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良好卻零進度?不想瞎忙,請找出並避開你的「藏身處」

感覺良好卻零進度?不想瞎忙,請找出並避開你的「藏身處」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藏身處一眼就能識破,因為它們是讓你窮忙的陷阱。如果每次該做某事時,你都在看Netflix,那就是你的藏身處。你害怕面對伴隨每次努力而來的不完美,所以你就躲起來,做些無須技巧的事情。

文:喬恩.阿考夫

避開讓你窮忙的藏身處

讓我們先討論藏身處。你害怕搞砸,藏身處是你躲避這種恐懼的安全之處。藏身處是一件差事,讓你在逃避目標時還自以為做得對,鞏固了完美主義。

有些藏身處一眼就能識破,因為它們是讓你窮忙的陷阱。如果每次該做某事時,你都在看Netflix,那就是你的藏身處。你害怕面對伴隨每次努力而來的不完美,所以你就躲起來,做些無須技巧的事情。可能會有人批評你部落格的句法,但沒有人會批評你看電視的方式。沒有人會說「我覺得他快轉電視劇一開始的片頭的做法很好」。

也有看似很有生產力的藏身處,但都是騙人的,像流沙一樣。流沙和一般的沙灘看起來沒什麼不同。(如果你在Google圖片搜尋「流沙」,除了查到穿比基尼的女生照片外──因為上帝不准網路搜尋沒出現那類結果──還會找到相當乏味的泥沙照片。)流沙看起來像是潮水剛打上海岸,但那其實是液化的沙,在上面施加重量,就會讓你深陷下去。

藏身處就像流沙一樣奸詐,讓你覺得自己表現很好,但其實在最重要的案子上,你根本毫無進展。

我太太珍妮常常要把我從藏身處叫出來。有天下午她說:「我知道你在逃避寫作,從你收件匣那麼整齊就看得出來。」

我之前有提過,我討厭電子郵件。我討厭收件匣。我討厭用那種形式溝通的一切。但當我有其他要完成的事情,電子郵件提供我完美的藏身處。永遠做不完。永遠有另一個資料匣要清空、另一位聯絡人要聯絡。我可以寫一封完美的郵件,然後因為我的努力而自我感覺良好。

最棒/最糟的部分就是你回信給他人,收件匣是清空了沒錯,但此舉就等於別人也會再回信,你的收件匣又會滿滿的。這是無止無盡的循環,像潮水一樣。此外,我可以振振有詞地說我在賺錢,因為我是在回信給機會。我覺得自己像個大老闆,回覆著客戶的問題。我得到滿滿的成就感,但實際上根本沒做什麼。

要是沒有這麼多信件要回,我一定就能寫出最棒的書!噢,這世界好殘酷,你得一直不停地回覆電子郵件!真希望我沒有這麼忙。

如果你想完成目標,你就得對這兩大藏身處不理不睬。這裡有幾個簡單的方法可以辨識。

1、你覺得自己不經意就會去藏身處嗎?

如果你一眨眼,就發現自己在做真正目標以外的事情,你大概就是隱身到第一類的藏身處了:明顯浪費時間的活動。你永遠不會一不自覺就做起了困難的案子。你一再想逃避的工作,不會是你某一天碰巧不經意就在做的事情。「我偶然抬起頭來,發現我正在整理所有大家寄來的求職申請表。這件事我已經拖好幾個星期了,但現在我在做!」你永遠不會不小心就在健身了。「我本來要看電視的,結果不知怎地,我竟然在做深蹲、伏地挺身、跳躍!」

困難的工作需要紀律。完美主義提供的藏身處並不需要紀律。如果你會咬指甲,你根本不用告訴自己去咬指甲,你自然而然就咬了,尤其在有壓力的時候。但是,有什麼案子是你會持續回頭做的?有什麼不能放手的案子?有一次我花數小時幫家飾建材店家得寶(The Home Depot)製作一張完美的明信片,最後,我老闆過來提醒我,沒有人會記得那張明信片,但是我們的每位頂頭上司都會審查我目前應該在寫的新商品型錄。那份型錄代表我們事業的巨大變革,一點都不好寫。我寧可胡搞瞎搞明信片,也不願意處理型錄。不小心又回頭去弄明信片,會比專注進行大計畫容易多了。你想都不用想就在手機上點開的應用程式是什麼?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拿到手機,想都沒想,就已經在滑Instagram了。

2、你必須玩「六度凱文貝肯理論」遊戲,證明自己有理由花時間做某事?

如果你必須用難懂、步驟繁複的解釋,來說明為什麼你在做的事情很有價值,這件事大概沒什麼價值。你可能其實是在偽裝成生產力的藏身處裡紮營。我大可以辯稱經營夢幻籃球聯盟是在教我自己如何以一致內容建立起觀眾群,此舉有益於目標。這個說法表面看似完美,但你稍微剝開洋蔥外皮,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如果你花了好幾天、好幾週建立起喜歡你趣談籃球的觀眾群,你憑什麼認為同一批觀眾也會欣賞你對於目標設定的詼諧見解?這當中的轉變看起來會是如何?「你知道你有多喜歡我對麥可.喬登垂直跳躍的想法?那要不要讀我寫的另一本書?內容是關於我沒辦法完成目標。看出這兩者有多相關吧!」有相關才怪。我必須跳起距離我真正目標──寫書──好幾步的距離,才能把我發行籃球電子報的做法合理化。你目前在做的事情是否和你想完成的目標一致?還是這中間斷了好幾步,得發揮點創意才能解釋?

