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又在碎念了⋯⋯其實她想跟你「溝通」

媽媽又在碎念了⋯⋯其實她想跟你「溝通」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的要達成溝通,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方式就是放下直覺和成見,不斷和對方釐清事實,並且不帶價值判斷的對話,不過有時候我們對話的不是這個對象,而是在經年累月下,對於這個對象累積的經驗與看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天我溝通說明書的課程結業,加上我老媽和我聊天的過程,我於是有一個啊哈:不要用直覺和標籤來溝通。

常常溝通裡頭的問題,往往是我們用直覺來判斷,而不是和對方確認。舉例來說,昨天我媽問我現在信用卡有幾張,要謹慎使用,年輕人很容易因為信用卡破產,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

又來了,到底要把人當笨蛋幾次,還不相信自己兒子可以管理自己嗎?

後來覺得這樣判斷好像太早了,所以我和她確認為什麼有這樣的擔心,另外釐清有一張卡跟十張卡不是都會破產嗎?

聊一聊發現,原來她覺得女神可能不喜歡我有太多卡,怕我們會因此而吵架或不合(講到這邊我更驚嚇了,為什麼會這樣判斷),而她覺得女生都會有這種顧慮,所以特別告訴我,大概是怕兒媳婦跑掉。昨天難得沒有什麼負面情緒,於是不斷釐清,並且講明白自己的觀點,最後讓對話結束。但可能是因為我昨天正好在上課,腦袋還在觀察和分析,不是用直覺對話。

如果兩個人在溝通中都用直覺對話,那麼就會常常以為對方就是自己想的這樣,而這根本就不是溝通,而是不斷的用標籤互貼,就像平常我媽覺得我不會拒絕別人,常常請別人吃飯導致沒錢。又或是像上次我媽問我我的帳戶餘額,我就覺得我媽總想要控制我等等,所以真的要達成溝通,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方式就是放下直覺和成見,不斷和對方釐清事實,並且不帶價值判斷的對話。

不過這其實非常非常難,有時候我們對話的不是這個對象,而是我們在經年累月下,對於這個對象累積的經驗與看法。

我想有效的方法是,持續聚焦自己的「溝通目標」,並且嘗試問問題而不是回應,並且不斷提醒自己:「我想我們之間可能還有一些誤會沒有釐清,所以才導致溝通不順。這不是我或他的問題,而是我們彼此還沒有足夠的理解」。

有了這樣的心裡的小聲音之後,我想在跟對方溝通時,我們就可以給彼此更多的空間,也可能有更好的結果。

延伸閱讀:如何有效「溝通」:對方光聽到「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就覺得壓力很大嗎?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