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敘利亞內戰走向尾聲,大馬士革七年來第一個沒有槍聲的夏天

【圖輯】敘利亞內戰走向尾聲,大馬士革七年來第一個沒有槍聲的夏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熱鬧的大馬士革鬧區,雖然有不少年輕人享受著精采的夜生活,但面對國家未來緩慢又艱苦重建挑戰,有許多人表示不願意留下來,要到其他國家找機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持續七年的敘利亞內戰,隨著政府逐漸收復叛軍佔領的失土,似乎已走向尾聲。目前敘利亞北部是由庫德族為主體的「民主力量」佔領,西北邊境則仍有部分反對派,其餘大多數國土都已回到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手中。

作為敘利亞的首都,大馬士革又是呈現如何的氛圍呢?

RTX6FZ2V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今(2018)年5月21日,敘利亞政府軍在大馬士革南郊攻下最後一個反對派的據點,是2011年內戰爆發以來,敘利亞及周邊區域首度由政府軍全面掌握,所以大馬士革的居民正在享受著難得的日常生活步調。

不過,首都附近的地區相對沒這麼幸運,許多城鎮還在廢墟之中。

大馬士革的市中心,即便是內戰期間也還是政府所控制,遭受的損失相對比其他叛軍佔領區還小,這也證明叛軍和政府軍之間的武力差距。

大馬士革外的東古塔地區先前是叛軍勢力範圍,在今年2月開始被阿薩德政府猛烈砲擊,直到4月15日才被政府收復。當地成千上萬的居民,因為戰火選擇離開東古塔,跑到北方反對派的陣營中,而非回到政府之下。

RTX6FZ2Q
敘利亞的俄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目前大馬士革遭遇戰火的風險已幾乎歸零,也讓大馬士革市中心繁華的商業區和夜生活,顯得和不遠的東古塔地區慘況格格不入。

阿薩德的軍事勝利,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俄羅斯。俄國在2015年開始介入敘利亞內戰,以至於目前在政府軍控制範圍內,不時可看見俄軍的身影。

RTX6FZ2U
調酒師達娜|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即使在戰爭期間,大馬士革的市民還是會在夜間出門吃飯、跳舞、喝酒;隨著戰爭的結束,今年夏天老城區的餐酒館反而更加生意興隆。

「內戰期間,只要遠方有炸彈落下,生意就會一落千丈。但即便沒有顧客上門,我們還是每天開門做生意。」24歲的酒吧調酒師達娜(Dana)說。

對大馬士革人來說,這是2011年以來,第一個沒有槍聲的夏天。

RTX6FZ33
被朋友們抬起的新郎安東|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城外,安東(Antoun)與盧達(Ruba)這對新人的婚禮非常熱鬧,還請了學生樂團「Kibreet」來表演,他們有鼓手、主唱和兩位吉他手。當人們向他們拍手獻上祝福時,新郎安東被他的親朋好友們抬起來,大家非常開心的歡度這難得的祝福。

而在東古塔之外幾公里遠的城市杜馬(Douma),也是一片廢墟。市區街道幾乎都被摧毀,當地最大的醫院也是殘破不堪,但醫務人員還是要在牆壁破了大洞的醫院中工作,民眾一樣只能前往就診。

RTX6FZ3V
廢墟中的醫院,兩名婦女正在等待就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杜馬當地的戰鬥才剛結束不久,所有的重建工作都顯得艱辛又遙遠。敘利亞政府無力承擔大型的重建計畫,即便是他的親密盟友俄國與伊朗,也不太可能出資協助,何況是西方國家,更是一毛錢也不會出。

以霍姆斯(Homs)來說,就能看見敘國政府的重建有多緩慢。這個城市2013年就被政府軍奪回,但絕大部分地區還是無人居住的鬼城,因為建築物還是殘破不堪,完全無法住人。

RTX6FZ47
仍處在廢墟狀態的霍姆斯|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回到熱鬧的大馬士革鬧區,雖然有不少年輕人享受著精采的夜生活,但面對國家未來緩慢又艱苦重建挑戰,有許多人表示不願意留下來,要到其他國家找機會。

「我喜歡我的工作,喜歡這間酒吧以及夜生活。但我最後還是會離開這個國家,我在這看不到未來。」30歲的酒吧老闆拉薩(Rasha)說。

「戰爭當下,每天彈如雨下,我也沒有離開。但現在,我卻想走了。」拉薩如是說。

RTX6FZ2Y
30歲的酒吧老闆拉薩|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