3、你的朋友怎麼想?

如果你真的想找個藏身處,直接問朋友。我們很容易欺騙自己,認定做了某件事會有助益,我們也不像朋友那麼快就能辨識出這是個藏身處。問問你的好友,你是否把時間、精力或金錢花在對目標來說無關緊要的事情上,要是完美主義叫你不要這麼做,千萬不要聽信它。完美主義喜歡隔絕孤立,希望你單打獨鬥,說服你依賴別人是作弊。你應該夠堅強,不需旁人協助,而這種說法很荒謬。為什麼完美主義要這麼說?因為擊敗一個人比擊敗一群人容易多了,而且你所做過最糟的決定,多半都是你單獨決定的。這樣你懂了嗎?

上述問題的目的在於辨識出幾個藏身處。

一旦你能看出藏身處,合理的做法是把你花在藏身處的時間、精力、金錢,改花在有助你實踐目標的活動上。

如果你想寫專輯,請做寫專輯所需的事。我不知道具體要做的事,但我知道那些都需要時間及精力,也大概需要錢。

如果你看出哪些是藏身處,就不應該再把時間浪費在上面。你把時間花在看電視上,時間就一去不復返。你可能如同邦喬飛所唱,在早晨被法式接吻喚醒,拳頭緊握,但那個時刻永遠不會再回來,噁心的情歌歌詞也一樣。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你看到飛機上有人在打盹時被法式接吻喚醒,你最好趕緊叫空中便衣警察來。

精力就稍微比較難衡量,但是和時間一樣昂貴。愛因斯坦在無聊的專利局工作期間,提出了他最偉大的理論。為什麼這份工作有助益?因為單調的工作不會耗盡他的創造力,他帶著滿滿的精力回家。如果可以的話,不要把你的精力耗在藏身處。

最後,不要再把錢花在藏身處了。如果因為沒錢,讓你無法去你真的很喜歡的健身房,那麼昂貴的度假之旅或許就是藏身處。

你的時間、精力、金錢有限。大家都是如此。

如果某件事正偷用上述的資源,你就要小心了。

另一方面,有些事情不是分散注意力的事物,而是承擔的義務。

比方說,你的工作也許不是你喜歡做的事,但那並不是藏身處,而是需要承擔的義務。把時間和精力投注在工作上是應該的。你的孩子也不是分散注意力的事物。我對這件事很沒輒,因為我孩子小的時候都不午睡。如果你沒有小孩,這聽起來好像沒什麼,但如果你也有小孩,你就知道那有多痛苦。而且這事也不由得我們討論或投票決定,有一天他們就決定:告訴你,我們受夠午睡這件事了;告訴你,我們現在要解放每個星期六下午你如獲至寶的那90分鐘,那段時間是我們的,現在我們做主。

就這樣,午睡時間就不見了。

你也會有這一天的。整整一年,你的小孩每天在同一時間起床,直到有天早上你決定要早起做點事。那天早晨,小孩偏偏提早從床上跳下來,纏著你問東問西。但那沒關係。孩子是該承擔的義務,你的健康也是,配偶也是。

可是你總是在忙那個案子而不是朝夢想前進?你花好幾個小時在做某事,而非真正重要的事?現在應該要體認到,藏身處帶給你的平和並不是真的。藏身處不會保護你,反而會讓你離目標愈來愈遠。該是正視藏身處是完美主義陷阱的時候了,並請踏出來,走入光明之中。

更重要的是,現在我們應該把藏身處的活動,化為協助你達成目標的工具。

相關書摘 ►扯後腿的完美主義:要嘛就豁出去,否則乾脆回家洗洗睡

書籍介紹

《完成︰把不了了之的待辦目標變成已實現的有效練習》,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喬恩.阿考夫
譯者:謝儀霏

開始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

完成目標,你就勝過92%的人!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喬恩・阿考夫,自多年前寫了《開始》(Start)一書後,不斷接到讀者反映,開始從來不是問題,他們開始過一百萬件事,但沒有一件做完,他們急切地想知道為什麼,就連阿考夫自己也常半途而廢。

他後來辦了一個線上課程,幫助數千人在三十天內實踐目標。這個課程吸引了大學研究人員以實證歸納出令人驚訝完成目標的訣竅,成為本書的扎實基礎。

承認吧,我們都有一點完美主義。阿考夫指出,當我們無法把事情做好時,我們會嚴格的批評自己,於是就有乾脆不要做的傾向。我們也過度樂觀認為,目標應該要愈大愈好、什麼都做得到。一旦無法達成驚天動地的結果,就覺得失望沮喪,進一步放棄。

允許不完美,才能前進。進展不順,也不喊停!

沒有完成目標,就像打破對自己的承諾。不以完美為目標,成效才能愈大。只要遵循幾個簡單的原則,調整心態、重新設定目標,你減重成功、健身有成或提升績效的機會,就多了將近一半。

天下雜誌出版《完成》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