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一場沙國異議記者命案,扯出什麼中東政治角力?

【國際大風吹】一場沙國異議記者命案,扯出什麼中東政治角力?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關注的沙國異議記者之死,不僅案情離奇,更衝擊美國在中東的佈局,以及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政治角力。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本節目的開場動畫有9位國際大人物,其中大家可能比較不熟的那一位,剛好就是最近2個禮拜的國際新聞焦點:年僅33歲、簡稱MbS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沙爾曼。全世界都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下令跨國暗殺一名本國籍記者?

這個案子有愛情、有血腥、有政治,有外交角力,但或許是因為掌握最多第一手資訊的土耳其,用擠牙膏的方式,一點一滴公布證據,所以容易讓人迷失在各種細節和謠言當中。這一集我們先把截至25號為止的案情全盤回顧一下,然後再來看看,為什麼美國總統川普的反應跟全世界領袖不一樣?在背後操盤的土耳其又在打什麼算盤?

哈走入領事館-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誰是哈紹吉?他是怎麼失蹤的?

事件主角59歲的哈紹吉(Jamal Khashoggi),是一名沙烏地阿拉伯資深新聞工作者,因為改革派立場鮮明,經常遭到當局施壓,不過他對沙國的政治評論,仍頻繁刊登在中東和國際媒體上。後來為了自身安全,他在去年搬到美國華府居住,也開始替華盛頓郵報撰寫專欄,好幾次批評王儲沙爾曼的威權作風。然而,應該要明哲保身的他,上個月底,卻為了跟土耳其未婚妻森吉茲(Hatice Cengiz)完成終身大事,不得不飛到土耳其,向伊斯坦堡的沙烏地阿拉伯總領事館,申請正式離婚文件,證明上一段婚姻已經結束。

10月2號,他跟未婚妻一起來到領事館大門。兩人本來預定隔天就要完婚,沒想到他獨自走進領事館之後卻再也沒有出來。未婚妻在外頭苦等了四個小時,忍不住向土耳其警方報案求救。哈紹吉失蹤的消息就此傳開。

15人小組_AP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案發經過:沙烏地阿拉伯怎麼說?

案發後,沙國當局堅稱哈紹吉早已離開領事館,對他的失蹤毫不知情。但隨著證據陸續曝光,在19號改口,坦承哈紹吉其實就死在館內。官方表示,涉案人員本來想說服哈紹吉回國,但處理不當,跟他爆發肢體衝突,而將他失手打死。後來到了25號,沙國檢察總長又改變講法,說有新的資料證實這起命案是預謀,不是衝動犯案。當局已經逮捕18名涉案人員,解雇2名王儲的重要幕僚,一定會釐清案情。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23號沙爾曼親自慰問哈紹吉兒子薩拉,與極可能是殺父仇人的王儲握手時,薩拉的表情相當難看。(見下方照片)

王子握手AP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案發經過:土耳其怎麼說?

沙國官方說詞不但前後矛盾,也始終無法交代遺體去向。土耳其則是在歷經兩星期多的調查後,由總統艾爾多安宣布這是一場「預謀犯罪」,仍有諸多疑點必須釐清。

土耳其官方表示,沙國領事館跟哈紹吉約好2號下午見面之後,就派出一隊15人小組,在案發前一天搭包機進入土耳其,案發當晚就出境。這15人的身份都已經證實,大部分在沙國軍方安全單位任職。

最重要的是,土國當局掌握了一段非常關鍵的7分鐘錄音,證明哈紹吉在領事館內先是被沙國暗殺小組制伏,接著手指被活生生砍斷,最終被注射藥物之後遭到殺害。有土國官員聲稱,他的遺體遭人用骨鋸支解後,帶出領事館。而最新報導指出,似乎是埋在沙國總領事住處的花園中。有網友因此改圖諷刺,把沙國國旗上那把劍換成骨鋸。

沙烏地阿拉伯:美國在中東的最佳損友

儘管土耳其沒有直接點名沙國王室就是幕後主使者,但高層下令跨海暗殺異議人士的味道實在太濃厚。因此,除了埃及、阿聯等中東盟友之外,從印尼到歐盟各國,幾乎都一面倒譴責兇手並要求查明真相。德國甚至決定暫緩對沙國的軍售案,並呼籲各國一起杯葛。這也讓美國總統川普的反應,顯得有點與眾不同。

川普第一時間表示當然案情必須調查,但是與沙國有「4500億美元訂單」,如果為本案取消「是非常不聰明的」。稍後,他又改口表示將交由國會決定如何回應或制裁。

儘管號稱4500億美元訂單,後來被美國媒體查出是嚴重灌水的說法,但無論如何,川普不願意完全跟沙國政府撕破臉的態度相當清楚,畢竟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的重要盟友,儘管一邊是全球最強大民主政權,一邊是保守封建的伊斯蘭神權國家,卻有好幾十年的夥伴關係。

