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印度戰爭》:中共與各國簽訂新邊界條約,唯獨漏了印度

《中國的印度戰爭》:中共與各國簽訂新邊界條約,唯獨漏了印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的北方邊界事實上是麥克馬洪線的延續,而中國顯然並未視其為某種古老、殖民時期「不平等條約」或「帝國主義政策」的延續,這是中國政府在討論中印邊界與其他領土爭議時一貫訴諸的說法。

文:柏提爾・林納(Bertil Lintner)

根據1846年《阿姆利澤條約》(Treaty of Amritsar),鄰近西藏的北界,應由英屬東印度公司聘任專員,會同查穆與喀什米爾大公古拉伯・辛格・多格拉(Gulab Singh Dogra)共同訂定。一名英屬印度測量局官員威廉・詹森(William H. Johnson)成為大公之下的拉達克總督。1865年,他提出一條穿越阿克賽欽的邊界,接通此區最高的崑崙山脈。1897年,這條邊界由英國倫敦的軍事情報處長約翰・阿爾達少將(John Ardagh)向英國政府提出。後續,這條線就稱為「阿爾達-詹森線」(Ardagh-Johnson Line)。

中國從未承認阿爾達-詹森線。1892年,一名中國巡邏官曾經在喀喇崑崙山口豎立了幾座邊境標誌,這座山口是自古以來新疆與拉達克之間的商隊路線。從此之後,中國持續宣稱拉達克的阿克賽欽大部分區域應屬於中國。

英國對中國進入這塊偏遠無人居住區域一事並不關心,但為了在擴張的沙俄帝國與西藏間建立另一塊緩衝區,1893年又劃了一條新邊界「馬繼業-竇訥樂線」(MacCartney-MacDonald Line),將多數阿克賽欽區域都劃入中國境內。這個新邊界是以英國駐新疆主要城市喀什(Kashgar)的領事馬繼業(George MacCartney)與當時英國駐清公使竇訥樂爵士(Claude MacDonald)為名。竇訥樂更為知名的作為是,在1898年為香港殖民地向中國談判,取得新界99年租約。此租約於1997年到期,整個香港回歸中國統治。

根據印度資料,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英國政府接受以阿爾達-詹森線(而非馬繼業-竇訥樂線)做為正式邊界。此線也是今日所有地圖上的印度邊界,中國主張則大致沿著馬繼業-竇訥樂線。英國殖民時期地圖上的西段邊界,遠比東段更為模稜兩可,然而在1947年印巴分治前夕所出版的地圖,印度領土確實包含了阿克賽欽及今日的阿魯納恰爾邦。矛盾的是,部分較早的殖民時期地圖中,拉達克邊界標示著「未定界」。1921至1927年間,英屬印度政府曾數度遣使西藏,要求劃定拉達克與西藏的邊界,然而未果。因此至少到1943年前,這段邊界在地圖上多以虛線方式標注。

另一方面,中國地圖的對外疆界也不精準,其中想像力最為豐富的莫過於中華民國地圖,至今仍在台灣使用。雖然中華民國只存在於台灣與數個附近小島,但使用的地圖仍展現1912年建國時所宣稱的中華民國疆界。這張地圖上唯一修正的部分,是在1945年納入台灣,因為台灣從1895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都受日本統治。

在正式地圖上,西藏自然也是屬於中華民國,此外還有蒙古國、俄羅斯的圖瓦共和國(Republic of Tuva)、阿克賽欽、阿魯納恰爾邦、緬甸最北側克欽邦孫布拉蚌(Sumprabum)以北區域、南中國海島群及釣魚台列嶼。釣魚台列嶼位於東海,日本也宣稱擁有主權,並稱為尖閣諸島。

中華民國從未承認蒙古獨立,這也是之前蒙古多年無法加入聯合國的原因。直到1961年,蘇聯威脅中華民國若再次動用否決權,也將否決所有甫解放殖民的新興非洲國家加入聯合國,因此才讓蒙古加入聯合國。當時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中代表中國席次,並擔任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直到1971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而代之。

蒙古在1911年宣布獨立後,也經歷了一些重大變化。1921年俄國紅軍進占蒙古之後,政教合一的舊國家不復存在。這波入侵是由前沙俄軍隊中將在俄羅斯遠東區域的恐怖統治所引起,他的名字是羅曼・費歐多洛維奇・馮・恩琴-史登伯格(Roman Fyodorovich von Ungern-Sternberg),這人若生在今日,應該會被認定心理變態而入獄。馮・恩琴-史登伯格以「瘋狂男爵」聞名,也信奉麾下蒙古騎兵的喇嘛佛教,並從佛教導師那裡習得輪迴轉世概念。他堅定相信殺害無力反抗者是為了他們好,可以讓被殺者在下一世更加強壯。

1920年秋天,馮・恩琴-史登伯格帶領一支6000人的雜牌軍,包含前沙俄騎兵團、當地哥薩克人與蒙古騎兵進入蒙古。1921年1月當他入侵庫倫時,「各年齡層、種族與信仰難以計數的孩子們都被砍成碎片、刺刀刺穿、槍殺、勒斃、絞殺、釘死或活埋。」

馮・恩琴-史登伯格在蒙古自稱「全俄皇帝」,誓言鋪出一條從庫倫通往莫斯科的「恐懼大道」,並將吊死「共產黨人與猶太人。」他也宣稱將帶領軍隊一路直入西藏,並相信自己的「帝國」將與達賴喇嘛簽訂條約。

莫斯科新的共黨政府顯然視馮・恩琴-史登伯格為威脅,不單是因為他所帶來的災難。日本是馮・恩琴-史登伯格的主要後台,並視之為擴張北亞、中亞勢力的有用工具,特別是在1904至1905年擊敗帝俄之後。日本公開支持馮・恩琴-史登伯格的「大蒙古」計畫,並將其納入保護國。雖然不清楚征服西藏是否在計畫之中,但在日本的支持下,馮・恩琴-史登伯格的猖狂行徑已引起新德里與倫敦的關注,並重視強化英屬印度北方邊防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