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春明《王善壽與牛進》重版出來:無視正統漫畫的文人畫作

黃春明《王善壽與牛進》重版出來:無視正統漫畫的文人畫作
Photo Credit:聯合文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春明完成於1990年的《王善壽與牛進》於2018年重新出版,書中文圖的論點或許完成於近30年前,但現今讀來沒有任何一絲陌生,書中所有對唯物質是從、拜金社會的批判,隨著時間經過只有變得更為劇烈。

在中國傳統繪畫裡,「文人畫」一直是很重要的傳統,擁有悠久的歷史。不同於專業的畫家,文人畫往往有著更深遠的意境,在寫實之外更重寫意,也更擅長能將畫面和文字結合,呈現出另一層次的美感。

同樣地,在近代華文漫畫的發展歷史裡,也隱約有一條「文人」漫畫的伏線。當然,這裡的文人必須加上引號,在新式教育崛起之後,廣義的知識份子已經取代了傳統的文人,但非職業的「斜槓」作畫,所營造出的空間和特色,則和潑墨的山水文人畫異曲同工。

螢幕快照_2018-11-05_上午9_24_53
Photo Credit:皇冠文化
《王善壽與牛進》舊版書封

民國初年的豐子愷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留學日本的他,深受日本畫家竹久夢二,再加上成長於五四氛圍的背景,使得他的漫畫充滿了某種精緻內斂的知識份子氣息。前輩漫畫家牛哥也可視為這路數的一員,本名李敬光的牛哥,一手漫畫一手小說的能手。

曾在他門下學習的林文義,以文學寫作、政治評論聞名,導致讓許多人忘了,在1980年代,他也曾經是一名漫畫創作者。休(畫)筆多年的林文義一直到21世紀,才重新以台灣歷史主題,繪製了《逆風之島:歷史台灣浮世繪》。這樣跨越文/畫疆界的創作者,多半活躍於台灣漫畫初起的摸索期,隨著漫畫「專業」邊界和規範逐漸成立(也或許因為知識份子或文人的光環逐漸崩壞),似乎已成為某種消逝的傳統。

getImage_(1)
Photo Credit:聯合文學

黃春明完成於1990年的《王善壽與牛進》於2018年重新出版,除了使他個人的全集更加齊備,也似乎對這特別的傳統留下了最後的紀錄。從今日閱讀的口味和視角,當我們已經習慣了漫畫應有的模樣和架構時,這樣的一本書有著說不出的奇特。

在上世紀90年代,已有像蔡志忠朱德庸這樣老於四格漫畫的創作者,《王善壽與牛進》也都仍是一本奇書。不但畫風樸實,具有強烈的素人感,甚至完全無視於四格漫畫「起承轉合」的敘事,並在最後爆發笑點的常規套路。有不少章節,應該會令讀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讀完滿臉黑人問號。

然而,本書真正的奇特之處在於,這宛如塗鴉的寥寥數筆,即使在不見得完全理解其四格舖陳的前提下,只要耐著性子讀下去,在唐突之餘,竟逐漸會有一種莫名的韻味,尤其是和文字的搭配閱讀。黃春明運用文字的功力,無庸置疑,真的是台灣文學的瑰寶。

以千來字的篇幅,針對時下熱門議題,總能活靈活現,在風趣幽默之中,提出尖銳的針砭,足見大師的功力。相對於文字的層層轉折與技巧,圖畫的樸實卻帶出了另外一種簡斂而厚實的趣味,相互搭配,互為表裡。

文字如果是單刀直入的析論,那麼這一則則的四格漫畫則是旁敲側擊的暗示,也可以反過來,圖像是將批判現象提煉並抽象化的轉喻,那麼文字則是在眾多譬喻佈局之後,一擊斃命的當頭棒喝。在這樣的圖文配合作用下,帶出了深刻的主題,那是面對快速成長的資本主義社會日常,來自人文的反思。

1990年代正巧是不同意義下的臨界點,光從經濟面看,既是台灣經濟奇蹟的尾聲,也是台灣貧富差距劇烈化的起點,書中文圖的論點或許完成於近30年前,但現今讀來沒有任何一絲的陌生,書中所有對唯物質是從、拜金社會的批判,隨著時間的經過,只有變得更為劇烈。

螢幕快照_2018-11-05_上午9_34_23
Photo Credit:聯合文學
《王善壽與牛進》新版書封

無意之間,這樣一本對時局批判的著作,竟成為一則淒涼的預言。如果在當年,面對現實的苦澀,還能擠出一抺苦苦的微笑,還能有所期盼,在21世紀讀來,那樣的內容和態度,竟已是難能可貴的樂觀和正向。或許,這本書最終留下的是各式各樣的「消逝」,不管是作品的風格、知識份子的良心和使命,以及還能即時挽回一切的希望。如同作者那些我們可能永遠等不到的故事,對今日讀者來說,《王善壽與牛進》為時代留下了化不開的愁悵。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