簡單論其原因有二:首先,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和美國盟友的重要石油進口來源之一,而大筆賺進來的油元拿出去投資之後,也讓沙國成為美國第一大軍火買家,也是矽谷大金主之一。第二,在地緣政治上,沙國剛好跟美國視為眼中釘的伊朗是競爭對手,同時又需要美軍的保護。於是美國一方面販賣軍火,另一方面也透過沙國牽制伊朗。對於美國好麻吉以色列,沙國也比其他阿拉伯國家更加友善。

不過在此同時,沙國的人權問題,例如嚴格控管媒體和打壓異議人士,還有拿著美國武器介入葉門內戰等行徑,儘管處處跟所謂民主價值抵觸,卻在白宮默許下持續上演。哈紹吉命案除了考驗美國該怎麼拿捏立場之外,也再次凸顯跟威權國家稱兄道弟的尷尬現實。

土耳其如意算盤:讓沙國王儲丟臉失勢

專家認為,土耳其在案發後一步步公布對沙國不利的證據,幾乎可說是打臉沙國王室的說法,其實背後有政治目的。阿提巴斯大學國際關係學者阿赫瑪汗(Ahmet Kasim Han)表示:「土耳其放長線釣大魚,最終希望對沙國政權施壓之下,能讓王儲薩爾曼下台。」

阿赫瑪汗分析,土耳其跟沙烏地阿拉伯,對中東的想像並不相同。沙國傾向保守、神權治國,而土耳其則相對比較世俗、開放。沙國去年聯合6國同時跟卡達斷交,土耳其卻站在卡達這邊,不斷提供援助。沙國讓美國的影響力深入中東,而土耳其則是不希望美國存在感太強,反而跟俄羅斯、伊朗等國走得比較近。儘管土耳其還是很小心,不直接槓上沙烏地阿拉伯,但利用輿論操作的手法,或許就能讓沙國王室在名譽和實質上受到重創,甚至讓美沙關係出現裂痕。


猜你喜歡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發展部的正式成立,臺灣公部門的數位轉型也邁入全新階段。我們透過專訪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的王誠明司長,帶大家認識臺灣「數位治理」發展的前世今生,以及如何應用「MyData」串聯、應用既有資料,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

資通訊科技的日新月異驅動社會飛速發展,無論日常購物、娛樂消遣甚至是人際互動,網路與各式數位服務幾乎滿足了現代人生活過半的需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只企業緊緊跟隨數位轉型浪潮,積極開展創新技術與服務,政府部門也開始導入資料及數據分析技術,善用「數位治理」驅動公共服務模式的變革,重塑民眾對於政府服務的想像。未來數位治理不只是要讓民眾申請資料更簡便,更希望能透過資料讓企業創新,同時也做到提供客製化個人服務的目標。

從資料應用發展創新服務,結合數位科技打造公私協力的智慧政府

我們一定都能有感數位治理帶來的改變,在2021年面對新冠疫情時推出的口罩供需資訊平台、健保快易通APP、健康存摺等的整合應用服務,我們多多少少都有用過。前者透過釋出口罩庫存量及特約藥局等開放資料,促成公部門與民間社群的協力合作,將「資料」轉化成簡易使用、更新即時的便民服務,讓大家知道可以到哪裡去買口罩;後者則整合臺灣健保系統,透過數位技術將資料公開及串聯,打造創新健康平台,不只個人就醫、查詢更加方便,也奠定了後續數位醫療服務的發展基礎。

不只是民眾有感,從國際評比的角度來看,在2021年早稻田大學與國際資訊長協會(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IO, IAC)合作辦理的世界各國政府數位評比中,臺灣在全球64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名第10名,較2020年進步1名,在整體國際中表現也算前段班。

0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

那政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數位化的呢?源頭可以追溯到1998年時推動的「電子化政府計畫」。長期投身電子化政府計畫的規劃與推動的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回憶道:

「那時政府發展許多大型網路、服務資訊上網等基礎建設,並將戶政、地政等民生領域的人工服務流程優化為電子化的線上服務,過程累積了不少可應用的資料庫及大型資訊系統;到了2017年,安全傳輸、資訊分析整合等技術也漸漸成熟,國內外都意識到『資料』是提供服務的重要元素,於是政府便開始更著重於資料的分析與應用。」

從那時起,政府秉持著讓民眾參與政府運作的開放精神,展開「服務型智慧政府推動計畫」,以民眾關切議題的數位服務為優先項目,透過開放高應用價值資料與即時分析技術,提供民間資料應用的空間,或是由機關主動開發相關服務,不只對外增強政府的公共服務能力,對內也改善民主治理的運作機制,回應整體社會的數位化需求。

