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脫貧攻堅戰」:李顯龍總理說得頭頭是道,大家都聽進去了嗎?

新加坡的「脫貧攻堅戰」:李顯龍總理說得頭頭是道,大家都聽進去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顯龍總理的談話,重點圍繞在一個重大民生議題:貧富懸殊和社會流動性。社會階層分化問題近來不斷在輿論場上掀起熱議,政府也已經看到警訊了。

文:沈澤瑋

編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新加坡國慶慶典前、由人民協會主辦的閉門會議中,向530名基層領導人發表的演說。演說內容主要著重於國內收入不平等和缺乏社會流動的現況。

紅螞蟻一早起來滑手機,看到《海峽時報》斗大的標題:《總理:新加坡要確保在國家發展進程中,一個都不掉隊。》(Singapore must ensure no one is left behind as country progresses: PM

螞蟻睡眼惺忪,還以為不小心按錯App,讀到了中國的《中國日報》或《人民日報》等的報導。還記得「中國社會主義特色」打脫貧攻堅戰的口號嗎?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全能政府的思路大概都有點相似吧。

掃完所有主流媒體報導,發現李顯龍總理的談話,重點圍繞在一個重大民生議題:貧富懸殊和社會流動性。社會階層分化問題近來不斷在輿論場上掀起熱議,看來政府也已經看到警訊了。總理觸及的其他熱門課題包括:99年組屋屋契「立國一代」配套、新加坡和鄰國馬來西亞及印尼的關係。

一句話:這是一場迷你國慶群眾大會。不同的是:這一場在10月14日於茨園民眾俱樂部舉行的對話會(人民協會的「咖啡聊天室」)是閉門的,530名基層領袖出席。

據報導,本地主流媒體昨天收到這場閉門對話會的部分談話記錄,包括問答時段的互動。

李顯龍 Lee Hsien Loong
Photo Credit: Lee Hsien Loong 粉絲專頁

總理談話三大重點

一、貧富懸殊是「普世問題」

社會不平等是每個地方都存在的問題,每個社會的頂層和低層都不一樣。關鍵是,政府有採取應對措施。總理說:

「即使你去朝鮮,我向你保證,主席和工人是不一樣的。你看你自己的孩子,父母是一樣的,可是孩子們兄弟姐妹都不一樣,不同脾性、不同個性、不同才能、不同際遇。在接見選民時,他們會說,我這個,第二個,讀書沒問題,第三個,頭痛一點,就是這樣。」

紅螞蟻完全同意,無產階級社會只能去烏托邦找了。但拿朝鮮做例子,好嗎?總理估計是想說明,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也還是有階級之分及貧富不均的問題,更何況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但一提到朝鮮,首先會讓人想到的是政權世襲……

政府應對貧富懸殊的政策:

  1. 為每個人提供高質量、可負擔得起的公共住房、教育和醫療。
  2. 累進稅(progressive tax),錢越多繳越多稅。
  3. 低收入家庭能獲得更多津貼。
  4. 各種措施:Workfare、ComCare、MediFund、ElderFund。

二、「拚爹」讓人擔憂

貧富懸殊的問題可以通過政策來緩解,社會流動性才是讓總理更操心的社會「定時炸彈」。我們都知道,當社會階層固化,低層無法往上爬,大家都靠「拚爹」爭出位時,低層累積的怨氣一旦爆發,很可能成為社會不穩定因素。

總理說:

「人們可以接受一些人比較有錢,一些人比較窮,只要我一個窮人,也能有努力的機會去打造更好的生活……上一代人就是這麼走過來的,很多成功人士的父母都很窮,他們住在租賃組屋,七八個人擠在一間兩房式組屋,但他們努力讀書、有成就、成長並為社會做出貢獻……如果窮人沒有希望,那扇門是緊閉的,無論我的孩子做什麼,我們一輩子都會是窮人家,這是人們不能接受的。所以我認為,提升社會流動性比解決貧富懸殊問題更重要。」

這個部分讓人想起內政兼律政部長尚穆根和貿工部長陳振聲,這兩位都不是含著金湯匙出身,但鳳凰男(指跟城市女生結婚的農村男生)早已晉升為頂級精英圈的VIP。只不過,大家都在問,當「拚爹年代」來臨時,這些窮人敖出頭的傳奇故事還能繼續書寫嗎?

