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博《出發・Run for Dream》:低血糖襲來我吐了,全都是水與電解質噁心的味道

陳彥博《出發・Run for Dream》:低血糖襲來我吐了,全都是水與電解質噁心的味道
Photo Credit: 圓神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真的一度以為自己要撐不下去了,水泡和血泡早已破掉,每踏出一步都得忍著疼痛不斷撞擊腳趾,沒有任何人影,沒有任何追近的跡象,沒有希望、沒有機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彥博

向浩瀚的宇宙禱告

第三天賽程開始,我的號碼布變成黃色的Leader(代表總成績的領先),這也是壓力的開始,前五名選手不斷地糾纏拉鋸,後來沒有人想先領跑或是發動攻勢,一直到最後五公里才開始一決勝負。但幸運的是,最後賽段是我拿手的沙丘攀爬地形(在2015年美國G2G賽事已經有經驗,也向MDS的冠軍Mohamed Ahansal請教過許多技巧),我爭取到一分鐘的領先,搶下第一衝到終點,也用領先兩天的心理戰術讓對方產生壓力,但在2400公尺的高原上,身體已經開始極度疲勞……

而糟糕的是感冒依然沒有好轉,頭暈、無力、又不斷流鼻水打噴嚏。

每當大家問我:「Tommy, Are you all right?」

我總是當作沒事一樣笑臉回答:「I'm very, very great.」,然後再用衛生紙塞到另一個鼻孔堵住鼻涕。

「嘶……」天啊……我的睡墊竟然開始漏氣,兇手是仙人掌的刺,手邊沒有修補的工具,只能睡在坑坑巴巴的鹽鹼地上,體脂肪略低的我睡得相當疼痛,沒有一天能夠入睡,幾乎都是淺眠、冷醒,或是又被叫聲嚇醒,疲憊變得一天比一天還要劇烈。

第四天賽程,前幾名的選手已經恢復許多,北愛爾蘭選手Neill突破重圍領先第一,快了我九分鐘抵達,厚重的裝備包四天下來,讓我的頸部、背部痠痛到像針在刺。沒有睡墊,睡在鹽鹼地上幾天下來,痛到骨頭裡快炸開,大腿也快要抽筋,這一切,都和上一場戈壁賽事發生的情況一模一樣,領先、又被追過,希望明天身體不要再發生任何狀況,心裡的憂慮與不安感越來越強烈,這陰影無法擺脫、無法忘記……現在想到,手還是會因有一點恐懼而發抖……

被壓力所籠罩無法入睡,便起身離開帳篷出去上廁所,我關掉頭燈,原以為會是一片漆黑,「哇……」沙漠南方的夜空,漫天繁星閃耀如鑽,銀河高掛天頂,真是太壯觀了。

我緩慢地深呼吸,將煩惱與壓力慢慢吐出,重複了幾次,頓時忘了所有壓力,這晚一切如此柔和,看著天空的銀河,彷彿和大地是一體的,我仰頭靜靜仰望著星空,麥哲倫星雲、南十字星、金星、火星,在這一刻,我找到了內心的寂靜。看著銀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和、平靜,彷彿聽見了宇宙的聲音。

儘管身體疲憊,但我真的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向宇宙祈禱,期望讓我平安地完成明天的賽事,以及今年的計畫。

落後之下的逆轉勝

「Tommy,你今天要怎麼跑?」出發前,帳篷內的美國選手問我說。

我說:「看狀況吧,隨機應變,也許等待到最後的20公里。」

「嗯,我有從其他選手那聽到消息,Neill說他要在今天結束這場比賽,他將會全力衝刺與你拉開,你今天是一場硬戰,是決勝的關鍵,加油!」

高原下競賽讓腳已經開始水腫,特地準備大1.5號的越野跑鞋,也很難穿下,腳趾與大拇指指甲的血泡更令人咬牙難以忍受,但都已經是最後的長賽程了,再痛也要忍過。

在起跑線上,腦中不斷想起上一站戈壁沙漠56度,因為熱衰竭倒下失去冠軍,這挫敗與痛苦一直影響著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撐下去……會不會又再度重演……

P163_請註明出處_photo_by_RacingThePlabet
Photo Credit: 圓神出版
Long Day,破曉時刻,決勝日!

