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漫威迷,我認為Brie Larson是夠格的《驚奇隊長》人選

作為漫威迷,我認為Brie Larson是夠格的《驚奇隊長》人選
Photo Credit: 《Captain Marvel》/danverstar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拉森正試圖闡明一個道理:女人不必然地要先迎合大眾的審美,才能作為一名受人矚目的超級英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驚奇隊長》作為Marvel電影宇宙裡第一位以女性為主的電影,且電影主角驚奇隊長作為替《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裡替薩諾斯造成的湮滅危機進行解圍的關鍵角色,自然成為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全球焦點。

然而,從上個月由迪士尼影業公司釋出了《驚奇隊長》電影的前導預告片至今,網路上便引來了許多人對於擔綱本片主角的演員針對外表上的各種批評,更有不少人認為飾演驚奇隊長的貝兒娜森(Brie Larson)與隔壁棚飾演神奇女俠的以色列演員姬嘉鐸(Gal Gadot)相比之下,未免也遜色太多了。

除了針對演員的美色進行討論,在這一波輿論中掀起一波高潮的,就是有許多人指控拉森在電影的預告片裡太過嚴肅,完全見不到他的笑容,甚至還有一名外國網友Turd Flinging Monkey在社群網站Twitter上,「十分熱心地」幫拉森在預告片裡的面容動了手腳,P上各種「笑容」。

螢幕快照_2018-10-19_上午4_13_30

而另一位推特網友Jane Ritt為了回應他將拉森在電影預告片裡頭進行各種修圖的行為,特地將復仇者聯盟三巨頭(美國隊長、鐵甲奇俠、索爾)在電影海報裡原本嚴肅的面容也P成各種大露白齒的笑容,並且打趣地說:「我同意,驚奇隊長需要多一點笑容,就像宇宙裡的其它事物也要達成一致。」藉此襯托出拉森作為一名女性,在電影裡頭需要多笑本來就是一個雙重標準的要求。

螢幕快照_2018-10-19_上午4_45_34

至此,在輿論中討論拉森是否適任驚奇隊長此角色一職,彷彿就聚焦在「長相美麗與否」、「笑容燦爛與否」二件事情上,甚至還成為了一個女性主義團體所爭議的問題,主要的問題意識即:為何女性就應該要負責「面露微笑」的情緒勞動?和滿足男性的凝視?

然而,筆者在這邊並不打算處理女性主義的理論問題,一來是從這個路線來處理問題的女性主義者已經太多了,我實在沒必要再錦上添花,二者,筆者思考的是比起用女性主義來為拉森解圍,還是不是有其它的方式?

筆者作為一個忠實的漫威迷,早在《鐵甲奇俠》於2008年上映以前,我就有在追Marvel公司出版的漫畫,漫畫裡面除了各種層出不窮的大事件必然地會準時收看以外,我對於人物傳記或各個組織的故事通常是依照偏好地選擇性閱讀,但是驚奇隊長畢竟作為Marvel裡面多如繁星的一線戰力角色,看原著起家的漫威迷就算再怎麼不熟悉他,至少對於他之於復仇者聯盟的重要性也是多少會有些瞭解的。

於是,關於拉森是否適合驚奇隊長此一超級英雄角色,我們可以從外表長相、人物性格和內在價值等三個路線嘗試去切入。然而,因為人物性格必須透過電影內容才能瞭解,所以在此文先按下不表,我們只要看外表長相和內在價值二者即可。

許多網友都吐槽拉森長飾演的驚奇隊長不好看,甚至和隔壁棚由加朵飾演的神奇女俠一比遂完全落於下風,但是就算Marvel電影宇宙作為一個商業電影,考量角色能不能吸引觀眾固然重要,不過Marvel電影同時作為一部翻拍作品,儘可能地還原出漫畫裡頭角色的外型與氣質,難道不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嗎?

驚奇隊長本尊在Marvel漫畫公司裡頭的形象,就算不比幾個當紅角色來得多元化,但是她在各個時期加上次元宇宙的各個形象也非常多樣,當然也有非常符合大眾審美的形象;而拉森的臉型雖然偏向方型臉孔而被許多網友吐嘲有著一張「大嬸臉」,但是筆者認為拉森的長相最神似Marvel漫畫公司於2014年出版的驚奇隊長個人漫畫《Captain Marvel #1》的封面,那麼站在「貼近原著」的立場去選角也不算差距太大。