所以,總理就強調了,我們不能讓社會階層分化僵化。他也警告,隨著社會發展成熟,階層分化問題會更難解決。

「我們必須確保,隨著社會發展起來,低收入階層不會被拋在後頭,一個都不能少。我們推行的是任人唯賢的制度,但我們也必須爭取讓每個人都能有一個好的起跑點,公平地讓每個人都有一個表現和競爭的機會。不論你來自富裕或窮困家庭,不論你的父母有沒有很好的人脈,你必須證明自己是行得,你必須做出貢獻,同時贏得別人的認可。」

這個部分讓人想起了總理自己。老爸可以是當過總理的人,但兒子也得經過一番努力證明自己是行的。

政府應對階級分化的政策:

  1. 教育政策尤其是學前教育政策:即便父母沒有能力讓孩子讀進「高檔」學校,孩子還是能享有素質好、又負擔得起的學前教育。
  2. 組屋鄰里的設置:一個鄰里同時有租賃組屋和售出的組屋。同一座組屋同時有三房式、四房式和五房式單位。政府希望高收入和低收入家庭能住靠近彼此、有互動,而不是成為兩個世界的人。
RTX5V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三、不炫富、不歧視

總理談完政府在縮減貧富差距方面所能做的,之後轉向提醒大家,你們的生活態度也很重要。關鍵在於:低收入家庭不能覺得自己被歧視。

總理說:

「我們要大家可以自由自在、平等地交流,我們尊重彼此,不分收入或社會地位。我們的裝扮、我們和對方說法的方式,我們去哪裡吃飯,我們去小販中心也覺得很自在。我們要的社會是,低收入家庭不會覺得自己被歧視,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他們應該能抬起頭來並獲別人尊重,因為他盡力養家糊口。」

這讓人想起百萬部長薪金問題。沒錯,自由平等交流是讓人感到受尊重的一大關鍵。但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千萬不要在窮人面前說,「部長年薪50萬很平庸」,再怎麼自由平等的氛圍都好,這是一個普通小市民一輩子都難接受的概念,而且搞不好還會挑起社會的「仇富」情緒。

然後,總理開始教有錢人怎麼做人。第一大招:不要炫富。

總理說:

「如果你成功了,或者你生長在富裕家庭,你不應該炫耀你的財富或你的成就。不必炫耀,別人不會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如果你成功了,記住,這不完全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也不完全是因為你的才能。而是因為很多人幫了你。你的老師,你的朋友,你的同事。還有新加坡的制度,它讓你接受良好的教育,發展你的事業,讓你的家庭成員在安全、穩定、良好的環境中成長……你得感謝和尊敬你的同胞,你有責任回饋社會和這個讓你取得成就的制度。」

總理的談話主要面向兩個社會階層:有錢人和窮人。

有錢人二「不要」:不要炫富,不要歧視窮人。三「要」:要回饋社會,要尊重同胞,要懂得感恩,特別是感謝新加坡的制度。(最後一點特別重要吧。)

窮人「不要」:不要放棄希望。「要」:要抬起頭來做人

可以看出,總理主要是想給社會「中低等人」(Low SES)打氣,同時向我們這一部分人傳遞一個重要信息:政府沒有遺忘你,政府也推出了好些「扶貧」措施,盡量分配資源,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對於社會「上等人」(High SES,包括政治和社會精英),總理傳授不要做「黑人憎」(指惹人厭)的一招半式,所以部長、議員及所有成功人士,你們千萬不要戴大金鍊大金錶,不然別人會以為你是放高利貸的,也不要開著瑪莎拉蒂跑車胡亂闖,否則你肯定上晚間報紙的封面。

總理說得頭頭是道,大家都聽進去了嗎?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