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不再選黨魁是回應民怨,還是另有盤算?

梅克爾不再選黨魁是回應民怨,還是另有盤算?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山不容二虎」,黨內有黨魁主導、黨外有總理領導,兩顆太陽並存於執政黨,本來就容易發生意見衝突,所以梅克爾主張的總理兼黨魁有其道理。但梅克爾如此自廢武功是註定要跛腳了嗎?其實未必。

正當面臨英國脫歐談判陷入僵局、歐盟領袖焦頭爛額之際,長期作為歐盟領頭羊的德國,卻發生驚天動地的政壇巨變。10月29日,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宣布,不會參加執政黨基民盟(CDU)12月的黨魁選舉,並且只續任總理至2021年任滿。

這位在歐債危機期間一肩扛起歐盟重擔的鐵娘子,為何會提前宣布梅克爾時代進入倒數?這跟兩星期內連續上演的兩場德國地方選舉有關。

鐵票變鏽票,執政聯盟在兩邦「淒慘的勝利」

10月14日,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邦(Bavaria)舉行邦議會改選,梅克爾的執政盟友基社盟(CSU)1946年以來就是當地的執政黨,1962年開始更是單獨在邦議會過半至2008年,是基民盟最堅強的後盾。此次議會改選,基社盟雖保住第一大黨地位,但得票率只剩37.2%,比前一屆大跌10.5個百分點,而這個成績也是1954年以來最糟糕的紀錄。

今(2018)年6月,基社盟黨魁、聯邦內政部長瑞佛爾(Horst Seehofer)提出強硬的難民政策,雖是想穩固巴伐利亞邦選情,但擾亂中央執政的結果,嚇跑該黨溫和派的選民轉向綠黨;之後又跟梅克爾達成妥協,讓強硬派支持者憤而投給另類選擇黨。正是如此兩面失分的策略,讓基社盟面臨嚴重的挫敗。

在巴伐利亞邦的敗選,姑且還可以把失敗歸咎在實際打選戰的基社盟,但10月28日的黑森邦(Hessen)議會選舉,基民盟身為當地執政黨,可就沒有推卸責任的理由。

黑森邦議會開票數據出爐後,幾乎是複製巴伐利亞的結果,基民盟雖保持第一大黨,但選票硬生生重挫11.3個百分點,成為壓垮梅克爾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梅克爾才會宣布放棄連任基民盟黨魁,也將在2021年交出總理大位。

不過,梅克爾真的有辦法等到2021年才下台嗎?

梅克爾能否走完第四任期,關鍵在社民黨

進一步分析這兩場地方選舉可發現,雖然基民盟/基社盟流失大量選票,但另一大黨社民黨卻沒撈到半點好處,反而跟梅克爾一樣聲勢持續沉淪。無論是巴伐利亞邦或是黑森邦,社民黨選票也流失超過10個百分點,尤其在巴伐利亞得票率慘跌至個位數的9.7%,淪為第五大黨。

另一方面,得票大幅成長的則是綠黨(Die Grünen)與首度進入這兩地邦議會的另類選擇黨(AfD),成為最大贏家。不僅如此,除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之外,其餘有當選席次的政黨,選票都比上一屆多,代表選民投票往政治光譜的兩側移動中。

這些便是兩場地方議會選舉的最重要意義:政黨板塊位移。相比之下,社民黨在這方面的危機意識要比基民盟還要強烈。

首先,社民黨本來就對本屆國會是否要續組大聯合政府猶豫不決,最後是在社民黨大老與前任黨魁舒爾茲(Martin Schulz)的運作下,讓大聯合政府的提案過關。之所以會對梅克爾攜手執政感到遲疑,正是因過去幾年社民黨無法展現政黨主體性所致,難以激起支持者的熱情。

這也是綠黨能在這幾次大型選舉異軍突起的重要因素,由於政治立場與社民黨接近,又能展現在公共議題上的活躍性,社民黨支持者很容易轉投給綠黨。綠黨並不像極右翼的另類選擇黨有讓人「不敢支持」的理由,所以選票的轉換幅度會更加明顯,社民黨危機意識必然相當高。

再者,社民黨將在明(2019)年迎來最嚴峻的考驗。明年德國有四個邦議會要改選,分別是布蘭登堡(Brandenburg)、不萊梅(Bremen)、薩克森(Sachsen)與圖林根(Thüringen),社民黨在這四個邦都是執政聯盟成員,若無法維持在這些邦的執政地位,社民黨將頓失大多數政治舞台,甚至不能排除有邁向泡沫化的危機。

若明年有走向「亡黨」的可能,社民黨也就沒有理由繼續待在大聯合政府,畢竟社民黨不會為了不同黨的梅克爾,斷送全黨的未來。社民黨如果提前離開聯合內閣,梅克爾幾乎不可能待到2021年做完任期才下台。

社民黨黨魁納勒斯(Andrea Nahles)在10月30日提出一份檢討報告,要求執政聯盟找到明確的施政總目標,否則社民黨將會慎重考慮是否還適合待在內閣中。眼看12月6日基民盟的黨代表大會召開在即,社民黨施加壓力的力道恐怕只會越來越重。

