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長州藩士高杉晉作功山寺舉兵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長州藩士高杉晉作功山寺舉兵
Photo Credit:  Ueno Hikom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杉晉作短暫的一生充滿驚奇、冒險,若論最為冒險的時刻大概再也比不上此時。

文:洪維揚

高杉晉作功山寺舉兵

前章末節筆者提到在幕府第一次征長期間,長州面臨幕府及諸藩的外在威脅,長州內部又有強硬派和恭順派的傾軋。自文久3(1863)年八.一八政變以來長州的錯誤作為幾乎都是強硬派所主導,也難怪恭順派要大肆逮捕強硬派成員並追究其政治責任。先是多名強硬派藩士被免職或處以在家謹慎、甚至逮捕,並製造諸如井上聞多的暗殺事件,之後更有周布政之助切腹以示負責,恭順派的作為已超出追究政治責任的層面,根本是要完全消滅強硬派以便永久把持藩政。

恭順派不僅置強硬派於死地,對於流落到長州的五卿也同樣不放過,欲將五卿當成向幕府求和的犧牲品,引渡給九州五大藩看管。被免職的高杉晉作等強硬派藩士簇擁五卿到下關長府的功山寺(下關市長府川端一丁目),下關是奇兵隊成立之地,根據地設在奇兵隊資助者、從事迴船問屋的豪商白石正一郎宅邸(JR下關站附近)。當時奇兵隊總督是赤根(彌)武人,軍監為山縣狂介(名小輔,維新回天後改名山縣有朋),可見高杉晉作和奇兵隊在下關有不可小覷的勢力。高杉10月底在下關稍作停留,旋即渡過下關海峽前往筑前、潛伏在有女流勤王家野村望東尼隱居的平尾山莊。野村望東尼(請參見第四部)當時年近60,其隱居之地雖名為山莊,不過與中文的山莊相去甚遠,充其量為茅草搭建的平房。

高杉認識野村望東尼大概是在文久2年上半年,女尼與這位年紀小她超過30歲、極富行動力的狂人甚為投合,此時眼見高杉走投無路,收容他藏匿在平尾山莊。高杉滯留筑前期間,率領長州藩兵前往京都導致禁門之變的3位家老負起政治責任切腹、4位參謀於野山獄斬首,消息傳到高杉耳裡,他再也忍不住了:

「可惡的椋梨!同為長州藩士,非得趕盡殺絕嗎?」

他決定潛回長州發起政變,推翻恭順派。

「恭順派一再對幕府低聲下氣,再這樣下去長州會被恭順派玩死。」

高杉化名為谷梅之助返回長州,12月13日高杉人已在下關長府。當時奇兵隊總督赤根武人前往萩城向恭順派講和,高杉身為創辦人卻無法指揮赤根控制下的奇兵隊。儘管高杉口齒伶俐、言詞犀利,在15萬征長大軍駐屯在廣島的威脅下,長州諸隊對於高杉發動政變顯得有所畏縮。眼見長州諸隊並不支持自己的政變計畫,高杉只有將希望放在伊藤俊輔身上(井上聞多在養傷),他最近成立一支以六十餘名相撲力士為主的力士隊,可用來作為發動政變的主力。

高杉決定於12月14日深夜於長府功山寺舉兵,選在這一天是向162年前的赤穗事件致敬,除期許舉兵能夠成功之外,也有以小搏大的寓意在內。到舉兵之前高杉只再成功拉攏遊擊隊總督石川小五郎(維新回天後改名河瀨真孝),連同力士隊在內也不過才八十餘人。

高杉為拉攏遊擊隊使得舉兵之日延遲到翌日,高杉晉作抱著必死決心舉兵,舉兵前寫好自己的墓碑以示不成功便成仁的堅定意志。12月15日傍晚長府下起雪來,高杉踏雪而行,臨去時奇兵隊軍監山縣狂介為高杉寫下以下和歌(將高杉化名的谷與梅暗喻其中):

谷つづき 梅咲きにけり 白妙の 雪の山路を 行く心地して

(幽谷綻開的冷梅,積雪如白砂,山路任君行)

