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為廷到底該不該選下去,關鍵字:「一年半」

陳為廷到底該不該選下去,關鍵字:「一年半」
Photo Credit: 陳為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絕大多數從小失去雙親的人,是不會性犯罪的,不要亂用心理學理論,說什麼欠缺溫暖,所以屈從慾望了。

2014年是台灣政壇充滿驚奇的一年,先是柯文哲以政治素人之姿當選台北市長,接著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涉入性騷擾案件,從雲端戰神墜落成襲胸色狼。

這兩天關於陳為廷性騷擾事件的評論很多,但關鍵字幾乎都沒有被講明。陳為廷到底應不應該繼續參加苗栗立委補選,有支持者說浪子回頭就好、參選無妨,有反對者說性騷擾惡行傷人太深,應該知恥退選;也有人被他形象的突然翻轉,弄得暈頭轉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說一聲:就交給選民決定吧。

這些說法都對,但也都沒有觸及核心問題。陳為廷到底該不該繼續選下去的關鍵字是這三個字:一年半。

陳為廷自述曾在大三、大四分別涉及一起性騷擾事件,消息傳出,引來批評與勸退聲浪,但他依然打算參選到底,理由是「事發至今,已一年半未再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大多數論者恐怕都沒有聽懂,這句話的意思,是陳為廷自己也覺得,性騷擾行為與參選立委是互斥的,也就是如果他不能去除再犯的疑慮,讓選民確定他已是一個洗心革面、可以控制衝動的人,並不適合參選。

重點來了,一年半觀察期對陳為廷個人來說或許夠長,但就性犯罪的再犯率研究數據來看,一年半夠長嗎?

性犯罪的再犯率,各家研究雖有出入,但共通點是:一、再犯率不低,5年內約15%,15年內約25%;二、再犯率幾乎隨著時間呈等差成長,而非集中在犯後一、兩年內。由此觀之,陳為廷若當選立委,未來任期內會不會再發生性犯罪,是一個問號,而假使再犯,對個人與選民都將造成傷害。

其實性犯罪的再犯危險,早有客觀評估項目,比如初犯年齡如果小於25歲、未曾有超過兩年的親密關係、犯案不只一件、曾有其他前科、犯案對象不是家人,甚至是陌生人等,都是再犯高危險群的指標,而符合項目越多,再犯可能越大。這些再犯指標,有多少項目適用在陳為廷身上,並不難看出。

為陳為廷辯護的人,拿某立委的外遇事件來比擬,或者認為只是「好色」,以後不要再做就好,未免把性犯罪看得太簡單。性慾人皆有之,各有處理方式,但絕大多數人不至於違反他人意願,將對方當成洩慾工具,因為一想到受害者將會如何受苦,或者法律與道德制裁何等嚴重,就會自我收斂。但性犯罪者不是,他們不是性衝動太強,就是對他人的同理能力不足,導致犯罪當時腦中空白,把律令約束拋諸腦後,而喪失了自控力。

若有性犯罪再犯傾向,光靠意志力把持根本不夠,必須施以專業治療,就這點來說,陳為廷曾接受諮商輔導,應有幫助,只是他接受的是怎樣的諮商、歷時多久,不得而知。

性犯罪的發生,一方面固然代表性需求的處理能力有了缺陷,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整體衝動控制都有問題,這是性犯罪者,再犯其他非性犯罪罪刑比率也很高的原因。陳為廷在學運界一向以敢衝聞名,如今再回頭檢視那些怒嗆官員的行為,實在讓人困惑,到底是出於過人勇氣,還是衝動控制不佳?長期觀察學運的人都會發現,陳為廷是難得一見,爆發力超強的學運健將,但如果那些壯舉,是由心理缺陷撐起,這叫相關因他而興盛的運動,如何不沾染汙名?

除了這兩件性騷擾事件以外,陳為廷還自述說「在感情上,我也曾讓一些女孩受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就是一些人所講的「私德」,也是某些人拿陳為廷的成長歷程來解釋他的性犯罪,張冠李戴之處。

感情之事,雖然傷了人家,畢竟是你情我願,但性犯罪是這樣嗎?從小失去雙親的人,難免沒有安全感,談起戀愛佔有慾強,感情之路或許容易顛簸,但,絕大多數從小失去雙親的人,是不會性犯罪的,不要亂用心理學理論,說什麼欠缺溫暖,所以屈從慾望了。

陳為廷雖然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他仍然執意參選,由此可以推論,他喜愛站在台前受人矚目的滋味。要知道在TVBS的民調裡,民進黨人選的支持度比他還高,但他還是堅持非我不可。

陳為廷還年輕,應該再沉潛至少5到10年,證明自己已有足夠自制力、同理心,真的不會再做類似行為,再投身選舉不遲,否則這次補選若結果未如預期,對其政治生涯將是重大傷害。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陳為廷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