這也是令我壓力最大、最害怕的一天。

出發後,果然如美國選手說的一樣,前五名選手很快就把我拉開,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最後決勝的機會,也是最後的關鍵日,總時間都只差一小時內,一切的排名順序將會在這天大幅變動。我和德國選手Ben成為盟友,一起互相帶領配速、擋風、找賽道標記,很努力追趕,但前四天累積的疲勞,令我們無法提升速度也異常地疲憊,不過彼此仍互相不斷鼓勵著,每過一個CP都會互擊拳頭,一起喊著:「Keep faith, allmost there, we will be very strong today!」

原本深具信心以為有機會追上,但在一望無際的沙漠連個人影都沒看到,過了20公里、30公里、40公里、50公里……我們闖過一個又一個檢查站,都會看時間紀錄表檢查與前方選手的差距,沒想到從十分鐘,慢慢不斷地被拉開近半個小時,意味著他們沒有變慢,而是一直不斷在加速。隨著逼近正午,天氣越來越熱,橫越沼澤、草叢、鹽鹼地、沙漠、攀爬沙丘……在制高點卻沒有看見前方的任何人影,完全沒有追到的跡象,檢查站的工作人員也認為我沒有機會了,從自信,慢慢沒信心,然後失去信念……

慢慢靠近55公里時,也是上次賽事倒下的距離,慘了!低血糖再度襲來,伴隨著熟悉的暈眩感,劇烈疲憊也讓我越來越想吐,在攀爬沙丘後,「嗚噁噁噁……」我吐了出來,全都是水與電解質噁心的味道,害怕著,噩夢要再度重演。

賽道坐落在一望無際的鹽鹼盆地、火山岩漿熔岩、乾旱無雨的沙漠砂礫上,用雙腳不斷橫越各種大自然的地形,我無法相信眼前壯闊的場景,以為自己跑在火星上。

當地居民說,因為地質類似火星地表,有許多電影在此拍攝,NASA也在此做模擬火星任務的研究測試場地,更傳言曾在這裡挖出15公分的外星人。曾有美國地理學家說:「無論在南極、北極或任何其他的沙漠,剷起一塊土,總能發現細菌。但在這裡,你什麼都找不到。」

我們陷入一番苦戰,終於攻上沙丘的最高點,看見前方又是一望無際的鹽地與沙丘,無止盡地蔓延,彷彿永遠跑不到終點一樣。經過了檢查站,工作人員強制要我們把兩公升的水加滿,因為接下來的賽段氣溫將會變得相當高。

多日、長時間、超長距離賽事一直是我的拿手項目,總是能夠撐得比別人久,但我聽到工作人員的提醒後,心裡感到相當不安,深怕上一站的熱衰竭事件再度發生,這記憶與教訓深植在我腦海裡,是種無法擺脫的深層恐懼。但我心裡也非常清楚,如果沒有撐過去,後方的選手很快就會追上來,我就會失去拚年度總冠軍的機會了。

我真的一度以為自己要撐不下去了,水泡和血泡早已破掉,每踏出一步都得忍著疼痛不斷撞擊腳趾,沒有任何人影,沒有任何追近的跡象,沒有希望、沒有機會……

「就這樣了嗎?……這就是我用盡力氣,最後的結局了嗎?……」

「這場比賽,難道就要這樣結束了嗎?……」

「撐下去,拜託一定要撐過去,如果在這裡倒下,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戈壁的熱都撐過了,這算什麼!加拿大700公里都撐過了,我辦得到的!」

相關書摘 ►陳彥博《出發・Run for Dream》:攝氏56度下的掙扎,熱衰竭差點沒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出發・Run for Dream》,圓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彥博

「出發」,就像按下「重新開始」鍵,
它代表著勇氣、態度與決心

亞洲首位,一年內勇奪四大極地總冠軍的陳彥博
引領你和困境直接對決,征服心中的極地!

追逐夢想,只要跨出步伐,
出發,就對了!

每一次的出發,都是超越自己的起點
無時無刻地調整自己,就是逆轉勝的開始
心中沒有局限,才能超越極限!

從炙熱沙漠到極寒冰原,地表最嚴峻的1000公里賽道,陳彥博再創紀錄的終極挑戰

設定讓自己有點害怕的更大目標,才能驅使自己注入更多動力與執行力。

經歷十年比賽生涯的超馬選手陳彥博,這次訂定了最嚴苛的計畫,報名了非洲納米比亞、中國戈壁、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南極洲這四個地表最險惡地形氣候的極地馬拉松,他不但在一年內達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而且還拿到了總冠軍!

這不光是專業和體能的競賽,更是心靈最大的挑戰。
面對準備充分、打著團體戰的日本軍團,隻身單打獨鬥的他如何迎戰?
處於熱衰竭的死亡邊緣,想到首次觀戰在終點線等著的父母,要如何再踏出下一步?
最強大的力量不是源於肌肉,而是在心。
瞬息萬變、排山倒海而來的困境,唯有隨之調整的心才能突圍。
未知的巨大恐懼和過去失敗的陰影,只有行動才能克服。
把每一刻都視為「重新出發」的起點, 勇敢跨出夢想的第一步!

getImage
Photo Credit: 圓神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