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安王唐吉軻德》:員工「沒惡意的陽奉陰違」,讓我決定只請外行人工作

《激安王唐吉軻德》:員工「沒惡意的陽奉陰違」,讓我決定只請外行人工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會這麼堅持?若以基本款的商品為主體,按教科書那樣把商店或賣場整理得非常整齊,絕對沒有「購物的樂趣」。

文:安田隆夫

員工「沒惡意的陽奉陰違」

照理說,萬事俱備之下開業的唐吉軻德一號店,為什麼在剛開始的時候無法上軌道呢?就結論來說,因為我的目標店和流通業界的常識相距甚遠,僱用的員工完全無法理解我的想法。

唐吉軻德在一開始就碰到「難倒我了」的問題。

我跟員工們說:「我們的目標是開一家其他地方沒有、和別人不一樣的店,希望大家能這麼想,並一起努力。」他們也堅決地回答我:「好!」不過,一旦業務開始,卻沒人按照我的想法來做,可說是沒惡意的陽奉陰違。

這也難怪。當時(或許現在也是),經營零售店的常識是商品「好找、好拿、好買」,但我卻反其道而行,指示他們把店弄成「難找、難拿、難買」。這些不合乎常識的事情,無論再怎麼向他們解釋,他們也無法了解,只會更加混亂而已。

那麼我這個社長自己來不就好了,可是我卻因批發業忙得不可開交。當時的唐吉軻德每個月都會出現高達1000萬日圓(約新臺幣300萬元)的赤字,必須以批發業來填補損失,因此絲毫不能輕忽。

唐吉軻德這種大型店,如果要像小偷市場那樣,由我一人「校長兼撞鐘」的模式運作是不可能的,況且也沒有任何發展性。即使我不在,員工若無法團結合作來運行,根本就沒有開唐吉軻德的意義。到底唐吉軻德是以「企業化」和「多店鋪化」為前提。

一有機會,我就會跟現場的員工談論我的夢想與浪漫:「不要模仿大企業,做有個性的店,而且要把它做大!」

即使當場他們會點頭,但只要我忙於批發的工作,沒辦法看著他們的時候,又回復到原狀,立刻變成和一般大型零售業沒兩樣的店。

雖然我跟員工仔細說明了壓縮陳列,但他們還是無法理解。放棄用言語說明的我,便實際在員工面前做給他們看,而且是手把手、一對一地教他們。

但還是不行。即使讓他們做再多次,和我說的壓縮陳列總是似是而非,充其量就是把各式各樣的商品堆得像山罷了。他們完全無法理解我的意思。教了這麼多,為什麼我行,員工們卻不行呢?最後我總是忍不住嘟囔了起來:「物以類聚,這些傢伙都是笨蛋。」

不過,真正的笨蛋反而是我。因為我做的事情就和巨人隊的長嶋茂雄(終身名譽)教練對高中球員說的話如出一轍。

「眼睛盯著球看,快要逼近的時候,像這樣砰的一聲全力揮棒。為什麼不會呢?」

仔細想想,像那種不合乎常識、複雜又詭異的賣場,門外漢根本沒辦法輕易地做出來,更何況是有流通經驗的人——愈有一點「常識」,愈是不行。我這個多次瀕臨絕境,拚死體會而來的個人技巧,領薪水的員工根本無法馬上領會,所以不會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不會的話,我理想中的唐吉軻德很容易就會瓦解。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一萬日圓紙鈔燒毀事件

我非常苦惱,而且感到焦躁,於是對員工發洩。因此他們一個接一個辭掉工作。那時我和員工們的糾葛達到了頂點。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就是之後仍持續在公司裡流傳的「一萬日圓(約新臺幣3000元)紙鈔燒毀事件。」

有好幾次,我認為「這個能賣」而滿懷自信批進來的貨,不知為什麼沒擺在店頭,卻躺在倉庫裡。後來得知是員工把「到處都有,而且好賣的基本款商品」優先擺出來,而我擅長的「雖然不好賣,但利率很高的非基本款不定期商品」,卻被敬而遠之。

某一天,我發現那樣的商品又躺在倉庫的角落,就好像被遺忘似的被棄之不顧,於是我整個爆發了。

我把負責的員工們集合起來,在他們的面前從皮夾取出一張一萬日圓的紙鈔,然後用打火機點上火。一萬日圓紙鈔在菸灰缸中熊熊地燒了起來。

「你在做什麼傻事啊!好浪費!請別這樣!」

員工們當然是慌張得亂成一團。

於是我斬釘截鐵地跟他們說。「怎麼樣?我的行為是不是很荒唐?但是你們做的事情更是愚蠢!我的損失只有一萬,但是只要擺出來就能賺數十萬的商品,為什麼你們眼睜睜地丟在倉庫裡?這到底是什麼想法!」

這是突發的行動,並不是事先準備好的演出。據說燒毀貨幣是觸法的行為,即使是自己的錢也是,但當時的我並沒有這樣的知識。

即使這樣的鬧劇反反覆覆,我依然堅決不僱用流通的專家或有經驗的人,無論如何,唐吉軻德要以一群外行人貫徹到底。這是我對事業、業態保有獨自性的堅持。

為什麼會這麼堅持?若以基本款的商品為主體,按教科書那樣把商店或賣場整理得非常整齊,絕對沒有「購物的樂趣」……因為這是我在小偷市場學到的最大教訓。

當然我也想盡了辦法,但還是無法成為我理想的店。我很清楚「這麼做就能賣」「這麼做會有人氣」,但是這些小偷市場的專業知識,只存在我的腦袋裡,不論怎麼做就是無法讓員工領會。

結論是,獨自的經驗要以言語來共有是不可能的。換言之就是「沒有共同的原始體驗,便會導致想法背離」,這是最辛苦的創業艱難。

相關書摘 ▶《激安王唐吉軻德》:招牌寫「小偷市場」,顧客以為賣的都是贓貨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激安王唐吉軻德:18坪垃圾山小店,躍身為7000億上市企業的魔幻「驚」商法》,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田隆夫
譯者:林潔珏

實體零售,寒冬將至⁉
日本零售業巨頭「唐吉軻德」,
究竟擁有什麼對抗電商的最強武器?

——創始人安田隆夫,寫給所有創業青年的經營心法!

【從批發到零售,都是一條龍經營】
就如UNIQLO和無印良品擁有自產自銷的「SPA系統」,唐吉軻德也有「批發」與「零售」雙引擎的SPA技術——以自家批發商與廉銷技術,提供獨家貨源,創造極大毛利。

【最強戰略——問題解決型展店法】
「如果有經營不善的分店,請務必讓我來幫您!」
唐吉軻德的所有分店均採「問題解決型開店」。安田鎖定受困於違約金而仍舊苦撐的的中堅連鎖店,主動提議以「共同開店」的方式互利經營。然而,等時機一到,對方倒閉,便能一口氣坐擁立地、設備、商品、人力等龐大利益。

【如何做有個性的店,還能把它做大?】
安田說:「你愈放手,下面愈替你賣命!」
唐吉軻德式管理採「完全權限委讓」和「個店老闆系統」,從進貨、陳列、標價,到販售,全下放給各分店——讓工作變成「競爭」「遊戲」,而不只是「勞動」。並且檢視銷售額與經營數值,每半年就加薪、升遷。

唐吉軻德創始人安田隆夫,就是這麼一個敢做「日本人都不敢做的事」的男人。這本創業史告訴你,如何從零開始創業、如何時時刻刻抓緊商機、如何讓零售業「活」起來。

激安王唐吉軻德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