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池田屋事件到禁門之變,新選組全盛時期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池田屋事件到禁門之變,新選組全盛時期
甲州勝沼之戰中的近藤勇|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池田屋事件使新選組一戰成名,接下來的禁門之變更讓新選組聲名大噪,憑藉這兩役,新選組得到會津藩及幕府超過千兩黃金的賞賜,京都的商家及民眾也對新選組抱以高度的信任及讚揚,一掃芹澤鴨時期魚肉民眾的惡劣印象。

文:洪維揚

新選組全盛期

前文提過芹澤鴨因會津藩發放的俸祿過少而率領浪士組成員前往大坂,向平野屋敲詐100兩。事實上芹澤之後還陸續向加島屋、鴻池屋(皆位在大坂)敲詐數百兩黃金,鴻池屋的始祖據說是戰國名將山中鹿之介幸盛之子,以釀酒業發跡,之後定居大坂並進軍兩替業,代代沿襲鴻池善右衛門之名,是關西有名的豪商。幕末時期鴻池屋的當主為第十代善右衛門,因鴻池屋名氣過大被迫接受幕府分派的支援海防經費之任,在角屋事件之前被芹澤盯上索取500兩黃金,鴻池善右衛門幾經討價還價後,減為200兩黃金。

這些猶如黑道老大的行徑先後傳開,芹澤已成為京坂一帶最令人頭痛的人物,一些地痞流氓也有樣學樣地打著精忠浪士組的名號向大坂豪商敲詐,商家個個苦不堪言。然而,芹澤並未見好就收。最脫序的一次當數文久3年8月12、13日間向京都經營生絲綢緞的大和屋(位於葭屋町通與一條通交界處,京都市上京區葭屋町)庄兵衛勒索,芹澤因勒索過程不順而親自放火燒毀大和屋的倉庫,才讓庄兵衛奉上足額的黃金。

這件事得從7月23日說起。當時有一群大和天誅組成員竄入京都,以天誅的方式殺害不法奸商、奪其商鋪中的錢財,並將奸商的首級擺到三條大橋梟首,在首級旁附上斬奸狀揭露奸商的罪狀。同時寄出恐嚇信給包含大和屋在內的另外四家奸商,上面寫道:

「下一個就是你!」

庄兵衛嚇得破膽,趕緊前往金戒光明寺向松平容保報告,容保將這件事交付精忠浪士組,吩咐他們負責保護大和屋。一聽到保護豪商,芹澤精神為之一振,立即摒除他人獨自承攬,他整日在大和屋前後遊蕩,趁機向大和屋要求不少玩樂的銀兩。大和屋起初慇懃對待芹澤,只要芹澤開口都盡力滿足,可是芹澤要求的金額及次數愈來愈多,大和屋仔細算計後認為直接給天誅組一筆錢還比較划算,因而私下與天誅組交易,之後嚴格控管給芹澤的銀兩及次數。

芹澤聽聞此事後異常惱怒,徵調浪士組成員前往大和屋,幾個月來浪士組在土方等人的努力招募下,已成長為擁有超過60名成員的組織。土方招募的人員原本不輕易聽命芹澤,但芹澤以金錢為誘餌,只要隨他前去大和屋都能分到黃金,於是除試衛館成員外,約三十餘名浪士組員跟隨芹澤出動。

大和屋事件突顯出浪士組紀律鬆散的一面,土方記取此次教訓,於日後制定嚴格隊規規範浪士組員。

不少野史記載此次芹澤動用大砲對準大和屋,然而根據專攻日本近代政治史.日本政治思想史的松浦玲教授指出:

……似乎不是事實,至少目前缺乏證據佐證新選組那時便擁有大砲。另外,使用火炮之事並未記載於任何一本史料中,各種史料一致表明他們是親自動手點燃倉庫,而非藉助火器。

8月12、13日之際,芹澤率眾以棍棒砸毀大和屋倉庫的門鎖,把大和屋存放的生絲及綢緞搬到外面點火引燃。町火消(江戶時代的消防組織)發現葭屋町通烈焰沖天,當他們趕到現場時卻被芹澤攔下,芹澤向浪士組員下達嚴禁任何人靠近的命令,並爬上大和屋屋頂觀看火勢,大和屋共7處倉庫,都在芹澤的指揮下付之一炬。

大和屋事件持續到13日傍晚才落幕,大和屋幾乎全毀,芹澤見狀收手而回,雖說大和屋對不起芹澤在先,但是芹澤的手段未免過於激烈。大和屋事件很快地又傳播開來,松平容保已決定除掉芹澤,再放任芹澤只會破壞精忠浪士組的名聲,連帶也賠上會津藩、京都守護職的聲譽。

