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進!餐桌上聊教養》:為了100分,把生活、興趣全部抹殺,值得嗎?

《請進!餐桌上聊教養》:為了100分,把生活、興趣全部抹殺,值得嗎?
Photo Credit: 奇光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孩子以為考上大學就海闊天空,但大學還是要上課,還是要考試,畢業後就要開始找工作,這樣的發現,許多孩子都傻了!因為,為什麼大人說的「最後的樂」被吊起來了,永遠看不到。

文:宋明琪(Mickey Sung)、蔡怡欣(Bianco Tsai)

別把孩子的一生「賭」在學業

人物專訪 徐敏

南京曉庄學院文學院副教授,多年前應台灣大學邀約於文學院擔任客座教授,育有一子。熱愛文學的她與友人合夥經營南京「二樓南書房」,這是一家不賣書的書店,口號是「不滅的理想,不關燈的書房」,24小時全天經營,為喜愛文學的人永遠點一盞明燈。

「父親給我的,我特別感激,『他讓我自己去選擇』。當年母親堅決反對我當老師,他如果也不同意我,我可能就沒辨法填『鄉村師範學校』志願。記得當時填志願的時候,母親先替我填了郵電專業,當時郵電專業特別熱門,因為畢業後工資特別高。知道母親替我填志願並繳交後,我說:『我不要填郵電,我要當老師。』當時還沒考試,只是剛交志願表,於是父親就到教育局,把檔案調出來,幫我改了志願。

也因為如此,後來母親有很多年不高興,因為師範畢業出來,在小學教書工資非常低,一個女孩子下鄉又不安全,況且在那年代下鄉是最不得已的選擇,表示你沒能力,成績不好。我母親很好面子,總覺得下鄉是父親的關係,常對他抱怨『你為什麼不把她留下來?!』母親從來沒想過這是女兒的理想,就是要下鄉教書!如果我不下鄉,我幹嘛要報鄉村師範學校呢?」──徐敏


今天和徐敏教授約在南京市秣陵路21號的二樓南書房,這棟位於民國建築片區,看起不怎麼起眼的二層樓建築,斑駁外牆點綴四季花草,一棵大樹為小院增添寧靜,三間溫暖而不張揚的書房,為喜愛閱讀與文學的人在茫茫世俗裡點著永不熄滅的文學火光。身為二樓南書房的創辦人之一,徐敏教授說:「南京人比較開放,包容力較大,不會因為你是鄉下人、外來工人,就不歡迎你。所以,我們這裡有流浪漢在這過夜的。」二樓南書房的口號「不滅的理想,不關燈的書房」成為城裡少數幾家24小時不關燈的書店,卻不賣書,讓人自由進出,免費閱讀書籍,如果想要借書,會員卡押金一百元人民幣,就可借還書,而且不需其他任何費用。書店唯一的收入大概就是那一杯十幾塊人民幣的飲料。走進裡面三間書房,空間不大,大約能容納十人左右,幾乎坐無虛席,每個人靠得很近,卻互相不打擾,還有人在沙發上打盹,靜䀄的氛圍,讓人腳步跟著放輕。

從小在學校長大的徐敏教授,因為爺爺和父親都是老師,耳濡目染之下,從小志願便是成為「老師」。15歲選擇考師範的時候,母親很生氣,因為在當時老師工資是低的。徐敏教授的母親在銀行上班,工資比擔任中學校長的父親高三倍之多。父親當時已是中學高級教職,都比她低那麼多,母親當然不允許她考中師。母親說:「妳考中師就是那麼窮!」雙親那一代都窮怕了,那個窮是,首先生活你要能過得去,你都過不下去談什麼理想。後來徐敏教授能理解母親的堅持,但在當時覺得母親特別勢利。終究在父親支持下,她能追求理想,18歲從師範學校畢業後,便下鄉擔任小學老師兩年,後來回到縣裡擔任五年的中學老師,期間因為喜歡讀書,再回學校進修,順利取得博士學位,便在大學教書到現在。她笑著說:「小時候跟著雙親住在學校宿舍,工作又是小學、中學、大學,都在學校裡面,就是沒有離開過學校。」

對教育、文學充滿熱情理想的教授,她的生命經歷如何帶領著她與自己孩子相處?她的教養態度又是如何呢?