高杉晉作短暫的一生充滿驚奇、冒險,若論最為冒險的時刻大概再也比不上此時。高杉穿戴著戰國時代的甲冑、頭盔,臨去前先到功山寺求見五卿,前來開門的是土佐浪士土方楠左衛門(維新回天後改名土方久元),一一和五卿喝完訣別酒後,高杉騎馬率領八十餘名義士進攻位在下關的藩奉行所。追隨高杉的人數雖少,但高杉全身散發出一股令人難以與之對抗的威嚴,藩奉行所稍作抵抗便被力士隊、遊擊隊成員制伏,高杉成功攻下奉行所。

高杉攻下奉行所後奪走裡面的糧食和錢財作為舉義的基金,此舉讓原本觀望的長州諸隊紛紛要求加入。另外,高杉特意放走幾位奉行所的藩吏要他們回去傳話,因此一、兩天內攻下奉行所的消息傳遍整個長州。強硬派雖自八.一八政變以來犯下一連串的錯誤,長州人民依舊普遍對強硬派抱持好感,原因固然與關原之戰以來對幕府懷恨在心有關,但更多的原因為強硬派的攘夷行動是遵奉天皇的敕令及幕府頒布的攘夷期限,並非一意孤行。

因此,高杉及整個強硬派此時的氣勢如日中天,對根基並不穩固的恭順派造成莫大恐慌,加上流言蜚語四起,高杉將連夜帶領長州諸隊攻來的消息在萩城下四處散播,流言往往比戰場上的敵人更致命。恭順派領袖椋梨藤太、中川宇右衛門誤判情勢,認為被關押在野山獄的強硬派藩士會與高杉等人裡應外合。

「殺掉獄中那些傢伙,不然遲早會栽在他們手裡。」

12月19日,野山獄裡以下7強硬派藩士遭到處決(括弧內為死時的歲數):

  • 毛利登人(45歲)
  • 前田孫右衛門(48歲)
  • 山田亦介(56歲)
  • 松島剛藏(41歲,楫取素彥之兄)
  • 大和彌八郎(31歲)
  • 楢崎彌八郎(29歲)
  • 渡邊內藏太(30歲)

上述7人與前章提到在野山獄遭斬首的宍戶左馬介、竹內正兵衛、中村九郎、佐久間佐兵衛4位參謀合稱為「甲子殉難十一烈士」,維新回天之後與福原越後、益田右衛門介、國司信濃三位家老及周布政之助一起合葬於東光寺(山口縣萩市樁東,該寺為毛利氏菩提寺)。

21日,高杉率領約廿名藩士乘船前往三田尻長州的海軍局,以如簧之舌勸說海軍局人員,高杉一如歷史上的野心家一樣,講話深具氣勢及煽動力,很快讓海軍局人員折服在他的口才下,心甘情願的獻上「丙辰丸」、「庚申丸」、「癸亥丸」三艘軍艦。丙辰丸等三艘軍艦雖只是木造帆船,但在當時的長州而言已是最強大的戰力,跟隨高杉前來的藩士將三艘軍艦開回下關。

12月25日,恭順派又做出一件不得人心的事,假借藩命逼迫年僅23歲的強硬派家老清水清太郎(名親知)切腹。清水清太郎乃戰國時代秀吉水淹備中高松城時為底下兵士及民眾毅然切腹的城主清水宗治後人,因為宗治的忠義,其子被提攜為寄組的地位,在長州藩中家格僅次於一門眾,與其他毛利氏譜代家臣並列,有擔任家老的資格。清水清太郎年紀輕輕被任命為家老,除家世的庇蔭外也在於本身具備卓越的能力以及為人處世的圓融,這樣一位有為的家老卻被逼上絕路,這也顯示出在強硬派的步步進逼下,恭順派已經陣腳大亂。

27日,征長總督德川慶恕宣布征長軍撤兵。恭順派的崛起當初是憑藉征長大軍壓境,在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強硬派被視為造成長州淪為朝敵的元兇,才讓恭順派有機可趁取得政權,征長軍撤兵等於撤掉恭順派身上的護符。12月28日藩廳派出鎮撫軍鎮壓各地的長州諸隊,奇兵隊總督赤根武人一意討好恭順派的策略失效,他從此失去奇兵隊員及長州諸隊的信任,奇兵隊實權從此落入軍監山縣狂介的掌控中。

