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聖殿》:Facebook的變遷正好可以用來說明矽谷設計的歷史轉變

《設計聖殿》:Facebook的變遷正好可以用來說明矽谷設計的歷史轉變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Facebook和Google到近來成立不久的新創公司,這些新世紀的企業代表矽谷設計史的最新一波轉變。新公司、甚至新產業來到這裡,擷取這裡看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技術人才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貝瑞.凱茲

在帕羅奧圖市中心,索雷歐.奎爾沃(Soleio Cuervo)和Facebook的20多名員工一起擠在一間小辦公室裡,他看那個「很棒」(Awesome)按鈕越看越不滿意。那個16×16像素的拇指向上綠色圖標畫得很醜,塞在隨機網頁的不起眼角落。而且,對這家野心勃勃、想把事業拓展到世界各地的新創公司來說,那個英文字又無法在許多文化中適切翻譯出來。他也擔心,很少事情真的能達到「很棒」那種高標。應該把它改成讓人放心的動詞(即使偏保守),而不是使用修飾語。奎爾沃越看那個按鈕越不覺得,乾脆自己重畫一個,重新命名,並於2009年2月推出上線。

「讚」(Like)按鈕上線幾個月後,Facebook員工已經塞不下那個狹窄的總部,搬到市區另一端的HP老舊製造廠房。那裡位於有毒的廢棄物拋棄區,60年前克萊門就是在那裡打造矽谷的第一支設計團隊。1950年代,在Facebook那180幾位設計師都還沒出生的幾十年前,HP從北加州大街上那棟大樓後方的貨物裝卸口,運出信號產生器、計頻器、電壓表、示波器等商品。在Facebook裡,他們依然談「推出產品」(shipping product),但如今那通常是指按個鍵,把一串資料傳給某個例如在冰島或委內瑞拉的精選焦點團體做測試。

Facebook的變遷正好可以用來說明矽谷設計的歷史轉變:這個社群媒體網站跟許多科技業先驅一樣,從麻州劍橋搬遷到加州帕羅奧圖,在市區的某個辦公樓房2樓開始營運。當初馬諾克為Apple II設計機殼的小工作室,就在那棟樓房的對面。接著,Facebook搬到史丹佛工業園區,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的玻璃辦公室就在那座HP老舊製造廠房的中央,可以把周遭的一切動態盡收眼底。最近,Facebook搬到舊金山灣區邊緣一塊廣大園區,那是昇陽電腦最近騰出來的空間。這一支約9000名年輕人組成的「議會」,從駭客路(Hacker Way)環繞起來的十幾棟建築裡,治理著如今全球第三大的「臉書國」。

從Facebook和Google到近來成立不久的新創公司,這些新世紀的企業代表矽谷設計史的最新一波轉變。新公司、甚至新產業來到這裡,擷取這裡看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技術人才庫。他們也把一些文化趨勢加以普及,例如自造者運動、程式設計馬拉松(hackathon,又譯「黑客松」)、開源碼開發者倡議(open source developers’ initiatives),持續為灣區的設計界挹注腎上腺素。他們帶來的改變催生並滲透了生活的每個角落:誠如保羅.維希留(Paul Virilio)的預言,時間已取代空間,變成意義的主要載體,而連線使實體的重要性大幅下降。所謂的「物聯網」模糊了軟體與硬體之間的分界,101號公路上依舊塞滿了包車,裡面載著成群的年輕網路通勤者,從他們位於「市場南」區的住屋,前往Apple、Google、Facebook的園區上班,但矽谷的邊界現在涵蓋了整個灣區,事實上也包含了全世界。「物」(things)這個字眼最字面的意義已經變了。

矽谷設計史的最新篇章是1997年夏季展開的,那時賈伯斯重返Apple,立即開始整頓這家混亂的公司。布倫納在前一年已經離開Apple,去領導Pentagram的舊金山事務所,放著整個工業設計團隊毫無目標地飄蕩,但那只是Apple更大病症的其中一個病徵。賈伯斯大刀闊斧地整頓Apple,先是大砍產品線,把15種不同的平台削減成4個:供專業人士使用的桌上型電腦和膝上型電腦;供一般消費者使用的桌上型電腦和膝上型電腦。

他和十多家廣告公司解約,只留下Chiat-Day。接著,Apple在Chiat-Day的協助下推出另類的「不同凡想」(Think Different)廣告以取笑IBM(不是第一次了)(譯註:此句為回應IBM的長期口號「Think」)。賈伯斯也把人稱「強尼」的強納森.艾夫(Jonathan Ive)拔擢為資深副總裁,賦予這位出自藝術學院的設計師在美國企業文化中絕無僅有的策略責任。此外,賈伯斯認為,以當時Apple惡劣的財務狀況來看,Apple最好還是購買現有的技術,不要自己開發。他指示先進技術小組(Advanced Technology Group, ATG)副總裁唐納.諾曼(Donald Norman)關閉整個部門,解雇160名員工,實際上諾曼也等於開除了自己。先進技術小組的結束,正好發生在主導矽谷設計史的那隻「虛擬的手」指向下一個科技聚合點的時候。

微軟的共同創辦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受到東岸貝爾實驗室及西岸全錄帕羅奧圖研究中心的蓬勃研發力所啟發,幾年前在一間研究實驗室投入第一筆資金3億美元。那間實驗室位於史丹佛工業園區的邊緣地帶,使命是探索「電腦做為商業工具」以及「電腦勢必會融入日常生活中」這兩者之間的不明確「區間」。在一般的企業實驗室,據傳研究團隊往往需要努力爭取管理高層的許可才能推動自己的想法。但是Interval Research不同,它不會受到母體的牽制。艾倫為了管理這家前所未有的事業,把曾在全錄任職的大衛.萊德勒找來。萊德勒有領導開發Star工作站的經驗,所以他能夠想像一個「沒有全錄這個母體的帕羅奧圖研究中心」。