孩子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

父親對她的教養態度就是,第一,孩子要有興趣。父親說「小孩子要做什麼,讓她自己選」,所以現在徐敏教授對待孩子,就牢牢記得當時父親說的這句話;第二,在生活中盡可能拓展孩子接觸面,讓孩子多方嘗試培養不同興趣。徐敏父親有個觀點,現今獲得許多人贊同,就是:100分的試卷設計,並非以滿分為及格標準,譬如低年級(一、二年級)試卷80分是及格分,能夠考80分就代表孩子已經掌握目前學習內容;高年級(五、六年級),70分是及格分,孩子考到70分以上就可以,並不一定要考100分。

父親常說「經常考100分的孩子是有問題的!」所以從來不要求她考試成績要特別好。當時還小的她,不瞭解為什麼父親要這麼說,只覺得父親瞧不起她,認為她考不著100分,所以才這麼說!她暗自想:「我不像哥哥成績特別好,總是不小心就能考100分,因為我不是那麼聰明,所以父親才這樣安慰我!」個性好強的她,特別努力學習,就希望能考高一點的分數。她說:「我自己特別想做好,大家不要我學習,我也會主動去學習,但兒子比較懶散,你不管他,他就會懶散,但是你管管他,他就會好,看你管到怎樣的地步。我居然生出跟我不一樣的小孩。」即使是自己的兒子,徐敏教授也要接受兒子的性格跟自己截然不同。

有一次讀國二的兒子考試成績沒有很好,她說:「他只考了八十幾分!」先生說:「考八十幾分可以了,100分的卷子,考八十幾分還不行嗎?」先生認為,每一份卷子出題內容質量是不同的,就算它出題質量很好,考八十幾分就說明孩子在學習上基本質是掌握了。如果父母總執著孩子得考100分,別忘了,孩子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今天孩子把95%的時間,全用在準備考試,考到100分,但他只剩下5%時間,他只能選擇睡覺,孩子沒有其他興趣可言;可是如果他用70%精力去準備,那他還有30%精力可以探索其他方面。為了100分,把生活、興趣全部抹殺了,值得嗎?

P1010103
Photo Credit: 奇光出版

從自身經驗體悟,成為慎思的家長

面對與自己個性不同的兒子,徐敏教授也曾感到困惑。她說:「總覺得,你生出來的孩子,應該比你更好或跟你差不多,而我們又被認為是很優秀的,你就情不自禁的……你說我沒有要求,那是假話,那是不可能的。」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學習上的壓抑,和自己的無能為力,她便決定從文學走出來,去看看那些教育思想家是怎麼說的。透過研究陶行知,她接觸到美國實效主義哲學家約翰.杜威,他的生活教育精髓,與父親當初給她的非常接近,給孩子各種經驗。但是經驗是個人的,就像我說的,我有我的經驗,我的經驗能不能昇華更多,有時我們礙於自己的經驗,囿於自己的經驗,但杜威說「要讓人從自己的經驗裡面體悟出來」。

那如何讓「經驗」變得有效呢?必須培養一種思維:「審辨式思維-慎思」。要培養慎思這種思維,透過什麼方式呢?是關於想像力,關於道德相像力,比方說,徐敏教授有她從小到大的學習、教養經驗,她非常清楚自己不那麼有信心,有一點好勝,比較受寵,各方面都想爭強好勝,才成為今天的自己。如果你和她一樣,就要多去擴展經驗,多去聽、去看,就像戲劇、文學舖展各種人物和人性,有的人無法承擔自己的人生,就如作家易卜生寫的《野鴨》,男主角無法面對生命中某些祕密和真相,而他的友人卻硬把他推到真相之前,結果男主角就毀了。

讀再多書,也沒有一種哲學能告訴你的人生為何,只有透過不同的故事,讓你深諳人性,知道人性發展的步驟和前景。當你的內心知道:我是這樣的人,我是這樣走過來的,但是我也有可能成為不一樣的人,如果其中一個東西改變。徐敏教授說:「兒子的性格有跟我一樣的,也有不一樣的,我盡可能去發掘。他的人生有可能走出完全不一樣的,我能體己他。即使他是平庸的,我也不感到震驚。」她認為在教育裡面培養這種道德想像力,我們就會是很好的老師和家長。同時也是對自己生活很好的安頓能力,因為即使你再有想像力,能力再好,也無法把控人生,因為在終點線上,每個人都是無經驗的,只要我們還沒死,只要我們活著,時間與空間的未知數那麼多,我們無法全盤掌控。

