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的感官》:散發臭味的黑頭林鵙鶲,連羽毛都有毒

《鳥的感官》:散發臭味的黑頭林鵙鶲,連羽毛都有毒
Photo Credit: markaharper1@Wiki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幾內亞共有五種毒鳥,都有同樣的毒素,都會常常發出強烈而刺激的氣味。在演化過程中,毒素出現或許是為了趕走吃羽毛的蝨子,後來才發展成能嚇阻更大的掠食者。

文:柏克海德(Tim Birkhead)

1989年,在芝加哥大學攻讀博士的敦巴徹有了新發現,非常值得注意:他發現了世界上第一隻味道很可怕的鳥。敦巴徹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法瑞拉塔國家公園研究新幾內亞天堂鳥。他和博士班的同學架網抓到天堂鳥,但常常會同時抓到其他種類的鳥。最常跟天堂鳥一起抓到的是黑頭林鵙鶲,身披顯眼的橘色和黑色羽毛。黑頭林鵙鶲很討厭,除了會發出臭味,從網子裡抓出來的時候總煩躁不安。

有一次,敦巴徹要抓出黑頭林鵙鶲時被抓破了皮膚。他馬上用嘴巴吸吮傷口,結果嘴巴發麻了。當時他沒想太多,但過了一陣子,另一名學生也碰到了同樣的事情,他不禁納悶黑頭林鵙鶲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那一季他們沒時間檢查,到了隔年,敦巴徹抓到黑頭林鵙鶲後,拔了一根羽毛嘗了一下。效果非常強烈。羽毛的味道極其令人不悅。

幾個月後,敦巴徹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畢勒來訪,敦巴徹告知他的發現,謙遜地問道要不要寫段有趣的紀事,投給當地的鳥類期刊。畢勒卻跳了起來:「你是說,你發現了有毒的鳥?……這應該要上《科學雜誌》的封面!把車掉頭!我們回去城裡申請研究這種鳥的許可!」

說起新幾內亞的鳥,畢勒可說是權威,他的著作《新幾內亞的鳥類》內容詳實。畢勒立刻發覺敦巴徹的發現非常特別。以前居然沒有人提過黑頭林鵙鶲的羽毛有毒,也令他驚訝。19世紀中期,科學界就知道這種鳥的存在,在當地很常見,世界各地的博物館也有數十隻標本。

事實上,當地人確實對黑頭林鵙鶲瞭若指掌,他們叫牠wobob,意思是「苦皮膚會讓嘴巴皺起的鳥。」敦巴徹的同事告訴他,紐西蘭人類學家布爾墨和當地人馬內普合著的「舊書」裡曾敘述黑頭林鵙鶲不可口的味道。有多舊?我去找的時候,發現這本書其實不算舊,1977年出版。敦巴徹去找的時候,他很驚訝,除了wobob外,當地人還知道另外一種味道不好的鳥,來自新幾內亞的高地:藍頂鶥鶇(行為跟鳾很類似),當地人叫牠slek-yakt,意思是「苦鳥」。

敦巴徹納悶,這些鳥羽毛上的毒素是什麼,而超乎意料之外的好運引領他找到世界上唯一能提供答案的人。戴利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擔任藥理學家,花了多年時間研究南美箭毒蛙製造的毒素(所謂的箭毒蛙鹼)。敦巴徹告訴我:

我實在不敢相信我的運氣,居然能跟這位化學家共事,全世界只有他能在實驗室裡輕鬆分離和識別出箭毒蛙鹼。一開始我們對自己的發現存疑(有一個原因……這些毒素似乎不太可能出現在新幾內亞鳥類的體內),便重複萃取了幾隻鳥,然後才敢相信結果。但事實擺在眼前,蒐集了許多資料和反覆研究後,我們甚至敘述了好幾種新的箭毒蛙鹼複合物(來自鳥身上),之前在毒蛙身上都沒有發現這些毒素 。

黑頭林鵙鶲羽毛和皮膚上的毒素來自食物(其他有毒的動物也一樣),也就是耀夜螢科甲蟲。新的箭毒蛙鹼毒性比番木鱉鹼還強。的確,把黑頭林鵙鶲羽毛中提取的毒素注入老鼠體內,牠們抽搐後就死了,以此證實確實有毒性。

敦巴徹和同事後續的研究揭露出(到目前為止)新幾內亞共有五種毒鳥:黑頭林鵙鶲、鏽色林鵙鶲、黑林鵙鶲、雜色林鵙鶲和藍頂鶥鶇,都有同樣的毒素,都會常常發出強烈而刺激的氣味。在演化過程中,毒素出現或許是為了趕走吃羽毛的蝨子,後來才發展成能嚇阻更大的掠食者。敦巴徹從未看過猛禽來捕捉或殺害他研究的毒鳥,觀察不到反應,因此我們不知道猛禽是否覺得這些鳥很難吃。

然而,他用蛇做了實驗,告訴我:「棕樹蛇和綠樹蟒對毒素的反應都很強烈,看似很不舒服,碰到之後也覺得難受,但我們無法做足夠的實驗來證實(或反駁)這些蛇學會了避開毒素。」他也說:「我個人懷疑,這些毒素在築巢時最能發揮作用,幫助保護沒有能力自衛的鳥巢(卵和幼鳥),在鳥兒棲息時也能驅退掠食者。之前有人敘述過一窩黑頭林鵙鶲,指出毛茸茸的幼鳥顏色很鮮豔,我一直想找一窩鳥來測試毒素,不過我還沒找到。」敦巴徹想,成鳥羽毛上的物質在孵卵時會抹到蛋上,有助於趕走會偷卵的掠食者,例如蛇。

1992年,敦巴徹和畢勒按照計畫在《科學雜誌》發表了文章,並搭配封面照片,提醒科學界世界上有味道不好、帶有毒性的鳥。研究人員因此而向他們通報其他看似有毒的鳥。其中也有奧杜邦的故事,他射了十隻卡羅萊納長尾鸚鵡(現已絕種),把屍體煮給貓吃,就是為了知道這種鳥是否有毒。他沒公布結果,但貓不見了,他說,前一年夏天,有七隻貓因為吃了「鸚鵡」而死。這種鳥以蒼耳屬植物的種子為食,而那種植物已證實含有毒素,因此牠們可能有毒。

另一個耐人尋味的例子則是墨西哥的紅頭蟲鶯,外型正好也很顯眼,在《佛羅倫汀手抄本》(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以前,關於阿茲特克動物和植物的描述)中也有敘述,說這種鳥不能吃。敦巴徹的發現給了大家啟發,研究人員透露,紅頭蟲鶯的羽毛含有生物鹼,而生物鹼注入老鼠後會導致「異常行為」。這項很特別的研究並未完成,更令人急於看到結果,墨西哥的鳥類學家和生物化學家可以利用這個好機會攜手合作。

因為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看過猛禽會抓走林鵙鶲或鶥鶇,我們不知道猛禽會有什麼反應。會像敦巴徹跟他拿來實驗的蛇一樣,覺得噁心,趕快摒除嗎?我猜答案是肯定的。

新幾內亞這些味道不好但顏色鮮豔的鳥類,就像達爾文和華萊士的毛蟲,鮮豔的顏色等於警告:不要吃我,我不好吃。而達爾文跟華萊士卻沒想到,連鳥類也是如此,主要是因為我們覺得非常美味的鳥類太多了,鴨子和山鷸,就連雲雀和鶇也是。

敦巴徹的發現提供了令人心服的證據,鳥的味道可能不好,而難吃的味道則和明亮的羽色有關。但這也並非沒有前例,因為早在50年前就是熱門的研究主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