數日之後發生八.一八政變,容保及會津藩心力自然都放在政治上,尚無暇處理芹澤的事。

八.一八政變於18日當日曉七時左右接近完成,長州藩被解除堺町御門的警備任務,將近晝九時浪士組成員通過蛤御門,準備前往建禮門南邊的御花畑與守衛堺町御門的長州藩兵對峙,此時警備蛤御門的會津藩兵並不認識芹澤,也不認識近藤,連半個浪士組成員都不認識,因為他們是最近才從會津調來守備御所的藩兵。

會津藩兵喝止欲強行通過的芹澤:

「且慢!我等奉中將大人之命鎮守此門,不得讓閒雜人等通行。」

芹澤拿出鐵扇緩緩張開,只見上面寫著:「精忠報國芹澤鴨」。

見識不廣的會津藩兵以為這是京都一道與鴨子有關的料理,依舊不放行。芹澤闔上鐵扇,眼神中露出殺機,準備強行通過。正當雙方一觸即發之際,會津藩公用人野村左兵衛及時趕到,向會津藩兵介紹道:

「此人乃中將大人屬下精忠浪士組筆頭芹澤先生,奉命前來協防,切莫為難他們。」

既然藩內上級都已開口介入,藩兵只好收起長槍乖乖放行。有會津藩士記載共有52名浪士組成員參與八.一八政變,不過據松浦玲教授指出,此時浪士組成員中的佐伯又三郎及佐佐木愛次郎在政變前半個月已死去,實際上參與的應該只有四十餘人。

戍守御花畑的浪士組成員最終並未與堺町御門的長州藩兵發生衝突,他們最後選擇全體撤出京都。政變後松平容保受到天皇召見,親賜御製,會津藩兵以及精忠浪士組成員都得到來自朝廷的賞賜(浪士組成員的賞賜為黃金一兩),天皇還派出武家傳奏野宮定功及飛鳥井雅典前往金戒光明寺,傳達敕令命精忠浪士組改名為「新選組」(或寫為撰,確切日期無法確定,或在八.一八政變後,或在9月25日)。

正式改名新選組的同時,也進行改組整個組織,新選組持續浪士組時期的雙頭制,由芹澤和近藤擔任局長,芹澤為局長筆頭;副長有3人,分別為土方歲三、山南敬助、新見錦。從以上的人事調度可看出試衛館派的戰略是把芹澤拱上局長筆頭,滿足其虛榮心。但是對於掌控組織人事權力的副長則堅持不讓,一定要佔住二個名額,而且由試衛館成員中最具行政能力的土方和山南二人擔任,除劍術外其他能力普通的新見錦在副長這一職位上很難與土方、山南二人競爭。

此次人事改組表面看來芹澤派和試衛館派不分勝負,取得皆大歡喜的結果,然而試衛館派的反擊從現在起才要開始,第一個遭到剷除的對象是芹澤的得力助手新見錦。9月13日(一說15日),近藤、土方在祇園新地的料亭山緒(京都市東山區末吉町)宴請新見,當新見喝到酒酣耳熱時再細數他「言行粗暴、騷擾民家、強行徵金」等罪狀,以違反新選組隊規(又名《局中法度》)為由要他切腹。2004年大河劇《新選組!》及2011年NHK的BS時代劇《新選組血風錄》(改編自司馬遼太郎的同名小說)中也都採用新見錦違反隊規切腹的說法,新見錦平時沉默寡言,被近藤、土方指控一時間無法辯駁,當下自行切腹。

近藤和土方沒想到竟能如此輕易地除去新見,少了新見的芹澤猶如斷去一臂,下一個剷除的對象就是芹澤了。新見錦切腹的當晚,近藤、土方、沖田及山南敬助四人針對芹澤一事進行商談。近藤和土方除掉芹澤的意志相當強烈,而沖田向來都是唯兩人意見馬首是瞻,山南敬助起初對暗殺芹澤表現出猶豫的態度,不過在土方氣勢的威嚇下最後妥協。

9月16日從下午起,芹澤、平山五郎、平間重助3人受近藤及土方邀請,前往曾被芹澤砸毀的島原角屋飲酒作樂。一行人喝到宵5時才由近藤叫來3頂駕籠、將3人抬回下榻的八木家,近藤、土方則回到試衛館居住的前川邸(位於坊城通和綾小路通交界處)為不久即將展開的暗殺行動做準備。