學業是生活中的一件事情

徐敏教授的兒子在小學升中學時,因學區關係免去入學考試,但學校在新生入學後還有分班考試。學校會依考試成績好壞將新生分班,也就是所謂的好班與差班。許多學生小六升中學的那個暑假拚命學習,期待能分入好班,但徐敏教授卻選擇帶著兒子出國旅行。聊到這時,在一旁複習課業,準備段考的兒子跟我們說:「媽媽說考試不重要。分班啊!所以隨便考。」徐敏教授笑著表示,因為兒子很容易緊張,再加上他們從歐洲回來有時差,日夜是顛倒的,兒子快瘋了,一直說「這怎麼行,怎麼這樣!」徐敏教授的態度,就像當年父親對她一樣,她對兒子說:「沒關係,到哪都一樣,不要緊張。」

她一直讓兒子知道「母親一直在他身邊」,而學業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它甚至就是一個遊戲,但你要遵行它的遊戲規則。要知道你有這個遊戲必須要玩下去,而且要好好玩這個遊戲。她強調,其實人生也是一場遊戲!你必須知道人生的規則怎麼玩,玩的時候也要認真投入,但是也要明白,人生的形式可以是各種各樣的。而兒子現在只是恰好生在中國,恰好生在90年代,而她自己是生在60年代,不同時代有不同的社會習俗,而兒子這年代就是這樣,有這樣的語言、方式和教育。這一切只是偶然,你知道這是偶然,但是你此生必定處在這個偶然性中,所以她希望兒子在這方面能夠超脫一點。

別讓孩子的童年在分數裡打轉

中國這些年很奇怪,小學和初中自殺的學生很多。不單只是課業壓力,有的孩子是其他問題,但是95%以上主要是學習帶來的壓力。中國普遍從幼兒園開始學拼音,如果不先學拼音上小學,小學教拼音速度很快,因為已經有90%的學生在幼兒園學過,沒學過的會跟不上,於是大家早早讓孩子學拼音,就為了跟大家一樣,不要落後。這樣的狀況也體現在小學生的成績上,原本學五個小時,大家的成績是一樣,為了超越大家,有人改學八小時,然後其他人也不甘落後,也跟著學八小時,然後排名又回到原來的。你學八個小時,我學十個小時,然後越來越多,所以就這樣惡性學習與分數膨脹。

徐敏教授說:「兒子小學時班上平均分經常是90分以上。我還記得他考九92分,低於平均分,排名非常低。」就像之前說的,本來大家平均分70分,然後到85,平均分到95分的時候,當孩子考92分還是最後一名,他付出的時間已經到達極限,依然還是排最後一名,你想這對小孩子的影響?徐敏教授說:「中國不完全是這樣,我講的是南京。」面對這樣的現況,要讓孩子在中國現今教育體制受教育,如果一定要逼孩子,可以把他逼到98、99分,但孩子有一天會被你逼崩潰的,而且就算你逼出來了,孩子的童年就在分數裡打轉。他的生命意義就被壓得很窄,只有通過分數來達到母親的認可,愛與被愛、自我建立的渠道只有這樣,這是最可怕的。徐敏教授說:「只在意學業,好比我孤注一擲,押寶只押這個東西,沒有其他的可押了。我就希望孩子多押幾個寶,愛彈琴、愛畫畫……」

P1010223_2
Photo Credit: 奇光出版

苦,也要甘之如飴

教育有很多面向,不能把學習(學業)看得太重。一直這樣堅信的她,身邊朋友常對她說:「為什麼妳敢這樣,因為妳有後盾,妳有可以逃離的空間。」是的,徐敏教授其實不願意讓兒子在國內,一直想離開,而他們也可以逃離這地方。當別人問她「如果妳不逃離呢?」徐敏教授表示,她不知道。像兒子這麼敏感的孩子在中國受教育,她害怕能為他擋的,終有一天也擋不了,因為他要面對高考。那時候,不能僅僅靠溫情安慰孩子,當然夫妻倆可以當他感情的後盾,但他的自信要從那裡建立起來呢?!

所以徐敏希望兒子學習不怕苦,任何學習都是苦的。我們工作都是有苦的,但這苦能不能帶來樂,是很重要的。苦的本身,能否為你帶來樂趣、充實感,它的後果你也覺得是往好的方向去的。而不是我吃那麼多年的苦,就企盼最後的樂,但最後的樂,誰都不知道。許多孩子以為考上大學就海闊天空,但大學還是要上課,還是要考試,畢業後就要開始找工作,這樣的發現,許多孩子都傻了!因為,為什麼大人說的「最後的樂」被吊起來了,永遠看不到。所以徐敏教授一直希望兒子在生活和學習的過程中都能感受到樂趣。