2014

然而,為什麼Marvel電影公司不考慮驚奇隊長在漫畫裡頭早期的更性感造型呢?筆者猜測,主要是因為Marvel電影宇宙在黑寡婦和緋紅女巫等角色的龐大聲勢之下,後來又加上像是黃蜂女這樣的生力軍,實在不需要再多添幾位以嫵媚為主打的女演員來強化陣容,反而可以多為女性角色開展不同風格的戲路(像是黑豹的親衛隊長奧科耶),除了站在商業考量可以滿足不同審美市場的需求外,更能夠因應現在「女力崛起」的觀影風潮。

那麼,既然筆者說到了時下正流行的「女力崛起」,驚奇隊長真的適合這樣的位置嗎?這裡我們可以試著談談驚奇隊長的內在價值究竟是意味著什麼了。

漫威迷都清楚,當我們對於Marvel某些角色進行分析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情,因為除了幾個背景本就鮮明的人物,大多數的角色都會面臨一個難題,那就是Marvel作為一個橫跨將近一個世紀的大型漫畫公司,裡面的許多元老級角色的年紀不但比作為讀者的你還大,甚至有些角色的出場年份比你父母的出生年都還要大上許多,所以倘若想要做到詳盡的角色分析而爬梳關於那個角色在漫畫裡出場的所有場景和對話,那可不是「堆積如山」這個成語所能夠簡單形容的龐雜工程。(這就更別說那些多到數不清的繪師筆下的同一個角色的性格和能力往往會反覆無常,還有為了清理時間線而做的「重啟」了)

幸好的是,漫畫公司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對於某些重要角色,撰寫個別的傳記故事進行重新形塑與定調,藉此讓讀者和公司同仁清楚:某些角色雖然在經由不同繪師的故事裡可能有著標準不一致的外在行為,但是他們其實有著以一慣之的核心理念;就像美國隊長因為代表著美國精神,所以他選擇在《內戰》中對抗侵害自由價值的美國政府。

那麼,驚奇隊長所代表的內在價值是什麼?筆者認為我們可以參考Marvel漫畫公司最近於 2017年開始推出的「世代傳承系列」(Generations),內容講述的是當第一代的超級英雄開始凋零和沒落,後來繼承前人稱號的新一代超級英雄,為什麼不選擇自立門戶?那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能力相似,更是因為他們都秉持著類似的理念。

在眾多角色的《世代傳承》裡頭,我認為「Captain Marvel」這個稱號的繼承關聯是最耐人尋味的,因為我們現在看到的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與後來的驚奇隊長(卡瑪拉・克汗),雖然稱號都是「驚奇隊長」(或驚奇女士),但是要論能力的話可謂是毫無相似度可言的;或許就是在嚴重缺乏外在關聯的前提之下,如何強調新舊一代的驚奇隊長之間的內在關聯,就成為了創作者更需要突顯的事情。

Marvel漫畫公司的總編Axel Alonso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此表示:「《世代傳承》系列發生於大事件《秘密帝國》的某一時刻,英雄們突然墜入能夠前往過去時空的『消失點』。新一代的英雄將要經歷奇特的旅程,並且在故事中計劃讓他們互相接觸,進行一場有傳承意義上的會面,這會讓新一代的英雄可以繼續向前邁進,因為這是一個點亮所有角色前方道路的故事。」

2017

當新一代的驚奇隊長莫名地回到過去的時空,由於街上熙來攘往的人群們所穿著的服飾風格,卡瑪拉大概能夠判斷自己被傳送到20世紀初期的美國曼哈頓街上,而他為了不讓自身突兀的穿著顯得格格不入而被他人注意到,決定進入一家服飾店換成了符合那個時代品味的衣著;接著,他輾轉因為各種原因莫名地被抓進J.J. 詹姆森(就是那個貫穿陶比版蜘蛛人三部曲電影裡頭的經典大魔頭)所經營的報社裡頭成為實習記者。

卡瑪拉被派駐的單位正是由舊一代的驚奇隊長卡蘿所負責的部門,而卡蘿身為報社的總編輯所處理的主要業務正是在那個時代象徵著前衛觀念的《女性雜誌》;雜誌內容不外乎是鼓吹女性也能夠像男人一樣外出工作,或者是主張女性申請信用卡不用經過丈夫的審核同意,總而言之就是參與了對於婦女的解放運動。

然而,這些在21世紀的今天看似稀鬆平常的事情,在20世紀初期的美國卻是非常離經叛道的,所以由卡蘿積極推動的《女性雜誌》賣得並不好,營收可謂是非常慘澹,而那個唯利是圖的大魔頭詹姆森為了避免宣揚女權運動而損害報社的品牌和向,故正打算將《女性雜誌》的版權轉賣給他人遏止虧損,所以卡蘿正面臨著該如何提升雜誌銷量,藉此保住他的編輯部門以及《女性雜誌》的存續。