由於網路經濟狂飆,再加上電腦業創造出創投業者約翰.杜爾(John Doerr)常被引用的說法「史上最龐大的合法財富累積」時期,艾倫賦予萊德勒的自主權,讓他可以從一些商業應用領域之外的實務獲得見解,例如藝術、遊戲、劇場。萊德勒因此招募了一群特別的人才,提供他們「一個場所,做其他地方不能做的研究」,這群人包含工程師、生物學家、心理學家、電腦科學家、語言學家、人類學家、記者、音樂家、設計師,其中很多人曾在雅達利、Apple、帕羅奧圖研究中心的蓬勃環境中共事。他們是探索電子媒體、運算、通訊交集的領域,其使命是「像當初個人電腦幹掉大型主機那樣,想辦法幹掉個人電腦」。

不過,推動實驗室運作的並不是電腦本身,而是運算力可能以什麼形式呈現?──究竟是嵌在牆上?植入耳朵?或遍布在我們的日常環境中?──以及21世紀初的人怎麼使用它?1992年法國國慶日那天,他們首度正式聚首開會,核心研究團隊的每位成員都同意草擬一份遠景,說明Interval Research可能以什麼方式突襲既有體制的堡壘。即使這個組織是由擁有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那把傳奇吉他Woodstock Stratocaster的人贊助(譯註:微軟共同創辦人艾倫在1990年代買下這把吉他,列入他創辦的西雅圖EMP音樂體驗館永久館藏),但上述主張所彰顯的激進共和主義依然顯著,那是一種民粹使命,目標比較不是為了打造什麼,而是為了「以有意義的方式,運用資訊科技來大幅提升一般人的生活」。

為了集中思考、設定方向,探索跨領域的共事模式,Interval Research把一行人拉到聖塔克魯茲山舉行外部集會,並聘請IDEO資深團隊來主持會議,IDEO是一年前合併ID Two、Matrix Design、大衛凱利設計公司而成的設計創新顧問公司。萊德勒親自為那場會議開場,他「慷慨激昂地」提到,他覺得目前的電算狀態就像中世紀的抄寫業,是由運筆熟練但對內容無感的文人學士負責抄寫。他們以謄寫信件、契約、劇本、道歉函、提親文、休妻文謀生。後來隨著中產階級的識字率越來越高,這種職業日益沒落,進而消失。他主張,同樣的,電腦應用即將從技術菁英的領域,逐漸融入日常娛樂、教育、家庭生活。在即將來臨的變革時期,他們的任務是在數位時代創造類比的體驗,設計出一種系統,讓大家和「資訊圈」(infosphere)的互動就像一般的人際互動那樣。他最後總結:「這是為我們量身打造的工作。」

經過3天的密集討論、辯論、資訊簡報後,Interval Research的6支團隊各自在一位IDEO引導者的指引下規畫出一些情境,以便在實驗性的人類情境中探索多種未來主題:一位年邁的老奶奶與家用監護裝置互動(由珍.富爾頓.蘇瑞引導的情境);中東迅速爆發的地緣政治危機,在總理辦公室的互動「影像牆」上即時顯示(由比爾.摩格理吉引導);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的一位職業婦女,想以家用機器人處理女兒和丈夫的事情(由比爾.佛普蘭克引導);一位藥廠業務員配備一台電子醫學筆記本,他的一天是怎麼過的(由丹尼斯.博伊﹝Dennis Boyle﹞引導);女學生希爾薇(Sylvie)的一天過得緊湊又忙碌,她隨身帶著一台充滿未來感但逼真的平板學習裝置(由麥克.納托爾引導);伯明罕一群無業的太保,他們一心只想運用設計師的產品來顛覆他們身處的體系(由提姆.布朗引導)。

這些情境的觀點有近有遠,從近距離細看一路拉到長遠的未來遠觀。每種情境以各自的方式,回應Interval Research的使命問題:「未來大家怎麼生活和工作?」那些情境如今看來不僅有先見之明,也代表設計的全新角色。

相關書摘 ►《設計聖殿》:以圖示取代文字,然後用一種叫「mouse」的東西點擊

書籍介紹

《設計聖殿:從HP、Apple、Amazon、Google到Facebook,翻轉創意思維和科技未來的矽谷設計史》,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貝瑞.凱茲
譯者:洪慧芳

凱茲為這段歷史提出縝密原創的觀點,說明設計如何使矽谷轉變成全球最強大的創新動能。從一九五○年代的HP和Ampex,到今天的Google和Facebook,設計銜接起研發、藝術和工程、技術效能、人類行為。凱茲追蹤了所有頂尖設計公司的源起,包括IDEO、frogdesign、Lunar,並說明全球最具影響力的企業逐漸把設計列為營運策略核心的過程。在此同時,大學、基金會、甚至政府機關,也把「設計思考」應用到使命上。

凱茲從大量的原始文獻及設計大師的訪談中,擷取前所未有的豐富訊息,包括滑鼠之父恩格巴特、Apple創辦人賈伯斯、互動人機介面大師諾曼,讓大家看到設計實為矽谷創新生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矽谷是多種情境融合而成的獨特產物,在時間或空間上都是無法複製的。矽谷設計是一種完整的設計思考,一種思考及了解事情的方法,並由此改變了人類生活及工作的方式。

getImage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