣危機創建了一個共同穩定基金;如此可以避免像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或2013年的印度盧比(Rupee)貶值事件再度發生。

由於西方投資者對新興國家的經濟成長遠景仍心存懷疑,在短時間內收回大量資金,導致當時的盧比在半年內就貶值了將近四分之一,南非的蘭特(Rand)則貶值了三分之一。同樣面臨壓力的還有巴西的里奧(Real),2014年底甚至連俄羅斯的盧布(Rouble)也一度重挫。因此,金磚五國在聖彼德堡高峰會上決定利用一個共同應急基金來支持自己的貨幣。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同意設立的基金,金額高達將近1000億美金,這一次則由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來宣佈消息。全世界外匯存底最高的中國將捐助大部分的資金,這個自2014年以來就是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國家根據它的購買力平價,允諾會出資410億美元;巴西、印度及俄羅斯則各自出資180億美元,南非出資50億美元。

在各國領導人同意之下,中國得以申請的援助金額達到200億美元,巴西、俄羅斯及印度各為180億美元,而南非則是200億美元。這個基金將威脅到美元在世界經濟的主導地位;如此一來,多年來僅被西方當作地緣政治辯論俱樂部的金磚五國,地緣經濟輪廓也越來越清晰。

對於這個基金和開發銀行的設立感到興高采烈的不只是非洲,印度也亟需協助,特別在國家基礎建設的發展上。就連靠著2013年中教宗來訪及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而一舉躍上國際舞台的巴西也一樣,這個二億人口的南美洲國家當時正為2016年奧運做準備,國家財政收支狀況卻十分吃緊。在未來五年內,金磚五國將投資近4.5兆美元在基礎建設上,相當於這五個國家的外匯存底總數。開發銀行當然沒有這樣的財力,但它可以確保貸款提撥無虞。

世界盃足球賽後,緊接著在2014年7月於巴西福塔雷薩(Fortaleza)舉行的第六屆金磚五國高峰會上,就已經確定要如何資助開發銀行。初期的發行資本為500億美元,到下個階段會增資到1000億美元。令人意外的是,每個國家將各自出資100億美元,中國顯然很講求公平,和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全然不同;若是採用另一種資助銀行的辦法,亦即規定每個成員國該出多少資金端看各國的經濟實力來決定,也就是實力較強的國家出資較多,這種做法可能又會遭到譴責。不過,這種公平說穿了不過是形式,中國當然還是佔著主導地位。畢竟過去十年來,中國對世界經濟成長的貢獻完全抵得過其他金磚成員國加起來的成果。

對於中國這樣的經濟強權國家來說,100億根本只是小數目;反觀南非,則是到達財力臨界點了,因為100億相當於南非五分之一的外匯存底,而且南非很有可能面臨遭到信貸評等機構降級的危機。在這種情況下便產生了一個問題,中國會不會對這個來自非洲的金磚姐妹小國在財政上伸出援手,借貸部分的金錢給她?整體來說,南非這時想獨當一面,還無法順利實現。

事實上,出資平等的真理越是表現得可圈可點,就越有可能影響這個新機構的執行力。評論家已經指出,初期發行的500億美元資本對一個強而有力的開發銀行來說實在太少,只是剛好等於世界銀行在2012年為信用貸款、援助資金、資本投資及擔保金額所準備的數目而已;世界銀行在2013年的資本總額,是2230億美元,高出金磚開發銀行初始資本四倍之多。要籌出這樣一筆金額對中國來說當然不成問題,但如此一來,金磚五國其內部的的平等性再不復見。

然而,團體內部想要在平等性和銀行的全球執行力間取得平衡時,就已經可以慢慢看出中國是如何決定這些問題,在討論銀行地點一事上就可略窺一二。南非政府極力爭取將銀行設在約翰尼斯堡,直到巴西高峰會之前,都表現出一副「事情已經塵埃落定」的樣子。依據他們的主張,銀行若設在約翰尼斯堡將具有「地理優勢」;接著,只見北京當局以秋風掃落葉之姿,宣佈銀行將落腳在上海,為這場討論畫下了句點,此舉不只讓南非極為失落,連印度也希望將銀行設在自己的國家。

不過,中國倒是提醒了印度總理莫迪,前任總理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也贊成將銀行設在上海。一國領導者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幸好南非還是爭取到了銀行在非洲地區的中心據點,如此一來,身為金磚五國的新成員,南非便得以共同決定這個俱樂部的大小事。時任南非外交部長瑪夏(MaiteNkoana-Mashabane)驕傲地向其他非洲國家保證,南非將為了非洲而戰,特別是在爭取「擴建非洲的基礎建設」上,一定不遺餘力。

相關書摘 ▶《爭奪非洲》:市中心公寓月租6700美金,日薪2美元的百萬貧民難以想像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爭奪非洲》,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法蘭克・席蘭(Frank Sieren)、安德列亞斯・席蘭(Andreas Sieren)
譯者:張綱麟

當肯亞發展出手機轉帳平台、
奈及利亞變成非洲好萊塢、
安哥拉出現時尚產業。

中國獲得的,我們錯失的,或許是未來50年內最後、也最大的商機。

現在的非洲,已經不是我們過去想像的那個全然黑暗的大陸

過去我們對於非洲的想像,還是那個「黑暗大陸」。貧窮、戰亂、疾病橫行,人民貧窮且缺乏教育需要「先進國家」提供的救助。你我可能還無法想像的是:

►蓬勃的網路科技——雖然還不到成熟階段,但現在的非洲,已經不再只是單純的科技產品「市場」。在肯亞,你可以用肯亞自己發展出來的銀行工具M-Pesa透過手機進行轉帳,光在非洲就有高達1800萬名用戶。M-Pesa此時也已經走出非洲,連在印度都有100萬人使用它。2014起,M-Pesa成功進軍歐洲。
這並不是獨屬於肯亞的成功,事實上,迦納與Google展開合作,奈及利亞開始發展遊戲產業。整個非洲,正在準備要蛻變。

►全球成長最快的奢侈品市場——自2008年到2013年間,奢侈品在撒哈拉以南的銷量成長了35%,在未來的五年內可望再增加33%。為什麼?因為根據歐睿國際(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所做的市場調查顯示,非洲目前的經濟成長是全世界第二快的,僅次於亞太地區。

►非洲已經有了中產階級——除了南非之外,肯亞、衣索比亞、安哥拉……我們過去認定的窮國,他們或者還沒有完全脫貧,或許舉國還有一半是窮人。但已經出現中產階級。安哥拉的羅安達甚至曾經榮膺全球生活最昂貴的都市榜首,市中心一間兩房兩廳的高級公寓月租金可達6700美金。而非洲的中產階級關心的也不僅只是經濟,政治人物的能力與操守也是他們在意的重點。

爭奪非洲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