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反對票」可以投,台北市長候選人誰的支持度會變「負的」

假如有「反對票」可以投,台北市長候選人誰的支持度會變「負的」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說,人民應該有權利投反對票,一人只有一票,沒有任何喜歡的候選人就投反對票,人民有權利用選票反對某個人當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距離年底九合一選舉不到30天,六都中選情最熱的除了高雄韓國瑜和陳其邁,就屬台北市了。「負數票協會」在29日發布與TVBS合作的民調指出,假如選民可以投「反對票」,不但投票率提高8個百分點,在所有台北市長候選人當中,還有一位最後的淨支持度是「-1%」。

前行政院長陳冲、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曾在今年3月領銜提案「反對票」公投,雖然發起第二階段的連署,不過在6月遭到中選會駁回,也沒有機會綁年底大選。公投的主文如下:

「您同意修法使選民可以投反對票(負數票)嗎?一人還是只有一票,選民可以用其唯一選票表達反對某候選人應該是基本人權,贊成票扣除反對票後,淨贊成票較高者當選。」

即便如此,負數票協會還是以搭便車(ominbus)方式,於TVBS自費的台北市長民調中,付費委託加掛負數票選制下之侯選人支持度題目「若明天即是投票日,民眾將會把票投給誰?」分別做出一般選制及負數選票制結果。

在目前選制下(沒有負數票),登記參選台北市長選舉的有國民黨丁守中、民進黨姚文智及無黨籍柯文哲、李錫錕、吳萼洋等5人。

民調顯示柯文哲以34%支持度,遙遙領先丁守中的29%、姚文智11%支持度,1%支持李錫錕,未有受訪者支持吳萼洋,另外有12%選民未決定、2%都不支持或投廢票、12%不投票,明確表態總數為75%。

負數票
Photo Credit:負數票協會

但是,假如選民可以投「反對票」,民調分析就不太樣了。

在可以投負數票的情況下,詢問全體市民的投票傾向,柯文哲的淨支持度24%(支持31%-反對7%)最高,但比沒有反對票來得低,丁守中的淨支持度為17%(支持20%-反對3%),也比沒有反對票低。

有趣的是,姚文智的淨支持度為「-1%」(支持9%-反對10%),另外有13%表示未決定,2%投廢票或都不支持,4%表示不去投票(減少8個百分點),明確表態總數為81%,提高了6個百分點。

負數票
Photo Credit:負數票協會

這次民調由負數票協會委託TVBS透過電話訪問方式調查,調查地區為台北市,調查日期為107年10月22日至25日;以20歲以上戶籍設在台北市的民眾做為調查對象,有效樣本達1105位,於95%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為±2.9個百分點以內。

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也進一步表示,「如果選民可以選擇反對或支持其中一位參選者,選民會覺得自己一票可以真正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樣會誘發選民投票意欲,從而增加投票率,更能真實反映民主競選的意義。」

「沒有政黨會鼓勵忠誠支持者投反對票,會影響的是中間選民,投反對票可以淘汰偏激的候選人,目前聯合國秘書長選舉以及台北市的I-Voting都已經有反對票的設計。」

張天鷞指出,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丁守中和李錫錕等都已表態支持選民應該可以選擇投反對票。有反對票選項的民意調查才能更清楚反映更多民意.,並呼籲各大媒體在未來民意調查中加入反對票選項,或者在網路上辦理有反對票選項的虛擬投票。

負數票協會」曾在2015年用動畫說明,有「反對票」的5大好處:

  1. 可以投負數票(反對票)應該是基本人權:我應該有權用選票表達我不希望某人成為我的領導人。
  2. 投票率一定會增加:不喜歡任何候選人者可以反對,有些選民可能覺得難分辨誰好,但容易分辨誰壞。也更能清楚反映民意。還有,勝選者看見反對票,不再傲慢說「我有大多民意支持」。
  3. 偏激份子較難當選:偏激言論會減少,社會內部較和諧,對外比較不容易打仗。
  4. 減少補助款、公帑用在其他建設:目前補助個人每票30元,政黨補助每票每年50元。
  5. 淘汰買票文化:台灣選舉違法買票行為仍然猖獗是民間常識,但反對票很難被買,可以抵消買票作用而逐漸淘汰此歪風。

雖然許多學者都認為這樣的選舉制度算是非常新穎,但勢必也會帶來衝擊,後續機制要建立完善的配套和法制規範,才能讓負數票真正達到目的。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表示,表達對候選人的意見,不僅能投下支持更投反對的時候,這是一個蠻新穎的政策,這目前沒有國家真正實施,而印度、泰國和俄羅斯有執行「以上皆非」的選舉制度,但那個又與反對票意義不同

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廖達琪指出,負數票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只是這樣的遊戲規則就會顯得非常重要,但這樣的選舉設計能真正保證民主嗎?其實也不見得。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