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智慧:孔子對孝道的細膩見解,卻被追隨者認為是「絕對服從」

儒家智慧:孔子對孝道的細膩見解,卻被追隨者認為是「絕對服從」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孔子絕對想不到帝王的孝道與百姓的孝道有任何不同。然而,從漢代以降,他的哲學已經被用來正當化帝王的絕對統治權,其方法就與耶穌的教誨被扭曲如出一轍,以便將合法賦予羅馬皇帝以及之後的梵蒂岡教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金容沃、金定奎

如果不討論儒家在歷史上哪裡出了差錯以及原因何在,對儒家的介紹就不算完整。儒家一直以來將「孝道」視為中國文化的最高道德,問題就肇始於這個有疑義的概念。

成人可能已經忘記,但對父母的愛是人類最重要的情感。佛洛伊德聲稱,嬰兒期性經驗形成往後心理發展的基礎。相反的是,孔子把子女對父母的感情當作情緒成長的基礎。在一部2009年的日劇《母親》中,女主角決定「綁架」一個遭嚴重虐待的孩子,成為她的養母;女主角說出這段深刻的話:「我們都說母愛是一種最無條件的愛。但其實孩子對父母的愛才是真正無條件的愛。」不管父母是好是壞,貧窮或富有,長得好不好看,孩子都不會在乎。做孩子的永遠渴望取悅父母,在這世上他們最渴望的就是父母回報他們的愛。

父母對孩子的愛也一樣深刻。以下是《母親》中另一段感人的台詞:「快樂就是你能夠愛一個人就像愛你自己的性命一樣。」只有父母能這樣說。有個年輕人向孔子詢問何謂孝道,孔子回答:「讓父母只有在孩子生病時才擔憂(父母唯其疾之憂)。」任何曾經養育孩子的人能了解這種感受。孩子健康時,父母快樂無比;然而,孩子生重病時,整個世界都黯淡無光。父母告訴孩子「只要你健康就好」,他們是真心如此希望。

基於上述觀點,孔子當然認為孝道是仁的基本表現,並推崇對父母盡孝道的美德。孔子認為一個敬重並關心父母的人,也會對社會盡責,無疑某種程度確實如此。然而,孔子沒有教大家盲目服從父母。請看下面這段出自《論語》的話: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白話〕孟懿子問孔子何謂孝道。孔子回答:「不要違背禮。」在回程的路上,孔子告訴樊遲﹝孔子的弟子,他幫孔子駕車﹞:「孟懿子問我何謂孝道,我只說『不要違背禮』。」樊遲問:「這是什麼意思呢?」孔子回答:「意思是雙親在世時要以禮侍奉,雙親過世時也要以禮埋葬與祭祀。」

這段對話涵義豐富,不容易表達清楚,但且讓我們試試:孟懿子是當時魯國最有權力的「三桓」之一。孟懿子召見孔子,向他諮詢時,孔子別無選擇只好服從,但這位年長的賢人並不高興被人使喚。因此當孟懿子問他何謂孝道時,他只是簡短回答:「不要違背禮。」接著,在回程的路上,孔子感到心神不寧。孟懿子當然能從傳統的角度了解孔子回答「不要違背父母」的意思。但是,孝道當然不是只盲目服從。如果父親叫兒子去偷東西,兒子是否應該聽從,變成小偷?突然間孔子明白他的話需要重新定義。

如果你父母的命令違背你的價值觀,你可以、也應該不同意。但有件事很重要:即使不同意,你也應該以禮表達。許多年輕人對於這一點感到困惑,但主張己見時不需要對父母無禮。孔子要教我們的是,孝道最重要的特點,就是不盲目服從,但要尊重父母。

《論語》另一段話也清楚說明了這一點:「侍奉父母時,發現父母有錯,應該和顏悅色地勸諫。即使他們不聽從你的建議,也要尊重他們,不要反駁頂撞。雖然這麼做很辛苦,你也不該怨恨他們(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當你和父母在重大事情上有衝突,邏輯上的辯論往往不會有結果,因為你們的差異往往是情緒而非理性的。最好採用漸進的方式,尊重父母,給彼此時間去解決。

不幸的是,這種細膩的見解在孔子的追隨者中已經見不到了。孝道愈來愈成為一套控制社會行為的規範,充滿壓抑。絕對服從長者,尤其是父親,被認為是最高的美德,而被奉為金科玉律。例如以下針對法律的討論來自一份秦朝文件(約西元前217年),該文件出土於湖北省雲夢縣:

假設一個退休老人去法庭控告他的兒子不孝,要求將他處死。通常死刑需要三次仔細地審議。這個案子需要三次審議嗎?沒有必要。立刻將這個兒子處死,才能確保以後這種行為躲不過懲罰。

這條法律真可怕。然而,這樣的法律傳統卻在中國各朝代一直延續下去。父親就算殺了孩子,法庭也不會認為那是一項罪行。父親的權威不可動搖,因此一位父親給予孩子的不再是愛與尊敬,而是在孩子心裡灌輸恐懼和屈服。社會獎勵所謂的孝子,豎立紀念碑表揚他們。另一方面,被貼上「不孝」標籤的人會被排斥,而且往往遭到嚴厲的懲罰。這種思維出自《孝經》:「五刑所屬的犯罪條文有三千條,其中最重的罪就是不孝(五刑之屬三千,而罪莫大於不孝)。」

雖然一般認為《孝經》是孔子與其弟子曾子的對話,卻很有可能出自於西元前三世紀的不知名作者之手,也就是接近戰國晚期。從此,這本經典就支配著中國社會。在儒家的十三經中,《孝經》最早被奉為經典。在某方面來說,它甚至比《論語》的影響力更大。從唐玄宗到清康熙皇帝的許多統治者,都替《孝經》作注,並頒定法令加以宣揚。為什麼?