接近夜九時,近藤、土方、沖田、山南以及原田左之助5人離開前川邸,由於前川邸和八木家有便道相通,因此5人不用離開前川邸就能進入八木家。沖田和原田拉開拉門同時朝棉被刺下,原以為一刀結束芹澤的性命,結果被刺死的是平山五郎。芹澤雖然喝得爛醉如泥,但畢竟是神道無念流的高手,在衣衫不整的情況下拔刀應戰。藉著微弱的月光芹澤發現刺客似乎有四、五人,形勢於己不利,因此邊戰邊規劃逃脫之道。黑暗中不知誰一刀刺向芹澤的女人阿梅,阿梅當場死去,受到阿梅死去的打擊,芹澤顯得亂無章法、門戶洞開,被沖田和原田各刺一刀,土方補上最後一刀貫穿芹澤的身體,新選組局長筆頭遭同隊組員亂刀砍死,享年大約35歲左右(芹澤生年不詳)。芹澤派的另一名成員平間重助在混戰中不知所蹤,從此在京都消聲匿跡,有人看到他返回故鄉水戶,但真相是否如此不得而知。

市面上亦有不少以芹澤暗殺為主題的大眾小說、時代小說,如大眾小說之祖中里介山的《大菩薩峠》,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讀。

似乎是要掩飾芹澤的非正常死亡似的,第二天京都守護職立刻發出芹澤、平山五郎及阿梅3人暴病死亡的調查結果。18日,新選組另一局長近藤勇為芹澤舉辦一場規模盛大的葬禮,並親自在芹澤的棺木前沉痛的朗讀祭文。陳述芹澤一生精忠報國的事蹟,極盡一切能事在芹澤死後追捧他,反而顯得欲蓋彌彰。

經過九月的兩起事件,新選組中的芹澤派成員剩下野口健司,他知道自己一定會被近藤、土方等人清除掉,野口並不是沒有想過脫離新選組,然而在暗殺芹澤前後,土方制定的新選組隊規中規定不得任意脫離新選組,違反者切腹。這條規定讓野口不敢提出脫隊申請,每天過得戰戰兢兢、委曲求全,然而依舊躲不掉近藤等人的清算。同年12月27日,近藤下令野口健司切腹,理由為違反隊規,但是沒有清楚交代違反第幾條隊規。在近藤等人眼中曾是芹澤派一員的野口非死不可,既是非死不可的人什麼理由都沒差別,或許野口也知道自己是近藤不除不快的對象,追問違反哪條隊規並無太大意義,於是新選組創始派系芹澤派(5人皆出身水戶,也稱為水戶派)在文久3年底遭到全滅。

喜愛新選組的粉絲應該對以下場景非常熟悉:在壬生寺附近的前川邸屯所,「鬼副長」土方歲三面對排成數列的新隊員解說名為《局中法度》的隊規,共有以下五條:

  • 一、不得有悖離武士道的行為。
  • 二、不許脫離新選組。
  • 三、不得任意收受金錢。
  • 四、不可任意捲入訴訟糾紛。
  • 五、不得私鬥。

違反以上任何一條即切腹謝罪。

據松浦玲教授考證,《局中法度》之名最先出自昭和四(1929)年子母澤寬撰述的《新選組始末記》,屬「新選組三部曲」的第一部(另外兩部為《新選組遺聞》、《新選組物語》),而子母澤寬也是最早以新選組為撰述主題的作家。松浦教授認為《局中法度》很有可能由子母澤寬命名。不過松浦教授也指出,依照新選組隊員永倉新八的回憶錄《新選組顛末記》記載,新選組的確存在隊規,其內容即《局中法度》前四條(第五條很可能是之後才添加或是子母澤寬自行創作的),只是隊規並無正式名稱。據永倉新八的回憶,新選組隊規很有可能在剛成立時(應該是壬生浪士組到新選組期間)即已制定,不過從芹澤的行為來看,隊規對芹澤本人可能沒有太大的作用。

清除芹澤派之後,近藤接獲密報說新選組裡混入長州藩的間諜,於是近藤命試衛館成員調查全組隊員,試衛館成員歷經數日查訪後,認為國事探偵方荒木田左馬之助、越後三郎、松井龍三郎、御倉伊勢武等四人最有可能是長州藩的間諜,而讓近藤決意除掉4人是御倉及荒木田二人刺殺永倉新八未遂事件。