資料運用思維轉變:「資料治理」作為政策發展方針

王誠明司長特別強調,雖然電子化政府與智慧化政府乍看都是透過電子產品及數位技術加速政府服務,但在執行思維上卻有根本性的差別。傳統的政府服務多半從「公共事務管理」的角度思考,例如報稅、戶政、地政等,都朝向便於管理者管理的角度去開發;但在智慧化政府的發展觀念中,政府反而會站在民眾的角度思考,利用資料開放與分析技術等方式,鼓勵公私單位開發更多數位服務。例如過去政府開放實價登錄、公車路線、空氣品質等即時資料,衍生出實價登錄地圖、台北等公車等多元應用的APP,這些都是透過資料治理來滿足民眾生活需求的最佳範例。

隨著資料治理概念的深化,臺灣Open Data的服務也逐漸成熟,甚至在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KFN)的開放資料國際評比中獲得世界第一的殊榮。於是2015年,國發會從「賦權」概念出發、強調資料作為精準數位服務的基礎,打造「數位服務個人化」(MyData)資料自主服務,以「民眾自主決定資料如何使用、給誰用」的核心精神,打開政府服務的里程碑。

FireShot_Capture_3744_-_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
Photo Credit:數位發展部「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網頁
My Data服務平台。

在過去,若民眾要到銀行辦理開戶或貸款等業務時,會因需要出示相關證明,所以得耗費許多時間往返機關與銀行辦理。如今透過MyData平台,辦理者經過不同等級的身分驗證後,就能即時將指定資料傳輸給指定機關,而且過程中民眾也可以隨時追蹤,知道資料傳到什麼地方、被誰使用;倘若資料不慎被盜用,民眾也能第一時間收到簡訊和Email通知來即時處理。

MyData平台的服務不只強化食醫住行育樂等民生領域的數位服務,王誠明司長也說,當中央與地方整合成熟之後,也希望跨足私部門,從監管力道強的金融產業開始,漸漸延伸至監管力道較弱,卻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產業(如醫療),甚至期待在最終階段引入AI服務,落實資料智慧應用。舉例來說,未來民眾失業時只要告訴政府「我失業了」,MyData平台就能主動查詢、分析民眾同意開放的資料,藉由資料彙整及AI分析的智慧服務,主動回饋民眾如何申請補助、提供就業輔導等個人化建議。

由內而外深化數位治理,組織再造迎擊轉型挑戰

當政府則從「資料」的角度出發,打造新型態的公共服務模式時,「資料」不只化身為政府或企業組織間最珍貴的資產,也成為一切數位服務發展根基。不過,成千上萬的資料該如何妥善的管理、安全的傳輸、合法的應用,也成為智慧化政府發展過程的關鍵課題。對此,王誠明司長也坦言,這正是政府在轉型過程中面臨的三大挑戰:機關本身思維與行事風格的轉變、跨機關間資料傳輸的法律規範適用性,以及資料本身的個資保護問題。

shutterstock_19317879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政府數位治理的三大挑戰:機關思維的轉變、資料傳輸的交換、隱私與方便的平衡。

所以如今政府透過組織再造,成立位階更高、權責更集中的「數位發展部」,把過去可能分別是通傳會、經濟部、國發會資管處、行政院資安處在做的事情重新整合,回應這些轉型過程中跨機關、跨領域的複雜問題,讓轉型過程中無論公私部門都有可以共同討論、解決問題的夥伴。

「數位轉型其實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它不是像轉骨一樣瞬間。它是一個持續的滾動調整,根據社會需要和當下技術,讓服務做得更好。」

王誠明司長也說,正因轉型是漫長的過程,所以數位發展部的角色就是在調整過程中能靈活運作、協調合作的機關,讓無論技術、制度、法律等層面的政府服務都能與資安會緊密結合,正確導入數位治理制度,落實資安與個資保護。

持續落實、不斷提升:數位治理永無止境

最後,王誠明司長也強調,深化數位治理不只該思考如何運用數位服務提升機關效能,也包含怎麼找出社會中沒能力使用數位服務的人,並給予幫助。若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倚靠的就不只是技術成長,還包含整體數位環境的建置。仔細觀察臺灣社會近年的轉變,就能發現不少相似的痕跡──越來越多的數位服務不只作為應用的工具,深化公共服務效率及公民參與的可能性,還能打破傳統框架,成為新興的溝通媒介,建立公私部門之間不同的協力模式;更甚至我們還能從視訊看診、健康存摺等疫情應對措施中學習,也相信未來國家再度面臨困難或風險時,在數位治理的增能之下,可以更快速的恢復,並透過完善的數位工具解決難題,從中學習並不斷的強化精進。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