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三):「低等五毛」與「高等五毛」一起編織出台灣輿論假象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三):「低等五毛」與「高等五毛」一起編織出台灣輿論假象 
Credit: Reuters / Edgar S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以這樣形容:中國共產黨與群眾脫節,我們與群眾脫節的情形比他們還嚴重,這群眾戰是要怎麼打呢?我們不只和對岸的民眾脫節,和自己民眾也脫節。畏懼輿論如洪水猛獸的臺灣官僚,口口聲聲自稱重視輿論,為何還能對輿論如此無知?

在俄軍多次有效干涉外國選情以後,據傳共軍戰略支援部隊也開始把影響台灣選情列為重要的「信息戰(即資訊戰)」任務。「干涉選舉」是目標,達成的方式就是從民主國家內部發動輿論攻勢,「輿論戰」本身才是關鍵課題。

這邊要再強調:在資訊傳播快速的當代,輿論攻勢是防不勝防的,監控與澄清都無法挽救已經造成的傷害。因此,惟有組建一支與敵人同樣專司戰略層級心戰的專業部隊,藉由主動投放訊息來衝擊敵方,才可能抵銷境外勢力不正常干擾,維持國內言論自由與民主政治的自然運作。

想要打好輿論戰,自然就要熟稔掌握輿論環境。目前看來,對岸心戰部門恐怕遠比台灣心戰部門來得更加瞭解台灣輿論。

當我們的心戰部門不懂台灣輿論,也不懂對岸輿論

若先撇開層級較高的國際輿論不談,兩岸輿論戰大致可以被劃分為兩大戰區:

  • 其一,是我國政府治下受言論自由保障的輿論生態。

這個戰區有著重視市場偏好(有時甚至會出現「市場失靈」)的複雜媒體文化,輿論與選舉制度和政權更迭息息相關。戰場環境瞬息萬變,輿情走向不受政府引導,而是被金權、傳媒與形形色色的意見領袖所交互影響。

雖然這是我們的主場,但我們近一年來卻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因為入侵者竟然比防守軍更加對台灣輿情「熟門熟路」,甚至打得「左右逢源」。摸著良心講,專司台灣心戰工作的單位(國防部政戰局文宣心戰處與心戰大隊),內部領導幹部對於台灣輿論生態與政治脈絡的瞭解,恐怕還遠遠不及國內許多尋常網友。

  • 其二,是中共當局治下被「防火長城」環繞、由官媒與「評論員」引導輿情、網民自成一套特殊文化的半封閉輿論生態。

牆內雖然號稱受到嚴密控管與發文審查,實際上卻漏洞百出:監控系統與巡查人員再怎麼厲害,都永遠無法控制住每天數以億計的訊息、思想與情感傳散。在那裡,每天都有人示範給你看該如何和黨中央打輿論戰:要用「捧殺」的方式去打擊對手,要擅長「說反話」,要用字母、符號、同音字或諧音掩飾敏感詞,要融入紅色群眾之中打「游擊戰」。

RTX16EH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些民間朋友以為:中共要滲透言論自由的台灣很容易,台灣要打入言論受到嚴控的中國卻很困難;其實未必如此,只要瞭解對岸的網路生態,就不難去干涉對岸的輿論甚至地方政治。和核武一樣,輿論戰也可以玩「相互保證毀滅」:擁有足夠的反擊能力,才能讓對方知道攻擊我們不划算,使得對方不敢輕舉妄動。

可惜,我們的心戰部門不但根本沒有踏上這個戰場,甚可說是對這一大片戰場幾近全盲。作為台灣的心戰專業部隊,絕大多數在位者對微信公眾號與新浪微博的生態並不熟悉,搞不清楚QQ、百度貼吧、知乎、天涯、人人是什麼東西,更不要說去認識烏有之鄉和科學網這種相對生硬的東西。至於香港、澳門的輿論生態就更不用提了,主事者對港澳不關心,基本上是一無所知。

可以這樣形容:中國共產黨與群眾脫節,我們與群眾脫節的情形比他們還嚴重,這群眾戰是要怎麼打呢?我們不只和對岸的民眾脫節,和自己民眾也脫節。畏懼輿論如洪水猛獸的台灣官僚,口口聲聲自稱重視輿論,為何還能對輿論如此無知?他們到底是以什麼態度與方法去檢視輿論的?

對「科技感」的迷信:完全不懂輿論脈絡,就在看數字掰故事

近年來,許多政府部門都一窩蜂地流行起了大數據系統,心戰大隊也不例外。公部門想要利用大數據來掌握國內輿情(甚至兩岸輿情),有些還聲稱要藉由大數據來「反制對岸的假新聞攻勢」。可是,單靠系統和設備就能瞭解輿論嗎?

大數據系統不是不能用,但當你想藉由系統來觀察複雜的人文世界時,系統自然會存在不少侷限。大數據系統在蒐尋網友輿論時,沒辦法精確判斷發話者的情緒,系統對於發話者情感正、負判定的準度,通常落在40%到50%左右。

也就是說,像「反諷」、「反串」或「帶髒話的激賞」這類網路上常見的表達方式,發話者對意提的真正立場就很有可能被系統誤判。要有具備輿論敏感度的分析人才,才能正確運用這種分析工具,否則恐怕會從數字身上推導出更加錯誤的結論語政策建議。

舉一個經典的例子:去年1月時,莒光園地節目播出了涉及同性戀議題的單元劇《彩虹》,讓許多年輕網友大感驚喜。由於會對此議題發表意見的網友大多是對多元性別抱持開放態度的年輕世代,社群網站上(尤其國防部發言人臉書)讚揚軍方此舉的輿論明顯居多。

但心戰大隊的大數據系統不知在統計上受到什麼因素干擾,就是跑出了「網民負面聲量居多」這種與事實相反的結果。雖然單位同仁據理力爭,負責大數據輿情分析的指揮者仍堅持依照數據來向上級報告:多數網友不喜歡這部單元劇。

我不知道國防部最後有沒有受這份報告所影響。至今快兩年了,莒光園地似乎真的不曾再推出過類似議題的單元劇或節目。如果對輿情的錯誤解讀導致國防部宣傳政策上的誤判,這會是一大悲劇。倘若大數據系統的指揮者是為了迎合上級而導致真實輿情被扭曲與掩蓋,那就更是喪失了借助系統來分析輿論的意義。

也有另一個極端的案例:自從新疆加強監控穆斯林、大規模興建再教育中心以後,心戰大隊的大數據輿情分析系統也試著去統計中國網友反應,最後得出了「對岸網友大多支持加強對維吾爾人控制」這樣的數據。

得出這樣的結果並不奇怪,中國許多漢族本來就對維吾爾族存在嚴重的負面刻板印象,所以會支持中共當局採取高壓手段防阻恐怖攻擊。但負責大數據系統的指揮者並不瞭解對岸這種民情,覺得「輿論怎麼可能普遍支持打壓人權」,最後乾脆決定不要分析這個議題了。

新疆再教育營
Photo Credit:中央社
新疆再教育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