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訪問台灣、多次惹怒中國的極右派「巴西版川普」當選總統

曾訪問台灣、多次惹怒中國的極右派「巴西版川普」當選總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封面圖片為巴西新任總統波索納洛(圖中右2)於今年2月訪問台灣時的照片。

巴西當地時間28日舉行總統選舉第2輪投票,極右派的自由社會黨籍候選人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確認當選巴西第38任新總統。軍人出身的波索納洛屬於極右派,他的勝選,代表拉丁美洲「右派聯盟」的開始。曾經訪問台灣的他,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中央社)本屆總統選舉是巴西自民主化以來,政治兩極分化最嚴重、最暴力的選舉。10月8日舉辦的第1輪總統選舉投票中,由於沒有任何候選人票數過半,28日再舉行第2輪投票,選民必須從第1輪得票數最高的兩名候選人中選出1個。

而在第1輪投票中得到最高票數的兩人,分別是極右派的自由社會黨籍候選人波索納洛和代表極左派的工黨籍候選人哈達德(Fernando Haddad)。

28日,巴西舉行總統選舉第2輪投票,極右派的自由社會黨籍候選人波索納洛獲得55%的有效票,確認當選巴西第38任新總統。

波索納洛是軍校畢業,曾為陸軍空降部隊一員,他在1986年因領導軍人示威抗議薪資低,被判入獄15天,卻因此被巴西軍人視為英雄。1988年波索納洛被高等軍事法庭宣判無罪,同年參選里約熱內盧市議員,從此展開政治生涯,並在兩年後當選眾議員,連任7屆至今。

他從政近30年,換了8個政黨,但並非巴西政壇受到矚目的人物,只有在發表帶有種族歧視和激烈的反人權和同性戀言論時,才引起公眾注意。2014年,波索納洛以高票連任眾議員後,開始計劃參選巴西總統選舉。

極右派的巴西版川普,將如何影響中南美洲第一大國?

取得巴西總統大位的波索納洛,屬於極右派的自由社會黨,他捍衛傳統家庭和宗教價值,支持槍枝合法化,並反對毒品合法化、反對開放墮胎禁令。

經濟方面,他主張推行系列民營化措施,出售國家資產,以削減公共債務20%;建立平行的民間退休金體系;減少部長人數;重新分配稅務。

外交方面,波索納洛則曾表示:「我們將不再為凶殘的獨裁政權(指委內瑞拉)喝采,並貶抑如美國、義大利和以色列等民主大國。」不談包含巴西等4國的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轉而強調雙邊關係和協定。

對於性別、種族議題,波索納洛沒有提出太多政見,但多次出現爭議性言論。比如2011年,波索納洛接受雜誌訪問時說,他無法愛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兒子,他寧願他的兒子在意外事故中死去,也不要他是同性戀。他也多次在訪問中表示「女性的薪資本就應該低於男性」,激起女性主義者的憤慨,近期更在網路上發起「不選他」(#EleNão)運動。種族方面,波索納洛也曾2017年在里約一場演講中,用活牲畜的重量單位形容黑人的體重,還說「黑奴後裔連生養都不夠資格」。

選舉進入第2輪後,波索納洛的對手、工黨籍候選人哈達德開始宣傳波索納洛「危險的一面」,放大波索納洛捍衛軍政獨裁時期酷刑的言論,成功將雙方的民調支持度差距縮小,但波索納洛仍然勝選。

這樣的結果顯示,巴西人民寧可冒險選擇波索納洛,也不要讓工黨奪回政權。巴西權威雜誌《就是》(Isto E)社論指出,波索納洛能夠當選巴西總統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說是工黨自己造成的,因為工黨執政13年來,讓巴西在經濟、治安方面都陷入動盪,也爆發多起貪瀆醜聞。

《上報》報導,2014年起,經濟大幅衰退後,巴西便一蹶不振至今,同年,巴西更爆發巴西史上最嚴重的貪腐事件,司法機關為此展開名為「洗車行動」(Lava Jato)的大規模調查,包括廣受歡迎的巴西前總統魯拉在內,有150名政界、商界領袖都在「洗車行動」中判有罪,徹底擊垮巴西民眾對政治人物與民主制度的信心。

同時,暴力犯罪在近幾年也不斷飆升。2017年的巴西共計發生多達6萬3880起凶殺案,相較於2016年增加2.9%,世界最暴力城市排名前20名光是巴西就佔據7個名額。

這一切都導致國民對左派領導人極度不滿,極右派波索納洛正提供了「換人做做看」的選擇,他強硬、要求以暴制暴的作風,也切合人民對「重建倫理道德秩序」的希望,認為他有膽識和魄力解決巴西貪腐和公共治安等問題。

AP_18248704715168
Photo cedit: AP / 達志影像

波索納洛的勝選,代表拉丁美洲「右派聯盟」的開始

(中央社)波索納洛當選巴西總統,除了加深拉美國家左右派之間的分歧,還可能進一步鞏固保守思潮。

近5年來,左派開始在拉美國家的選舉中失勢。除了墨西哥、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等國以外,包括智利、哥倫比亞、巴拉圭、秘魯、阿根廷,甚至厄瓜多,都選出右派總統。

相較於其他國家的右派候選人,波索納洛的思維似乎更為保守。也因此,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事務政治學家毛瑞約(Maria Victoria Morillo)認為,波索納洛當選巴西新總統後,巴西可能成為拉美地區的社會和道德保守主義推手,除強化反對墮胎、毒品除罪化、同性結合和移民之外,並支持警察擁有更大權力。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巴西研究所所長白瑞拉(Anthony Pereira)表示,巴西的規模和多樣性使得它成為測試某些想法的完美「實驗室」,如果某些想法和政策在巴西蓬勃發展,往往也會在拉美其他國家流行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