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退出《中程導彈條約》,這將會是中國的另一個夢魘

川普退出《中程導彈條約》,這將會是中國的另一個夢魘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美國譴責莫斯科多次違反條約,但美國真正退出條約的原因既不是俄羅斯,也不是核武。在目前的新戰略競爭世局,美國此舉是針對中國在亞太對它的挑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Nathan Levine《國家利益》(美國亞洲協會政策中心〔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美中關係研究員,他同時任職於哈佛大學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譯:觀念座標

10月20日,美國表示將退出1987年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INF,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說:這是因為俄羅斯「已經違反該條約很多年了」,「我們不能允許他們在自由違反導彈條約的同時,我們卻被(該條約)拘束。」

雖然美國譴責莫斯科多次違反條約(聲稱俄羅斯早在2008年,就開始測試條約所禁止的巡弋飛彈),但美國真正退出條約的原因既不是俄羅斯,也不是核武。在目前的新戰略競爭世局,美國此舉是針對中國在亞太對它的挑戰。

《中程導彈條約》禁止發展、部署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地對空與巡弋飛彈(不管有沒有攜帶核子彈頭),由於中國從未簽署該條約,所以完全不受約束地建造大量沒有裝備核武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denial,A2/AD)武器,像是號稱「航母殺手」的DF-21反艦彈道飛彈(射程1500公里)。而美國卻受到《中程導彈條約》的限制,不能部署這類的武器。

現在,西太平洋越來越不平靜、也越來越不友善,在控制這個區域海空「射程戰爭」的競賽中,美國因這個條約而被「綁手綁腳」。一旦短兵相接,美國的海軍部隊只能仰賴更先前發展的海對空射擊系統——例如對地攻擊的戰斧巡弋飛彈、航空母艦上的空襲能力(但比較暴露在敵方攻擊之下)——去攻擊可以隱藏部署在中國內陸的反介入、區域拒止等致命武器。

(對美國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前中情局的資深中國分析專家克里斯多福・強生(Christopher Johnson)最近告訴《經濟學人》雜誌:「任何空戰的前幾天,我們有絕對優勢」,但是「再來,我們就必須要移師日本,無法支撐足夠的架次對中國進行更深入的攻擊。」如果不能打擊部署在中國內陸的反艦彈道飛彈,在中國沿海支持軍事任務的美國航空母艦,就會面臨危脅,(對美國來說)這是不能被接受的。

美國撤出《中程導彈協議》會使這個局面反轉,這將會是中國的夢魘。

新的美國非核武(中程飛彈)系統,大概會從地對空版本的戰斧巡弋飛彈開始發展,逐漸擴充到包含類似DF-21、DF-26之類的彈道飛彈,這些地對空飛彈,很可能會部署在不會被擊沉、且在(交戰)區域之外的地點,像是日本、關島、菲律賓南部、甚至澳大利亞北部。

華府的國防專家,一直主張改變美軍在西太平洋的戰略,這些武器的部署,將會成為新戰略的基石:美國可以透過部署反介入、區域拒止武器,把「第一島鏈」內的海域鎖死(譯註:第一島鏈指西太平洋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南至菲律賓)。據學者麥克・斯旺(Michael Swaine)以及一些專家的說法,一旦開戰,這將使中國沿岸海域變成「無人之地」。這正是安德魯・柯平涅夫(Andrew Krepinevich)所說的「群島防禦」(Archipelagic Defense)——可以在美國海軍艦隊不受威脅之下,阻擋並限制中國的武力進犯。這項策略不依賴昂貴的航母戰鬥群來控制海面,可以大幅減低財力損失與傷亡。

對這樣的發展,中國的戰略專家已經擔憂很久了。因為,美國與其區域盟國將可阻止中國突破第一島鏈,中國將無法把海軍伸展到近海以外的地方。

當然,許多分析武力控制的專家很不滿意地警告:美國退出《中程導彈條約》會激起新一輪的「飛彈競賽」。俄羅斯政治人物艾力克斯・普施克夫(Aleksey Pushkov)說,(美國的)退出將是「世界體系與戰略穩定的重大打擊。」只不過,至少對美中關係來說,這反而有助於戰略上的穩定,有兩個主要原因:

第一,如果美國採取上述的「群島防禦」策略,在任何危機中,就不太需要從中國武器的攻擊射程範圍內,移走美國的重大戰略設施(譬如航空母艦)——損失這樣的設施,對美國是很大的災難(譬如,一艘航空母艦可駐紮6000名官兵),這樣的事一旦發生,任何美國領袖都會面臨極大的壓力立即將衝突大幅升級。因此,代價低、不用出兵的長程攻擊武器,反而可以減低衝突升級的可能性。

第二,(一旦發生軍事衝突)由於不需在中國近海出動大批美國軍艦,對美軍作戰領袖來說,透過攻擊中國飛彈設施來自我防衛的需要,就會大幅減低。這點很重要,因為凱特琳・塔瑪至(Caitlin Talmadge)在最近一期《外交政策》中解釋說,中國把核武與非核武飛彈混合在一起部署,美國若攻擊中國的非核武彈道飛彈,很難不同時攻擊到中國的戰略核武。她寫道:「面對這樣的威脅,中國領袖可能會趁他們還能使用核武的時候,動用核武。」這有可能增加核武戰爭的風險。

許多(西方)媒體對美國撤出《中程導彈條約》的報導,都聚焦在俄羅斯的反應、以及歐洲所面臨的挑戰,但是別被這樣的討論牽著鼻子走——這局棋真正的重點在亞洲。

文章來源:Why America Leaving the INF Treaty is China's New Nightmare(The National Interest)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