進入元治2(1865)年,強硬派於1月初在繪堂、太田(均位於山口縣美禰市)兩役擊敗藩軍收復山口,開始朝藩廳所在地萩進軍。此時長州支藩之一的清末藩藩主毛利元純出面表示有意調停兩派的糾紛,但為士氣高昂的強硬派拒絕。2月9日長州三支藩德山藩藩主毛利元功、清末藩藩主毛利元純、長府藩藩主毛利元周與宗家毛利敬親.廣封父子及一門眾、重臣在萩城商議,認為此時應取消討伐諸隊的提議,力謀藩內的統一。對於藩主等人發出的善意,高杉以暫時停戰作回應。14日長州諸隊攻入萩城,恭順派要人椋梨藤太、中川宇右衛門被捕下獄,其餘盡遭免職,被囚禁在野山獄的強硬派一律釋放。從元治元年12月15日高杉晉作於長府功山寺舉兵,歷時約兩個月強硬派最後大獲全勝,重新取得長州藩政,藩論從對幕府恭順轉變為武力倒幕,這是幕末時期最早明確提出倒幕主張的藩。

相關書摘 ►《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池田屋事件到禁門之變,新選組全盛時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三冊合售)》,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洪維揚

日本歷史作家洪維揚帶領讀者深入日本幕末
全面剖析日本近代化前的關鍵時期
明治維新150週年紀念,「幕末.維新史」系列首部曲

日本國家的近代化始於幕末時代,以培里來航迫使日本簽訂通商條約為開端,引發了朝廷、幕府、各藩之間的角力鬥爭,開國、攘夷、佐幕、倒幕……不同政治立場交錯,各種暗殺事件與陰謀潛藏其中,最後在「破約攘夷」的口號下推翻幕府,明治維新於焉展開。一個改革成功的亞洲近代化國家就此誕生。

本書一套三冊、分為四大部分,以分析幕末政治勢力為始,爬梳整段波瀾萬丈的幕末歷史,並聚焦於推動歷史的諸人物,包括維新志士、外國公使及幕末女性等。

【第一部 幕末各方勢力簡介】
從江戶時代以來的權力受架空的朝廷、公卿各家狀況開始,詳盡爬梳倒幕派(外樣)、佐幕派(親藩.譜代)兩派的大名勢力演變簡史。剖析日本步入明治維新前的政治情勢,以協助讀者釐清維新的歷史背景。

【第二部 幕末歷史發展】
第二部為本書的主軸,從黑船叩關到頒布「王政復古大號令」,以易讀的筆法敘述為期十四年半的幕末政局發展及演變,看日本如何在開國及攘夷的抉擇中做出決定。綜觀倒幕派、佐幕派兩派勢力間的角力過程。

前半主要聚焦於幕府選擇開國的艱難過程,在威望江河日下的情勢中,如何透過幕政改革、公武合體力挽狂瀾;接著中段開始由幕府轉向外樣諸藩,談公武合體派及攘夷派之間的角力過程,兩者最後在「八.一八政變」分出高下。而原本主張攘夷的長州和薩摩都在歷經戰爭後見識到歐美列強的強盛,不約而同地廢除難以實現的攘夷路線,並靠著土佐出身的坂本龍馬促成同盟;第十四章起內容以倒幕勢力的凝聚為主線,在四境戰爭、大政奉還等重大事件後,幕府的傾倒只是時間問題,最後在「王政復古大號令」頒布後結束這一部分的歷史爬梳。

【第三部 幕末諸隊、團體簡介】
系統化整理活躍於幕末時期的各個幕末諸隊、團體所屬的派系以及中心思想,包括最常受戲劇動漫一再被重新詮釋的新選組、奇兵隊和培育出眾多長州志士的松下村塾等,這些幕末諸隊究竟懷抱著何種思想,讓他們一心為國付出,卻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

【第四部 在日外國人與日本女性簡介】
幕末時期的幕府政權面對內憂外患,黑船叩關可說是一切的開端,是談幕末不可避談的部分,如率領黑船入港的培里、英國公使巴夏禮等等,這些在日外國人是如何在這動盪的時代中影響日本的走向?