9月25日,御倉、荒木田二人邀約永倉前往祇園社(現今八坂神社)遊玩,兩人在八.一八政變後才加入新選組,新成員向來都會受到原有成員的戒備,兩人不約而同邀約永倉出遊這一舉動更讓永倉一開始即抱持戒心。永倉一路上發現兩人形跡可疑,不像是出來遊玩,倒像是找機會要除掉自己,永倉藉口遇到熟人強行離去。回到前川邸屯所的永倉立即向近藤報告此事,近藤立即下令除掉四人。

御倉、荒木田以為永倉並未察覺二人意圖,翌日清早優哉游哉地在屯所水池邊拿著剃刀專注地刮鬍鬚,準備再邀約其他試衛館成員出遊。這時齋藤一與林信太郎不動聲色地來到他們後,拔出愛刀迅速砍下,兩人的首級如自由落體般掉入水池裡,鮮血隨即染紅水池。越後三郎及松井龍三郎聽到隊員的騷動後直覺不妙,顧不得收拾行李只帶著愛刀迅速逃出屯所,從此行蹤杳然。

此後到元治元(1864)年6月5日池田屋事件之前,新選組大抵上無重大事件發生,這段期間新選組持續注入新血(如武田觀柳齋、山崎烝),成員維持在百人以上,是新選組成立以來(包括浪士組及壬生浪士組時期)最為風平浪靜的日子。

池田屋事件使新選組一戰成名,接下來的禁門之變更讓新選組聲名大噪,憑藉這兩役,新選組得到會津藩及幕府超過千兩黃金的賞賜,京都的商家及民眾也對新選組抱以高度的信任及讚揚,一掃芹澤鴨時期魚肉民眾的惡劣印象。新選組的名聲提高也使得加入者眾,成員也持續攀升,最多曾有200名左右。因應成員數的增加土方認為必須強化新成員對紀律的重視及不怕死的精神,於是又制定規定隊士日常生活及戰鬥時因應態度的《軍中法度》。

《軍中法度》最初於禁門之變前頒布,最初只有5條,到第一次征討長州前夕擴增至10條。其具體內容如下:

  • 一、絕對遵守自己負責的職責,不得有所紊亂,進退須遵照組長的命令。
  • 二、有關敵我強弱的批判一律禁止,且禁止談論妖怪和靈異現象等傳聞。
  • 三、不可迷戀於美食佳餚。
  • 四、不問晝夜,騷動發生時嚴禁恐慌,應靜下心來等候命令。
  • 五、不得因私怨而在陣中喧嘩(爭鬥)。
  • 六、出陣前務必填飽肚子,鎧甲、長槍、太刀等武器務必確認到位。
  • 七、 在戰場上看見敵軍的優劣得失,無須顧慮儘管提出,就算見識有誤而造成過失也不予究責。
  • 八、 組頭戰死時,屬下組員也要有當場戰死之覺悟,若有畏縮逃離之行為則處以斬罪或依法度施予處分。
  • 九、激烈戰鬥時除組頭以外的屍骸無須收拾,不得逃離戰場。
  • 十、戰鬥勝利後嚴禁掠奪敵軍物資,必須遵從幕府或藩的命令。

前文提過子母澤寬將新選組隊規命名為《局中法度》,其靈感或許來自於《軍中法度》。《軍中法度》因應即將到來的第一次長州征討而制定,有別於新選組擅長的個人格鬥,以小隊為單位,強調小隊間在戰場的紀律與合作。

《軍中法度》的頒布加上成員的暴增,以往的「局長─副長─副長助勤」之編制方式已不符合戰時編制的需求,因此新選組擴編為如下規模:

  • 局長:近藤勇
  • 副長:土方歲三
  • 總長:山南敬助
  • 參謀:伊東甲子太郎
  • 一番組組長:沖田總司
  • 二番組組長:永倉新八
  • 三番組組長:齋藤一
  • 四番組組長:松原忠司
  • 五番組組長:武田觀柳齋
  • 六番組組長:井上源三郎
  • 七番組組長:谷三十郎
  • 八番組組長:藤堂平助
  • 九番組組長:鈴木三樹三郎
  • 十番組組長:原田左之助

上述成員中活到戊辰戰爭結束的只有永倉、齋藤及鈴木3人。

一般戲劇經常會以上述的編組介紹新選組,其實這一夢幻組合是為配合幕府第一次征討長州,被動員的新選組才進行軍事化的組織調整,於元治元年10月左右成形。第一次征討長州後來並未真正交戰,所以土方制定的《軍中法度》及戰時編制並未真正派上用場,然而由於方便局長統制,因此在戰後土方予以保留,成為新選組的常態編制。