卡瑪拉的出現不但幫忙卡蘿找出讓《女性雜誌》大賣的方法,保住了這份雜誌的版權不被賣給其他人,兩人還都以驚奇隊長的面貌示人並且合作打敗了來犯的反派(在這個故事裡的戰鬥完全不重要);最後,在卡瑪拉幫助卡蘿化險為夷之後,卡瑪拉向卡蘿告別並傳送回了他原本所在的時間線,驚奇隊長的世代傳承到此結束。

驚奇隊長的世代傳承故事,與其他英雄相比的差異與可貴的地方在於:卡瑪拉透過卡蘿懂得英雄之所以作為英雄,並不是在於自己擁有了可以打擊犯罪的超能力,而是在於就算在如何險惡的情況下仍然選擇做對的事情,所以即便是私底下作為一般人身份的卡蘿,仍然選擇要做符合正義的事情,因此不管有沒有穿上驚奇隊長制服的卡蘿,都是徹頭徹尾、內外一致的超級英雄。

以上,就是驚奇隊長的所代表的意義了。驚奇隊長這個角色的形象與官方設定,素來就與女性主義有著高度的連結,甚至Marvel漫畫公司在2012年出版的驚奇隊長個人漫畫《Captain Marvel #2》,其封面就畫出了卡蘿右手握拳曲起作出秀二頭肌的動作,而左手則是拉著右手的手套袖子;整幅畫的構圖意向,明顯是向美國二戰時的繪師米勒(J. Howard Miller)於1943年所繪製的海報:「我們做得到!」(We can do it!)致敬,而該海報也在之後的女性主義運動中隨處可見。

IMG_2955
左:《Captain Marvel#2》(2012)漫畫封面。 右:繪師米勒(J. Howard Miller)於1943年繪製的海報。

今年3月9日,貝兒娜森在他的Instagram貼上了一張由網友danverstark幫忙製作的照片,內容是Marvel漫畫《Captain Marvel #2》的封面與他的個人頭像所合成的,並且拉森還在照片中說:「We can do it!」;除了照片之外,拉森在貼文的文字說明區裡頭是這麼說的:

「從今天起,婦女們要相互照應,我們支持不受性別二元限制的人——婦女們都能過著心中嚮往的生活——我看見了你!我們將攜手一起!我們做得到!」

(Today and everyday. Women supporting women. Women supporting non-binary folks. Women living the life they choose with their hearts forward. I see you! I’m with you! We can do it!)

螢幕快照_2018-10-19_上午5_47_16

時隔半年之後的現在,當貝兒娜森因為Marvel電影公司釋出了第一隻電影預告片而被網友們嘻笑嘲諷了外表一番,他還是一如初衷地作出回應:

「你可以做自己,這意味著你想不想微笑都可以,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堅強,你是自己的主人,如果有人告訴你不是這樣,別相信他們。」(中譯:加點吉拿棒影視團隊的飽妮

(You can be you. That means you can smile or not. You can be strong in the ways you want to be. You can own who you are. If anyone tells you different don’t trust them.)

關於拉森近年來對於女性困境的關心,最知名的莫過於是去年鬧得沸沸揚揚奧斯卡頒獎典禮了。當電影《海邊的曼徹斯特》男主角凱西・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在上台接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頒獎時,因為他正面臨性侵的指控和官司疑雲,所以頒獎人拒絕為凱西・艾佛列克鼓掌拍手,而那個頒獎人正是我們的驚奇隊長——貝兒娜森。拉森在事後接受採訪時說:「我想,無論我在舞台上做了什麼,那個行為本身就證明了一切,對於這個話題我已經表達了所有我想說的了。」

試問,這樣的貝兒娜森,難道不夠格成為一名超級英雄、成為擁有著二進制力量的驚奇隊長嗎?筆者認為就目前看來,拉森無疑是夠格的,因為他繼承了與驚奇隊長相同的意志,他在戲裡戲外都在為內心認為的「正義」在奮鬥著,即便他在大眾審美的眼光裡看起來不夠美麗,但是英雄之所以作為英雄,本來就不應該只是注重外在形式,而要關注如其所是的內在價值。拉森正試圖闡明一個道理:女人不必然地要先迎合大眾的審美,才能作為一名受人矚目的超級英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朱建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