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的私人頻道》:你我都不由自主地被觀看,處在網羅中無從遁逃

《艾德的私人頻道》:你我都不由自主地被觀看,處在網羅中無從遁逃
Photo Credit: IMDb,Edtv (1999)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智慧型手機讓每個人成為自媒體的時候,傳統的人際關係的互動就全部被打亂。手機鏡頭讓人人隨時都是拍攝者,跟被攝者的關係距離變得更近。一個人可以輕易拿著鏡頭在路上拍攝陌生人,而陌生人的資訊隨著社群媒體的發達,又很容易被「肉搜」或公布在整個網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世紀末,全球網際網路興起,完全改變人類世界的資訊傳播方式。過去人類靠平面媒體與電視媒體獲得資訊與溝通,在網路興起後,資訊的傳播與流通從單向式、有「守門人」制度把關的大型媒體,轉化為只要具有網路資本就能夠發聲的多元媒體。此時媒體的作用開始產生質變,許多非主流的小型媒體開始成長,有的也一躍成為網路的中大型媒體,部分取代了傳統媒體的地位。

但到了21世紀的現今,隨著資訊科技與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加上2000年之後的網路產業泡沫化,其實更把媒體的權威性打破,不只成立媒體的硬體成本與人力成本降低,許多人也開始建立起自媒體。所以現在除了新聞性或娛樂性的平台外,其餘資本幾乎都流向臉書或Google這種平台,而直播平台也是盛行者之一。

對於這些趨勢的改變,電影工作者通常會搶先一步預測,並探討其現象。

1999年左右,有兩部電影注意到媒體作用的改變,並試圖去探討其產生的社會效應。一部是《楚門的世界》,另一部是《艾德的私人頻道》。他們討論的是,當科技進步導致一些硬體普及(例如滿街的監視器),以及「媒體鏡頭可以輕易介入人類活動」時,會發生什麼現象?

《楚門的世界》延續了西方科幻的烏托邦傳統,以《1984》式的那種「權力者會透過科技手段去監控人民」的寓意,去探討一個人24小時被監控,活在一個虛假世界的荒謬性。那是針對20年前攝影鏡頭普及化後,所造成效應的想像。

西方人著重個人隱私的程度勝過東方,西方人注意的是人可否隨意透過鏡頭去窺視,東方在運用此科技的方式則是倒過來,不太介意鏡頭的存在,而是比較在意鏡頭前的自己是否符合社會規範。也所以同樣是直播平台,東方的直播大多不那麼重視展現真實自我。

而《艾德的私人頻道》跟《楚門的世界》一樣,在智慧型手機還沒發明的時代,就提問:人如果24小時都展現在公眾面前,會發生什麼事?《艾德的私人頻道》沒有採取科幻的設定去討論哲學意義,它反過來用最傳統的電視媒體,探討如果真的24小時去跟拍一個普通人,會發生什麼事情?

電影故事在描寫美國NWBC廣播公司的頻道,選擇了一個普通人艾德,將他一天24小時的生活過程展現在觀眾面前。節目沒有腳本、演員、剪接,每分每秒都是真實事件。艾德的生活在公眾面前曝光,而攝影機也介入他的生活。

MV5BMTk1Mzk1NTQ4NF5BMl5BanBnXkFtZTYwMDUw
Photo Credit: IMDb,Edtv (1999)

這是一個到現在還存在的影響。因為媒體不變的兩個原則:傳播與接收,都是由攝影鏡頭做為媒介。1999年雖然有網路直播,但在傳播上還是必須由大型平台操作。所以艾德產生的效應,就一如傳統媒體,在討論大多數人都去看某個東西的階段,只是呈現的內容類似當代的直播,而且更沒有經過設計。

艾德的生活因為攝影機的存在被攪亂了,由一個普通的錄影帶店員,成為全國名人,所有的人對他身邊的人指指點點,而他身邊的人知道自己也成為被觀看對像,必須裝個樣子。這一如現代的網紅在網路上被公眾檢視,只是情況更不多元。

電影最後是喜劇收場,艾德在自己的生活被攪亂後,透過威脅要公布電視台主管的隱私,而讓節目中斷,讓自己回歸平靜。但如果把這個寓意放到20年後的現在,會發現真實人生根本無法獲得happy ending。這全是因為媒體的傳播性和科技發展。

當智慧型手機讓每個人成為自媒體的時候,傳統的人際關係的互動就全部被打亂。過去網路大多只透過文字溝通時,此效果還不明顯。但手機鏡頭讓人人隨時都是拍攝者,跟被攝者的關係距離變得更近。一個人可以輕易拿著鏡頭在路上拍攝陌生人,而陌生人的資訊隨著社群媒體的發達,又很容易被「肉搜」或公布在整個網路。每個人都處在網羅中無從遁逃。

也因此《楚門的世界》的那種一個人被全世界觀看的恐懼,並沒有準確預測到現在。現在的世界是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地被觀看,同時也曝光彼此。所有想被看或不想被看的個人資訊,都可能存在於網路中。

如果說《艾德的私人頻道》有什麼寓意,是在那個想像世界中,人還是有機會可以逃離被觀看。但現在的時代,除非打從一開始就成為虛假的人,否則一言一行都比過去更容易被檢視。不論你是名人、網紅,或一般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