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的4種可能:文翠珊「若即若離」惹怒黨內脫歐派?

英國脫歐的4種可能:文翠珊「若即若離」惹怒黨內脫歐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國家主義的復興將英國脫歐、特朗普主義和歐洲極右翼串聯起來,但它不會導致貿易崩潰、熱戰爭、獨裁或迅速去全球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obert Skidelsky(英國上議院議員,現為華威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

英國「留歐派」仍然希望扭轉英國退出歐盟的決定,他們在英國各大城市打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標語:「脫歐——真的值嗎?」好吧,值嗎?

經濟學給出的答案是明確的:絕對不值。從脫歐的成本收益分析看,2016年脫歐公投的結果絕對是不理性的。

但經濟學也同樣明確地影響了這一決定。脫歐鼓吹者聰明地將明顯可察覺的經濟怨氣,特別是反移民情緒,引導為對歐盟的敵意。但這一怨氣原本是針對內生於英國經濟的傷害,始作俑者是不負責任的英國統治者。威爾・胡頓(Will Hutton)和安德魯・阿多尼斯(Andrew Adonis)在他們的新書《拯救英倫》(Saving Britain)中正確地指出,「我們的問題產生於英國;也只能解決於英國。歐洲沒有阻撓這一問題的使命……」

把經濟怨氣推給歐盟,讓脫歐成真的始作俑者是不負責任的英國政客

但胡頓和阿多尼斯忽略了英國脫歐中關鍵性的非經濟因素。他們正確地回顧了英國和歐洲大陸之間漫長而緊密的關係。但英國從來不是歐洲國(European state)的一部分。儘管歐盟距離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超國家」噩夢還相去甚遠,其政治雄心仍然缺少合法性,不僅僅在英國是如此,在許多成員國中都是如此。儘管人們大談歐洲公民權,但政治始終沒有脫離國家層面。英國脫歐運動不僅是因為經濟管理不善,也是為了反對超國家政府。

因此,脫歐的結果也也許體現了超國家主義和國家主義(nationalism)之間的辯證關係,將在世界其他國家如何發展,它是當下政治熱點。英國脫歐終局本身還遠未清晰,有4種可能。

一種可能是英國終究不會退出歐盟。「人民投票」運動——關於最終脫歐條件的第二次公投——的組織者相信,只要人們瞭解脫歐的真正成本,就會扭轉2016年所做出的決定。第二次公投的觸發因素可以是政府無法贏得議會批准它與歐盟達成的分手協定。

第二種可能是英國在2019年3月29日在沒有分手協定的情況下與歐盟「決裂」。預言家為這一情形描繪了一個末日場景:經濟崩潰、公路和鐵路癱瘓、糧食、藥品和燃料短缺——1940年複現(但這一回可不是決戰時刻)。

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的政府正在推行第3種可能:若即若離。7月,內閣在首相別墅批准了一項計畫,英國退出歐盟後,雙方將達成覆蓋商品和農產品但不包括服務的自由貿易協定。該計畫由文翠珊的顧問奧利佛・羅賓斯(Oliver Robbins)制定,就愛爾蘭邊界問題提出了大膽的嘗試。

問題的源頭是英國和愛爾蘭都承諾保持愛爾蘭(仍然是歐盟成員國)和北愛爾蘭(英國的一部分,將退出歐盟)之間的邊界「無摩擦」。但保持愛爾蘭邊界開放,將意味著在英國將存在著2種海關邊界,英國將保證進入北愛爾蘭並準備過境愛爾蘭進入歐盟的商品支付歐盟關稅,並保證符合歐盟健康和安全標準。

保持英國與歐盟之間商品自由貿易的首相別墅計畫應運而生,但保守黨的脫歐派反對首相別墅計畫,因為這一安排與歐盟聯繫過緊。歐盟領導人也不喜歡它,因為不能容忍英國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最後一種可能是另一種「若即若離」情形。英國將推出關稅聯盟,但仍留在歐洲經濟區(EEA)。歐洲經濟區包括28個歐盟成員國以及挪威、列支敦士登和冰島。EEA國家可以自由設定關稅,但要遵守幾乎所有歐盟規則,並繳納歐盟預算。因此EEA選項要比首相別墅計畫更不受強硬脫歐派的待見。

那麼最後會發生什麼?大部分人認為英國會在2019年3月正式脫歐,但「暫時」留在關稅聯盟,爭取2、3年時間談判最後的分手協議。脫歐派會被這一「軟」退出激怒,但這也許能足以確保議會通過。決定退出歐盟的公投將會得到尊重,其嚴峻的經濟後果將會被阻止:務實主義勝過意識形態。

如果英國脫歐照此發展,就將是政治的雙重特徵——以及雙重功能——的絕佳例子。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說得好,「言語就要稍微厲害一點,因為它們是思想對不思考的人的攻勢,」他在1933年寫道。「但當權力和權威的座次已經排定,就不應該再搞修辭這一套了。相反,我們必須錙銖必較。」

政策存在的意義就是讓被「不思考的」保守主義壓制的怨氣發聲。他們釋放擺脫了之後讓我們有更好的感覺,但他們的壓抑有可能導致政治大爆炸。但保證這些干擾不會導致極端後果也是他們的責任。平衡工作時常會失敗,比如1914年,事態的發展壓倒了姍姍來遲的妥協嘗試。20世紀30年代,這一幕再次發生,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無可挽救地走向了極端。但大部分政客都完成了他們的雙重使命——在剛才的分析中,就是維持國內和國際和平。

因此,英國不論與歐盟達成何種協議,都可能成為本世紀面對民粹主義發展令人略感樂觀的兆頭。經濟國家主義的復興將英國脫歐、特朗普主義和歐洲極右翼串聯起來,但它不會導致貿易崩潰、熱戰爭、獨裁或迅速去全球化。相反,它是對政治中間派的響亮的警告——即便是目前的極端主義者,也有可能因為他們的言辭的後果而退縮。

© Project Syndicate, 2018.—英國退歐終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