與自己和解

徐敏教授青春期時,一位老師看過她的文章說:「你知道嗎?一個人太敏感,對他的學問、寫作是好事,但對他的生活未必是件好事。」多年後,這份敏感果然帶領她進入文學殿堂。兒子也像她一樣敏感,曾對她說「我覺得要永遠喜歡一個人是很困難的事情」。她覺得兒子跟她一樣有純淨的道德感,追求最純粹的東西,不能有雜質。就像她總認為自己的母親道德感不夠好。其實她的母親慷慨助人、友善親友,但她還是覺得為善應不為人知、不求回報才是,別老把「要不是我當時幫助他,他能有現在的成就嗎?」這樣的話掛在嘴上。母親曾說她「妳對人太苛刻」,這種純淨道德感,對自己不太好,也不放過別人,特別是親人,會覺得他做的永遠不夠好。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粗糙、粗劣一面,迫使你變得更有韌勁一點,面對這個韌勁,你不妨要有點鈍感。」法國作家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世人對他的文學評價是,力求文字上乾淨,準確,已到登峰造極的地步。講起文字最乾淨的作家就是福樓拜。但她母親卻對她說:「妳為了文學忘記了生活,妳死在妳的文字裡。」本來藝術是她的愛好,一個追求,但追求反過來壓倒了她自己,她始終沒能跟自己和生活和解。所以,她想到和解,要求高的人最後被自己的追求所壓倒,忘記了生活。為人父母也一樣,很多時候,面對孩子的事情,其實過不去的都是自己,已經完全不在孩子的事上,唯有與自己和解,才能看見真正的問題,然後接納孩子與自己不同的事實,終將走一條屬於他自己的路。

相關書摘 《請進!餐桌上聊教養》:以無懼的態度面對世界,Just Play!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請進!餐桌上聊教養:兩位媽媽長征歐亞14國的教養探索:陪伴孩子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主人》,奇光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宋明琪(Mickey Sung)、蔡怡欣(Bianco Tsai)

2個媽媽,費時3年,跋涉1萬7900公里,
跨足歐亞大陸14個國家,拜訪26個家庭,
開啟一扇國際視窗,瞭解教養面面觀,也分享29道親子料理。

每道食譜不僅是料理步驟,
更是一段段孩子與父母獨一無二的相處時光。
書中料理的不只是食物,
也是一切與親子相關,酸甜苦辣的育兒分享。

  • 帶著對教養的困惑,兩位媽媽作者走進世界家庭的餐桌與廚房,深入歐亞14國26個家庭的親子教養現場。
  • 帶回不同的教養態度與觀念分享給大家,讓大家理解教養沒有絕對與唯一。
  • 分享來自不同國家的美味私房家常菜,體驗親子一起手作料理的樂趣。
  • 另附名家教養專欄、親子共遊農夫市集&蔬活公園等現場、親子共煮廚房小工具推薦!

我們就大膽走出去,去看看世界各地的父母與孩子的相處情況,幻想著能夠為朋友們帶回令人滿意的答案。當旅途越接近尾聲,我們發現,找到的不是答案,而是在過程裡嘗盡為人父母,為了孩子,竭盡所能付出的酸甜苦辣。 ──本書作者 宋明琪

與其說教養是種拿捏,倒不如說是感同身受。成為父母,和嬰兒長成兒童、少年一樣,是種過程,沒有一步到位。不是一開始就完美,也沒有一路錯到底的。允許自己是不完美的父母,和孩子長大一樣,必須摸索、練習與跌撞。書裡每個家裡都有自己的優遊自在。這裡沒有對錯,希望你也可以找到自己的感同身受。這本書就像個朋友,有點溫暖,是一個手心放在肩膀的力量。──本書作者 Bianco Tsai

父母怎麼教養孩子,孩子就會長成他們教養的樣子?

兩位媽媽在教養上碰到問題,尋求答案的過程中,發現原來教養有好多不同方式,決定走進世界各國家庭看看他們如何教養孩子,與台灣的爸媽分享。現代人生活忙碌,全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時間變少了,但不可諱言,餐桌仍是凝聚家庭感情的重要核心,所以本書從「料理」出發。

帶著對教養的困惑,兩位作者走進世界家庭的餐桌與廚房,帶回不同的教養態度與觀念分享給大家,讓讀者理解教養沒有絕對與唯一。另外也分享各個家庭的美味私房家常菜,作為親子下廚手作料理的參考。

本書為父母和孩子,開啟了一扇國際視窗,瞭解教養面面觀。現在就拉一張椅子,跟著兩位作者一起享受美食,傾聽每位家長與孩子的故事。

getImage
Photo Credit: 奇光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