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三):「低等五毛」與「高等五毛」一起編織出台灣輿論假象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三):「低等五毛」與「高等五毛」一起編織出台灣輿論假象 
Credit: Reuters / Edgar S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以這樣形容:中國共產黨與群眾脫節,我們與群眾脫節的情形比他們還嚴重,這群眾戰是要怎麼打呢?我們不只和對岸的民眾脫節,和自己民眾也脫節。畏懼輿論如洪水猛獸的臺灣官僚,口口聲聲自稱重視輿論,為何還能對輿論如此無知?

說到底,台灣心戰部門的領導者根本沒打算用大數據系統來認真瞭解輿論,只想把大數據系統當成可以朝自己臉上貼金的「高科技裝備」。在政戰局行將交接之際,上級竟然急著要在現任長官離開前完成大數據作業室的標案,相關規劃更是以「陳展」作為主要考量,為求華麗展現、替長官留下美好政績;至於輿論分析上的實用性,反倒在決策過程中被犧牲。

高層使用大數據系統的立場,也顯得本末倒置:幾乎只要國軍一挨罵,就要求動用大數據系統分析,已經到了浮濫的地步。分析出來的結論卻一點都不可靠,因為指揮者總是會用長官喜歡的話語來美化數據。這讓人有種感覺:國軍的大數據系統,彷彿是為了安慰高層長官而存在,而不是為了保護國家而建置。

這讓人不禁感慨:對於一支軍隊而言,官僚思維遠比裝備不足還要可怕。

研究機構把大數據系統用在學術性的民意探究上,那會是很有價值的量化研究工具;企業把大數據系統用在消費者調查上,那會是很棒的商業工具;但如果政、軍之類的公部門想僅憑大數據之力來掌控台灣複雜的輿論走向,還想拿統計方法紕漏百出的數據來替政策背書,那真是痴人說夢話了,原因大致如下:

「同溫層」讓數據難以反映輿論形勢

這年頭都在講「同溫層」了,怎能妄想單靠幾組數字來解析各大輿情板塊?打個比方:在台灣,LINE可能代表了一個世代(或群體),PTT代表了一個世代,Facebook代表了一個世代,Instagram代表了一個世代,抖音現在搞不好也自成一個世代。

Dcard、巴哈姆特、Mobile01等輿論平台,也代表著彼此特性截然不同的族群。各同溫層彼此間交流程度不高,對不同議題的關注程度也不一樣,對各類議題發表意見的頻率更是不同。

網路上誰比較大聲、誰比較多話,絕對不代表民意就比較倒向那一方。而對於特定議題能產生影響力的群體,也可能不是多數的一方,而是掌握了關鍵話語權的少數。

RTX1Z0S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光靠系統與數據,不可能看懂輿論的政治脈絡

要對一個議題做量化分析,首先還要瞭解這個議題的兩造在吵些什麼、堅持些什麼。在根本不清楚雙方在吵什麼的情況下,連變項都無法劃定出來,這樣要怎麼去分析一項議題的輿情?這是國軍在面對新時代輿論戰時的重大難題,絕對不是靠著時髦的大數據系統就能解決的。

以統獨問題為例:基於行政中立,軍事系統的教育不敢深談統獨問題,軍事院校先天具有保守傾向,軍校生也沒經歷過民間院校熱衷於政治、社會議題的氛圍。因此,即使是軍人也難以理解「統獨到底在吵什麼」。偏偏台灣絕大多數的政治議題(尤其那些會被中共拿來操作的議題)都是圍繞著統獨議題在發想與延伸,存在歷史包袱的國軍自身更是難以從統獨爭議中脫身。

對於輿論戰場上必須面對的問題,卻忌諱去談論與瞭解,自然就會陷入不利形勢。我們要面對的對手,至少還懂什麼叫作社會主義,多少接觸過一點唯物辯證法。大多數軍人連國軍理論上信奉的「三民主義」與「革命精神」都搞不清楚是什麼了,更不要說左派/右派、環保、民族、性別、文化這類細膩、前衛的當代議題。

軍人不必去支持特定意識形態或政治立場,但如果政治思想薄弱到一貧如洗的地步,只會空喊「為台澎金馬百姓安全福祉而戰」,那樣的思想韌性是極度脆弱的。軍人無法和關注國家議題的民眾溝通,這樣要如何去從事輿論戰?如何在自己土地上抵禦敵人所擅長的政治攻勢?

如果心戰部門的指揮者真的把輿論戰當成一回事,他們應該會看重對於判讀者的政治教育。但他們不知道嚴重性,在他們幻想的世界觀裡面,所謂輿論就只是由「不理解政府與國軍辛勞的酸民」與「支持政府與國軍的理性民眾」這兩種生物所簡單構成的。這些人身為政治作戰幹部,卻不重視政治教育,只想著依賴大數據系統。這就像不去磨練自己的手藝,卻拼命喊著買漂亮電鍋。

RTX36ID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低等五毛」與「高等五毛」一起編織出的輿論假象

中共網軍在台灣網路生態中,是鋪天蓋地的存在。包含各大媒體的討論區,到許多重要的臉書粉絲專頁,乃至於不少臉書社團內,都存在著大量的「假帳號」。這一點,許多台灣網友都早就查覺了,但台灣心戰部門的長官似乎並不在意。

「五毛」數量之多、規模之大,絕對不是可以被這樣「忽略不計」的,他們的存在會讓許多重大議題的網路輿論分析效益大打折扣。然而,從結果來看可以這麼說:過度依賴大數據系統的台灣心戰部門,似乎經常把中共網軍炒作出來的網路輿論當成純粹的本國民意來參考,並且渾然不疑有它。講白了,在每一次上給政戰局的提呈單中,所謂的「網民輿論聲量」裡面不知道都摻雜了多少被五毛灌水出來的假輿論,但上級卻沒打算要處理這個盲點。

五毛也是有分等級高低的。最低階的五毛,就只是中國各省市想要打工、賺外快的廉價網路評論員,他們許多人教育水準極低,只能照著SOP(編按: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標準作業流程)來創辦假帳號,照著SOP來謾罵共產黨的一切敵人。這些人不只在台灣、香港討人厭,他們在對岸也同樣令人憎惡。

他們喜歡對台灣人噴粗話,因為噴粗話最能淺顯易懂地向上級表明「我有罵他們了」,而且不需要動腦。他們打字時甚至也懶得切換成繁體字,大頭貼上偶爾會放個五星旗或共軍武器照片來表明愛國立場,根本不打算偽裝。和他們在網路上爭辯也沒多大意義,因為他們就只是領錢辦事而已。

AP_18192275301150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