至於身處這個時代的女性又是如何面臨瞬息萬變的政局?本書選出在幕末歷史中佔有一席之地的代表女性,包括近年成為日本大河劇主角的天璋院篤姬、新島八重、杉文等,一窺該時代的女性是如何擁有主見,走出自己的人生。

本書特色

  • 中文原著,不同於市面上的翻譯書籍,熟知中文讀者熟悉與容易誤解之處,旁徵博引學術史料的同時,輔以小說及戲劇的角度,以系統化的易讀筆法帶領讀者全面性了解日本幕末時代躍進明治維新的過程。
  • 不拘泥以往「薩長史觀」、「非薩長史觀」的二分法,涵蓋倒幕派、佐幕派兩派觀點,還原較為客觀的幕末歷史原貌。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柏林畢生在做的事,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讓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得以傳承世代,「數位典藏」計畫需要你我一同支持響應。

2017年,《看見台灣》的導演齊柏林匆匆離開這個世界,留下無數珍貴空拍影像資產;這些跨越1990年代到2017年、長達25年台灣自然與人文地景變遷的真實紀錄,不只保留了台灣之美,更在學術研究、環保倡議和環境教育上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然而,龐大的影像素材需要經過「數位典藏」才能被有效應用,因此「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承接數位典藏的使命,讓齊導畢生的心血,能夠世代傳承,發揮永續的影響力。經過兩年的摸索,基金會最終研擬出最合適的數位典藏計畫,不只將齊導作品數位化、分類歸檔,更要建置線上影像資料庫,並將繼續記錄台灣的使命傳承下去。

根據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統計,齊柏林導演在空中拍攝超過2500小時所累積的影像,約為10萬張空拍底片、50萬張數位照片,上千小時的空拍影片;要為如此龐大的影像資料建檔與整理,勢必耗費許多金錢、時間與人力。不過,只要能集結眾人之力,這一場數位典藏人員及專業志工接力的馬拉松,將會是美麗而撼動人心的一段旅程。

「數位典藏」做什麼?

數位典藏(digital archive),意思是將有保存價值的實體或非實體資料,透過數位化(諸如攝影、掃描、影音拍攝、全文輸入等)與加上屬性資料等詮釋資料(Metadata),建立數位檔案的形式,作為永久保管儲存。

而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數位典藏計畫可分為三大工作線,分別為:

  • 傳統底片組:挑選底片→掃描成數位檔案→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數位照片組:挑選照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空拍影片組:挑選影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除了要將齊導留下來的影像作品數位化歸檔,數位典藏計畫還包括改版建置「iTaiwan8影像資料庫」,也就是建設完整的線上影像資料庫系統,讓齊導作品更便於靈活運用,也能讓更多世人看見。

飛行2500小時累積的空拍影像,怎麼整理?

  • 整理底片/數位掃描

數位典藏組專員詹宇雯的工作,是負責整理傳統底片。即便存放在防潮櫃中,傳統底片仍面臨逐漸老化褪色的壓力,需要與時間賽跑進行數位化保存;然而大多未經篩選的10萬張底片,有些因為直升機震動導致些微的畫面模糊,也有因飛行路線連續較重複的地景構圖,而詹宇雯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並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整理底片最常發生的問題就是人工出錯,因為以前留下的資料可能是齊導或其他志工整理出來、用手寫的,貼紙可能貼錯或資料寫錯。」詹宇雯說起某次經驗,當時有一張台北車站的照片被貼了很多年份,為了找出正確年份,她試圖辨識照片裡招牌跑馬燈上的氣溫、股市市值等資料,交叉比對推斷出正確年份。雖然偶有這種偵探辦案一樣的趣事,但大多數時候是耗費專注度與眼力的過程。

完成底片挑選的階段,接著進到底片掃描數位化。然而,這步驟並不容易,除了整體的影像品質控制與檔案管理,齊柏林導演留下的底片最遠距今至少11年,老化褪色的底片容易出現色彩偏誤,須進行色彩還原,再修掉畫面上的髒點、存成解析度高的數位影像才算完成。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整理傳統底片的過程,必須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 建立屬性資料

