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民調對半砍,難道是「改革型領袖」的宿命?

馬克宏民調對半砍,難道是「改革型領袖」的宿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克宏的民調自暑假以來大幅下滑,關鍵在於他是否能調整過度「前瞻性」的改革政策,實際解決法國人民迫切的經濟問題。而明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將會是他任期中的重要轉捩點。

入主愛麗舍宮約一年半左右的時間,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政治光環已經黯淡許多。還記得當初才39歲的他直接角逐總統寶座,那是在英國脫歐公投、美國選出川普(Donald Trump)之後西方民主世界的一場重要選舉,全世界都關注他是否能夠突破法國傳統左右派對立的政治結構,並找到正面迎擊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的解答。在第二輪總統選舉中他以極大的差距打敗極右派政黨總統候選人,不只是因為他所提出的政策或是個人魅力,更重要的,是他為失去信心、頹靡已久的法國注入新希望和樂觀積極的態度,支持者願意追隨他的競選口號,相信把國家交到他手上之後法國就會開始「前進!」(En Marche)。

甫勝選的馬克宏無疑是法國、甚至是全歐洲的政治金童,法國人民對他重振法國國力的改革大計寄與厚望,歐盟支持者也冀望馬克宏可以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合作,重啟深化歐洲統合的德法雙引擎。但如今當初的期望卻漸漸轉變為失望、甚至憤怒,馬克宏在國內的聲望就像坐溜滑梯一樣不斷下探,從近60%幾乎砍半。

為什麼馬克宏的國內支持度會掉落的如此迅速?對比在台灣同樣推行眾多改革的總統蔡英文,難道這是改革型領袖的宿命嗎?

耐性是一種美德

改革型領袖支持度下滑可能有多種原因,例如競選承諾跳票、既得利益者頑強抵抗等,但和蔡英文在特定政策上立場反覆的情況不同(例如同性婚姻和一例一休),馬克宏在上任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內接連推動各項改革計畫,從最早的《勞動法》修正到後來的國有鐵路、教育制度改革,再到近期的退休制度更新,他一一實踐競選諾言,所以沒有選民因感到希望落空而背離執政者的問題。

再對比馬克宏修改《勞動法》和蔡英文改革軍公教年金制度時既得利益者的反撲情況,雖然改革不可能令所有人都滿意,但法國政府顯然處理得比蔡英文政府更加漂亮,既得利益者的反彈不至於影響多數人民對於政府的看法。

另外,當改革型領袖勾勒出來的願景太美好,而現實情況沒有在短時間內改變的時候,人民的期待也很容易轉變成不滿。套句蔡英文總統常說的,法國政府其實也是以「急行軍」的方式在進行改革,因為兩位領導人都知道改革的成效需要時間來證明,不過法國人民顯然已經沒耐性繼續等待享受改革成果的時刻,因此馬克宏在10月初出訪法國海外省份時才會一再強調,能理解法國人民已經等不及了,但在改革有成果之前他仍然需要他們的支持。

過度重視「未來」的代價

仔細檢視馬克宏的改革計畫,其實是非常有連貫性和邏輯性的。以上任隨即推動的勞動市場改革來說,他判定法國失業率長期高居不下一個很大的原因在於企業老闆不敢隨便聘用員工,因為根據舊的勞動法規,解雇員工需要付出很大的時間和資金成本,因此他修改《勞動法》,增加勞動市場的彈性和流動性,讓法國企業更容易解雇員工,但同時也提高他們徵才的意願。

這項改革在今(2018)年1月初生效後馬上就產生效果,儘管汽車集團PSA(Peugeot SociétéAnonyme)、家樂福和成衣品牌pimkie等法國企業,分別提出規模不小的裁員計畫,但法國整體的失業率卻仍然微幅下降(當然,經濟自然成長也會增加勞動需求,因此不能將失業率下降完全歸功於勞動法規修改)。

而失業率沒有顯著下降——依照法國政府的邏輯——則暴露出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教育體制跟不上21世紀所需以至於產學脫勾,進而造成結構性的長期失業,因此法國政府在1月底隨即推動教育改革,實行包括強化實習制度、投入更多師資在中小學和改變大學入學申請制度等。另一方面,馬克宏也積極吸引海外資金和人才投入法國新創產業,希望藉此創造大量新的工作機會,讓法國成為人工智慧、金融科技和虛擬實境等領域的領先國家。

種種跡象都顯示出馬克宏不停地在為法國的未來做準備,但一味專注未來而忽略當下是有代價的,法國現在面臨經濟成長緩慢和青年失業率過高的問題,都不是這些改革計畫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就像上述的教育制度改革和鼓勵新創企業,其實對結構性失業者根本毫無幫助,他們擁有的技能就是不符合市場需求,依舊會被排除在勞動市場之外,因此除非馬克宏能在改革的同時也提出讓人民更加「有感」的政策,不然他的支持度將很難回升。

除了政策性質外,過去3個月幾起重大事件也嚴重打擊馬克宏政府的形象,例如貝納拉事件(總統貼身保鏢貝納拉〔Alexandre Benalla〕街頭施暴)、環境部長余洛(Nicolas Hulot,形象有點類似前一陣子離職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但前者對政府的打擊更大)和內政部長先後離職等,都讓人感覺馬克宏在管理行政團隊上出了問題,令人替他擔憂還有3年半的任期。

不過這些政治危機顯然沒有動搖馬克宏使法國脫胎換骨的決心,他在10月中先透過內閣改組希望能化危機為轉機,提振行政部門士氣,新內閣名單公佈的當天晚上,也出現在電視機前面向法國人民重申政府改革的方向沒有變化。但他是否能及時在下一個重要戰場——明(2019)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來臨前提振他在國內的聲勢,將會牽動法國、甚至是未來歐盟的走向。

AP_1829155293428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歐洲議會選舉:兩個歐洲的戰爭

儘管馬克宏目前在國內不怎麼受到歡迎,在歐洲議會內也還沒有一股明確的政治勢力,但自從當選法國總統以來,他就是親歐陣營的唯一領袖,歐盟支持者無不希望能藉由他的力量順勢深化歐洲統合,並壓抑另一股漸漸壯大的疑歐勢力。明年春天的歐洲議會選舉,儼然已經定調為一場歐盟改革派和國家至上派的對決。

歐盟改革派如德國、法國、西班牙和北歐等國家領導人都認為,儘管歐盟現有的體制有缺陷、需要改革,但歐盟確實有它存在的必要,特別是在處理會員國共同面臨的問題,像是移民、氣候變遷、地緣政治、全球貿易等;而國家至上派如匈牙利、義大利和波蘭等,則希望歐盟能成為一個單純的政府間組織,歐盟不應該能夠干預會員國的內政,對他們的移民政策、預算指指點點,在他們眼中,歐盟最好就只是一個以經濟為主的單一市場。

馬克宏如果想要重新拾回他在法國國內和歐盟層級的政治光環,那明年歐洲議會選舉可說是非贏不可,假如他所領導的共和前進黨!(La RépubliqueEn Marche!)能夠在法國獲得最多席次,不但有助於他繼續在法國推動後續改革,也會讓他有機會在歐洲議會內籌組自己的親歐黨團,實質影響歐盟政策和統合的方向。他是否會像衝擊法國傳統左右政治對立一樣衝破歐盟政治框架,全世界都在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