大抵而言,新選組的全盛期僅有池田屋事件到禁門之變後的幾個月而已,之後新選組逐漸趨於式微。特別是試衛館成員之一的山南敬助因為長期與近藤、土方等人意見相左,竟至於出走、脫隊,其原因至今仍有部分未能明瞭之處(關於山南切腹始末將於下節敘述)。土方為維護新選組的紀律執意要山南切腹,殊不知卻因此讓新選組陷入脫隊潮,不少隊士因脫隊違反隊規而被下令切腹,加上時局對幕府不利,新選組逐漸走入沒落期。

相關書摘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長州藩士高杉晉作功山寺舉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三冊合售)》,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洪維揚

日本歷史作家洪維揚帶領讀者深入日本幕末
全面剖析日本近代化前的關鍵時期
明治維新150週年紀念,「幕末.維新史」系列首部曲

日本國家的近代化始於幕末時代,以培里來航迫使日本簽訂通商條約為開端,引發了朝廷、幕府、各藩之間的角力鬥爭,開國、攘夷、佐幕、倒幕……不同政治立場交錯,各種暗殺事件與陰謀潛藏其中,最後在「破約攘夷」的口號下推翻幕府,明治維新於焉展開。一個改革成功的亞洲近代化國家就此誕生。

本書一套三冊、分為四大部分,以分析幕末政治勢力為始,爬梳整段波瀾萬丈的幕末歷史,並聚焦於推動歷史的諸人物,包括維新志士、外國公使及幕末女性等。

【第一部 幕末各方勢力簡介】
從江戶時代以來的權力受架空的朝廷、公卿各家狀況開始,詳盡爬梳倒幕派(外樣)、佐幕派(親藩.譜代)兩派的大名勢力演變簡史。剖析日本步入明治維新前的政治情勢,以協助讀者釐清維新的歷史背景。

【第二部 幕末歷史發展】
第二部為本書的主軸,從黑船叩關到頒布「王政復古大號令」,以易讀的筆法敘述為期十四年半的幕末政局發展及演變,看日本如何在開國及攘夷的抉擇中做出決定。綜觀倒幕派、佐幕派兩派勢力間的角力過程。

前半主要聚焦於幕府選擇開國的艱難過程,在威望江河日下的情勢中,如何透過幕政改革、公武合體力挽狂瀾;接著中段開始由幕府轉向外樣諸藩,談公武合體派及攘夷派之間的角力過程,兩者最後在「八.一八政變」分出高下。而原本主張攘夷的長州和薩摩都在歷經戰爭後見識到歐美列強的強盛,不約而同地廢除難以實現的攘夷路線,並靠著土佐出身的坂本龍馬促成同盟;第十四章起內容以倒幕勢力的凝聚為主線,在四境戰爭、大政奉還等重大事件後,幕府的傾倒只是時間問題,最後在「王政復古大號令」頒布後結束這一部分的歷史爬梳。

【第三部 幕末諸隊、團體簡介】
系統化整理活躍於幕末時期的各個幕末諸隊、團體所屬的派系以及中心思想,包括最常受戲劇動漫一再被重新詮釋的新選組、奇兵隊和培育出眾多長州志士的松下村塾等,這些幕末諸隊究竟懷抱著何種思想,讓他們一心為國付出,卻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

【第四部 在日外國人與日本女性簡介】
幕末時期的幕府政權面對內憂外患,黑船叩關可說是一切的開端,是談幕末不可避談的部分,如率領黑船入港的培里、英國公使巴夏禮等等,這些在日外國人是如何在這動盪的時代中影響日本的走向?

至於身處這個時代的女性又是如何面臨瞬息萬變的政局?本書選出在幕末歷史中佔有一席之地的代表女性,包括近年成為日本大河劇主角的天璋院篤姬、新島八重、杉文等,一窺該時代的女性是如何擁有主見,走出自己的人生。

本書特色

  • 中文原著,不同於市面上的翻譯書籍,熟知中文讀者熟悉與容易誤解之處,旁徵博引學術史料的同時,輔以小說及戲劇的角度,以系統化的易讀筆法帶領讀者全面性了解日本幕末時代躍進明治維新的過程。
  • 不拘泥以往「薩長史觀」、「非薩長史觀」的二分法,涵蓋倒幕派、佐幕派兩派觀點,還原較為客觀的幕末歷史原貌。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