所謂「建立屬性資料」,其實就是為影像添增各種描述紀錄的資訊,有了這些資訊,龐大的影像資料才能被有效率的搜尋、管理。數位典藏組副組長陳宣穎表示,以齊導拍攝的影像為例,包含:拍攝主題、地點及詮釋地景的關鍵字都屬於此範疇;而其中投入最多時間的便是「定位」和「建立關鍵字」這兩項任務。

「定位」指的是找出拍攝主體所在地點和座標,有時可透過既有的飛行軌跡紀錄來推測,但更多時候是在沒有軌跡紀錄的狀態下,憑藉地理知識及照片上的蛛絲馬跡判讀位置。如果影像拍攝年代久遠,或是地景變化很大,就需要運用更多歷史圖資或佐證資料去搜索、推論。

「我們要一張一張照片判讀,建立屬性資料。像是早期的傳統相機沒有定位功能,常常看到照片中只有一大片山稜線,此時我們就要仔細比對地圖、衛星影像,想辦法查找,盡可能貼近正確。」陳宣穎說。

「建立關鍵字」看起來似乎相對輕鬆,然而事實上,光是決定有哪些關鍵字可以使用,就是一門功夫。第一步必須辨認影像中的景物,例如一塊農田種植的是什麼作物,就必須蒐集其他資料輔助判斷;其次,由於空拍照片尺度不一,在畫面中佔比多大的景物需要設立關鍵字,也需要經過討論訂定規則;最後,還必須從使用者的角度思考,依據一般人的搜尋習慣設立關鍵字。

因此,在建立屬性資料的過程中,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也特別諮詢多位專家,共同研究規劃出適合台灣空中影像的關鍵字建置邏輯,並以此基礎進行分門別類、校正檢核,確保影像被妥善歸納及運用。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建立屬性資料時需要大量對比地圖,並依照訂定好的規則建立屬性資料,使歸納邏輯一致。
  • 影音資料典藏

相較於照片整理,動態影片的典藏工程更為多元複雜。首先,要針對近千小時空拍影片進行盤點,接著進行特殊格式轉檔與備份,再逐步建立邏輯編碼、標示檔案管理方式,以推動後續屬性資料建立。

「影片整理最大的兩個挑戰,其一是影片內容橫跨的範圍很大,導演可能是台中起飛、屏東降落,因此要去判斷每個影片節點的地景定位;其二是飛機上升的垂直範圍很大、晃動又劇烈,有時候會遇到『果凍效應1』致使內容失真。」影音製作組專員鄭宇程說明,由於各時期的影片拍帶檔案格式、影像內容品質、影片時長都不同,大大增加了管理建檔難度。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影音資料的典藏,需要讀取大量的檔案,逐格檢視、分段建立屬性資料、調色等。

加入數位典藏的馬拉松,傳承接棒台灣之美

從一步步定義操作流程、統一色彩管理語言、購置影像處理設備等,到培訓志工與實習生、讓人力支援一步到位、避免巨量資料的協作過程中出現錯誤,都是數位典藏計畫的範疇。多元內容創意部副總監王俐文表示,「數位典藏」四個字說來簡單,但過程繁複龐雜,需要所有人一致的專注、耐心、細心、以及熱忱。

「iTaiwan8影像資料庫」作為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的目標之一,改版上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除了完成龐大影像資料的典藏,更大的挑戰是要繼續記錄台灣,讓影像不會只停留在2017年。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導畢生在做的事,也是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而數位典藏計畫,就是齊導生命的延續,也是基金會動力的源頭。要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並不容易,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亟需各界的支持,共同建置屬於台灣最美的影像資料庫。讓我們一起守護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讓土地脈動的珍貴影像得以傳承世代,發揮更多價值。

捐款支持看見・齊柏林基金會,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


註1:果凍效應(rolling shutter)是數位相機CMOS感光元件的一種效應,當使用電子快門來拍攝高速移動的物件時,原本垂直的物件拍攝出的畫面卻為傾斜甚至變形。(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