戰國時代正如其名,充滿了血腥的戰爭。知識份子開始渴望一位強大的帝王,替中國帶來和平,正如同十六世紀的馬基維利夢想有位君王能統一義大利。正是因為憧憬有秩序的帝國,促使這位無名氏撰寫《孝經》。書中最大的特點,就是作者將服從父親與忠於統治者劃上等號:「像孝順父母一樣,侍奉君主,就是盡忠的表現(故以孝事君,則忠)。」作者將對父親的尊敬等同於對統治者的敬意,設法將對帝國統治賦予情感基礎。

支撐忠與孝的,是(作者所建構的)強大階級概念,從《孝經》前六章的章節架構可見一斑。

第一章 開宗明義
第二章 天子
第三章 諸侯
第四章 卿大夫
第五章 士
第六章 庶人

這種社會階級的遠景,對接下來的統治者而言真是太方便不過了。正如兒子服從父親,百姓也要服從官員,而官員則是接受大臣的命令,諸如此類,一直到地位最高的天子。孔子絕對想不到帝王的孝道與百姓的孝道有任何不同。然而,從漢代以降,他的哲學已經被用來正當化帝王的絕對統治權,其方法就與耶穌的教誨被扭曲如出一轍,以便將合法賦予羅馬皇帝以及之後的梵蒂岡教廷。

基督教應該回歸最初的耶穌教誨,而儒家也必須重新發現孔子非階級、非權威性的精神。如果讀過《論語》,就知道孔子是有史以來最謙虛的人,他常凸顯自己的失敗,用以激勵弟子。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權威的樣子。樂於承認錯誤。他對待盲樂師與對待君王同樣禮遇。他對於其他人表現出的不恰當權威也不屈從。雖然出身低微,他卻從不畏懼挑戰當世最有權力的人。正如荀子如此追憶孔子:「追隨道理,而不追隨君王;追隨正義,而不追隨父親;這才是良好的行為(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人之大行也)。」

在上一世紀,大家一窩蜂把前現代中國的各種弊病怪到儒家頭上:家庭主義、威權主義、消極、屈從和經濟停滯。我們從以上的討論就能證明,這種指控並非完全空穴來風。近年來中國政府已經在全世界成立數百間「孔子學院」,而在韓國我們也看到私立孔子學院重新創立,稱做seowon。我們認為這大致來說是正向的趨勢,但我們也擔心這種運動有可能因而縱容了負面價值,例如僵化的階級制度與無條件服從。

我們這些東方人必須自問:我們是否真的想回到長輩毆打晚輩卻不用受到懲罰的日子?這種舉動從前在我們的學校和軍營中很常見;或者我們會想換回一個「統治者」以上對下的方式將公民看成「臣民」的社會呢?我們絕不能將過去浪漫化,而是承認現代化帶來的真實優點。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讓儒家重新回到生活中,如此它才能再次成為人類進步的動力。

相關書摘 ▶儒家智慧:孟子收攏人心的「王道」,是美國成為大國的原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同:最古老的智慧、最實際的哲學,能否引領人類走向美麗新世界?》,貓頭鷹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容沃、金定奎
譯者:何修瑜

  • 尋求適用於現代社會的永恆智慧!
  • 替21世紀的政治、經濟、教育把脈
  • 以公眾意識取代個人意識,替全人類的美好未來提出良方

本書第一作者是南韓最知名的公共知識份子金容沃,曾於高麗大、台大、東大、哈佛研究哲學。鮮少有人可以像他一樣將如此古老的智慧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解釋,並與現實結合印證。第二者作者金定奎自哈佛畢業後,長期於金融界工作。兩人的合作就如何孔子與子貢的對話,能靈活的以儒學分析美國模式下的現代政治、社會、經濟、教育困境,批評現代中國的問題,重新發掘傳統儒學與中國政治的價值。在書中,幾乎每一頁提出的忠告,都在對現有價值提出挑戰:

  • 制度改革的效果很有限,人的道德才至關重要。
  • 民主制度不是終點,誠實無私的領導人才是。
  • 賺錢,亦即股東價值最大化,不能成為企業最主要的目標。
  • 父母絕對不能誤以為教育的目的就是要讓孩子拿到一份鍍金文憑。

如果您對以下情形感到絕望——在經濟領域中除了一味追求利益之外沒有別的選擇,在政治領域中利益團體無止境的爭吵——本書將傳達充滿希望的訊息:即便在今日全球資本主義高度競爭的世界中,建立富有同情心與人性化的社會絕對有可能。這也是21世紀應該走的方向。而這不僅止於讓中國與美國借鏡,而是希望走向理想社會的全人類的事。

大同
Photo Credit:貓頭鷹出版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