梅姨的繼承者:接班之戰提前開打

由於梅克爾已宣布不會參加新的黨魁選舉,代表12月6日至8日的基民盟黨代表大會,將會選出梅克爾的繼承人。目前檯面上討論的人選頗多,即便梅克爾表態不會支持任何人選,但還是有幾位的呼聲較高,分別是聯邦議院議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基民盟秘書長克朗普-凱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衛生部長史潘(Jens Spahn)、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邦長君特爾(Daniel Günther)以及北萊茵-西發利亞邦長拉舍特(Armin Laschet)。

梅克爾2005年上台後,蕭伯樂就在內閣中扮演要角,更在2009年歐債危機爆發時,由內政部長轉戰財政部長,且一當就是八年時間,可說是與梅克爾並肩面對歐債危機的關鍵人物,無論輩分或跨黨派支持,蕭伯樂都是「喊水會結凍」的人選。但礙於他已高齡76歲,對難民政策又持保留態度,不見得會是基民盟眼下最好的選項。

德國財長Wolfgang Schäuble
德國聯邦議院議長蕭伯樂│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秘書長克朗普-凱倫鮑爾曾任七年的薩爾蘭邦長,也是梅克爾積極培養的接班人選,在梅克爾宣布不再選黨魁時,她也是第一個跳出來表態參選的候選人。克朗普-凱倫鮑爾在難民政策的立場上與梅克爾一致,導致她時常與盟友基社盟黨魁瑞佛爾意見相左,若她當選對兩黨合作的影響仍是未知數。

AP_18301679963370
基民盟秘書長克朗普-凱倫鮑爾│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現年38歲的史潘雖為內閣閣員,但一直是基民盟內反梅克爾的頭號保守派大將,也認為不該在醫療政策上給與難民太多優惠。雖然史潘能凝聚反梅勢力,但能否成為黨內多數,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AP_18143396609735
衛生部長史潘│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另外兩位遠離權力核心的地方邦長,或許是基民盟具有亮點的選項。

君特爾執政的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邦,是少數成功組成「牙買加聯盟」(基民盟、自民黨、綠黨)的地方政府。去(2017)年國會大選結束後,梅克爾也嘗試組織牙買加聯盟,但與自民黨黨魁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在諸多政策的意見極度不合,最終以失敗告吹。未來若梅克爾內閣面臨須找新盟友的困局,作為梅克爾堅定支持者的君特爾,或許能藉由地方合作經驗替梅克爾找到執政夥伴。

AP_17125552656334
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邦長君特爾│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至於掌管全德國人口最多的北萊茵-西發利亞邦,拉舍特似乎本就有較大的行政優勢,且去年該邦的議會改選,拉舍特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意外帶領基民盟擊敗社民黨。這位相對沒有強烈明星氣質的實力派老將,也是梅克爾難民政策的支持者之一。

RTX35T8G
北萊茵-西發利亞邦長拉舍特│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雖然這些人選逐漸浮上檯面,但「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眼下執政聯盟人心動搖,這位黨魁未來要肩負的重任,不會比總理還輕鬆。

梅克爾自廢武功,不兼黨魁將提前下台?

跟許多內閣制國家不同,《德國憲法》第63條只規定總理必須由國會議員互選,得票過半者成為總理,並未規定要由最大黨黨魁出任,這也是梅克爾為何能夠不選黨魁、續任總理的法源依據。

但是,總理不兼任黨魁,在德國或是所有內閣制國家中都是非常罕見的現象。包括梅克爾自己也曾說,總理必須兼任黨魁,若兩者不能合一將會削弱總理的職權地位。

梅克爾這招險棋,在她前任的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身上就曾出現過。2004年,由於一系列的內政與外交問題,施洛德決定辭去社民黨黨魁,專注在總理工作上,但社民黨民調始終積弱不振,並在隔(2005)年大選敗給梅克爾,交出政權。

「一山不容二虎」,黨內有黨魁主導、黨外有總理領導,兩顆太陽並存於執政黨,本來就容易發生意見衝突,所以梅克爾主張的總理兼黨魁有其道理。但梅克爾如此自廢武功是註定要跛腳了嗎?其實未必。

梅克爾從2000年接下黨魁開始,已領導基民盟18年之久,若再不安排交棒,恐怕幾年後會出現黨務的人才斷層風險,所以藉這次的敗選理由,提前交出黨務工作,同時能以總理之姿增加新黨魁歷練,反而是化危機為轉機。

再者,梅克爾對於民怨,以交出黨魁並承諾總理任期為回應,相當程度上是對維繫聯合內閣所做的交代。如此一來,若社民黨還堅持要分道揚鑣,那導致聯合政府垮台的最終責任,將由社民黨概括承受,相對能把基民盟的傷害降到最低,畢竟明年面臨地方選舉保衛戰,社民黨壓力比基民盟還要大更多。

梅克爾努力將一手爛牌打到最佳狀態,表面上看似全盤皆輸,其實是以退為進、政治算盤打得精的佈局。而被出賣的,仍然是進退失據的社民黨。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